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张叶]因为还是很喜欢你所以好想你,那么

声烦:



段子


ooc









八月十五日,一个普通的晚上。



没什么,就是他和张新杰分手的第五十四天,连天数也不是整数或者什么特殊意义的数字。



叶修躺在床上,看了眼散发着淡蓝色荧光的电子钟,十点过两分。他闭上眼,打算睡觉。



这个时间点正是抢boss的好时机,以前的叶修正是精神满满,对着麦指挥兴欣工会好不热闹。而他和张新杰谈恋爱后,这个不良习惯就硬是被憋了过来,即使他们分手了也一直保留着。



按理说一个习惯的养成需要二十一天,但忘掉一个习惯需要三四个月的刻意回避。但几乎是在分手的第二天,叶修就习惯了不去查看手机短信。



不过是少了每天的早安晚安,和偶尔的嘘寒问暖,没什么了不起的,他连早上多喝一杯豆浆的胃口都不会失去。



叶修裹紧被子,打了两个喷嚏。他揉揉鼻子,迷迷糊糊想是不是冷气太足了。



房间里很安静,兴欣的队员这是大概是围在客厅看电视剧,被苏沐橙传染的也爱看那些黏黏糊糊的言情,最近还迷上了日剧。空调滴下几滴水,格外响亮。也应该提醒老板娘找人修修了。



嗡——嗡——



放在床头柜的手机振动。叶修伸出一只手摸到,也不看来电人是谁直接滑了接听键。



“喂。”



“叶修。”清冷好听的声音传来,“是我。”



叶修的心脏猛的被捏住了。他的嗓子一瞬间变得干涩,张张口没能说出什么。他的手开始轻微颤抖。



“你闹够了没有?”张新杰继续说,“闹够了就回来。”



他的声音跨越上千里,混在沙沙的电流中有些失真,于是显得温柔得不可思议,带着些宠溺和无奈。很难把说出这样语气话的人和霸图严肃的副队长联系起来。



“我等你。”



叶修一下子鼻子就酸了起来,胸腔里涨得满满的,喉咙哽着,空咽了好几下才恢复如常:“不闹了,不闹了…………


“再也不说什么分手了,我好想你。”



叶修抬起手臂捂住眼睛,瘪着嘴只觉得眼睛好涨。









砰——



睡得迷糊的叶修从床上滚下来,被子也被带下来一半。


叶修摸摸涨疼的脑袋,看了眼钟,才十点半。他觉得有些渴,于是下楼倒了杯水,喝了一半坐在沙发上发呆。



这时只有苏沐橙一个人还抱着枕头看剧。她侧头看叶修,叹了口对他说道:“你要是想他的话,给他打个电话和好吧。”



叶修愣了愣,放下水杯说:“算了。”



然后他回房捡起被子继续睡觉。



——我好想你。



——算了。










“牙医曾经说过,放手如同拔牙拔掉的那一刻,你会觉得解脱。


但是舌头总会不由自主,往那个空空的牙洞里舔一天数次,不痛了不代表你已完全无视留下的那个空缺,永远都在间或甚至异常挂念,适应是需要时间。


但牙总是要拔,因为太痛所以终归还是要放手。”







end.


评论
热度(352)
  1. 声烦声烦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舟舟
  2. Hunter声烦 转载了此文字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