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
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以音:

我曾以为自己打马经过一切的山河,漂流过海去看新雪初霁,满月当空,我以为经历过这一切的风花雪月后,依旧不会喜欢上一个人,喜欢到一见他就笑,喜欢到不知道如何措辞。
是一只脚踏过了半生的门槛一样,我踌躇着在喜欢你这条路上磕磕绊绊,最后还是抵不过心情的洪流。
“多希望我知道如何放弃你。”
我突然想在以后的某个日子里,只是虚度光阴,不用再去看二十四桥明月夜,不用去想波兰来客,橘子汽水,我只是想和你一起坐着,不聊天也好,只是歪着脑袋看外面的倒影。
“半点不留人,万般皆是命。”
我期待着一切和你的不期而遇。这一生我能拥有的,大概始终是关于你的零星回忆,我知道我还要独自活很久,在没有你的时间长河里长长久...

【平叶】一场雪(短,完)

拣尽寒枝不肯栖:

今年B市天气有点抽风。冬天时向来的大风大雪就不说了,如今这眼看着阳春三月,姑娘们纷纷收了羽绒服,露出脚踝,早晨还天空朗朗一片蓝,到了下午黑云一上来开始下雨,下着下着到了傍晚,竟然猝不及防地开始飘雪。


叶修下午带着博士生做实验刚结束,头昏脑涨地回到办公室就见几位教授贴着窗户看,边看边兴奋地讨论,“下雪了哎!”


见叶修进来,相熟的楚教授把他拉到窗边去,像是显示什么新奇事物似的,“快看啊,下雪了!”


叶修一天下午精神高度集中,稍微有点累,但被她拉过去,却又只是没脾气地笑:“怎么了啊楚大小姐,下个雪而已啊。”


楚教授眉飞色舞,“我家南方...

【王叶】等(he,很快完结)

拣尽寒枝不肯栖:

一场酒后乱x引发的夕阳红恋爱。


(一)



王杰希在身边人咕哝着翻个身,又将自己的一条腿压到他身上的时候就醒来了。早晨刚醒来时脑子原本还不清楚,睁了两下眼,才将眼睛睁开,可一见身边人模样,却是感觉有一阵惊雷从他的天灵盖劈到脊椎骨,汗毛都立起来。原因无他,只是躺在他身边的人是叶修。


他在这电光石火的几秒里忽然想到,昨晚他是怎么在酒局上遇见叶修,怎么把喝多的人捞到自己家里来,喝的都有点多的两人怎么随便收拾收拾睡了一张床,然后在半夜忽然蹭的擦枪走火,又怎么互相用手解决了一下。


酒可真是个好东西。如果是前些年,王杰希...

【all叶】震惊!知名荣耀大神叶修竟直播与亲弟弟做这种事

慕瑾:







  -魔性!


  


  -ooc!


  


  -灵感来源于B站av8464270的知名主播花老师哄侄子,花老师可爱死了。


  






  为了响应联盟“扩大《荣耀》影响力”的号召,不少的职业选手都在闲暇时做起了现在大火的网络直播。


  


  叶修作为一个退役人士更是被冯主席要求得首当其冲,最好一三五都二十四小时直播,星期天可以拉上刚结束一次激烈比赛的在职选手们一起直播pk打怪之类的权当放松,至于二四就当假期了,不过如果在此期间可以直播一下他自己的...

【桃林】填词 • 我的一个老生朋友

余七画:

(BGM: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那时年少台下初逢
折扇在手 满堂烛红
相视便笑 低声相和 一曲情衷
脑海中是你淡然稚嫩面容
青杏尚小 曾记得同榻相拥
仿佛春林初生 仿若春水初盛
恍惚春意正浓

谁说竹马总不得善终
少年意气凌云都成空
花钿逶迤西厢露重
我心思轻动
而你阖扇拥我入怀中
一字一句誓言多慎重
十里长亭书生张珙
情落戏言中 你从未读懂

后来台上携手与共
长衫风流 月白嫣红
诺言还留在唇齿中 难免怔忡
看她笑靥如画有几分陌生
此生无许 只盼得人影双行
梨园开场惊动 少帅风雨兼程
回首往事成空

到不了的是鬓雪相拥
当年苦留哭花了妆红
再唱挡谅耳边新声
是谁泪如洪
挽袖掺起那时娇痴梦
假戏真做只怨我懵懂
花台待月孑立茕茕
是西厢朦胧...

【全员向】2017感动德云杰出cp颁奖辞

余七画:

2017“感动德云” 杰出cp颁奖辞 文本 初稿送审
撰稿:余七画
赞助:德云红事会馆

第443号 文件 密封
(内参 印发99份 禁止外传)
(作者内容、立场均与本社无关)

【桃林】他们是玉

郎骑竹马来,两小无嫌猜。
从小便大放光彩的,长大后愈发沉稳大气。从小质朴无华的,雕刻后便成了绝世珍宝。
刀砍斧剁都落在身上,痛也只痛在外人无法知晓的地方。大将生来胆气豪,纵使粉身碎骨又何曾怕过?
试玉要烧三日满,世人讥刺且由他去,和氏璧出土终究要供奉在高堂之上。
相比从前粉雕玉琢的可爱,我更爱你历经风波后的淡然,火光中的涅槃。
我爱你与我相拥时的郑重,爱你望向我的容颜。

【九辫】他们是金子

倘若一生的瑰宝...

不甜则已,一甜惊人:

人这一生肉体凡胎,至多不过百十来年。

我从来不渴求无止境的生命。
作为人而言,太过漫长悠久的生命,其实是一种折磨。

可只要一想到他也是如此,也会生老病死,也会终究归于一抔尘土,葬于天地,却有些难过。

我希望他长长久久,一如少年一样耀眼而肆意的活着。
我把他放在心上最为安稳妥帖的一处,风霜不侵,苦难不遇。

他大概会笑着说我幼稚又天真。

可是没办法啊。

即使幼稚又天真,即使莽撞又无知,我只是爱着他,希望他一直、永远地像初见那天,在我的生命中,在我的心脏上,开出长长久久的、经年不谢的花朵。

【叶中心】非典型老友

哭了哭了

悠悠堇:

小点视角


瞎JB乱写



***



我闻到了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味道中掺杂着不太一样的东西,但是那都不重要。


我许久都没有那么兴奋过了,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撞进来人的怀里。


“哎呦,你可真沉啊。”


可不是,你没听过思念会使人暴饮暴食?


这人叫叶修。


是我的主人之一。


我们很久没见面了。


七年还是五年,抱歉我已经记不清了。


毕竟我有些上了年纪,记忆力远不如以前好了。


但是叶修身上的味道我倒是一直记得清楚,虽然这些...

甜甜甜过初恋:

“让梦中人求疯得疯”


最喜欢这一句。

今天又读了一遍聂鲁达的《我在这里爱你》。

很有些感触。

和宝贝们分享其中两段。

Aquí te amo.

En los oscuros pinos se desenreda el viento.

Fosforece la luna sobre las aguas errantes. 
Andan días iguales persiguiéndose. 

我在这里爱你
在黑暗的松林里,风解缚了自己
月亮像磷光,在漂浮的水面上发...

【林秦】随风迁徙

白日梦:

    来自于杏子还没有正式上市的怨念=。=

    重新回归单身狗行列,自然不会在520发文惹。尝试用十年前的文风来写一个有些年代感的故事,顺便致敬一下越山丘太太的八月杏,越越我爱死故人说惹,每天舔一遍本子(不敢圈了,省得有人又偷偷挂我抱大腿)

    何以解忧,唯有产粮,以上。

===============================


    五月一过便是夏天,年初在雪里盖了一冬天的麦苗...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