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伞修】郎骑竹马来

初叁那棵树:



★传说中的竹马竹马,甜得估计腻死人,给 @追晨去丶 小天使的点文。


***


       苏沐秋和叶修是青梅竹马。


       叶修一家搬来和苏沐秋一家做邻居时,叶修四岁,苏沐秋五岁。


       年幼的苏沐秋和叶修经常为了一个问题争执。


       “我妈妈说青梅竹马里,男孩子叫竹马,女孩子才叫青梅,”苏沐秋俊秀的小脸上满是认真,“阿修你是青梅,我是竹马。”


       “我是男孩子,你才是青梅呢。”叶修当时尚且年幼,和这种被反驳也只是乐呵呵地用“没关系我让着你谁叫你是我老婆呢”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傻白甜少年实在是说不通,一张白皙的稚嫩脸蛋上透露出一种固执的气急败坏。


       “阿修你是女孩子啦。”苏沐秋对叶修的反抗丝毫不为所动,揉了揉他过长的柔软黑发,笑眯眯地说:“我以后要娶你的。”


       信誓旦旦,言之凿凿。


       说得叶修差一点就信了。


***


       上初中时苏沐秋几乎成了远近闻名的小男神。


       长得帅,个子高,性格好,笑容暖,透着一种白衣校草的意味,把方圆几里的小女生迷得那叫个七荤八素,少女心的起源就在于这位苏沐秋同学了。当然,那是因为大家不知道他风光霁月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多么想要吃掉邻居“小青梅”的心。


       那时的叶修刚沉迷于网游,整天在学校里不见踪影,一下课跑得比兔子还快,就直奔游戏厅。其实重点也不是在那网游有多吸引人,他就是叛逆期来了。


       小少年毕竟年少轻狂嘛,叶家家教严,他早起了些逆反之心。不似自家弟弟叶秋那样色厉内荏整一只纸老虎,叶修看上去柔和,实则最为固执不过。


       有次叶修被叶爸爸亲自从网吧里揪出来,不但被罚不准吃饭,还要跪书房里跪一晚。


       他当时正百无聊赖盯着窗户外的霓虹灯看,忽然传来敲窗声,叶修一愣,再看,苏沐秋正有些狼狈地攀在窗台上,左手还拎着一个不知道装了什么的白色塑料袋,一双漂亮得好像可以装下星空的眼睛看着他,带点少年俊俏的精致脸颊上还有些薄汗,瞧着气喘吁吁的样子。


       叶修连忙上前把窗户打开,冷风一吹,他瑟缩了一下,却还是没好气地说:“苏沐秋你不要命了?这可是三楼,你要摔下去可没谁会管你啊。”


       苏沐秋这么多年早已习惯叶修心口不一的温柔和体贴,也不恼怒,脸上露出有些无奈的笑容:“沐橙说叶叔叔训你的声音隔壁都听得到,我看到书房灯亮着,知道你又跪在这了。我家窗台和你这隔得近啊,而且我做了保护措施,不会有事的。”


       “没吃饭吧?我到门口云香斋给你带了一笼水晶虾饺,还有碗鸡丝糯米粥,刚刚扶着,也不知道洒了没有。”


       他絮絮叨叨地说着,叶修却停止了动作。


       “沐秋啊,你是不是对每个人都这么好啊?说真的,我觉得我要是个女的,我就爱上你了。”叶修一边狼吞虎咽,一边含糊不清地说。


       “没啊,我对人好都是有条件的。”苏沐秋理所当然地说。


       “行行行,沐秋大大以后让我干啥我就干啥,你说东我绝不往西,你说西我绝不往东。”叶修顿时将手放在脑袋上十分肃穆地敬了个礼,语气却是笑嘻嘻的,明显没放在心上。


       苏沐秋笑而不语。


       我不需要你干什么,你只要被我干就行了。


***


       叶修凭借虽然逃课却依然诡异地不落下的优异成绩和苏沐秋升入了同一所高中。


       他平安度过了叛逆期,而苏沐秋也为此练得一身精湛爬墙术。


       叶修进入高中后明显老实了许多,课也听,作业也做,很快就成了和苏沐秋一样的优等生,然后…顺利抢走了苏沐秋的男神称号。


       他生得一张山清水秀好面孔,眉淡唇薄神色也浅,笑起来的时候一双眼睛黑白分明,粼粼微光。更重要的是他不像苏男神那样看上去温柔却拒人于千里之外,无意之中便撩遍整个校区,女孩子们个个捧心做迷妹,连男生也若有若无地会把目光放在他身上。


       这种情况,让前任男神苏沐秋同志十分恼火。不是恼火那啥啥校草名号被人夺,而是看到叶修一桌的情书就气不打一处来,咬牙切齿,神色愤愤。


       直到他看到叶修拒绝一个女生的告白。


       十分的干脆利落,虽然语言委婉又温和。


       苏沐秋爽了。


       然后又听到叶修说:“我有喜欢的人了。”


       苏沐秋心又凉了半截。


       “他叫苏沐秋。”


       好的,冰火两重天你懂吗?


***


       叶修迄今为止一直都很懵逼。


       上高中后他经常被表白,叶修对于这种事情颇为苦手,不愿意伤人家心,但又要让别人断绝念想,怎么办呢?


       于是他咨询了别人。


       得到的答案是,让那些女孩子们真心祝福你。


       那怎么让她们祝福我呢?


       叶修左思右想,最后干脆拿自己竹马苏沐秋当挡箭牌了,并且一定要殷殷叮嘱说不愿意打搅苏沐秋的生活,所以请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别人。


       结果真神了。那些被拒绝的女孩子居然不是泪光盈盈,而是双眼发光拳头一握,对他表示支持,然后就不知为何斗志满满地离开了。


       从颜粉进化成了cp粉,好奇妙啊。


       于是那段时间苏沐秋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人用看渣攻的目光盯了很长时间。


       他只知道。


       啊,叶修喜欢我。


       叶修,喜欢,苏沐秋。


       哎哟,下次再遇到叶修这么说的话,他要不要跳出去说句“我也是”呢。


       那肯定要啊。


       结果叶修在某次女孩子递情书时从善如流说出自己对苏沐秋隐藏至深的情感时,已经过气的白衣校草苏沐秋款款走来,含情脉脉:“阿修,我也是。”


       ?


       ??


       ???


***


       叶修莫名其妙被人定下来了。


       而且还出了柜。


       家人没什么好说的,那目光里却透着“早就知道你俩不对劲”的意味深长。


       叶修想说冤枉啊,这件事我也才知道。


       可是苏沐秋把他的手扣得紧紧的,两张同一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整整齐齐摞在桌边,他忽然想到那年暮春总角岁月,好像看到苏沐秋对他笑。


       “我以后要娶你的。”


       罢了罢了。


       胸腔心脏滚烫,一下一下敲打着胸膛,叶修感觉被握住的右手里,好像包裹了整个世界。


       罢了罢了。


       谁叫,我好像也喜欢你呢。


***


       “苏沐秋,你…跟我说实话…唔…”叶修满脸潮红,身下被人含在嘴里,从未有过的感触如潮水一波波汹涌而来,他只觉得头晕目眩,背抵在墙上,无力地喘着粗气:“你…是不是早就…嗯唔…”


       苏沐秋抬脸望他,一贯温和明朗的俊秀面颊上难得露出一点邪气的笑容,唇边白浊星星点点:“是啊。”


       “我等你成年。”他滚烫的呼吸在叶修耳廓上抡出一点通红的透明,柔软的唇辗转在叶修微凉的肌肤上,声音带着笑意,震动了胸腔:“小青梅。”












*


成绩出来了。


数学班上第一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其实我在lof上看文的容忍度挺高的,文笔剧情都不是太过挑剔,但只要我看到在结尾虐伞哥的_(:_」∠)_再好吃的文我都会呵呵一声关掉。


生气!本来原著就那么虐了!你就不能甜一点吗!


只喜欢伞修糖,然而…几乎遍地玻璃渣。


哼!果然只有我最可爱!


给小天使的竹马竹马♡甜吗?

评论
热度(602)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