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阴阳师】平安京最不像话的狐妖

呆西:

#狗崽#,屎里有糖,请勿放心食用。


(食用指南:


建议先食用【拐卖人口狐汉三 】再食用此篇


亦可单独食用)



01

传说里有只平安京最不像话的妖狐。

因为在卡池整整呆了两年都没有等到阴阳师召唤他,所以干脆放弃无休止的等待,自暴自弃把卡池当成了狐窝。

“什么晴明sama?什么博雅美男?什么神乐萝莉?什么八百小姐姐?你看小生这破狐狸眼里容得下他们吗?容不下!”

这只狐狸真是太不像话了。

从来没有哪只妖狐敢自称破狐狸。

旁的妖狐哪只不是花枝招展妖里妖气?哪只不是四处招摇风骚过市?

瞧瞧他耷拉的尖尖耳朵和萎靡不振的蓬松尾巴。扇子呢?请问妖狐你撩妹的扇子呢?

早就不知道扔哪去了。

02

妖狐也并非一蹶不振,至少从他来到卡池的第一天起,就缠着卡池掌管者判官要他给自己搞来樱花种子。

判官是什么式神,自然铁面无私地拒绝了他。

好,狐狸不发威,当我是山兔。小生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妖狐再怎么萎靡依然是平安京撩妹的一把好手,今天是这家的三星蝴蝶妹妹,明天是那家的四星鲤鱼妹妹。不管是谁家的漂亮小姐姐,只要遇见了统统带回家,最过分的一次居然把人家六星大江山的最强妖怪酒吞请来卡池里喝酒。

那场面多壮观?绵延不尽的妖狐围着一只六星ssr说要吸吸欧气,更何况酒吞身后还跟着一道而来的茨木童子。

“啊,我的挚友!”

一时之间,平安京里发生多起式神失踪案,卡池也被搅得一团乱,判官忙不过来,阎魔大人便亲自审判,问那不像话的妖狐是否知罪。

狐狸撇撇嘴,“小生只想要几颗樱花树种子,这卡池多寂寞啊,我看有寮的孩子家里都有那玩意儿,小生把这里当家,希望此处也有樱花翩跹,所以有此请求。”

阎魔的目光斜过去,“判官那日不是说妖狐他非要几只樱花妖?”

判官红了脸,“微臣那日眼罩太紧遮住了耳朵,怕是没听清,请阎魔大人降罪。”

阎魔不接他的话,往妖狐跟前扔了几粒樱花种子,“罚此妖狐两年内不可被平安京阴阳师召唤。”

妖狐挑挑媚眼,“不可被平安京阴阳师召唤?那小生便等不平安京的阴阳师召唤吧。”

“再罚被召唤前不得踏出卡池半步。”

阎魔此话一出,妖狐的耳朵委屈地塌到后脑勺。

卡池是什么地方?

没有漂亮的小姐姐,没有平安京的繁华,只有无数和自己一样的妖狐。

外加无尽的望眼欲穿。

03

妖狐终于明白阎魔是“教你重新做式神”的一把好手。

从起初把樱花种子埋进卡池,每日翘首盼望种子发芽,到现在妖狐已经可以坐在花瓣纷飞的树下无限浪费时光,荒诞度日,整整两年啊。

妖狐吹去落在鼻子上的粉色花瓣,“阎魔大人一句铁令如山啊,枉小生这张漂亮脸蛋都没办法给别人看,暴殄天物!真是比八岐大蛇还可怕的女人。”

一回头发现判官拿着小本子站在自己身后,正用毛笔写什么。

妖狐凑过去看,只见判官在小本子上一丝不苟地写着:妖狐辱骂地府领导阎魔,卡池滞留时日延长两年。

延。长。两。年。

妖狐想自己可能要成为平安京第一个死在卡池的式神了。

他怀疑判官针对自己。

04

妖狐的怀疑没有错,判官正是在针对他,针对他这只天生五星的妖狐。

归根结底长话短说,一切都要怪山兔。

05

在平安京的世界里,喂式神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三星的要升四星,就喂最易得到的N卡;时间久了要升五星,就常喂白蛋蛋;到最后渴望扬名斗技场、驰骋御魂副本场,便要升六星。

往往东拼西凑,几个辛苦得来的白蛋蛋,还有那么一两个再也不会使用的五星式神。

或许他们也曾和阴阳师并肩作战,也曾和其他妖怪相互拉扯。但是阴阳师一咬牙,就割舍了,就抛弃了。

所以最后留下的六星式神所踏出的每一步,总是包含着万千个消逝的生命。

平安京规则如此,阴阳师与式神都选择遵守,是最平常的事情。

被抛弃的式神最后都去到了哪里?

喝下孟婆汤,抛弃掉那段回忆,变成新种类的式神,重新回到卡池等待召唤。原本的N卡可能变成SSR,SR卡可能从辅助变成输出。

总之,一切就是新的开始了。

妖狐也是众多被喂掉的式神之一,在他五星的时候,为了一只大天狗。

06

那日山兔骑着青蛙赶了好远好远的路,终于赶到了平安京的妖狐卡池,找到了正在喂式神喝汤的孟婆。

“喝下我和牙牙为你煮的这碗汤,一切就是新的开始了。”

被喂掉的妖狐在后面玩着扇子排队,心里还惦记着前世,又看着排在自己前面的茨木童子笃定地说自己一定是被喂错了,非要回去寻挚友。

“牙牙没有记错,你被喂给你的挚友酒吞童子,判官大人亲口说的。”

啧啧,一场好戏。

那之后茨木童子便不再吵闹了,喝下牙牙递过去的孟婆汤,摇身一变成了个青行灯。

这是什么狗屎运气?SSR还是SSR?

小生第一个不服!

山兔看着这个青行灯飘过去,才终于打断孟婆,“孟婆孟婆,我们去山里摘蘑菇吧。”

“也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被喂的式神尤其多,恐怕一时半会儿抽不开身呢。”

“那牙牙呢,牙牙有空吗?”

牙牙使劲摇头,没看见自己把碗里的孟婆汤洒了一半,径直递给了妖狐。

妖狐喝下这洒了一半的孟婆汤。

07

五星妖狐等了几秒钟,睁开眼睛还是个五星妖狐。

还能勉强记得自己还有前世。

努力回想的话,大概也记得有那么只永远也长不大的大天狗,和飘落了一地的樱花瓣,好像还有只永远都在生气的帚神?

妖狐不明白一张N卡哪来这么多怒气。

妖狐想着想着就走进了卡池,那里有成千上万的妖狐,每一只都和自己一样,举着扇子半掩脸蛋,媚眼如斯,情意流转。

妖狐多生气啊,这些家伙都如出一辙,忘了前世的记忆,说着相同的话,做着相同的事。

他一生气,就把手里的扇子扔了。

08

似乎是为了突显自己与这卡池里其他妖狐的不同,这只不像话的妖狐总是耷拉下自己尖尖的耳朵。

判官也早就发现了这一点,他看着那只耷拉下耳朵的妖狐,觉得他由内而外地散发着萎靡不振。

怎么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呢?

是一向意气风发的妖狐啊,却没有一丝半毫渴望漂亮小姐姐的欲望。

这真是太奇怪了。

他把这个发现告诉尊敬的阎魔大人,阎魔大人把跷在云上的二郎腿换了一个方向。

这真是太奇怪了。

直到那只妖狐找判官讨要几只樱花妖(事实证明这是判官大人听错了),判官才忍不住怀疑那只妖狐的记忆根本没有消失。

没有消除记忆的式神,怎么能回平安京呢?

阎魔私底下问孟婆,孟婆盯着那只五星妖狐信誓旦旦说牙牙肯定喂了他孟婆汤,牙牙也在一旁把头点得哐当哐当响。

09

后来才有了这只妖狐两年不能被平安京阴阳师召唤的惩罚,然后两年之后又两年。

妖狐一定没想到,自己走过最长的路是地府工作人员的套路。

于是才终于自暴自弃了啊,某日醉酒过后躺在樱花树下看似潇洒地高歌。

“小生爱平安抽卡池,抽卡池上太阳升。”

“小生爱你~抽卡池~抽卡池~小生滴天堂~”

“嗷呜~”

“嗷呜嗷呜嗷呜~”

那一夜,嚎叫声让阎魔以为妖狐的抽卡池里进了只白狼。

10

往后的日子里,妖狐常常坐在樱花树下看零零散散的花瓣飘落。

这明明是妖狐卡池的第一棵樱花树,可是妖狐却有一种在树下看了一辈子风景的感觉。他明白那是自己尚未清除干净的记忆,在那记忆里有永远也飘不尽的樱花,有谁在一遍又一遍地把花瓣扫成堆。

可是每当他想要继续去想,那花瓣就明晃晃地刺眼,让他没有办法再回忆。

平安京居然还能有一只面无表情、叹天哎地的妖狐。他为什么不是摇着流光的尾巴得意洋洋,而是在这樱花飞舞中褪去了妖娆?

判官想不明白,便去问领导。

阎魔叹口气,也罢,狐狸在卡池四年,也该去外面走一遭。

判官小心翼翼接旨往卡池去,又被阎魔叫回来。

“以防万一,妖狐不得再被上一任寮召唤。”

11

妖狐重回平安京是三月。

天生五星的他原本已经足够成熟,召唤到他的晴明不敢想象自己的眼睛,围着妖狐左三圈右三圈,最终说了句“请问你看见我刚刚召唤的式神了吗?”晴明扣了扣脑袋,“刚刚金光太闪,我没看清。”

“小生正是。”

一路上二人都一言不发,跨过寮子的门槛,妖狐只觉得这寮里的樱花落得比自己在卡池呆了四年的花瓣还要多。

一只帚神和大天狗坐在樱花树下,听到门外有声音,两个式神都回了头。

大天狗首先走过来,望向妖狐的眼神波澜不惊:“来者何人?”

晴明喜笑颜开:“我今天运气好,直接把这位五星的妖狐召唤来了。”

大天狗是五星的,却比同样是五星的妖狐高了大半个头,他冷冰冰的眼神透过来,吓得妖狐不敢出气。

耳朵啊耳朵,你能不能就像平时一样耷拉着。

尾巴啊尾巴,你为什么要突然就兴奋晃起来。

你们真是太不争气了,小生一定会狠狠收拾你们。

目光与目光的对峙,妖狐通常半憩的媚眼都睁成了铜铃。

真是太可怕了!嗷呜嗷呜嗷呜~

可是偏偏不能移开目光啊,好像谁先动谁就败下阵来。

花瓣七零八落,妖狐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但是对面那座冰山为什么长得这么好看啊!棱角分明…干净利落…

大天狗的手突然就伸过来。

干嘛啊!是要打小生吗?长得好看是罪吗!那边那个晴明你不打算管一下吗!

“帮你把头上的花瓣拿掉。”

咚咚,咚咚。

不知是什么。

在狐狸的胸腔里。

吵。




评论
热度(354)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