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
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all叶】相交线

初叁那棵树:



★预警!预警!预警!主伞修,私设超级多!慎入!给 @墨云 的点文,请签收。


***


       Glory!


       屏幕上绚烂的血花倏而绽放出镀着万丈辉芒的字眼。


       所有人的动作停止。


       “傻了?”站在台下的年轻男人穿着修身队服,逆光仰头看着他们,舞台上的光芒一层层包裹着他,美好得像自梦中缓步而出。他的声音带着笑意:“冠军们。”


***


       他看见对面的人在朝他笑。


       骨节分明的手指里还夹着一包香烟,逗着他玩似地上下摇晃着,夏日的风扇咯吱咯吱地运作着,那人嘴唇张张合合,话音却破碎得不成样。


       听不清。


       他什么也说不了,只能看见曙光里那人弯起的眼,柔软,潋滟,神采飞扬。


       好像那个人在洋洋得意,阿修,私藏的烟又被我找到了吧。


       他伸出了手。


       破碎了。


***


       第八赛季。


       “队长。”夏休期的训练空隙,训练室里只剩两个人了。空调尽职制造着冷气,黄少天摘下耳机,安静地盯着天花板看,过了一会,忽然喊了声。


       “嗯?”喻文州正埋头整理战队资料,头也不回地发出了个疑问的鼻音。


       “我跟老叶告白了。”黄少天继续说。


       喻文州动作顿了顿,接着又恢复如常:“哦,那前辈怎么说?”


       “他拒绝了。”黄少天很平静地说。


       喻文州的动作终于停住了。他转过身,看向黄少天,好像要说什么,但最终只是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那天晚上我去找他散步,然后我说‘老叶我喜欢你啊,不如我们以后凑合着过下去’?”黄少天慢慢地叙述起来,“月亮很好看,没有云层的遮掩,很安静的小路,我还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然后我看着地面上的影子,我觉得他要答应了——”


       “少天。”喻文州忽然开口打断了他,不想让他继续说下去。


       黄少天却置之不理,非常固执地接了下去:“然后我听到了,他跟我说,他跟我说,他说…”黄少天的声音带了点颤音:“他什么都没说,但是我知道他拒绝了。因为我看到他对我笑,没有别的情绪,只是纯粹地告诉我,他知道了。队长,你知道吗,他连拒绝都不肯明确说出来——”


       “少天!”喻文州这次的声音严厉了点,但是眼睛里的神色是沉的,柔的,好像在感同身受,好像有点不忍和哀悯。


       “队长,我都想好了,如果他答应了,我就冲上去亲他,如果他说对不起,我就从此以后再也不理他了,如果他说谢谢,我就哈哈大笑跟他说骗你的你这都信啊…”黄少天的眼睛像磨砂玻璃一样蒙着破碎的水光,“可是他什么都没说。”


       他什么都没说。


       “我心疼。”一向活泼开朗的青年几乎是哽咽着说:“我心疼啊,队长。我喜欢他,我不想放弃。”


***


       将被子轻柔地整理好,苍白色调的房间里,有斑斓的阳光飞旋着落在窗上,叶修沉默地看着病床上的人。


       病床上躺着一个青年。他长得很好看,眉眼像画出来一样,鼻子很挺,眉毛很细,只是很安静,像睡着了。


       “叶修…”身后的声音有点迟疑,叶修一转身,年轻的姑娘端着粥回来了,正看着他,认真而明亮的眼睛,好像透着点什么未言的情绪。


       他们并肩坐在病房外。


       “怎么刚退烧就来这?”叶修对苏沐橙说,“先回去睡会,身体要紧。”


       “那你呢?”苏沐橙几乎是脱口而出。


       叶修一下顿住了,刚想开口说什么,苏沐橙又开口了。


       “我知道…黄少天跟你告白了。”年轻的姑娘垂着眼睫,声音里好像有点难过,“叶修,你拒绝了是吗?”


       叶修的神色很平静:“我不适合他。”


       “你骗人。”苏沐橙毫不犹豫反驳了他,头一回在叶修面前像个无理取闹的小孩那样:“我知道是为什么,你不用骗我。”


       “叶修你别这样好吗?”苏沐橙情绪激动,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你以为看到你这样我和…会很高兴吗?你以为…”


       叶修忽然笑了。


       他伸手,像以前无数次那样,揉了揉苏沐橙的头发。他的声音很温和,带着一种只有和苏沐橙在一起的时候才有的纵容:“我很好,沐橙。”


       苏沐橙呆呆看着他,突如其来涌起的难过,像潮水一样漫过她,漫过一切,在胸腔里挤着,酸胀不堪。


       “哥,”叶修走后,苏沐橙在病房里削着苹果,忽然开口了:“叶修说他拒绝黄少天了。”


       “黄少天你知道吧?就是我以前跟你说的那个让叶修会开心一点的好朋友,人有点吵,但是对叶修还蛮好的。”她继续说,手上的苹果皮一圈一圈落进了垃圾桶,没有间断,流水一般。


       但是好像下雨了。


       一滴又一滴的水花,溅在地板上,打湿了苏沐橙说话的声音。


       “哥…”苏沐橙的眼泪断线的珠子一样掉,她用很难过的语调说:“你为什么还不醒啊?”


       “叶修被人欺负了,他被赶出了嘉世,现在在一个网吧做网管。他瘦了很多,但是每天还是对我笑。他找到了千机伞,我知道他要用散人…我知道他在等你。”苏沐橙眼睛红红的,鼻子也红了,握着病床上青年的手:“我其实一开始心里是很高兴他这样的,这样就代表着他不会放弃我们,他永远不能被人抢走了。可是我觉得自己好自私啊——”


       “他那么好,我希望他自己高兴,我想看着他也幸福一点,至少比现在,幸福一点点都好啊。”她把脸贴着苏沐秋冰凉的手,想象苏沐秋醒着时揉着她头发的样子,脸上是温暖的笑容,“我想劝他接受别人的感情,好歹帮他分担一点痛苦,好过一点。可是我发现,我居然还暗暗想着让他一直等你……”


       “哥,叶修好喜欢你啊。”


       “我知道你也喜欢他啊,”苏沐橙极力撑起嘴边的笑容,看着苏沐秋,“你睁开眼,看一看我,看一看他好不好?”


***


       周泽楷做梦了。


       他梦到了朦胧的雾气,身旁的人,然后有一瞬间心脏停止跳动的痛楚,和骤然醒来时,脸上一缕未干的水痕。


       “先生,今天您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安静的心理诊断室里,年轻的女子微笑着看着对面那个面容英俊的青年,话语很轻柔。


       这位先生经常来这里疏导自己,通常都是有些不解或者想要解决困惑,上次他说自己好像喜欢上一个人,她还鼓励他去大胆说出来。


       这次…是成功了吗?


       失了前两次来这的局促,一直神色空白的周泽楷忽然灵魂被唤醒了一样,从头到脚有了细微的生机,像是一滴水墨融入干净的白水,一圈圈地扩散出无序的波痕。


       “疼。”周泽楷忽然开口。


       “嗯?”年轻的心理导师有些错愕。


       “医生,”周泽楷紧紧捏着胸口的一块布料,脸上是有点茫然无措的神色,很轻很轻地说,“疼。”


       心脏,好疼。


       “小周,我有一个很喜欢的人。”


       疼得要窒息了。


       “跟你很像,又跟你不像。”


       对面的男人神色是他从未见过的温柔。


       周泽楷看见地板上有水光蔓延开来。


       “我等他醒过来。”


       可是,我等不到我要等的人了。


***


       “叶修。”张佳乐有些局促地站在原地,看见他来的那一瞬,眼睛里像是火树银花一般绚烂。


       “前辈。”喻文州笑着看他,温和,缱绻,漫天星光,倒映在他瞳孔里,点缀那抹属于他自己的倒影。


       “你要试试看吗?”张新杰侧着脸问他,唇角旁有浅浅的笑容,干净明朗,像没被污染的天空。


       不见了。


       “我就当是你送我的定情戒指。”笑得灿烂的青年一步两步往后退着,眼睛里破碎着晶莹,“这个冠军只属于你。叶修,其实我还是输了吧。”


       “我知道了。”他好像没听到自己的拒绝,温和的笑容里带着深层的眷念,不舍,还有轻到被风吹散的声音:“前辈,你会很幸福吧?”


       “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张新杰看着他,“叶修,心理学家说二十一天就可以形成一个习惯,为什么二十一天过去了,我还是想见你?”


***


       叶修拒绝了所有人。


       不喜欢吗?


       他问自己。


       怎么会不喜欢啊。


       但是早在那么多年前,就有一个人扎根在他心底,怎么拔都拔不掉,成为再也无人能企及的梦。


       但哪怕这是梦,那他也甘愿再不醒来。


***


       曾经听人说,其实最残忍的是相交线吧。


       为什么?


       因为你看着你们逐渐亲密,逐渐亲密,然后过了一个节点,从此陌路,两相远离。


       再无相会。


***


       “阿修。”甜腻腻的称呼在那人嘴里都显得不那么肉麻了,他眉目清秀,笑得灿烂:“我喜欢你。”


       我也是。


       叶修又在久远到无法追溯的记忆里,看到了那个少年时期的苏沐秋。


       他笑得兀自张扬,像太阳,一下子,狠狠挤满了叶修整颗心脏,从此以后,那里总是暖洋洋的。


       他对离家出走的叶修伸出手。


       他在情人节那天自己烘焙了很甜很腻的巧克力,送给叶修的时候装作不在意地看天。


       他在叶修发烧的时候坐一晚上给叶修敷冷毛巾,心疼又愧疚,说以后再也不让叶修陪他一起在没暖气的网吧打游戏了。


       他为了照料叶修和苏沐橙,每天从早忙到晚,可是却不舍得让叶修进厨房淘个米。


       他笑起来眉眼好看得不得了,方圆几里小姑娘都跑来看他,可是他却只喜欢叶修一个人。


       他和叶修告白那天,两个人傻傻地接吻,鼻子碰到鼻子,撞得有点疼。


       他最常说的是阿修你别累着了,去休息会,这里有我就行了。


       他在新年烟花爆炸的那一刹那,握紧叶修的手,笑呵呵地说从此以后就是家人了,谁也离不开谁。


       他最喜欢和叶修十指相扣,你缠我我缠你,剪不断,不愿剪,还想着最好一辈子都这样。


       他说阿修你别哭啊,你一哭我就心疼了。


       他说我没事的,肯定会没事的。


       他说我舍不得你和沐橙。


       然后他在病床上一躺躺十年,吝啬到一个笑容都舍不得给苏沐橙和叶修看了。


       叶修想,不能因为老输给我就藏起来吧,苏沐秋你起来,我不是还留了一场给你来超过吗?


       我带着兴欣拿了冠军,苏沐秋,你看到没?


***


       世邀赛归国的那天晚上。


       “走完这一条街。”他看着叶修。


       叶修沉默不语,最后应下:“好。”


       蝉声,夏夜,美好又宁谧。好像只要这条路一直到头,他就可以和叶修满头霜雪,再不分离。


       可是叶修的手机响了。


       他看着叶修接完那个电话,脸色一片空白,好像有激动,有狂喜,有忐忑。然后叶修回过神来时,忽然望向他:“对不起,我要先走了。”


       “就差一点了。”他的语气甚至带了点哀求。


       可是叶修只是看着他,慢慢后退:“对不起。”


       他知道的,叶修最讨厌说对不起,他们也很讨厌叶修说对不起,因为感情这事,哪有谁对谁错?喜欢就是喜欢,谈不上谁对不起谁。


       他看着叶修飞奔的身影,带着一点迫不及待和颤抖,毫无留恋,也许有,都被其他的什么掩藏了。


       真过分啊。


       连一场梦都不让我做完。


       “你有这么喜欢他吗?”


       你有这么喜欢苏沐秋,喜欢到为他拒绝我们每一个人,喜欢到眼里心里再装不下比人,喜欢到为他等待十年毫无怨言,喜欢到只要谈及他,连眉眼梢都柔软十分?


***


       “沐秋?”


       推开门的那一刹那,白茫茫的视野里,忽然映出了那张熟悉的容颜。


       “阿修。”


       他对他笑,熟悉的语气,熟悉的人。


       好像从没离开过。



















-解答线-


①伞哥是植物人,最后醒了。


②其实严格来讲是开放性结局(你,未来的事谁知道呢【摊手】


③世邀赛的选手大部分都跟叶修表白了,他都拒绝了。


④最后那个没有说名字的人你们自由心证,反正是世邀赛选手就是了_(:_」∠)_


⑤大概也算…符合了点文小天使的要求…吧…(你确定)没写好请不要骂我[士下座

评论
热度(669)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