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伞修】花火 (八)

喵茶:

ABO生子预警







叶修和苏沐秋私定终身的事情叶爸爸很早以前就知道了。



毕竟是叶家本家的嫡亲长子,叶修的离家出走肯定不会真的脱离叶爸爸的控制。早在叶修刚刚住进苏家的时候,叶爸爸就差遣H市的老部下去探一探这个孤儿的底。



在叶爸爸看来,自己的儿子就算再怎么精明也干不过这个带着一个小姑娘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着长大的野生小混混的。



没错,在高高在上惯了的叶首长看来,苏沐秋这个人长着一张一看就不是好人的小白脸,年纪轻轻整天混迹于网吧不务正业,不是小混混是什么。



不管在家里口头上怎么嫌弃自己的孩子,出门在外总要替他们操碎了心,所谓父母,大抵如此。可是教科书般傲娇的叶爸爸绝对不会承认他在担心叶修吃亏,毕竟身为一家之主的他曾经在所有人面前放话说,让他走,跨出这个家门就永远别想回来。



他就在家里等着每天别人给他带上几句有关叶修的消息,暗搓搓的想象着某一天他被骗到走投无路只好嘤嘤嘤哭着回家寻求爸爸温暖怀抱的样子——虽然他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叶爸爸在军队里常年雷厉风行,说一不二,可是在自己亲生儿子面前却经常智商全面下线,细细想来也颇是耐人寻味。



第一天叶修安安稳稳的度过了,第二天也是,第三天亦然。叶爸爸看着小日子越过越滋润的大儿子,心里头着急的冒了烟。



这个苏沐秋肯定是要等到叶修对他彻底放松警惕的时候才下手,叶爸爸觉得自己任重而道远,更加紧了对苏沐秋的监视。



他对苏沐秋这个在其他人眼里完美坚强的好孩子报以最莫名奇妙的恶意和警惕。这样幼稚的情绪在他踏入政坛之前就已经不会出现了,可是时隔几十年他却为了一个半大孩子冲动的像个毛头小子,这样危险的讯号让叶爸爸的警戒心理更加强烈。



这个苏沐秋可真是一点也不简单。他感叹,并坚信姓苏的小混混一定对自己的儿子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多年之后叶爸爸终于明白,当年的苏沐秋想要的不是叶修的家当,而是他儿子整个人。



而那时还不知道后续剧情的叶爸爸灵敏的岳父雷达正哔哔哔的尖叫着,提醒他注意这个将来会抢走他儿子的小混蛋。



叶修继续他吃饭睡觉打荣耀的日子,叶爸爸也养成了每天在吃早饭之前先阅读潜在敌人生活报告的习惯。



苏沐秋给叶修买了最新款的键盘。这玩意可不便宜,为达目的不惜一切代价,一点也不光明磊落,可怕的家伙,不值得深交。叶爸爸不屑。



苏沐秋带叶修出门买衣服。他知道以前从来没人敢逼迫叶修出门,现在却反其道而行之,这样能给叶修留下最深的印象,方便攻克心防。熟知心理战,狡猾透顶,不可与之交往。叶爸爸深沉的想。



苏沐秋偷偷学做叶修最喜欢的食物。从叶修的喜好着手讨他的欢心,近一步拉进二人关系,最终致使叶修为他的邪恶计划大开方便之门。这人竟然如此诡计多端,叶爸爸咬牙。



苏沐秋从来不让叶修做家务。驯养理论,他想一步步让叶修丧失生存能力,继而变得只能依赖他,以此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此僚居心如此恶毒,其罪当诛。叶爸爸心烦意乱,时刻准备动手。



苏沐秋在寒冬腊月抱着叶修给他取暖。差评!十万个差评!叶爸爸险些撕了手里的纸,居然有本事买通观察员替他说好话,这个人的实力真是深不可测。明明应该是苏沐秋在寒冬腊月为了取暖紧抱叶修不放才对。



然后叶爸爸换了一个写作观察员,读作STK的新部下。心想这下就不会有人通敌了,然后继续悠哉的读报告。



苏沐秋把叶修拐上了床。



……



我就知道这小子绝对不是什么好鸟!过了这么久终于露馅了!



叶爸爸勃然大怒目眦欲裂,端在手里的景德瓷杯啪的砸在墙上,香气浓郁的极品大红袍沾湿了大片低调奢华的地毯。



“妈的老子要撕了他!”叶爸爸咆哮,被叶妈妈一个白眼堵了回去。



“大清早的,发什么疯,就知道摔东西。反正茶不是你泡,卫生不是你打扫?”说着用细细的指尖用力戳他的胸口。



我总不能告诉她叶修在外地和一个心思诡异莫测实力深不见底的混蛋搞AA而且还是下面那个吧!



到最后叶爸爸也没能跑到H市揪着苏沐秋的衣领兴师问罪。因为这个祸害他儿子的家伙出了车祸。



那段时间的叶修苍白而又憔悴,眼下总挂着浓重的黑眼圈,一副风一吹就要倒的可怜模样。明明难过的想哭却又不得不强装镇定,看起来脆弱的不像话。



苏沐秋真是个祸害。叶爸爸一边骂一边帮忙找医生找专家找护工找律师,当然,都瞒着叶修。



可别死了,老子还没找你算总账呢!



叶爸爸在得知叶修是个Omega的时候再一次气的险些背过气去,这两个人床也上了,嘴也亲了,该做的不该做的估计都做了,他这个当父亲的就算是再不喜欢苏沐秋,也不能拿自己儿子的清白开玩笑。



叶妈妈整天就给叶爸爸吹枕边风,说儿孙自有儿孙福。这股子来自爱妻的妖风吹的叶爸爸一阵动摇,再看看和他一样痴情一看就是自己亲生儿子的叶修苦苦等待的可怜样子,叶爸爸再一次在心里给苏沐秋狠狠记上一笔。



你的奸计得逞了,我儿子这辈子也离不开你了,结果你小子居然敢逃避?不负责任!



所以越来越窝火的叶爸爸这辈子都不会给苏沐秋好脸色看。



可是当他看到单膝跪在叶修面前的苏沐秋时,叶爸爸却又不知怎的妥协了。他终究不忍心看叶修难过。



婚礼时,叶爸爸一直守在叶修身边,像是将要诀别一样,视线从来没能离开。



他的大儿子穿着笔挺整洁的黑西装,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株挺拔的小白杨,和他妈妈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漆黑眼睛倒映着大厅璀璨的灯光,掺杂着柔和的喜悦和并不隐秘的羞涩。



叶爸爸不由回想起很多很多年前,扶着他的岳父的手臂一步一步款款走向他的叶妈妈,即使过了这么多年,他依旧忘不了她那双明亮到使世界都暗淡无光的眼睛——那双和此刻的叶修一模一样的眼。



“走吧。”最后他只是接过叶修的手,紧紧贴着他的儿子,随着庄重的婚礼进行曲缓缓走上猩红的地毯。



有金色的光电在红色里若隐若现。



“爸,你可别哭啊。”叶修带着笑轻声说。



“滚,什么日子,也不知道说句好话,小心老子撕了你的嘴!”叶爸爸压低了声音呵斥。



换来了叶修的一声轻笑。



大厅的那一头,站着身着和叶修同款白西装的苏沐秋。神采奕奕的俊美青年带着温柔而幸福的微笑,浅色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叶修,神情专注。



专注到好像整个世界只有他一人。



他们的距离一点点靠近,眼底的光芒变得更加夺目,像两颗燃烧的星,互相吸引,最后碰撞,爆发出耀眼的光。



叶爸爸拉着儿子的手,缓缓交给满眼期待的苏沐秋,昨天还在靶场稳定如钟的双手突然有点颤抖。



这是他的孩子,他和爱人生命的延续。从今天起,他将不再属于自己,他会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爱人,自己的孩子,自己的生活。他看着他长大,而他又将会看着他老去。



舍不得,但又因为舍不得,才会舍得。



“对他好点。”



当夫夫二人的手最终交握在一起的时候,叶爸爸用只有他们三个人能够听清的声音轻轻的说,犹带颤抖。



从未见过父亲如此脆弱的叶修惊讶的发现,这个铁血军人的眼里凝起了一些晶莹的泪。虽然没有落下,却明显到不容忽视。



他哭了。在儿子的婚礼上,像一个最最平凡的父亲那样,不顾一切的用最原始的方式表达出他的不舍。



苏沐秋只惊讶了一瞬间,就又坚定的握紧了叶修的手,这个人会是他今后的另一半。他看着眼前这个身份显赫的普通父亲,回答的严肃又认真。



“我会的。”



我会努力照顾他,爱他,给他最好的,永远陪伴他。



叶爸爸最后紧紧捏了捏叶修的手掌,当年那个躺在摇篮里牙牙学语的孩子,早就已经长大成人了。



他站在原地,看他们互相倾诉结缔契约的誓言,交换精致小巧的戒指,然后在众人的欢呼中拥抱亲吻,从此成为一人,密不可分。



花童提着漂亮的花篮沿着走道挥洒花瓣,浅淡的香味缭绕在整个婚礼现场,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各自用不同的方式表达他们对眼前新人的祝福。



叶爸爸静静的靠着身后的墙壁,专注的看着叶修洋溢着快乐和幸福的笑,突然就释然了。叶妈妈说得对,儿孙自有儿孙福。



他笑着捻下肩头沾着的花瓣,用指腹感受着柔嫩的触感,一如当年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儿子那样,仔细而又轻柔。



你对我的身体和心灵都下了魔咒,从今日起,我不愿再与你分离。



我爱你,无关性别与生死。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这才是伟大的爱情,坚贞就在这里。



爱是恒久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祝福你们。





free talk:
想写好伞修的婚礼,可是又能怎么写呢?无非是婚礼前的忐忑不安和宣誓时的浪漫甜蜜罢了。苦恼了很久怎样才能写的不那么俗套,突然就想起朋友出嫁时在婚礼上默默流泪的朋友父亲,然后我就决定从叶爸爸的角度来写。从他对苏沐秋的敌意开始,一直写到他把叶修托付给这个自己并不喜欢(其实很喜欢)的青年。老佛爷说,可怜天下父母心,叶爸爸只是嘴上不说,心里却随时都在挂念着儿子。
原本想写的轻松搞笑一点的,可是写着写着就变成了文艺风,大概是因为真爱总是如此深沉吧【笑】




评论
热度(657)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