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
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林秦】随风迁徙

白日梦:

    来自于杏子还没有正式上市的怨念=。=

    重新回归单身狗行列,自然不会在520发文惹。尝试用十年前的文风来写一个有些年代感的故事,顺便致敬一下越山丘太太的八月杏,越越我爱死故人说惹,每天舔一遍本子(不敢圈了,省得有人又偷偷挂我抱大腿)

    何以解忧,唯有产粮,以上。

===============================


    五月一过便是夏天,年初在雪里盖了一冬天的麦苗经历了几场热风后已然熟成了金色的麦浪,紧跟着成熟的杏儿也在滚滚的麦浪头上金灿灿地挂了一树又一树。龙番警局周边本没有杏树,可这天李大宝一进办公室就见秦明桌上摆着一大捧黄中带红的杏,光看其间夹杂的几片叶子就能说明这令人惊叹的新鲜程度。她想到自家楼下那长势一年不如一年果实还没鸡蛋黄大的枇杷树,对着这橙黄的果子偷偷咽了口口水。

    我不吃,我就碰一下看看熟了没……算了,反正老秦不在,吃一个也没人知道——

    “哎宝哥你别碰,那是给老秦的!”

    林涛不知道从哪突然冒了出来,刷地一下张开胳膊横在了李大宝与放着杏的办公桌之间,短袖没盖住的胳膊上青筋都爆出了些许。以他为首的刑警队成员们在半个月以前就陆陆续续地换上了短袖,李大宝每次经过门口的时候都能看到里面一片肌肉虬结的胳膊,白花花地在她眼前晃来晃去。

    没到半个月就全给你们晒黑了,再说又没到三伏天,这早晚还凉着呢。

    她不以为然地撇撇嘴,紧了紧自己的袖口上楼去了,全然无视了自己是局里唯二还穿着长袖的人的事实。

    你都说了是唯二了,人老秦还穿着衬衫马甲呢,我这叫紧跟领导步伐!

    不不不宝哥你似乎搞错了什么东西,冷的东西在热天是需要包起来隔热的,记得小时候裹在棉被里卖的冰棍么?

    女法医不想和你说话,并对你扔了一把解剖刀。


    “不是……涛涛……你看这东西没熟的时候挺酸的,我就是想帮老秦试一下熟没熟万一把他牙酸倒了怎么办。再说他一个人也吃不完这么多,俗话说的好桃养人杏害人李子树下埋死人……”

    大宝越说越来劲,这杏要是别人拿来的也就算了,偏偏这个别人就是林涛。以前一个苹果不方便两人分她倒也认了,这眼看着一堆杏就这样摆在那里,这货居然一个都不愿意分给她。李大宝气愤地觉得平日里他们之间所谓的虚假友谊都是骗人的,干脆拿出了做家属工作的耐心和干劲对着林涛一阵软磨硬泡,颇有些吃不到杏死不休的架势。

    “不行,这都是我亲手摘下来的,绝对不可能有没熟的酸果子。你要想吃除非老秦同意,他分你多少就是多少,我绝不拦着。”

    林涛抱着胳膊寸步不让,一脸居高临下地斜睨着她。李大宝一听这话,心想你给的苹果他放了半个月都肥水不流外人田,更何况是一堆刚摘下来的杏,心里顿时一阵泄气,暗暗地打了一通七零八落的退堂鼓。

    “我同意。”

    两人吓了一跳,还以为杏子成了精模仿老秦说话了,瞬间四道视线齐刷刷地扫向办公桌。处在话题中心的秦大法医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坐在了桌子前面,正皱着眉头盯着桌上这一堆鲜艳欲滴的果实。见两人纷纷回头看他,秦明伸出一只手来,看着大宝指了指桌上的杏:“都给你了。”

    林涛:喵喵喵?

    “老秦,这我好不容易摘来的,这个月份苹果不应季实在找不到好的你就凑合一下……”林涛很委屈,前两天下乡办案路过一片果园,他见里面的杏长得正好,便和园主商量了下一大早开车过来摘了一点想让秦明尝尝鲜,没想到秦明居然不领情。他觉得自己的一片真心被秦明随手丢进了垃圾桶,有些埋怨地向秦明扫了一眼,秦明这才从里面拣起一个来,把剩下的往前面虚虚地推了推。

    “我吃一个,剩下的你们分了。”

    算了,林涛安慰自己,吃一个也好歹算是吃了啊。他看着秦明把杏子放到嘴边,轻轻地咬了一口,没想到对方的脸色瞬间变得很古怪,五官都赶着要拧到一块去了。

    不是吧,难道中奖了,真的和宝哥说的那样是酸的?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就不该去下乡办案,如果我不下乡办案,我就不会看到杏树,如果我没看到杏树我就不会去摘杏子,如果我不去摘杏子老秦就不会被酸到……

    瞬间化身为祥林嫂的林涛在脑子里骂了自己一万八千遍,刚想去给秦明倒杯水,就见对方低低地垂着头,手里咬了一口的杏还举得高高的,都快举到自己面前了。

    “酸么?”他问。

    “你试试。”秦明嘴里还含着块果肉,声音含混得就像从地底发出来的。林涛脑子一抽,伸手把他手里咬了一口的杏子取过来,战战兢兢地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秦小明你又诓我,哪里酸了,这不是挺甜的嘛。



    二十年前家家户户的电视都会在每个星期二下午如同商量好了一样集体坏上一次,无论哪个台都是一个花花绿绿的大饼子显示在荧幕上,一直到太阳落山才陆陆续续地恢复正常。林涛浑身是汗地从席子上爬起来打开了电视机,三秒钟后屏幕上熟悉的花大饼又让他一脸愤恨地按下了手里的遥控器。

    早知就明天再回来了,他摇摇晃晃地凑到水龙头下面冲了一把脸上的汗。那会儿大多数人家都没有空调,林涛家又西晒,这会儿满屋阳光热得要命。说也奇怪,之前在乡下天天顶着太阳跑了一个星期都不嫌热,这一回到家里反而热得受不了,林涛拿着自己的小毛巾擦了擦脸,取下墙上的钥匙往脖子上一挂,锁上门就跑到对面找秦明去了。

    秦明应该也在午睡,林涛敲了半天门他才睡眼惺忪地把门打开,看见林涛的一刹那他差点又把门给甩上。期末一结束林涛就去了乡下的亲戚家,每天和一群小伙伴顶着大太阳在田间野地疯跑,硬是被晒得跟个泥猴儿似的,也难怪秦明一下子没有认出他来。

    “你怎么来了?”秦明放他进屋,不等他回答转身又进了厨房。林涛站在电风扇前面大张着嘴,心想果然是秦明家比较凉快,就是连电风扇的风都比自家的要大。

    外国的月亮总是更圆,别人家的东西就是比自家要好,我们的林小涛小小年纪就悟出了这个道理,真是可喜可贺。

    “我怕你无聊,过来陪陪你。”

    林涛的声音被电风扇吹得滑稽地抖来抖去,轻飘飘地随风来到秦明的耳边。秦明不屑地翻了个白眼,可又很不情愿地承认林涛确实说中了那么几分。期末考试结束到领成绩单布置作业的这段时间对于秦明来说是一年中最为清闲的时光,连电视都没得看的周二下午更是连睡觉都觉得无聊。他从冰箱里抱出一个塑料盒子坐回林涛旁边,刚刚掀开一点盖子,甜甜的香草气息就随着白色的凉气迫不及待地飘了出来。

    林涛的眼一下就亮了,他从来没吃过这么大盒的冰淇淋,秦颂对秦明的家教虽然严格,但在物质方面还是在条件允许的范围之内尽量给秦明提供最好的。林涛也曾经和林母提过类似的要求,结果被毫不留情地拎着耳朵教训了一顿:

    “等到你什么时候能有明明那样的好成绩还听话懂事再说!”

    林涛想了一下后放弃了,秦明就是大人口中那种别人家的小孩,自己自然不能与他相比。但是他很快就发现自己并不需要成为像秦明那样的小孩,因为秦明总是会把自己得到的好东西统统分一半给他。

    看嘛,不努力也可以很成功。

    “我妈只让我吃一半。”他把手中的两把勺子递给林涛一把:“但是你来的话吃完这一盒都没关系。”说着他把盒子又往林涛面前推了推,对他摆出了一个邀请意味的眼神。林涛毫不客气地挖了一大勺往嘴里一塞,瞬间被嘴里的冰淇淋冻得闭紧眼睛张着嘴拼命地呼气。

    秦明无奈:“你慢点,我又不会和你抢。”

    “可是吃慢了它会化的,化了就不好吃了。”

    林涛好不容易咽下了嘴里的冰淇淋,低下头轻轻地嘟囔着。

    “这可是你特意拿来招待我的东西……”

    他知道这种大盒的冰淇淋并不便宜,秦明可能一整个夏天只会吃到这一盒,可是却在他来的时候毫不犹豫地拿了出来。

    “林涛,好东西是要在一起分享的,不好的东西才是要独自承受的。”

    这句话从当时不到十岁的秦明嘴里说出来显得有些滑稽,然而它却深深地铭刻在了林涛心底最深最柔软的一块地方。在随后没有秦明的许多年里,他无数次地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反复地咀嚼这句话,秦明说这句话时候的表情他已经想不起,可是他却分明能够清晰地在脑海中描绘出那个炽热的午后。

    没有信号的电视机,嗡嗡作响的电风扇,以及空气中冰凉甜腻的香草气息。

    他想,大约你的离开也是不好的,于是我便需要独自承受了。

    秦明,我想你了。


    香甜柔软的杏肉在口中翻滚着揭起尘封许久的记忆,林涛两手撑在桌上,垂着头慢慢地把杏肉咽了下去。半晌他抬起头来,正对上了秦明平淡无波却暗藏着一丝狡黠的眼神。

    “香草冰淇淋。”林涛说。

    什么?秦明不解地歪了歪头,然而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从面前的果实里面又拣出一颗看着最好的掰成两半,把其中的一半递给了林涛。

    遇见你,是我最好的事情。

    因此,我愿意把我余生的一半分享给你。

    窗外的紫叶李也结果了,粉紫色的果实藏在枝叶之中在风里晃来晃去的,李大宝吐出嘴里的杏核,决定待会去偷偷采几颗下来。

    她要和嘴里的杏子比比,看看到底谁要更酸一些。

评论
热度(63)
  1. muran147シルバーの惑星 转载了此文字
  2. Hunterシルバーの惑星 转载了此文字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