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
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伞修】未曾

寒假诈尸更新的_桑宸:

配合bgm胡鸿钧《天地不容》会有新感觉


——想起你明明在笑,我却总是红了眼睛


——结局尘埃已落,仍怀念过程



1.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临安初雨,南宋遗都,乱世中偏安一隅,保全面上的繁华太平。


        千年后的H市延续着当初的繁华,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车水马龙声中,依稀可辨吴侬软语,穿梭在仿古的建筑群,撑一把油纸伞仿佛穿越千年,细雨朦胧,一如往昔。


        人说江南富庶,遍地黄金,每个人都能出人头地。然而世界上财富有限,参商不见,贫富不均。高楼广厦的阴影,是贫穷的温床。


        世界上,总有一些事,是你无力改变的。像贫穷,像生死。


         对苏沐秋来说,首先定个小目标,养活自己和妹妹,然后赚到足够的钱,让小小的苏沐橙上学,接受教育。


        还要把她嫁给一个值得托付终生的人,一看着她结婚生子,幸福一生。


        苏沐秋笑了起来,少年单薄的身形透着几许伶仃,他摸着苏沐橙毛茸茸的脑袋,透过她懵懂的大眼睛,仿佛看见光辉的未来。


      “沐橙可要快快长大哦……”


        “哥哥也要快快长大呀。”


        那年苏沐秋十四岁,经历过离散,品尝过冷暖,带着他唯一的妹妹徘徊在这个巨大的城市,像夹缝中倔强生长的野草,抓住一切机会往上爬。



        为了生存,做过苦力,当过小贩,打过短工,生活让他不得不笑脸迎人。市井嘈杂,然而苏沐秋还是长成了一个挺拔的少年,眼神明亮,不见畏缩。


        这大概是对命运最大的嘲讽。


        此时的叶修还在偌大的校园里,拖着小尾巴叶秋,松散了校服领口,上着百无聊赖的课。


        他托着下巴,看着窗外的榕树,磅礴的枝干撑起厚重的绿荫,一条一条气根垂落,仿佛命运女神手中交错的纺线。


        树下还有一对羞涩的小情侣,年少慕艾,折信相送,空气中都飘荡着酸涩的甜蜜。


        忽然男孩轻轻拿掉女孩头上的落叶,叶修眨了眨眼睛,颇有兴味的看着后续发展。


         ……如果不是有人拿笔捅了他一下눈_눈


        叶修转头看见小尾巴,那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眉毛微微皱起,嘴巴开合,对着口型:


         你、又、不、听、课!╰_╯


         叶修扯了扯领口,压在叶秋的胳膊上,打了个哈欠,开始睡觉,


        “不是还有你么?”


        叶秋盯着胳膊上的后脑勺,恨不得把他暴打一顿。亏叶修还是哥哥,从来没有以身作则过。


        盯了两分钟,叶秋叹了口气,把笔换到左手,调整了下姿势让叶修睡得更舒服些。认真听课。


        算了,谁让这货是我哥哥呢,这世上也就这一个。


        一坐一趴,时光为双生子肖似的容颜镀上了一层金边,这是校园中最美的风景。


        家世,容貌,都无可挑剔的兄弟俩从来都是校园的焦点人物,虽然只有叶秋点亮了学霸光环……


        直到某天,只剩下弟弟一个人形单影只,安静的穿梭在校园,逢人问起,轻描淡写的说一句,啊,我哥哥啊?他出国学习了,过不了多久就该回来了……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叶家长子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很快,叶家次子以优异的成绩跳级上了很远的一所高中。


        没有人知道叶秋还有个哥哥,就像没有人知道温文尔雅的叶秋,在发现叶修偷拿了东西走的那天,砸了房间所有能砸的东西。


        除了玻璃相框里他和哥哥的合照。


       说不清是委屈还是愤怒,亦或是被抛弃的伤心,叶秋轻轻抚摸着照片,咬着牙,泪顺着轮廓滚落而下。


        “混账哥哥!你那么蠢,出去肯定被人骗……我就等着你回家,好好嘲笑你……”


         火车上叶修打了个喷嚏,他有点心虚地左右看了看,偷了蠢弟弟的行李,叶秋不会哭鼻子吧?不过叶氏只有交到他手上才能做好,等什么时候回去道歉吧……


         景色飞速地倒退着,两侧的灌木形成虚幻的黄绿色的线,远处地平线上,一轮火红的夕阳正在缓缓沉没。


         前方是H市。


         叶修突然想起叶秋读过的诗句,“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他低头看了看手上的票,目的地,广州。


        叶修果断收拾了行李,跟着人流下了车。那张广州的车票,被揉皱了投到垃圾桶里。


        一切仿佛巧合,又仿佛冥冥之中,前世注定。


         从这天,两个人的命轨开始交叠,直到某一天,一方戛然而止,一方渐行渐远。



2.


        很难说清叶修和苏沐秋是怎么认识的,时间磨平了记忆,细节已模糊不清。也许是一次外卖,一次超市的结账,一次路上的偶遇……


         谁能说得清呢?缘分这种东西。


        他们第一次正面的交流是深夜的小巷。叶修路过,听到里面有人在打架。


         少年人按捺不住好奇的内心,凑上去围观了一下。


         ……结果自然懂的╮(╯_╰)╭



        叶修靠墙坐着,按着生疼的肋骨,看着对面同样疼的呲牙咧嘴的苏沐秋。开口调笑:“外卖小哥?你刚刚打架那么猛,我还以为你不疼呢。”



       叶修被人发现,对方把他当成苏沐秋的同伙,一顿胖揍。然后看见安静不还手的苏沐秋忽然疯了一般,打散了那些人,仿佛一头被惹怒的孤狼。


   


         “既然你那么能打,怎么不一开始就还手?”


         “你懂个屁!”苏沐秋摸着嘴角的伤口,嘶声抽了口气,他想着待会怎么向苏沐橙解释,都是这个蠢货,忽然冒出来,他又不能眼睁睁看着别人因为他被围殴。


         “不还手熬过这次就行了,你越还手,他们以后越来劲,无聊又愚蠢的行为,麻烦。”他忙,他要打几份工,实在没有那么多美国时间和这些流氓纠缠。


         叶修恍然大悟点了点头,他向地上的少年伸出手,拉他起来。


         “走吧,外卖小哥,我送你回去。”


        苏沐秋觉得自己一生都不能忘记,那一只伸向自己的手,和掌心炙热的温度。


        “我叫叶修。”


         “苏沐秋。”苏沐秋顿了一下,“等会儿,我得再去买个蛋糕,今天我妹生日。”他看了看被打翻的蛋糕盒,确信里面的蛋糕烂的不成样子了。拿叉子叉了一块,反手递给叶修,“快吃!我排了好久的队,不能浪费了。”



        后来某天,小小的出租屋里。叶修和苏沐橙聊起他和苏沐秋的认识过程,笑着说:“你哥那个人真小气,认识这几年,他就请我吃了一次蛋糕,居然还是烂的!”


         小苏沐橙咯咯笑,见牙不见眼,苏沐秋过来要捏她的脸,圆圆的苏沐橙滚进叶修怀里,向她哥做鬼脸。


         叶修也很配合的当她的后盾,给她撑腰。


        苏沐秋假意生气,斜眼看她:“真是妹妹大了不由哥啊,叶修哥哥一来,就不要亲哥了是不是?早晚我要把你扔出去啦。”


         苏沐橙站起来吧唧亲了他一口,糊了他一脸口水,然鹅得了buff的妹控苏沐秋还是屁颠屁颠去忙活了。┏(`ー´)┛


        苏沐橙一双大眼睛狡猾的转着,嗯,果然叶修说的没错,对她哥,没有什么事是一个吧唧不能解决的。


       如果有……那就两个Ծ ̮ Ծ


3.


         叶修很快搬到了苏家兄妹的小窝里。


         原因无他,他钱包被人偷了……


         也许是打架的那个小巷子里,也许是后来的一两天,总而言之一句话,他没钱了。〒_〒


        举目无亲的叶修被赶出旅馆,拖着行李,不知何去何从。



        寒风刮过,悲从中来。叶修心想,自己真是挺背的,刚发现游戏代练能赚钱,还指望收支平衡呢,结果一现在吃住都成了问题。_(:з」∠)_


        举目无亲凄凉萧瑟宛如小白菜的叶修顺理成章的被路过的苏沐秋捡了回去。


        刚好最近一款叫荣耀的游戏大热,苏沐秋也顺理成章的被叶修带到了坑里,在游戏代练的路上越走越远。


        时间不紧不慢地走着,苏沐秋在游戏上展露出惊人的天赋(不过当然还是不如我←叶修原话),两个人在游戏里混的风生水起,用层出不穷的垃圾话和神技术拉了一波又一波的仇恨,仇家除了见面比中指外,还送了一个绰号,



        “双贱合璧”



         比如说大漠孤烟和索克萨尔。大漠孤烟就不必说了,太正直,被两个人联手猥琐了无数次,都坑出感情了。反而索克萨尔更棘手,走位风骚,打法猥琐,堪称不要脸中的战斗机。


         所以后来叶修苏沐秋打索克萨尔只打突袭,还必须2v1,每次魏琛都气的跳脚(▼皿▼#)


          ……大概垃圾话水平就是这时候磨练出来的吧。


         苏沐橙慢慢长大了,依稀有了后来女神的影子。


         叶修和苏沐秋也在由少年向青年过渡。


         叶修延续了年少时的颜值,严格的礼仪和随性的天性在他身上糅合成了一种独特的气质,初看不张扬,越看越有韵味。


        至于苏沐秋,消去了初见时眉目间淡淡的阴鸷,拨云见日,眉目越发清朗。


         然而苏沐橙连续几天观察发现,自家哥哥总是陷入一种奇怪的纠结中,面色迷之娇羞又又带点薄怒。


        女孩子心思总是敏感一点,她觉得苏沐秋恋爱了。



4.



        苏沐秋最近有点烦躁。


        不,不是更年期。什么更年期!


        他好像对叶修有不好的企图。


        他一直把叶修当好兄弟,至交,亲人,直到有天叶修入梦来………


         嗯,没错,就是那种青少年都会遇到的,连小学生都会说的spring梦……


        他梦到把睡一张床的叶修按住酱酱酿酿,以各种姿势各种体位把叶修吃了一遍,还是吃干抹净不带擦嘴的那种。


         好吧,苏沐秋不得不承认,这个梦超级带感……梦里的叶修超级带感……各种诱惑各种美好



         但!是!


        这并不能成为醒了之后依然觉得超级带感的理由好么!!


        天知道他看着叶修毫无防备的样子,用尽了洪荒之力才克制住自己的爪子。


        问:很想按住自己同床的兄弟啪啪啪肿么破?急,在线等!


       答:都同床了还不啪啪啪po主你仿佛在逗我【挖鼻】不要大意的上吧!


        于是他们干了个爽【并不!】


        于是苏沐秋开始了痛并快乐着的偷偷摸摸吃豆腐之旅。



        打游戏时在后面抱个小腰。


         挠苏沐橙时更要挠叶修。


         晚上睡觉假装不老实把胳膊搭过去。


         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叶修纳闷:“你最近是不是智商退化了?”


        苏沐秋:“………”擦边球果然然并卵。


5.


        然而直白的话再也没能说出口。


         叶修看到苏沐秋的最后一眼,就是他欢快的推门出去,走之前抱了他一下,说:“我有个惊喜给你,等我回来。”


   


         他食言了。


         叶修到车祸现场时,地面上一滩暗红刺眼的血迹,还有七零八落的花。


        花是向日葵。黄色的花盘璀璨热烈,层层叠叠的花瓣沾染了血迹,黄红相间,刺目妖娆。



         这花叶修听苏沐秋提过,他心心念念,从一个专卖葵花籽的老农手里买来的。


         想来也是,按苏沐秋扣门的个性,怎么可能去花店买花。


          这一生还没活够本,苏沐秋怎么可能死呢?


          肯定是弄错了。


         叶修听到人群在切切低语,“死的是个年轻小伙呢,长的可漂亮。”


         “可不是,那司机不长眼,这不是造孽吗!”


        “向日葵花语是沉默的爱,说不定今天他是要向喜欢的姑娘表白呢……”


         “唉……”


        叶修捧着一朵花,空气仿佛浓润的雾气,迅速打湿了他的面颊。



       “先生,先生,你是死者家属吗?”



        有人在对他说话。



        “这是死者口袋里的戒指,您注意收好。”


         叶修呆呆的站着,良久才惊醒般接过戒指,深红色的天鹅绒戒盒,戒指内圈不出意料的刻着几个字母——


        MY  LOVE  YX


        叶修再也克制不住,痛哭失声。他把戒指捂在胸口,仿佛这样就能堵住心口流血的洞。


         “叶修,我有个惊喜给你,等我回来。”


         “叶修,把脚抬一下,我要拖地了。”


        “叶修,沐橙的作业做完没?你去看一下,我给你们做饭”


         “叶修…………”


         “叶修……”



          只可惜,我的爱情,未曾说出。

评论
热度(124)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