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All叶】不要说话 01

慕瑾:





        -魔性!




         -ooc!










  黄少天第一次见到叶修,是在第三赛季的落幕时。


  


  那一年的嘉世建立起了王朝,以势如破竹的气势,破开了繁花血景交织成的重重枷锁,将荣耀举到了头顶。


  


  那是传奇般的一场比赛。


  


  尽管这是不同前两赛季般还带着粗犷的网游乱斗气息,而是已经正规化的、完完全全能被称得上“职业”的比赛,但不会有人不承认它让在场所有人都热血沸腾起来。


  


  无论是第一次撇开了二把手身份站在了最前方的气冲云水,或是叫嚣着主角来了结果就真的用一杆战矛撕扯开了繁花血景的一叶之秋,亦或者是以重剑和枪弹作为配合打出了最高水平的双花组合……他们的豪赌、他们的执念、他们的拼搏,都让每一个人眼眶发红。


  


  黄少天也不例外。


  


  当斗神高举却邪,沾着鲜血的矛尖直指长空,像是要把这个困住了他的世界也一并撕毁时,黄少天身体的血都烧了起来。


  


  “这么强大的叶秋,究竟谁能打败他呢?”


  


  忘记了是谁问出的话,黄少天只记得自己拍着胸脯铿锵有力的回答,带着对未来的无限憧憬与自信。


  


  “当然是我了!”


  




  宣战宣得轰轰烈烈,上厕所的冲动也来得轰轰烈烈,所以黄少天从来都是一个出人意料的男人。


  


  嘉世财大气粗,租用的场馆不差,那么配带的厕所也不会差到哪去。不仅宽大干净,甚至还洒了气味清甜的香水,舒适程度太高,让黄少天觉得它根本不配叫厕所。


  


  当然现在不是欣赏的时候,他急切地进了一个隔间,没费多久时间就把生理需求解决掉,穿好了裤子就要想赶紧出去找喻文州他们。


  


  刚把锁打了下来,门因为内外不太对等的压强差而自动撕开了一道几乎微不可见的缝隙,黄少天就听到了有脚步声混杂着对话声一齐靠近。


  


  “我们赢了。”一个听起来相较黄少天这种少年来成熟了不少但用来和魏琛比却又多了几分磁性的声音先传进了黄少天的耳朵里,说着欣喜的话,但语气里却更多的是释然。


  


  黄少天愣了愣,这个声音他不熟,但是这人说这句话主语用的是“我们”,而在这里,在嘉世体育馆里,唯一一场比赛就是荣耀第三赛季收官赛,唯一配得上赢家名号的就是嘉世的成员们。


  


  那么……


  


  黄少天的心脏跳动的速度一下子加快了不少,不等他要悄悄地把头挪到缝前去确认是否真的是嘉世的大神们,又一个陌生的声音响了起来。


  


  “对,你的心愿实现了,可以安心的走了。”那是个年轻的声音,只是语调没什么起伏,很稀松的语气。


  


  前面那个声音笑着回应:“老兄,都说了我这是退役,你别整得这么渗人行吧?”


  


  “呵呵。”后者只是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空气似乎是凝结了,七月盛夏的蝉鸣也叫不热这突如其来的安静。


  


  趁着这个空当,黄少天终于有勇气把一只眼睛凑到门缝去看外头的人是何方神圣。


  


  两个男人并肩站在镶在墙上的镜子前,暖色的灯光打在他们身上,面容被照亮,影子却显得寥落。


  


  他们中身材高大的那个是黄少天以前也曾经见过几面的吴雪峰,穿着嘉世的队服,脸上依旧是温和神色,既没有胜利后应有的激动,也没有即将要面临退役的伤感。


  


  他身边的人比他矮上快一个头,二十岁出头的模样,穿着熨斗得几乎没有褶皱的白衬衫,搭配着洗得有些发白的但好歹也算是干干净净的牛仔裤,裤脚挽起,露出了白皙的脚踝。


  


  这是……


  


  按理来说和嘉世副队长看起来很熟的、但黄少天完全没有见过的人怎么想都应该是叶秋吧,但如果是叶秋又为什么不仅不穿队服,反而还好像是认真打扮了一下的样子?


  


  黄少天奇怪这个男人,但更奇怪的还是这两个人间的气氛。


  


  他们就这样站在镜子前,年轻的男人抽着烟,吴雪峰望着镜子里他们的模样,没有什么表情。


  


  他们不说话,不对视,照理来说气氛该是十足的尴尬。但黄少天却没有品位出这种感觉,虽然他人情世故见得实在不多,但他的直觉一向精准,如今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两个人之间的氛围是即将落雨的天空,密布乌云酝酿雷电,只差一个契机或是借口,他们二人就会被暴雨侵蚀……或是分散。


  


  黄少天有些紧张地抿起唇,他不算八卦,但这两个人实在是奇怪,情侣分手般的场面让他看得心痒痒。


  


  “叶秋。”吴雪峰开口。


  


  年轻人侧过头,侧脸的轮廓线就像是由知名的画手手下延伸出的一般流畅而美好,眼睛半眯,睫毛落下一片阴影。


  


  黄少天的心跟着这个转头的动作颤了颤,这真的是叶秋,是那个战无不胜的斗神的操作者。


  


  “你以后……”吴雪峰刚说了三个字,却突然自己笑了笑,似乎是发现了在厕所这种场合并不适合畅想未来,于是调转了话头,“你知道榕树吗?”


  


  叶秋显然也想不到话题会转移的这么僵硬,愣了一下却又很快笑出了声,说:“当然,怎么,想种一棵啊?”


  


  吴雪峰用余光悄悄看了看叶秋的笑容,但收敛得快,转而又将目光放回镜子上,看着镜面反射出的他们,又或者这是换一种须弥盖章的方式看叶秋,黄少天猜不到用意。


  


  吴雪峰继续开口说道:“榕树可以长得很大,有的甚至能大得自己成为一片森林。它的根很大,深入泥底。它的枝干也结实,可以支撑起巨大的身躯。它的树叶茂密,可以隐天蔽日。榕树可以独木成林。”


  


  “对的。”叶秋说。


  


  “你也是。”吴雪峰说,“你撑起了嘉世,我永远都为能有你这个队长感到骄傲。”


  


  他轻轻地说,语气是真的骄傲,但总让人觉得他的舌下藏了另外的话,亦或是另外想要表达的感情,可他却克制,克制到用这么长的铺垫,来说一句连他的真心都没有表达出十分之一的话。


  


  叶秋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情绪浪潮般翻涌在眸子里,但最终是随着嘴角的上扬而渐渐归于平静,就好像是断念了。


  


  “本队长也为有你这么一个得力的副队长感到骄傲。”叶秋抬起手,领导人般地在吴雪峰肩上拍了拍以示鼓励,“但现在我还必须去安慰某个可能已经在偷偷哭泣的小朋友,就不陪你侃了哈。”


  


  吴雪峰笑着点了点头,说了声再见,但直到叶秋的脚步声完全消失,他都没有把视线转移,依旧望着镜子,脸微侧,注视的是刚刚叶秋一直在的那个位置。


  


  黄少天突然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


  


  只见吴雪峰伫立了好一阵,才如梦初醒般地动了动身子,朝向了叶秋离去的方向。他的嘴微微走开,又合上,像是不灵敏的机器人。他的表情再也不是温和或是淡然,而是痛苦至极的扭曲,是目送所爱之人一步步走远的悔恨与不甘。


  




  而黄少天刚刚却是一直目送着叶秋离开。


  


  他看到叶秋先是缓慢地走了两步,停下,就好像在思考着什么。大约两三秒,又重新提气,迈开了步伐。


  


  叶秋迈步很大,几乎是要奔跑起来,像是因为被沉重的负担逼迫才走得快,可又好像是携着期待和喜悦的迫不及待。


  


  黄少天不知道叶秋为什么走得这么匆忙,黄少天也不知道吴雪峰的目光为什么这么悲伤,他只是一个误闯进未知世界的旅人,太多的事都不该由他来思考。


  


  他现在只想赶紧逃离这里,回去蓝雨,认真训练,早日出道,打败叶秋,问鼎冠军。


  


  只是这和他毫无关联的几分钟,终究还是在他的心里深深扎根,成了以后他终于恍然大悟的伏笔之一。


  


 



评论
热度(1262)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