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
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all叶】情非得已

初叁那棵树:



★极度,十分,非常狗血的总裁文,高能预警。主昊翔叶,送给我可爱的@神经源√A太太。


▪1.


       从冗长的梦境里终于脱身而出,清醒过来。睁眼是一片微弱的光亮,好像刚刚破晓。


       脑袋翻江倒海的钝痛,透着宿醉的难受,房间里还弥漫着酒气的腥酸,只是叶修身上却仍是干干净净的,还换上了一套新睡衣。


       朦胧的视野里是身旁一张安静的睡颜,唐昊小心地侧躺在床沿,好像差一点就要掉下去的模样,睡得也不安稳,眉头紧紧皱着。


       叶修移开了视线。


       对面墙上的挂钟尽职尽责地走着,滴答滴答,凌晨五点零二分。


       再度看了看眼底下一片青黑痕迹的唐昊,叶修不吭一声地悄悄从被子里钻出来,给他盖上被子。绕过丢在地上乱七八糟的衣服,赤着脚就慢慢走了出去。


       大理石的地板有些冰凉,顺着脚心一直蔓延到脊椎骨,冻得本就有点怕冷的叶修嘴唇发白,面容却还是平淡的,没多少表情。立在阳台上,他伸手拿出了被放在睡裤里的手机。


       十七个未接来电。


       手指微微动了一下,在屏幕上移动起来,很快,回拨了过去。


       “嘟——”


       “嘟——”


       “喂,叶总?”好像一直没睡一样,电话很快被接通了。压低的声线透着惶惶不安的疲倦和快要哭出来一样的无奈,新来的秘书说话颤抖,像是见到了救世主一样情绪爆发:“我们和鸿昌集团的合作案出了问题…”说到这里,小秘书甚至都带了点哭腔,嗓音像是哭狠了,嘶哑难听。


       “我知道,”叶修云淡风轻地应了一句,“哭什么啊,不就是一个策划案么。”


       “可是,”小秘书已经濒临崩溃边缘,“大家一起辛苦了将近三个月啊…只要这个投标拿下,我们公司的危机就可以平安度过,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都怪我,都怪我,如果不是我,策划案不会丢…叶总,是我对不起大家…是我…”


       “时咎。”叶修的面孔上终于显露出一些不可言说的疲倦,打断了她,“你做得很好。”


       “不是你的错。”他重复着肯定了一遍。


       那是谁的错呢。


       他也不知道。


       “好好休息,”叶修的声线这次微微轻了一点,带着大提琴般的清澈温柔,“这些天,辛苦你了。”


       时间好像拖了很久很久,最后只剩那个女孩细微的啜泣:“叶总,为什么您这么好,还有人会这么对你啊?”


       为什么…啊。


       叶修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什么凭论。


       他拨去了另一个号码。


       铃声响了很久很久,久到叶修以为他都不会接的时候,电话却忽然通了。


       “喂。”隐藏着强烈的不耐,散着半分早已知道一样的嗤笑,半分与生俱来的张扬,刚睡醒而显得慵懒的声线,每一个语调上扬都轻而易举地让叶修想到他现在是什么样,又是什么表情地看着自己。


       “孙翔。”叶修的语调很平静,或许这辈子,他这是唯一一次用这种语气说着这个名字。


       那边似乎也没想到叶修会是这么平静,沉默了很久,才又响起声音。不过不是孙翔的声音,而是一声带着满足的女性嘤咛,显而易见的嚣张和显摆,孔雀开屏一样的防备:“唔…孙总…是谁啊…”


       叶修的身子有些僵,手掌紧了又松,松了又紧,直到掌心被汗浸湿。


       最后叶修只是听见自己好像叹了口气,说:“没事,我打错了。”


       他挂了电话。


       叶修静静看着远处晶莹的霓虹灯,一直迎着吹来的寒风,直到面颊都麻木。


       然后忽然有一点温暖顺着尾脊骨一直到脖颈,唐昊像受伤的野兽一样狠狠抱着他,语气却是出人意料的冷静:“叶修,我会跟着你走。”


       “哦——那是你养我,还是我养你啊。”分明十分突兀,叶修却没有半分受惊,只是觉得有点好笑,但是也没有挣脱,像平常一样,自然地带着调笑的语气像是单纯不解地平静问道。


       “你养我。”唐昊没有迟疑地回答,脸埋在叶修的颈窝处,呼出的热息让叶修有点痒,他不自觉动了一下,才发现后背已经多了一片湿润。


       只是唐昊语气依旧冷静:“我出钱。”


       叶修忽然就安静了。


       半晌,他笑了笑。


       “好啊。”


▪2.


       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叶修的,唐昊已经不记得了。


       时间过于久远。


       模模糊糊的,他好像当时是认为这么一个透着漫不经心气息的男人怎么会是声名显赫的叶氏总裁,后来听说这个叶总裁是被人推上的这个位置,于是他又是好奇又是不屑就进入了这家叶氏应聘。


       唐昊自幼就在孤儿院长大,那么艰苦的环境却造就他心神坚韧。他成绩一直很好,发愤图强自学考上了一所名牌大学不说,外貌出色,能力也足够。更重要的是,他的内心保留着一丝谦逊。这也就注定了他是个很优秀的人才。


       他很容易就进入了叶氏。


       那个时候的叶修,却又和他所想的很不一样。


       穿着剪裁良好的手工西装,背脊挺得很直,五官端正也说不上多帅气,可组合到一起就是莫名其妙的好看,惹人怎么瞧也瞧不腻。没有什么矫揉造作或是阴阳怪气,就是表情一直都透着一种懒散。但是怎么看,也不像是胸无点墨的草包啊。


       唐昊第一次对以前笃定的流言产生了怀疑。


       他就这么一直呆呆看着叶修想自己的,当时被叫来挑选新助理的叶修注意到了后,也不恼,笑了笑,反而对着唐昊微微扬了扬下巴,向人事部经理说道:“喏,我的助理就要他吧。”


       整个过程十分的草率。


       直到相处了很久后,唐昊终于不得不承认,叶修是个很好的上司。


       他从不会颐指气使,也不会摆些上层人士的清高架子。他记得住清洁阿姨的名字并且会笑眯眯地打招呼,门口管停车的大爷他从没忘记过每天的道谢和再见。可以说,公司里几乎上上下下每一个人,都很喜欢叶修。


       但是,是“几乎”每一个人。


       总会有那么一两个例外。


       而叶氏的例外,是一个叫孙翔的人。


       唐昊对于孙翔这个人,一开始是没什么了解的。


       一切都源于听说。


       听说他是叶氏副总裁,听说他和总裁关系不一般,听说总裁很纵容他,听说他是个高挑的帅气青年,听说…


       很多个听说,唐昊一开始不觉得有什么,后来就慢慢的,有什么奇怪的情绪逐渐在胸腔里膨胀。


       硬要说,也许就是嫉妒。


       他习惯和叶修日夜为伴,习惯叶修偶尔见他不舒服会端来的热水,习惯叶修在灯光下挽起的袖子下近乎苍白的皮肤和投下鸦青阴影的长睫,习惯那份好像叶修对别人好却对他更好的优越感和莫名满足…但是现在他们告诉他,叶修最纵容的,好像是一个忽然闯出来的家伙。


       不高兴。


       唐昊想,他可能是被冲昏了头。


       不然怎么会产生这种怪异的念头。


       只是唐昊虽然不说,内心里对于孙翔的好奇和敌意却更为强烈。


       很幸运的是,没让他好奇多久,他就看到了那个叫孙翔的家伙。


       穿着并不怎么整洁妥帖的西装,唇角有些不耐的弧度,像是嘲弄着什么样的居高临下。青年高挑又年轻,一张脸确实是出乎意料的好看,是那种带着桀骜与英气的张扬帅气,过于勾魂夺魄,轻而易举就可以勾去旁人视线。


       最重要的是,叶修看着他的眼睛。


       像揉碎了万千星辰一样明亮干净,夹杂着夜色般的温柔。


       唐昊知道这眼神不一样,虽然他具体分辨不出来是哪里不一样,但是一种几乎是猛然升上的疯狂嫉妒让他不知所措。


       孙翔和叶修之间,存在着他可能永远明白不了的东西。


       可如唐昊一直所能看见的,却是那个叫孙翔的副总裁一直在以各种各样的刻薄语言和行为对待叶修,而叶修从来不生气,只是沉默着看他,偶尔甚至会笑一笑。


       唐昊又开始心疼。


       他为叶修感到难言的难过,尽管叶修从来都是满不在乎的样子。


       直到有一次,孙翔带着博野集团的大小姐来公司,那个娇滴滴的姑娘无比幸福而高傲地宣布她要和孙翔订婚了,却在之后莫名其妙被孙翔甩了。博野集团的董事长来和叶修谈判,质问叶修关于孙翔让他女儿怀孕却又始乱终弃的事情,并且威胁叶修要是叶修不把叶氏集团的一个核心项目让给博野公司,他就去告孙翔强/奸。


       那是唐昊第一次看到叶修那个样子。


       他静静地站在这座叶氏大厦的顶楼,窗外夜景流光溢彩,叶修没开灯,手上的烟一根一根抽着,那点摇曳的火光一闪一闪。


       也看不出来他有多难过,就是眼睛明明暗暗,让唐昊几乎要窒息。心口开始绞痛,无法忍受的酸涩一层层扩散,无力阻挡。


       “叶修。”那是他第一次叫叶修的本名,带着郑重和一些怕碰碎了他一般的小心翼翼,“你可以不管孙翔的。”


       说出这样的话,唐昊都为自己感到惊讶。


       但是博野集团实在是狮子大开口,他张口要的那个项目几乎是叶氏的命脉,唐昊知道,如果叶修答应了,叶氏几乎会塌了一半。


       与耗费了叶修这么多心血的叶氏比起来,那样一个恶劣的孙翔,也没多大了不起的,对…吧?


       虽然这样好像很残忍,但是在唐昊心里,孙翔的地位和叶修比起来,几乎不值一提。再说,本就是孙翔惹出的事,叶修凭什么要为他付出这么大代价来摆平这种事情?


       他如此愤愤不平,又带着不知为何的期望。


       叶修忽然轻笑了一声。


       唐昊忽然觉得一阵热血就直往头上冲,他听到自己好像愤怒到极点的声音,他在告诉叶修这样做根本就不值得,孙翔也不会在乎…


       然后叶修回头了。


       他十分安静地看着激动的唐昊,慢慢又从唇角扬起一个一如既往的弧度:“唐昊。”


       “你以后会明白的。”


       他以一个长者的口吻,这样安慰着唐昊。


       然而唐昊却忽然安静下来,愣愣看着他,再没多说什么。


       唐昊是真的不忍心告诉他,叶修,你这个样子,好像要哭了。


▪3.


       孙翔曾经和叶修关系很好很好。


       当然,这个好,是孙翔自己以为的。就像他虽然每次都会忍不住跟叶修生气,每次都会忍不住怼叶修两句,当叶修不紧不慢怼回来的时候又会看上去很生气…但实际上,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其实在内心里是十分骄傲的。


       毕竟从小到大,叶修这样称得上独一无二的态度待遇,也就独独对他一人。


       叶修啊。


       孙翔在晚上又忍不住想到叶修的时候,经常会一不小心就闹张大红脸,青春期的少年,连眼睛都带着含情似水的意味。


       什么是喜欢,他那个时候就懵懵懂懂有所察觉。


       孙翔的父亲孙傲和叶修的父亲叶铮,也是打小的铁哥们,两人白手起家,创建了一个公司,并且做得越发风生水起。


       两人也都是妻子早逝,只留下了一个儿子。


       所以叶修和孙翔,称得上青梅竹马。


       其实“叶氏”一开始并不叫“叶氏”,只是那个名字很久不用了,又毫不起眼,孙翔到现在都想不起来那个名字,索性也不再想。


       总归它以后,会叫“孙氏”。


       如今的孙翔,笃定又冷漠地想。


       孙翔是在十七岁那年没了父亲的。孙傲涉嫌公/款贪/污和走/私毒/品,被全城通缉,左躲右藏,被发现后居然用枪袭警,被当场击毙。


       报警的人,是叶铮。


       孙翔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感觉整个世界都要崩塌了。他恍恍惚惚在大街上徘徊,宛如幽灵。


       本来没有迁怒任何人的意思,但是在看到他爸和叶铮的公司迅速改名为“叶氏”后,孙翔质问叶修知不知道这件事情,叶修却沉默不语。


       ——就算孙傲再怎么差劲,再怎么十恶不赦,他也是我的爸爸啊。


       孙翔看着叶修,神情似哭似笑,说道。


       然后他转身离开。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那个会心口不一说着讨厌叶修的孙翔,再也没有那个傲娇着说他关我什么事却还是会在叶修生病时把他背去医院的孙翔。


       那个孙翔,死在了叶修的回忆里。


▪4.


       叶修喜欢孙翔。


       显而易见,也理所当然的事情。


       毕竟在叶修寥寥无几的有关一个孩子的童年记忆里,除了无穷无尽的作业和学习,就只有一个带着鲜活色彩,逗起来十足好玩的孙翔。


       这个少年偶尔会因为耳尖尖冒红,却还是故作恶狠狠地看着叶修,那副欲盖弥彰的样子让叶修想起来就发笑,往往都会乐不可支。


       无穷无尽,叶修本以为这辈子也叙述不完的美好,却在某一天戛然而止。


       叶铮老了以后身体不好,一直待在医院,把公司交给孙傲全权管理。


       然而孙傲却染上了毒/瘾,因为偷偷挪动的公/款资金被他赌/博一败再败,他去找叶铮借钱时叶铮却痛心地要把他带去戒毒所,他慌乱无措跑去借高/利贷买毒/品却还不起,幻觉发作时,居然把自己一贯疼爱的儿子给卖了出去。


       人心贪婪不足。


       叶铮终于在看到那群高利贷来寻找孙翔时报了警,护下孙翔,对孙翔封锁消息。


       他和孙傲几十年的兄弟,他知道孙傲爱玩,但却没想到他有朝一日会沾染上这种害命东西。他努力帮孙傲填平了孙傲挪动公款的痕迹,可孙傲却被自己手下一个员工给举报了。


       当场击毙。


       叶铮把这一切都完完全全告诉了叶修,几天后,就驾鹤西去。


       好兄弟的死亡对于他来说打击过大,他把公司过户到叶修名下,叮嘱叶修在完全把公司亏空补回来后再交一半股份给孙翔,交代好一切,身心俱疲的他终于离开了人世。


       叶修从此,孑然一身。


       喜欢到底是种多强大的力量?


       叶修将一切都对孙翔隐瞒了下来,不过是不想看到孙翔因为知道自己父亲将自己卖了后的崩溃。他印象中的那个小小少年,那样的意气风发,那样的爱戴父亲,叶修每每想到,就什么也说不出口。


       他知道孙翔这几年在偷偷收购叶氏股份,他也知道叶氏这几年几笔生意的破坏都是孙翔干的,他更清楚孙翔自己偷偷培植的公司正在慢慢强大,并且慢慢吞并着叶氏的势力…可叶修不说,甚至在悄悄替他保驾护航。


       不过是不忍心说出口。


       就算有人不可思议,有人会骂叶修傻,叶修可能也就轻描淡写一句——


       我总会把叶氏交给他的。


       在那之前,不管你如何误会我,不管你怎样仇视我,全都无所谓。


       不只是因为你,还因为我自己。


       叶修想起曾经那个博野集团的大小姐,孙翔和她一起走进叶氏的时候,郎才女貌,金童玉女,周身都透着珠联璧合的美好气息。


       叶修不清楚那一刻他是什么感受。


       他只是笑着听博野大小姐的订婚计划,不管孙翔的视线在他脸上来回移动着,都还是那样漫不经心的样子。


       心口像被狠狠锤了一下,不刺痛,但是从头到尾,都是仿佛要裂开一样。


       没关系,这点程度,他总可以忍的。


       “我打算娶她。”孙翔坐在叶修的对面,面上是十足的嘲弄和不在意,一双眼睛却紧紧盯着叶修,“她怀了我的孩子。”


       “我会给你准备聘礼的——”叶修听到自己说。


       他当时的表情一定是毫无波澜的。这么多年,叶修早就学会了不动声色,哪怕过程那么痛苦。


       对,就算是整个叶氏,也可以作为你的聘礼。


       哪怕我知道,你和博野集团有着暗地合作,想把叶氏整垮。


       孙翔的眼睛暗了暗。


       “我不需要你的伪善,叶修。”他忽然站起来,看见叶修好像毫不在意时莫名其妙的怒火升腾而起,他居高临下地看着面容一贯云淡风轻的男人,一字一句地说,“你这样假惺惺的,真恶心啊。”


       不管是把我招作叶氏副总裁,给我几乎大半的权利,还是我做什么都纵容我,从来都不因我生气或者愤怒,都太恶心了。


       我怎么可以还喜欢你。


       这样的我,也太恶心了。


       孙翔想。


▪5.


       那天傍晚叶修和一群客户出去喝酒了,尽管唐昊帮他挡了很多酒,但是叶修这么多年却依旧不胜酒力,最终还是醉得不省人事。


       唐昊把他抱回了家,帮他把带着酒气的衣服换下,就再没精力干别的。酒精让他昏昏欲睡,只来得及照顾好叶修,就沉沉睡去。


       他知道叶修为了叶氏有多努力,叶修不喜欢饭局,不喜欢陪酒,却还是为了这些年越发衰微的叶氏去和客户谈笑风生,只为了多拿到几个企划。


       好在,这几个客户都是爽快之人,叶修的目的总算达到,如果有了这几个企划,叶氏虽没当年辉煌,也算是站稳了脚跟,不再摇摇欲坠,像现在这样内部倾颓。


       只是他一醒来,就发现叶修站在阳台上打电话,那个小秘书的声音在安静的傍晚里无比清晰,她说,鸿昌集团那个合作案,算是泡汤了。


       他还听到叶修和孙翔打电话,那个声音,他一辈子可能都忘不了。


       唐昊忽然恍恍惚惚。


       他有点想笑,但是更想的,却是哭。


       为孙翔的不懂珍惜而使自己能有机会而笑,为叶修的隐忍不言和过分深爱而哭。


       唐昊并不是蠢人,这么多年叶修并未对他隐瞒什么,他把这一切几乎都在这段时间理清楚了。


       关于叶修不曾言说的爱,关于孙翔日后恐怕会追悔莫及的行为。


       还有这个鸿昌集团的合作策划案,唐昊都知道那是孙翔拿走的,叶修恐怕也知道,但是他们心知肚明,却都不说。


       他想,不值得啊。


       但是唐昊又想到叶修曾对他说的,你以后就会明白了。


       对,他明白了。


       因为我也会为了你这么做。


       因为我爱你。


       唐昊看着叶修的背影,终于抱了上去。


       他那点小心思,估计叶总裁看得清清楚楚,只是不曾戳破。


       我想和你一起离开。


       我知道你累了。


       叶修说:“好在他终于长大了,能理智地面对过去所有的事实。现在,我也该走了。”他那么释然,看上去像是卸下了所有重担。
      
       于是在和律师都谈好了叶氏的转让问题后,唐昊拿起自己多年来勤勤恳恳攒下的几乎也算是一大笔巨款的工资,和叶修一起踏上了旅游的路途。


       时间,可以给我机会吗?


▪6.


       孙翔在看着天花板发呆。


       刚刚叶修那个语气…是什么意思呢?


       他确实是按照博野集团的安排假意不知道在这个酒店里和一个他们安排的女人住了一晚,可是从头到尾孙翔都是冷眼看着,看那女人妄图灌醉他,最后却自己醉了,还在醒来后自以为与他如愿以偿发生了什么的样子,并没有真正发生任何事。


       这些年来,他和无数个名媛千金传出暧昧绯闻,也算得上是风流无度,他甚至还和叶修说过博野集团的大小姐怀了他的孩子。


       可是他知道,自己是在骗人。


       孙翔会和博野集团合作吞并叶氏,会悄悄拿走鸿昌集团的合作策划案,会扶持着自己的公司来给叶氏下绊子,可他这辈子,再也不会爱人了。


       除了叶修,他再也不会碰任何一个人。


       至死都不会。


       叶修像是缠在他心脏的菟丝花,原先就占据了他全部的心脏。而现在,菟丝花可能干枯了,可那颗心,也被吸走了全部与爱情相关的东西,逐渐枯萎,最后再也容不下任何人。


       只是这次不一样。


       孙翔从未感到如此的惴惴不安,像是终将失去什么东西。


       他有些烦躁地闭上了眼。


       三天后,孙翔接到了律师发给他的叶氏转让协议书。


       那是那个律师第一次看到一个青年在他面前哭成那样,分明撕心裂肺却又不言不语,像是失去了整个世界一样。


       我多喜欢你。


       我曾喜欢你。


       我将喜欢你。


       叶修,我爱你。


       你听得到吗?


▪7.


       走过富丽堂皇的爱丽舍宫,在亚多比伦教堂里跟随祷告,带着比萨斜塔歪头想证实它与自己的平行性,在威尼斯漾过一支小舟,与堪培拉的考拉和树袋熊亲密接触,最后还到了埃及去观赏那相当于神迹的金字塔。


       叶修最终还是回了国。


       沐浴着南浔古镇的微风,这两年沉淀了什么的叶修眼睛清澈,看在唐昊眼里像是一道永远也看不腻的风景。


       “终于回国了,”叶修笑着说,“出去久了还真有些思乡情节啊。”


       “嗯。”唐昊想了想,却没有叶修那样的感触。


       他无亲无故,有叶修的地方,才是他的家。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叶修话音一转,认真地问道,“唐昊,这两年你也陪了我够久,但是今后呢?难道你还要一直跟着我?”


       唐昊内心一紧,看着叶修的眼睛,他自己不觉得,可那话确实是透着一种委屈,“你要赶我走?”


       “赶?”叶修明显有点愣了,随后也是无语,清了清嗓子说道,“唐昊,我是说,你看我这个样子,胸无大志,估计以后就会去干点什么小活养活自己,并没有什么别的想法。你呢,作为一个能力和经验都有的高素质人才,总不可能跟着我碌碌无为…”


       “为什么不可能?”唐昊打断了叶修。


       他目光灼灼,那么浓郁而深厚的感情,让叶修有些无奈,却还是正视了过去。


       “我知道你的意思,唐昊。”叶修看着这个正处于风华正茂的优秀青年,静静地说,“可是,你太理想化了。今后的日子,我们可能会被生活的压力所累,到时候,你还能保证,坚持着这段不被社会认同的感情吗?”他说得很理智,让唐昊一时愣住了,刚想回答肯定时,却又被人抢了先。


       “我保证。”那一句清朗的话语就从叶修身后忽而传来,熟悉至极。


       “你做梦。”唐昊狠狠瞪了不知道从哪出现的孙翔一眼,深呼吸一口,看着叶修。


       “我未来的每一天,都可以证明给你看。”


       这是唐昊所能说出的,最大限度的情话。


       “他不可以的话,我可以吗?”并没有理会唐昊,孙翔继续说。一身简朴布衣反而衬得他越发俊朗逼人,这两年孙翔清减不少,身形都偏瘦了一点,但就这么缓缓走来,面容上却还是叶修记忆最深处里的那副模样。


       那种带着我喜欢你你却应该不知道的情深。


       自以为隐藏得很好的情深。


       叶修的眼眶忽然有些酸涩,他看着身旁两个人,忽然微微勾起了唇角,笑得从没有那么一刻轻松。


       带着天命注定一样的美好温和。





***


       “爱上你,是我情非得已。”



-----------------题外话-----------------


难得的长篇,虽然狗血,但是够长啊(。


港真,神经源太太真的是我这么多年见过最可爱的太太之一。


真的猴可爱!!


(虽然我只能用这种咸鱼来表达我对她的爱)
(但是我真的是真心的)


[划掉]


你们继续当没有题外话存在吧……


[瘫]

评论
热度(850)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