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
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周叶】假戏真做

初叁那棵树:



★叶神小周双影帝。给 @白朗 的成年礼~无论什么时候回来看,都可以。


-1-


        身下的人有一双细长的眼眸,如墨漆黑,此时微微眯着,许是染上水汽的旖旎,那眼尾生生挑出一分勾人的媚意。而他薄唇微张,清隽的面容上是似笑非笑的神情。


        水珠顺着他柔软的发没入松垮的衣领,滑出惹人遐想,极其色/情的水痕。


        周泽楷好像可以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声,热烫的温度顺着触到的那片温软肌肤一直烧上面颊,逼得他头晕目眩。


        耳边好像有魅惑人心的海妖在轻声哼唱。












        “卡!”导演的喊声打断了唯美的场面。


        冯宪君十分满意地看了看迅速从地上站起身来的两个人,笑呵呵地说,“又是一次过,两位影帝搭戏就是不一样啊…”


        “得。”叶修正懒懒地擦着自己半湿的头发,闻言笑了笑,慢悠悠地说,“老冯,你就是嘴上把我夸出花来,我也不会因为感动而不收钱的。”


        “是吧,小周?”顿了顿,叶修还冲着身旁正安静站着的周泽楷问了一句。


        周泽楷似乎在出神,听见叶修的话就呆呆地点了点头,十分配合地应了一声:“嗯…”


        冯宪君一下就被呛到了,直直瞪着叶修,当真是气得说不出话来。


        而叶修就这么肩膀一耸一耸笑了起来,侧脸的轮廓柔和俊俏。从周泽楷这个角度看过去,他长睫落下如蝶展翅的弧度,不似女子那样纤弱,反而有种潇洒清秀的好看。


        周泽楷的心脏就在这时,剧烈地震动起胸腔。


-2-


        说起叶修,也算是个圈内的传奇。


        他身家一清二白,容貌出挑却也算不得最好,演技确实没得说,可圈内有演技的人也不是没有,偏生就他一个低调还从没花边绯闻的人坐上了影帝的位置,而且一坐,就是这么多年。


        好多人都对他表示羡慕嫉妒恨,并且致力于把他扯下神坛。


        可叶影帝自岿然不动,别人黑他不成,他反而越来越红,最后大红大紫,如日中天,直把想黑他的人气到吐血。


        周泽楷纵使不怎么关注这些,却也从入圈之前就对这位前辈有所耳闻,怀了份敬慕之心。毕竟这年头,只靠演技上位的人,真的太少了。


        虽然周泽楷就是其中之一。


        周泽楷是正正规规从央影走出来的高材生,路子清白,不说演技天赋如何优秀,便是一张在娱乐圈内也可排得上前三的脸,都令他在第一部参与电影问世后就一炮而红。甚至很快,周泽楷就拿到了他人生中第一个影帝。


        周泽楷确实是一个出众的演员,当初他在第一部电影里是瘦削沉默的杀手男三,分明戏份不多,可经他一演,愣是把这杀手骨子里一点单纯给演出来,鲜血里偏偏有种烂漫到极致的凄美,几乎成了整部剧最受欢迎的角色。


        这次他和叶修一起出演这部题材大胆的电影的主角,他是警察卧底,叶修却是军火巨头,两人对手戏极多,剧情跌宕起伏,也算一部大片了。


        只是他第一次和这位传说中的叶影帝搭戏,无论如何,都还是有些紧张。


-3-


        周泽楷刚从化妆间里出来,就看见叶修一人坐在休息室里,闭着眼睛,沉稳又安静的模样,倒像是睡着了一样。


        他思量一会,到底还是有些犹豫地拿起自己一开始放在一旁的外套,打算为叶修披上。这初秋的天气,有些萧索,只一件单衣,叶修大概会感冒。


        然而还未靠近,叶修就像察觉一样猛然睁开眼睛。


        周泽楷顿住了。


        何其美丽的一双眼睛,黑如夜色,雾蒙蒙的似乎有些刚睡醒的茫然,来不及掩藏的凌厉终于在看到面前人的时候春风化雨,从晓雾将散间露出难得的一点温柔和不知其然的复杂。将顿未顿,他好像笑得从没那么单纯。


        “你…不要骗我。”嗓音随时会被风吹散。


        周泽楷在那一刻如遭雷击,胸口满溢的痛楚让他几乎想弯下身死死捂住自己。但他只是一动不动地看着叶修,有些发愣。


        “小周?”叶修轻笑一声,一瞬而已,便收起那带点别样意味的眼神,有点出乎意料地看着还拿着外套呆站着的周泽楷:“我刚刚在背台词呢,一不小心入戏了,没吓到你吧?”


        “没…”周泽楷只是摇摇头,然后很认真地加了一句:“前辈演得很好。”


        军枭莫逍,警察易羌。互相试探,互相交心,纠缠不休,伤人一寸,害己一丈。


        最后莫逍说:“你…不要骗我。”


        他这辈子最不怕人欺骗,因为他不会给予欺骗他的人半分信任。可易羌是个例外,跌跌撞撞,英武却沉默,看他的时候满眼像渡满了星河,明明底细不明,莫逍却还是轻而易举将信任托付。


        此生大概就这么一次,明明已有预感,总是想任性一回。


        刚刚叶修那一眼,那么像莫逍,只瞬间就把周泽楷带入易羌,再无法压抑的痛楚直冲胸臆。


        那是毫无办法的,易羌的情绪。


        《英骨》说的就是这么一个故事,只为任务,还是逐渐深陷,痛苦不堪,后来还心知肚明,却因为立场不同,最终形同陌路。


        “这是要给我盖的?”叶修听到周泽楷的夸奖后只是笑了笑,又提出疑问。


        “嗯……”周泽楷慢慢地回答着,“我以为…前辈睡着了。”他说着又收下外套,放在手肘间。


        “我一般在片场不睡觉的…闭着眼睛让人误会也不是第一回了。不过难得有人给我递外套,谢谢小周哈。”叶修有些揶揄地开口,懒懒地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转头对周泽楷说,眉眼梢处皆是一点似是而非的笑意,提议道:“等我定妆出来,对对戏?”


        “…好。”周泽楷应下。


        其实周泽楷有时候觉得叶修和莫逍是很像的,不止感觉像,气质像,还有很多说不清的东西…但是他后来又觉得不太像了。因为莫逍遭人背叛遭人辜负从此变得冷酷残忍,可叶修…他总朦朦胧胧地觉得叶修从始至终也不会变成这样。


        像光那样。


        他自己便是光源,如何遭人破坏?


-4-


        《英骨》一出,反响巨大。


        编剧被指黑心,最后莫逍生死不知的局面着实令人心焦,很多人都评论说,真是看着看着就泪流满面,又有很多人说,感觉心空空的,很难受。


        剧照发出来有两张。


        第一张是周泽楷站在阳光下行着军礼,墨绿军装穿在他身上当真是俊美绝伦,英气逼人。只是他左颊有一条泪痕蜿蜒着没入衣领,虽然他面色岿然不动,可看着就是令人难过到无法自已。


        第二张是叶修站在灯光下,逆着光的样子。墨发,乌眸,这青年生来长着一张清隽柔和的面孔,微微笑的时候透明苍白,像是下一刻要消失。他看着前方,眼神似有失焦,又好像没有。他的嘴唇定格在了一个柔软的弧度。


        那是结尾。


        “你有国恨,我有家愁。我始终放不下这些,这么多年也干了不少丧尽天良的事。我不敢说改过自新有忏悔,只是现在想来,还是有些抱歉。到底只是我年少偏执,觉得天下人都负我。”


        “我也从不后悔错信于你,易羌,是你道高一着,我心甘情愿,也愿赌服输。”莫逍从未有一刻笑得那么轻松,在面对逐渐包围他的警方船只时也不见有所变色,看着对面的易羌轻声说:“从此以后,祝你前途光明,步步高升,功成名就。”


        “再见。”莫逍顿了顿:“保重。”


        一步,两步,三步,后退到底,双臂张开,如断翼的鸟,轻飘飘落下。


        完了。


        周泽楷在那一瞬脑袋一片空白,连台词都忘得一干二净,心脏却疼痛到无法忍受。


        你会不会,仅仅因为一个眼神,就爱上一个人?


        在看到叶修坠入水中的那一刻,周泽楷是真的明明白白地知道,他完了。这几日拍摄间各种莫名情绪就这么串联到一起,这一个片段间,水落石出。


        他好像终于有点明白了易羌的感受。


        喜欢是种多奢侈的情绪。


        面上阳光,荣光万丈,接受加冕,可是心里无时不刻想的是那张夜色下的脸。想着想着,忽然就泪流满面。


        只是他总归比易羌幸运。


        “小周,”从水里出来的叶修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笑得那样好看:“走,哥请你去吃夜宵,庆祝杀青。”


        “好。”


-5-


        喜欢上叶修,好像并不是一件特别不可思议的事。


        因为叶修本身就是个很吸引人的人。


        周泽楷的感情史一直是干干净净一片空白,好不容易遇上了个喜欢的人,也只能憋在心底,不知如何表达,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虽然他经过《英骨》拍摄和叶修关系密切了不少,但是距离成为好友,到底还有段距离。


        幸好这个时候《英骨Ⅱ》要拍摄的消息传了出来,周泽楷欣喜之际,忍不住打了个电话给叶修。


        “前辈…参演吗?”一贯寡言少语的周泽楷很认真地问。


        “小周希望我去啊?”那端叶修的声音大概因为电话的缘故有些失真,但反问时低低的笑声撞击在耳膜上,让周泽楷从尾脊骨处一阵发麻。


        “嗯。”周泽楷的声音很干脆,也很轻:“我…想前辈来。”


        真的。


-6-


        《英骨Ⅱ》算是给之前未交代的一切都有了个解释,包括莫逍的童年,包括易羌的回忆,包括他们的结局。


        “你上次让我想清楚的事,我想清楚了。”


        一向寡言的青年抬眼看对面面容苍白不言不语的人,语速略微快了起来:“从一开始你就认出了我的真实身份,只是你就从没打算活着回去吧。为了帮我完成最后一次任务,故意制造已死的假象,甚至还看着我受功勋表彰。”


        “莫逍,你不在乎,我在乎。”


        他自言自语。


        “要是为了报复我才打定主意再也不出现,我可以告诉你,你成功了。”


        手上的引爆器和胸前那颗炸弹随心脏跳动起伏着,周泽楷一贯没什么表情的面容上,忽然晃开了一抹笑容,清清凌凌。


        “是我对不起你。”


        “是我对不起自己。”


        “明知故犯,知错不改,越陷越深,我已经没资格做警/察了。”


        “今天这艘船上是你这条线的最后一个上家,你是打算替我以身为炸药除去他的吧。你是真的不想活了。”


        “我陪你。”


        他看着莫逍,眼里是八月溽夏的萤火漫天。


        “警官易羌,忠心护国,一身正气,凛然不犯。作为卧底与军枭莫逍周旋数日,最终捣断A市此条走/私交易线,并在一次军火交易中与敌同归于尽,年仅25岁。”


        烈士园的墓志铭这么写。


-7-


        “啧啧,还真是个悲剧。”叶修翻来覆去看着演完的剧本,感慨道:“编剧只怕又会被骂了。”


        “不会。”周泽楷突兀地插了一句。


        “啊?”叶修有些愣神,看着周泽楷。


        “故事不圆满,”周泽楷想了想,脸上到底露出有些窘迫的红,直视着叶修,有些不自然地说:“但是,现实…很好。”


        “我…”


        周泽楷没有停顿。


        “喜欢前辈。”


-8-


        “《英骨Ⅲ》要拍摄了吧。”他挑眉:“据说那编剧小姑娘让易羌莫逍从爆炸中活下来了,改名换脸什么的,还真是越来越扯淡了啊。”


        “戏里戏外都圆满,难道不好啊?”冯宪君瞪了眼叶修:“不然你和小周的cp粉就要把我们这剧组拆掉了。”


        叶修“呵呵”了两声。


        编剧小姑娘文化程度还挺高,路过的时候听到两人对话,一下就乐了:“叶神,这下你和周影帝就从私相授受变成……”


        “假戏真做了。”


-9-


        “小周,今天有人说我们假戏真做。”叶修擦着湿润的发,回头对着坐在床沿的周泽楷笑。


        “嗯。”周泽楷应了一句。


        然而看着叶修锁骨上若隐若现的红痕,周泽楷想的确是别的东西。


        假戏真做。


        你假戏,我真做。








----------------题外话--------------


甜吗??!!


大声回答我!!


白朗朗!十八岁快乐!虽然此时的你还没到十八岁!但等你到十八岁的时候,我大概已经因为考试而离开手机了吧……


所以提前祝你生日快乐!!


天天开心!!

评论
热度(1122)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