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
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灯刀】灯与刀

Beta君:

最近的阴阳师手游同人文参赛开始了,因为我太忙(lan)了,所以又赶着来了一遍x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后面我会再写一篇给你们吃,靴靴~




1.


今天寮里来了个新人。


山兔急急忙忙跑过来跟我说,新人不怎么爱说话,一来寮里就在庭院里坐着,就连大天狗大人去搭话也无果。


“真的不是像妖琴那样的傲娇吗?”我把瓜子皮吐出去。


“不是啦,面相有点凶……”山兔看上去特别愁,“现在庭院里已经没人敢去了。”


“阿妈呢?”


“阿妈带大天狗大人出去给她刷御魂了。”山兔抢了我的瓜子,“青行灯大人您快去看看嘛!”


 


2.


我叫青行灯。


作为寮里的老人之一,如你所见,已经成为了一个半养老的状态。


阿妈带我带得早,刚进寮的那天乐坏了,忙着要给我找东西补补身子。


当时寮里只有只兔子,阿妈语重心长的跟她讲了半天道理。


结果最后还是带我出去找了吃的。


 


3.


因为兔兔跑得快,阿妈没追上。


 


4.


最开始的时候我就带着兔子她们一步步艰难的刷,把她们都拉扯长大。


直到大天狗进寮,阿妈带我去见了他。


她直愣愣的盯着大天狗,再直愣愣的盯着我。


然后恍然大悟。


 


5.


“原来你不是输出啊?”


 


6.


然后我就在庭院磕瓜子了。


 


7.


好在我早年间游历得多,身边的故事不少。


闲来无聊就跟小孩子们讲讲,看着大天狗忙进忙出当奶爸,也乐得自在。


 


山兔把我拉到庭院里去,我们靠在柱子后面偷偷看。


“就是她?”


“嗯,听说可强了,阿妈要用她做主力式神。”


“不,我的意思是她怎么那么高?”


“青行灯大人。”兔子说。


“嗯?”


“您看到的是她的帽子。”


 


8.


我就说这人脑袋怎么是尖的呢!


 


9.


我把瓜子皮都拍到兔子的手里,“我去了。”


走到半路又回来,“她手里是不是有刀?!”


山兔淡定地拍拍我的肩膀,“没事,您还有个杖呢。”


“可那是我垫屁股的。”我想了想,“要不你还是跟我提个速吧。”


 


10.


万一真打起来我还能跑。


 


11.


我提着杖过去,一屁股在她旁边坐下。


她转过头来看着我,没有了刚才山兔挡我视线,我看得清楚多了。


那是一张非常俊秀的脸,带着生冷的气。


我放下我手里的油纸灯,她手摸摸她的刀。


我差点就提灯开溜了,没想到她比我先开了口。


 


12.


轻声地,带着一点小心翼翼。


听起来像是她的名字。


 


13.


“妖刀姬。”


 


14.


我想她只是在向我介绍她自己。


 


15.


我开始放松下来,柱子后面趴在山兔头上的小鲤鱼给我加了个盾。


“想听我讲故事吗?”


她没有回答我,金色的瞳孔在青色的灯光下扑闪。


我看她把刀放下了,大抵是没有拒绝我的。


 


16.


我像跟庭院里其他小孩子们讲故事一样,将我熟烂于心的怪谈故事告诉她。


她坐在我旁边,竟然也没有离开。


我的故事讲了很多遍,多到寮里的小孩子们都听腻了。


但她还是坐着,像是一丝一毫都没有动。


直到夜晚过去,天慢慢亮了起来。


 


17.


“你也是妖怪吗?”我看着她旁边的长刀,忽然又改了口,“我见过许多刀剑化为的妖,但大多都是半成形,完全化成人类模样的很少。”


她也抬抬头,愣了半晌才开口,“你是人类吗?”


“不是。”我笑起来,提提手边的青灯。


她盯着我,缓缓地说,“我就说,没见过长得那么好看的人类。”


 


18.


???


 


19.


这孩子比我想象中要厉害!


 


20.


“女孩子就是应该要可爱的呀。”我忍不住摸摸她的脸,白皙滑嫩,她身子颤了颤,但并没有躲开我。


“我很擅长装扮可爱的女孩子。”我跟她说。


“比如寮里的兔兔,小鲤鱼,姑获鸟,座敷童子。”


 


21.


是不是有哪里不大对?


 


22.


“哦对!”我改口,“姑获鸟一般不让我帮她化妆。”


 


23.


她笑了起来,样子更可爱了。


“你也可以来找我。”我舔舔唇,感觉昨晚聊得很尽兴,“只要你还想听我讲故事。”


“还可以来吗?”她眼里看上去透露出一丝兴奋。


“当然。”


 


24.


并没有山兔说得那样吓人,她只是个普通的,可爱的女孩子罢了。


 


25.


后来自从妖刀姬有了大天狗和姑获鸟带,很快就升级成了主力式神。


出战变得越来越频繁,直到阿妈已经不能离开她了,她也忙得整天刷完觉醒刷御魂。


但她还是每晚都来我房里,偶尔听听故事,偶尔一言不发。


我屋里的青灯一直未灭掉,她就能一直找到我的方向。


 


26.


“妖刀姬,呸,太厉害了,呸。”


“那当然,呸,配了多好的御魂,呸,大天狗现在都只能帮她热热身。”


白天闲来无事,我和山兔坐在庭院里嗑瓜子晒太阳,阿妈有了镰鼬之后,山兔的出战机会也变少了。


“没事,来和我做个伴。”


“我不想变成老阿姨!”


我掐住她的脖子,她的山怪蹬了我一脚。


 


27.


“青行灯大人,您说式神会伤害到同伴吗?”


打发走她的山怪,我重新把兔子拎到我旁边来。


“一般来说是不会的,阿妈会管理好的。”


“可是……”山兔犹犹豫豫,“我听小鲤鱼说,妖刀她之前就伤害过自己的同伴,然后……”


“啊。”我正抬着头发愣,突然猛地转回头,提起兔子装作凶狠的样子大声叫道,“然后把你做成兔火锅!”


“咿——!”


我把要哭了的兔子放下来,摸摸她的头。


 


28.


“她不会的。”


 


29.


我听过许多怪谈故事。


包括妖刀姬的。


 


30.


手持巨大妖刀的少女。


原本是人类,却不知为何与妖刀相互依存。


平常看上去有些阴郁,但战斗时却会变成另一个人。


残暴又恋战。


 


31.


我也原本是人类,大抵是讲过了太多怪谈,最后自己也变成了怪谈。


妖刀姬每天晚上都来找我,有时候眼里有些疲惫。


我帮她放下刀,揉揉她的黑眼圈。


“累了?”


“一点点。”


 


32.


我发现在任何人面前都保持着警惕的妖刀姬,对我来说却只是像个放松的普通的女孩子而已。


 


33.


“今晚还要听故事吗?”


“要听。”


“白天战斗会不会太累了?”


“没事。”


她的话还是少,还是简短。


我摸摸她的头笑道,“好。”


 


34.


妖刀姬最后还是出事了。




山兔跑得贼快,溜到我这里的时候急得又蹦又跳。


“她现在在跟大天狗大人打起来了!青行灯大人您快啊!”


我顾不得去想她出了什么事,跟着山兔一路过去,看见姑获鸟已经受伤了,大天狗变成了残血。


“她攻击了同伴!”山兔跟我说,“六刀下来姑获鸟就不能战斗了,青行灯大人您要小心!”


 


35.


我让大天狗退下来,站在了妖刀姬面前。


她看着我,手里的刀开始犹豫起来。


“你怎么来了?”她说。


她还是记得我的,即使变成了残暴的妖刀。


“走吧,我回屋给你讲故事。”我向她招招手。


她眼里透着光,手里紧紧握着刀。


 


36.


“不了。”她抬了眼,“我刚才的样子你看到了吧。”


 


37.


“当我遭遇危险的时候,就会变成那样……变成兵器,这把妖刀。很可怕,对吧?”


“虽然我是不想遭遇「危险」,才会变成那个样子。不过对许多人来说,我才是「危险」。”


“所以,不要和我交谈,不要理解我,也不要靠近……如果你不想,被我「伤害」的话。”


 


38.


我听着她的话,表情故作轻松。


“听说你很厉害,来吧。”


“我会让你受伤的。”


“我可是SSR。”


“你不是输出。”


 


39.


“来吧,妖刀姬。”我说,“你伤不了我的。”


 


40.


我的速度比她快。


在她冲过来之前,我拿起了久违的杖。


她的刀落了下来,又快又准。


可是有犹豫,她的眼睛撇开了,金色的瞳孔在我的青光下闪闪发亮。


 


41.


“咦?”这是她的声音。


她的攻击过后,我依然完好的站在她的面前。


她瞪着眼睛看着我,仿佛不可置信。


“怎么可能……?”


我幽幽地收起杖,对她说。


 


42.


“你没火了。”


 


43.


妖刀姬仍旧每天晚上来我屋里。


阿妈发现了只要跟我在一起,她就不会暴乱后,我就重新回了原来的位置。


兔子负责拉条,我负责熄火,座敷童子负责打火,姑获鸟负责削对方一波,最后妖刀一个一个把她们都解决掉。


 


44.


作为我回来的代价,我要求阿妈把大天狗和镰鼬都换掉。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队伍里全是可爱的女孩子。


 


45.


是不是有哪里不大对?


 


46.


哦对。我急忙改口,姑获鸟是可爱的男孩子。


 


 

评论
热度(164)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