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24

声烦:



ABO


ooc





“好吧,”叶秋避开叶修的眼睛,尽量平静地说道,“其实没有我说得那么好。”


他的手搭在叶修的肩上,话音落下的一瞬间,他明显感到叶修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人的手指神经末梢分布多,敏感的是手掌的几何倍,所以叶秋能知道,他的手指下的叶修肩上的肌肉因长时间紧绷而僵硬,即使叶修努力在克制,细微的颤抖也从指尖传入他的大脑神经,刺激他的大脑皮层产生情绪。


让他的心脏也跟着皱起来。


叶修沉默,叶秋也不继续说。


他保持不算生硬的表情,打开医药箱取出棉签和双氧水,沾了一根后细细地涂抹到叶修脸上的伤口——叶傅那一掌太过用力,腕表蹭到划破了皮肤,两三道渗着血的口子已经肿起了。


双氧水一沾到翻起的肌肉便开始起气泡,密密的气泡不断冒出又不断破灭。


他盯着叶修的伤口,一丝不苟地来来回回涂了好几遍。算是处理完后,叶秋把棉签随意地丢在医药箱旁,也没收拾。


“消毒完你别乱碰。”叶秋说。


他理了理叶修蓬乱的头发,然后,突然的,将叶修揽入怀中——叶秋的脊背挺得直直的,双臂紧紧箍住叶修,双手反扣住肩膀,让叶修整个人都趴在他身上。


叶修猝不及防的被他这么一带,膝盖也瞬间离了地落到叶秋腿上。他刚想挣扎,他的弟弟就把他按得更紧让他动弹不得。


“你……”


“你身子弱,不能着凉。我每天都有锻炼不要紧,你就趴着吧。”叶秋知道叶修心里在想什么,直接回答了,“要不你就到床上躺着去去。”


叶修的手无力拍打几下,停下了。他似乎是长长的、慢慢的呼出一口气,然后回抱叶秋。


叶秋见叶修安静下来,也放轻了力度。


他一手扶着叶修,一只手放在叶修的背上,从后颈顺下来,像给猫顺毛那样,一遍一遍安抚叶修。


“真的没有看起来那样好。”叶秋偏过头说道。


“说什么不反对同性恋,无所谓啦,真正发生到自己亲近的人身上多多少少会有些不能接受。”


“我们太习惯于遵守那些已经写好的准则,并且默认超出准则之外的就是坏的。凡是特立独行的人,人们都不会认同他,反而在想,这人是不是有病啊?所以当大多数人是异性恋,而群体中分裂出来同性恋这个小众自然会受到排斥,因为这和惯有的观念不同,在他们眼中便是异类。”


叶秋大学主修管理经济学,说辞也一套一套的。


“不随主流就是叛逆了。”


“做超出常理之外的事就是不可理喻了。”


“但你不同啊。”


叶秋的声音很轻,几乎是在呢喃,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


“你那么厉害,你做的所有事取得的所有成就都让我骄傲。”


“你偷了我行李和梦想离家出走我自然是怨你的。但想想,我出去能干什么?像你说的,我还是要回家的。你的话就不一样了。”


“没想到你回去打游戏,而且一去就是这么多年。”


“游戏竞技很难啊,我知道。又苦又累,压力也大。”


“这条路难走,你偏偏坚持下来,不愧是我哥。”


“你的每场比赛我都有看,每次采访我都有收集,报刊杂志整理成了册子,说起来你也够低调,十年来我只有薄薄的一本。比赛录像也有,世邀赛指导也有。”


“你是我的灵魂的另一半。”


“所以你喜欢什么,自然是好的。你选择的,我都会尊重。”


“好累啊,腿麻了。”叶秋拍拍叶修,“去床上吧,今晚我陪你睡。”


他也不管叶修的意见了,直接抱起来放到床的内侧,“放心吧,门我反锁了,爸不会知道的。”


室内的温度有些低,叶秋找来遥控器调高了两度后替叶修盖上被子,自己也靠着叶修躺下。


他望着深色的天花板,舔舔嘴唇,用一种怀念的语气说:“好久没和你睡在这间房了,你离家出走后,我就搬到隔壁了。”


“很久了吧。”叶修用胳膊盖住眼睛。


“嗯,十五年了。”叶秋说,“你的房间一直没动过。我每个星期都在打扫,床垫也经常晒,被套我三天前才洗过,你闻闻,是不是你小时候最喜欢的那种气味?”


叶修默不作声地把被子拉上一点遮住鼻子,浅浅的闻了闻。


“你的作业我没丢,那几件你挺宝贝的游戏机也锁在柜子里,电脑里的单机、网游都有在更新。啊对了,电脑我给你换了一台,以前那台已经过时了,配备跟不上。”


“我是想说,我很想你的——还有,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有些东西一直在努力没变。”


他握住叶修的手,让叶修看着他的眼睛。


“无论如何,我会和你站在一起。”


叶修的手指颤了颤,冰凉的指尖在叶秋的掌心中逐渐回暖。


“我会帮你,不管发生什么。”


叶秋极少叫叶修哥哥,因为他嫌这样的称呼太幼稚,让他觉得他永远只能跟在叶修身后跑,一直只喊他哥或者气着了的混账哥哥——他闭上眼睛,睫毛轻颤,郑重缓慢地说:


“哥哥。”


“我也曾想过,要和你永远在一起啊。”







叶秋就这样陪着叶修睡了。


叶秋的睡姿向来标准,扔到军营里一年练出的称作睡棺材的姿势。但今晚他却弓着背,侧身和叶修相对。像小时候他还是和叶修睡一张床一样,足抵足手拉手,双生子的呼吸彼此交缠。


这一夜叶修睡得极不踏实,睡梦中翻了好几次身,叶秋不得不细声哄着拍着他的背,闹到凌晨两点半才能彻底睡下。


叶秋起来时约摸是六点,不足四小时的睡眠让他脚踏在地板上时都有点飘。叶秋甩甩脑袋,眯着眼踢叶修掖了掖被子,抽手关了空调后便带上门出去了。


他还是如往常一样,洗漱完后在区内跑上两圈。这样的气氛下如果他必须要正常。


叶秋回来时早餐已经摆上桌——叶母回来了。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到的家,但叶母在叶秋心里的石头就落下一大半。对于他多年不归家的哥哥,他妈妈是最宠的,思想也相对开明,劝说叶傅的事算是增了一大助力。


叶秋随便吃了几口,便挑了些食物装进盘子打算带上去给叶修,刚起身时便被两道声音同时叫住。


“小秋就在这里陪妈妈一起吃呀。”


“不准给他送!”


叶秋拿着瓷盘的手纹丝不动。


“谁?给谁送?”叶母问道,随即反应过来,“是不是小修回来了!为什么不让他吃早餐!”


叶傅的表情有些松动,但还是沉声回道:“他该罚。”


让她宝贝儿子受到丁点儿苦叶母便会心疼得不得了,哪管到底是为什么,当下就急了。


“罚什么罚!你罚他做什么!”叶母是江南人,一口的吴侬细语的软腔忽然变得尖细,指着叶傅说,“我儿子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你怎么就这样对他!你这是想赶他走吗!”


“我先上去了。”叶秋说。


“不准去!”


“谁说不准!叶秋你快点给你哥送去!”




tbc.


静静地站三秒双叶x

评论
热度(491)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