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
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全职高手/伞修]最后的珠子

榆井明:

大概是14年写的东西了(?当时还是疯狂爱着伞修的日子,不知道怎么从文件夹最深处翻了出来(。留个纪念,就这样吧x








   “喂?”


   “苏沐秋你那什么声音这么刺耳?”


   “嘿,别这样。快点说话啊。”


   “喂?沐秋,你别吓我。”


      叶修试着冲电话喊了好几声均没有反应。前一秒还在和自己通话的苏沐秋,在下一秒却突然沉默。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别跟我开玩笑了。哥知道你在听着呢。”


      叶修依然不肯放弃,对着手机不停的说话。


      “你刚才那边是个什么声啊?听上去好像是汽车轮胎擦过地面的声音啊?怎么回事啊?你没事吧?”


      叶修也不知道自己对着电话说了多久。应该是很久了。久到他嘴唇发干,喉咙火烧一样疼,再也发不出声音来;久到他站着的腿发酸,差不多要倒下的时候,电话那边终于应了一声。


      “叶修。”


       听到这声音,叶修也不管自己是不是喉咙疼,立马就是开口:“沐秋?”


       因为前面说了太多的话,叶修一发声,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没想到这沙哑的声音竟然是自己发出来的。


       “嗯。”


        对方倒也没介意自己这破锣桑。


      “你在哪呢?刚刚怎么都不回我话?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叶修没敢说下去。


       “啊……发生了一点事情。没事,我马上回来。“


        ”沐秋……“叶修还想说点什么,对方却先一步把电话挂了。


       不管怎么说,苏沐秋没事。自己也不用瞎担心什么。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叶修还是放不下心。握着鼠标的手也是罕见的颤抖着。


 


 


 


        守护神站在床头,他在婴儿的上面张开闪亮的星网,像无数的明珠在闪烁,每颗星都是一个幸福的珠子。善良的生命女神送给新生儿礼物。这里闪耀一片充满健康、财富、幸运和爱情景象,似乎全世界的希望都在这儿。


       “每一样东西都送到这里了!”守护神说。


       “还有一样,”他身边响起一个声音,这是孩子的好安琪儿,“还有一位仙女没送来她的礼物,但她早晚会送来,无论过去多少年。但缺少最后一颗珠子。”


 


 


 


 


        ”他怎么样?“一个温柔的女声响起。


        ”现在还不好说。得看他自己了,这种情况我们也帮不上忙。“这个声音非常陌生,叶修想不起来自己有没有听过。


        ”是吗……谢谢。我相信他一定可以的。“那个女声竟显得有些颤抖。


 


       大清早的叶修就感觉有两个人站在自己床边嘀咕些什么,有点烦躁,他不愿意醒来。刚刚熬到凌晨三点只为抢Boss的他还很迷糊,好不容易睡下又有人来打扰,搞得他现在心情很不爽。


       没过一会,声音渐渐轻了下去,叶修也翻了个身,重新睡去。


       ”叶修。起床了。“


       熟悉的声音让叶修一激灵,猛地从床上坐起。


      刚把叶修被子掀掉的苏沐秋一脸茫然的看着他:”怎么了?今天起的这么快?“


      叶修定定的看了苏沐秋好一会,抓抓头发:“没什么。只是感觉好像有什么话要跟你说,但是又给忘了。”


     “唉……你要是能靠点谱我也就能放心很多了。”苏沐秋扶额。


     “嘿嘿。那哪行啊。我要靠谱了,哪还轮得到苏大大来照顾呢。”


     “我开始怀疑当初我把你捡回家的举动是不是正确的了……”


     “诶!别怀疑别怀疑!苏大大你要相信自己!你作出的绝对是明智的选择!你能捡到哥那是你的荣幸。”


       苏沐秋将被子往叶修身上一扔,转身径直往门外走:“那就快点起床,吃午饭了。”末了,还不忘加一句。”别给我又睡死过去。方便面凉了我可不帮你热。“


       叶修嘴里咬着衬衫,还在使劲地套裤子,只能”唔唔“了两声以示回答。


       等到苏沐秋整理出一张干净的桌子来后,叶修也终于穿戴好出来了。他毫不介意的一屁股坐在苏沐秋给自己搬来的一条凳子上,惹来苏沐秋的一堆白眼。然后笑嘻嘻的看着对方只好再跑到一边搬来另一条板凳。


       ”沐橙呢?“


       ”早就上学去了。“


      ”今天谁去接她啊。“


      ”昨天boss的仇恨都是我拉的,你就在旁边做了会输出。功劳苦劳怎么算也是我多。“苏沐秋扒了口面,”所以今天肯定是我去接咯。“


      ”别呀,苏大大。看在我昨天把稀有材料都让给你的份上,今天让我去接一回呗。“


      ”你我不放心。“


      ”呀。哥真是好感动。你竟然考虑到了我的安危。放心,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了,过马路什么的还是没问题的。“


      ”我没说你。我说沐橙呢。“苏沐秋嫌弃地把叶修靠过来的手给推到一边,”万一你这家伙要是不小心,把沐橙给伤着了,我上哪哭去啊?“


      ”喂,苏沐秋。不带这样贬低人的啊。“叶修悻悻地收回手,”就是伤着我也不可能把沐橙给伤着啊。“


      ”嗯。这还不错。“ 


      ”所以今天让我去。“


      ”嗯。不行。“


      ”苏沐秋!“


      ”怎么了?“


      ”我去!“


 


 


 


 


       苏沐橙觉得今天天气特别好。所以叶修的心情也特别好。


       当苏沐橙看到等在铁门外的叶修时,第一反应就是这样。


       ”怎么了?今天心情这么好?难不成哥哥的银武终于做出来了?“


       ”还没呢。那家伙还早着呢。“叶修接过苏沐橙的书包,甩到自己肩上。


       ”那这是怎么了?这么开心。”


      “其实也没什么事。只是看到苏沐秋就觉得蛮开心的。”


       苏沐橙无语的望着还一脸沉思状的叶修,忍住很想吐槽的劲,默默的哦了一声。拜托下次不要在我面前秀恩爱啊!即使是我亲哥哥也让人很想烧啊!


       具体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哥哥和叶修的事情的,苏沐橙已经不记得了。只知道有一天她不小心看到哥哥和叶修在下副本的时候突然互相亲吻起来。为了省电大晚上的他们也没开灯,只有电脑显示屏那点光亮照着,看上去有点恐怖。叶修把耳机挂在了脖子上,苏沐橙感觉即使离了这么远的距离,还是能听到耳机对面有人在冲着他们两个喊话。


       说实在的一开始还是被吓了一跳。苏沐橙蹑手蹑脚地走回房,缩在被窝里却没有一点睡意。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就是她那两个哥哥亲吻的场面。


       这件事严重导致了她睡眠不足,以至于早上起床都有了黑眼圈。看着苏沐秋关切的眼神,苏沐橙真的有种挖个洞钻进去的想法。总不能一脸正经的跟哥哥说,其实我是因为看到你和叶修在做些少儿不宜的事才没睡好的吧。


       所以这直接造成苏沐橙的询问对象只能是她的同学。但是那个年纪的女生,十个里有九个是腐的。很不幸,苏沐橙问到了一个属于那九人堆里的妹子。


       自那以后,苏沐秋就觉得自家妹妹看着自己和叶修的眼神非常奇怪。甚至有时候一起吃饭,他帮叶修夹个菜,苏沐橙都能在那莫名其妙的笑上半天。


       “那个……沐橙。昨天晚上的事你还记得多少?”没想到叶修突然开口。


       “额……昨天?都记得啊。怎么了?”


       “昨天,苏沐秋好像有出去过一段时间对吧?我后来有跟他通过电话,但是那家伙一直没回我。我就不停的说话。我记得应该是过了好长一段时间,苏沐秋才终于给了点反应。”


       叶修摸着下巴组织着语言,没想到苏沐橙一头雾水的看着他。


       ”你在说什么呀?昨天哥哥没有出门啊。你们不是一直在打荣耀吗?哥哥刚接了一个代打的单子,赶时间呢。哪有空出门啊?“


      ”是吗……那应该就是我记错了。“


      ”怎么了叶修?你今天怪怪的啊。“


      ”没事。你就当我还没睡醒吧。“


 


 


 


      “缺少!”守护神说,“这什么东西也不缺,如果真有这么回事,我们去找她,她是力量女神。”


      “她会来的,总有一天会来的!为了扎好整个花冠,这颗珠子是不能缺少!”


      “她住在哪儿?哪里能找到她?你告诉我,我去把那颗珠子拿来!”


      “你真愿意去吗?”孩子安琪儿说,“不管她在什么地方,我会领你去,但她没有固定地方,她管着皇宫,有时也去贫穷的寒舍,她经过的地方不会留下踪迹。她会送人礼物,贵贱不等,她一定会到这孩子这儿。等她来时间太长了,我们自己去要那颗珠子。”


 


 


 


 


 


 


          


 不管叶修心里有着怎样波澜壮阔的想法,日子总是要过的。


 苏沐秋最近接了很多单子。无一不是帮人代练。他总是在叶修都睡了后的深夜开着电脑在键盘前敲敲打打不知道在干些什么。基本每天都是打到早上六点去厨房给苏沐橙准备好早餐之后再回去睡觉。苏沐秋现在的状态极差,只要一碰到枕头就可以立刻睡死过去。原本比较爱干净的苏沐秋这时候却邋遢地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日子都过糊涂到这个地步,可是偏偏当事人却没有反应。最后还是叶修忍无可忍,将苏沐秋直接从椅子上拽下来,一把扔到床上。


 果然不出他所料,苏沐秋刚被甩到床上,眼皮就开始上下打架,可是嘴上却要逞强:“唉,干什么干什么。”


“你看看你都成什么样子了。”叶修不为所动,“天天不睡觉,你以为你是神啊?精力那么好?呵,我不管你在干什么,总之现在给我睡觉。”


“我没事……”


“没事才有鬼呢!”叶修帮苏沐秋脱下外套,捻好被角,”睡吧。“


苏沐秋稍稍挣扎了下,最后还是抵不过浓浓的睡意:”晚安,阿修。“


”晚安,沐秋。“叶修隔着头发在苏沐秋额上落下一吻。


看着苏沐秋睡着,叶修才转身去看他的电脑。


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是一张设计图纸,有一个文档密密麻麻的写着图纸的解析,另一个文档列了一堆材料。


叶修一看就明白这是给君莫笑设计的散人专用银武千机伞。


要制作一件散人专有的武器已经是苏沐秋早有的心愿了。毕竟在现在的荣耀里,明显可以看到散人的发展空间很大。只是苦于没有一把称手的兵器。况且即使有玩家想到要去制造把银武,他们也没那个能力去做。


唯有苏沐秋。


叶修不得不承认,苏沐秋在游戏上的天赋出乎他意料的高。不光是在战术技巧方面,更是在制造银武方面。就算是叶修都很难保证能像苏沐秋一样做出一把把银武来。他的思想总是那么超前。从荣耀还没开始公测就断定这款游戏有着巨大的潜力到现在设计出了一把可以自由变化形态的银武。


图纸上每个部位都标注的干干净净。可见就缺材料,大体部分已经完成。


苏沐秋前段时间接那么多代练的工作,想必是为了熟悉每个职业的武器。而现在又熬夜打荣耀,可想而知,那就是在收集材料了。


看着材料清单中还剩下的那点稀有材料,叶修默默登录他的一叶之秋开始刷boss的慢慢征途。


 


当苏沐秋醒来的时候,觉得全身都充满的力量。难得一次好觉让他立马恢复了过来。


”醒了?先起床洗脸刷牙,早饭已经弄好了。“叶修叼着根烟走进。


”几点了?“


”九点。“


”哎哟,都这么晚了。“说着,苏沐秋一下就从床上跳起,却被叶修扔过来的衣服砸中,惨叫了一声,又倒了下去。


”急什么。出息。“叶修嫌弃的摇头。


”今天没给沐橙做早饭啊。“苏沐秋也不动了,就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


”我做了。“


”哎哟,原来叶修大大还会做饭。“


”苏大大太小看人了吧?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叶修把烟给掐灭。


”唉,我真是长见识了。“苏沐秋对着站在床边的叶修伸出手。


”呵呵,怎么样?有没有喜欢上哥?“叶修抓住苏沐秋的手一用力把他从床上拉起来。


”没有啊。一点都没有。“苏沐秋神色不变的穿起衣服,”倒是比原来多爱了那么一点点。“


”啧,让你说句好听的都那么难。“


苏沐秋勾住叶修脖子,将对方拉得贴近自己。叶修也是毫不客气的就张嘴吻上。


叶修的嘴里还残留着香烟的味道。苏沐秋虽然不常抽烟却不排斥这种尼古丁的气息。


”哟,叶修大大。荷包蛋烧的不错嘛。“


”那是必须的。“叶修用袖子擦了擦嘴边残留的口水,”走着,去给我好好洗干净,脏死了。“


 


等到苏沐秋把一些琐事都搞定后又是半小时以后了。叶修等他一吃完饭就一脸神秘地把他拉到了电脑桌前。


“干什么呢,这么着急。”


“这不有惊喜给你嘛。”


“什么惊喜呀?难不成我的千机伞被打造好了?”


苏沐秋原本只是开玩笑的这么一说,没想到叶修却一本正经的望着他。


“干嘛?你这直直的看着我让人心里发毛。”


叶修将苏沐秋上下打量了好几遍:“看不出来啊,苏沐秋。你还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这回轮到苏沐秋目瞪口呆了:“不是吧……”


其实千机伞叶修并没有帮忙打出来,但也八九不离十了。他点开电脑屏幕把秋木苏的仓库存货给苏沐秋看。“打造千机伞这种激动人心的过程当然还是得留给发明者自己去做咯。”


苏沐秋呆呆地看着屏幕上玲琅满目的材料,一时竟说不出话来。看着叶修明显加重的黑眼圈,苏沐秋只觉得心上一暖。


这时候说什么都是多余的,苏沐秋将叶修圈在怀里,下巴搁在叶修的脑袋上,能清楚的看到他的发旋,手在叶修背后紧紧抓着。


“干嘛呀。苏大大,是不是感动的不行啊?以后千机伞卖了个好价钱可别忘记哥啊。看哥的人品多好,一晚上就把你需要的东西都打出来了。”


苏沐秋有些哭笑不得,叶修这嘴巴,一开口就毁气氛,着实令人生气。


“是啊,我太感动了。你说我该怎么报答你呢。”


“不如以身相许如何?”


“好啊。”苏沐秋只是温柔的笑,但他嘴角的弧度却感染到了叶修,“我就不辞辛劳的陪着你吧。”


 


一辈子有很长,遇到的人有很多,能遇到一个对的人却不容易。他们在彼此最美的年华相遇,相知,相爱,相别。如果人生还有很长,愿你能永远陪在我的身边。不求一起横扫荣耀职业联盟,不求拥有多少财富。真正的幸福就是一起窝在一张小小的电脑桌前,守着两台不同的电脑,吃着两碗不同的泡面,说着一生也说不完的话。最重要的是——你在身边。


 


于是他们手挽着手到那儿去找神女。这是一幢大房子,窗户灰暗,房间空着,里面一片沉寂,整排的窗子敞开着,狂风任意吹,白鬼的长窗帘在风中飞舞。


   房子中间摆着一口棺材,里面躺着一个年轻少妇的尸体,她身上铺满了美丽的玫瑰花,细嫩的双手交叠着,脸上显现出庄严诚实的表情。


 


 


 


接下来的时间里,苏沐秋都守在电脑前不曾离开。叶修也没有用一叶之秋打荣耀,只是静静的坐在苏沐秋的身旁看着他。


突然苏沐秋握着鼠标的手一抖,最后一块零件也嵌了上去。


长久的静默。连叶修都情不自禁的摒住了呼吸。苏沐秋望了眼电脑屏幕右下角的时间,然后退出了武器编辑器。


四个小时。对于一件纯手工制造还工艺复杂的银武来说,这个时间绝对不足为奇。但是花了这么多时间,这么多材料,到底有没有成功呢?这就不清楚了。


苏沐秋让君莫笑将千机伞握在手上。深吸一口气,开始转化形态。


战矛、盾、圆舞棍、骑士剑、步枪……


再看性能。


千机伞,等级五。重量2.3千克,攻速5。物理攻击180,法术攻击180。


成了!


苏沐秋激动的手都有点抖,蓦然,一只坚定温暖的手附在了他的手背上。他侧头去看旁边的叶修,对方紧紧盯着屏幕,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他因为出了太多冷汗而变得黏腻的手掌暴露了他。


苏沐秋将叶修的脑袋搁到自己肩上,贴着他的耳朵低声说道:“我们成功了。成功了呢。”


呼吸着苏沐秋身上好闻的体香,叶修也渐渐平静了下来:“嗯我们做到了,做到了……“


最后的话也消散在甜蜜的吻之间,他们都享受着这独属于他们的时刻。


阳光,午后,景好,人也好。


 


 


 


”说实在的,你们就不能换个频道看看吗?“叶修抱着苏沐橙的粉红娃娃抱枕,缩在沙发一角。


”不不不!“苏沐橙赶忙先把遥控机放到一边叶修够不到的地方,”这段正是最精彩的部分,不能错过,不能错过!“


叶修无聊的看着电视中的女主角正站在男主的坟前失声痛哭,而另一边的苏沐橙也跟着抽抽啼啼,手中的餐巾纸一张接一张的用。


叶修心疼的看着那盒餐巾纸,用手肘撞了下旁边的人,本想提醒他注意点,结果那人也是一脸沉浸其中的表情,眼眶红红的,有随时掉出点眼泪的架势。


叶修无可奈何的叹口气,替身边人也抽了一张餐巾纸:”出息!苏大大,你能有点出息吗!“


苏沐秋极不情愿的接过餐巾纸,目光还一直盯着电视屏幕没离开。


”叶修你就没有一点感到悲伤吗。“


”没啊。反正都是编的。“


”啧啧啧,你心脏真好。“


叶修愣了片刻,怎么觉得这话怎么听怎么奇怪呢。最后看着那两兄妹如出一辙的表情还是叹口气不反驳,让他们安静的去看电视吧。


事情发展成这样也是有原因的。主要是因为苏沐秋的千机伞制作成功,全家都高兴,苏沐秋也更是下了血本拉着叶修去菜场兜了一圈买回了好多菜。吃完饭,苏沐橙就拉着叶修、苏沐秋坐在电视前一起看最近热播的一部电视剧。


想着今天反正也没什么急事打荣耀,就跟着苏家兄妹两看看吧。


结果,那两人哭的跟个什么似的,从开始就抱着个抱枕昏昏欲睡的叶修完全没有进入状态,还被人着实鄙视了一下。


郁闷啊!


别看他这样,还是很有感情的好吗!


而且还是出了名的护短。


在心里嘀咕几句就算了。叶修依旧是对电视剧兴致缺缺,盯着苏沐秋完美的侧颜看了半天,不知不觉也就睡着了。


 


等到叶修再醒来时,已经躺在床上了。苏沐秋帮他脱完衣服,正准备关灯。等到他钻回被窝的时候,叶修将略微冰凉的身子都贴到苏沐秋身上。


”嘶。一直叫你别在沙发上睡着,看个电视也能睡着你也真够可以。看吧,身子这么冰,你万一感冒了我可不管。“


在黑暗中看不清对方表情,即使这样,叶修也知道他现在肯定是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


一边再靠近了一些,一边把头枕在苏沐秋的颈窝处。


”这不有你吗。有你在我还怕什么。“


苏沐秋哭笑不得,手一下一下地顺着叶修的头发:”那没有我了你自己一个人怎么办?“


”这个假设是不成立的。你还会走到哪里去啊?“


苏沐秋还真的认真想了下:”唔,好像还真的没有。“


”那不就好了。”叶修打了个哈欠。


“唉,你说未来的荣耀会怎样啊。”


“这种事不是都是你更加在行吗?预测下啊,苏大大。”


“有了千机伞的发明,荣耀肯定会大不相同。”


“是啊。但是千机伞这个武器还是有限制的。你看,散人职业就是考验玩家对荣耀的熟悉度。要掌握这么多技能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学会的。所以千机伞的使用范围就有所限制。再加上,千机伞的变化形态也考验手速,如果给普通玩家来用的话怕是没法展现千机伞的全部实力。”


“所以,千机伞还是得被我们带到职业联盟里去大展身手了。”


“想什么呢,苏大大。职业联盟里就和网游不一样了。那水准得提高多少啊。你看那个大漠孤烟,光打他一个就挺不容易的了。”


“会担心这么多,可不像你啊。有我在呢。我们两个一起,还能不愁横扫联盟?”


“还横扫联盟呢。要是真被我们横扫了,那比赛还有什么意义?到时候别是给搞破产了。”


“唉……也是啊。那就偶尔放点水吧。”


“啧啧啧。”


“喂,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那就偶尔放点水吧。”


“嗬,你还说我呢。你自己心就这么黑。”


“那我这不是没表现出来吗。”


“得得得。快睡吧。明天还得接着给君莫笑升级呢。”


    


 


 


      苏沐秋和叶修对于未来的设想很美好,少年天性的他们觉得口中的梦想终有一天会变为现实。但是理想总是美好的,而现实永远是那么残忍。


      在苏沐秋刚发明出千机伞还来不及推广时,荣耀运营公司就发布了一条新消息。


      荣耀角色等级上限提升,最高等级升至55级!


      当时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叶修和苏沐秋进行着毫无营养的对话。因为荣耀公司要进行维修,系统停运两小时。


      两小时后,刚打开荣耀界面时就看到那条消息闪烁在屏幕上。


      饶是叶修也怔住了。


      等级提升至55级?这意味着什么?如果只是单纯的提高等级,那是无所谓。最可怕的就是55级之后职业的划分更加明显。这是什么意思?


      叶修使劲咽了下口水。


      散人将不复存在。


      他连忙转头看着旁边苏沐秋的反应。结果发现那人的眼睛被蒙在长长的刘海下,看不见表情。


     “沐秋……”


      叶修开口。踌躇半天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事叫他怎么说?苏沐秋辛苦了这么久才研究出的银武千机伞,本盼着能通过它卖出好价钱,维持家计,却发现现在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


      要说没感觉?那都不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好吗。


     “没事。叶修不好意思今天沐橙麻烦你去接下好吗?”


     “嗯,没关系。”叶修没问为什么,只是应下了。


      他还是看不清苏沐秋的表情。


     “那我先去了。我记得她们今天好像会早放。”


      其实说到底还是不忍心看到苏沐秋这样。这种事叶修也帮不上忙,不如给他一个空间,自己去想想吧。


      现在想来,叶修当时好像就没有想过苏沐秋会走不出来的问题。因为那是苏沐秋啊。他们约定好了的。要横扫职业联盟呢。


      他不相信那人会比自己先倒下。


      最后走出房门的时候,叶修看到苏沐秋又带上耳机,开始荣耀的漫漫征程。


     


 只能说苏沐秋就是苏沐秋。他是神枪秋木苏。那放全荣耀里都是和一叶之秋平齐平坐的大人物。不过失去了个散人账号,之于他没什么大不了。


     联盟还是要争霸的。荣耀还是要打的。


     不过叶修去接苏沐橙回家的这段功夫,他就基本调理好情绪。从房间出来后也没说什么,就淡淡的一句,却蛰得叶修心里疼得厉害。


    “不过从头再来罢了。”


      其实有的时候想想苏沐秋这人看着挺不爽的。什么事都自己担着,不知道是不是小时候养成的习惯,总是不习惯求助别人。


      但是叶修就是喜欢这一点。


      有时候想想自己也是蛮作孽的。


      总之这件事就这么解决了。苏沐秋接下来还是该吃吃,该睡睡,该做的事一样也没落下。


 


 


      棺材旁站着的是丈夫和孩子,最小的孩子抱在父亲的怀里,他们向母亲作最后的告别。丈夫亲吻她的手,这手像一片枯叶,从前它曾为他们付出爱,为他们操劳着,悲伤的泪水从他们的脸上落到地下,哽咽着说不出一句话。大家的悲伤沉浸在一片沉默之中。他们轻轻地退出了房间,仍然哭泣不止。屋内留下一盏灯,烛光在风中闪烁着,吐出长长的火舌。陌生人走进来,盖上了棺材盖,钉上钉子,铁锤的敲击声回响在屋内,心里也随着流血。


 


 


 


 


      苏沐秋又开始做起代练。接的单子也是越来越多。毕竟家里状况也是实在不好。他经常往外跑,拿卡送卡什么的。


      叶修看不下去,也就帮着他一起练。


      这天苏沐秋得去交两个单子。


      不知道为什么,从早上开始,叶修的眼皮就一直在跳。还是右眼皮。听家里的老人说过这不是个好症状。当然那个时候叶修没信,所以这次也自然没放在心上。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心里空落落的。不踏实。


     “阿修你怎么了?这下副本呢,你怎么突然不动了?”


     “嗯?”经过苏沐秋提醒,叶修才发现放在键盘上的手早已停止动作。


     “有点心不在焉啊。”


     “还好吧……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点难受。”


      ”你身体不舒服?“


      ”没……是心里。“


      ”诶,阿修。你别吓我啊。你别整出个什么心脏病来的,走在我前面。”


     “去死去死。闭上你那乌鸦嘴。”


     “别生气嘛,我就说着玩玩。不过,说真的,如果我们有人先走的话,会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带着对方那一份继续在荣耀里闯下去呗。”叶修不以为然。


       没想到苏沐秋却一本正经地回答:“说好了啊。到时不赢个世界冠军回来就别想见我。”


       “哎哟,我开玩笑呢。你当真什么呀。而且啊,还世界冠军呢,荣耀能先把职业联盟给搞出息了再说还差不多。”


       “我这不也就说说嘛……”苏沐秋继续转身打荣耀,看起来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叶修对于这段对话一笑置之。只是令他没想到的是苏沐秋真的就一去没再回来过。


      


        ”喂,沐秋?“


        ”怎么回事?“


       ”别突然不说话了……“


       ”别吓我啊……“


       ”嘿……沐秋。拜托你说句话吧。“


        这个场景好像似曾相识。叶修依稀记得曾经也有说过这段话。只是这次苏沐秋没有再拿起电话告诉他前面那一切不过是个玩笑,他还好好的在呢。


       其实叶修心里也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自欺欺人的不想承认。


        没办法,苏沐秋只是没找到回家的路而已。那自己就一直说,说到那家伙找到了为止。


        叶修觉得心里很痛。却怎么也哭不出来。眼睛干干的,掉不出一滴眼泪来。


        他不知道为什么。


        他只能一直对着已经没有人回音的电话那头不断说话。说啊说啊,直到他累得再也开不了口,累得靠在椅背上就睡着了。


        


 


 


 


        他又看到了苏沐秋。


        还是那副模样,未曾改变过。可自己却变了很多。


       不知道什么时候,身上穿了件外套,胸前还绣着自己的名字和大大的一号。双手好像也比印象中大了一点。


        他来不及管自己的变化,只是一个劲的向苏沐秋跑去。


        对方接住了飞奔过来的他,搂在怀里。苏沐秋好像比自己矮了一点,但那双手却一如既往的坚定,紧紧的圈在腰侧,能感到满满的安全感。


       “阿修,谢谢你。你做到了呢。”


        什么?做到了什么?


       “阿修,是时候该告别了。我不能再任性的让你留在我身边了。去吧。你的队友还在等你。”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苏沐秋,你给我说清楚。“


        ”你会知道的。等你找到了悲伤,你就会想起一切的。“


        苏沐秋慢慢的捧起叶修的脸,低头凑上。


        还是一样的味道。还是一样的甜蜜。却因为掺杂着叶修的泪水而变得有点咸。


        ”苏沐秋,你混蛋。“


       “好吧,我是混蛋。随便你怎么说。不过我很幸福了,所以你自己也要幸福啊。谢谢你,阿修。还有,我爱你。”


 


 


 


 


        叶修是在一个相当嘈杂的环境中醒的。


       耳边似乎还有黄少天在嘀嘀咕咕些什么,随即方锐又接上话,在那说的不可开交,或者说是吵。


      “叫魂呢!吵什么呀!”刚醒来的叶修就把全身力气都用在了这一声吼上。


       病房里一下子静了下来,所有人都齐刷刷地望向还躺在病床上的叶修。


       “叶修!你终于醒了!“苏沐橙最先反应过来,一下子扑到了叶修身上。


        ”咳……你轻点……“叶修被压得有些透不过气。


       ”不好意思!我只是太激动了。怎么样?身体还难受吗?“苏沐橙立马紧张的跳开,开始手忙脚乱的要检查。


       ”没事没事,身体早没事了。不对……我这是怎么了?“


       ”我们刚领完奖走进选手赛道的时候你就突然昏倒了。”苏沐橙显然还是有点放心不下,最后想了想又是加上了一句,“已经两天了呢。“


       ”两天……苏大大你也真够狠的,把我留了两天。“


       ”怎么了?叶修。到底发生什么了?“


      ”没事,就去看看一个老朋友。“


      留下病房里一堆差异的人,叶修又重新躺了回去。


      说好的,拿了世界冠军就要来看看人的。没想到还真的来了啊。


      够速度的啊,苏大大。


      不过这个冠军是给你的,喜欢就好。


      对了,即使你不在,我也会继续战斗下去的,放心好了。


      叶修压住马上就要崩溃的眼泪。


      还有啊,我也爱你。


 


 


 


       “你带我到什么地方?”守护神说,“仙女不会在这里。”


       “她就住在这儿,在这个神圣的时刻,她就在这里,”天使指着房间的墙角。在那里,这位母亲生前曾坐过,坐在鲜花和画儿的中间,她曾像仙女一样迎接过丈夫和孩子、朋友,就像阳光一样把欢乐带给大家,是众人的中心。现在这里坐着一个穿着又长又宽衣服的陌生女人,她就是悲伤女神。一颗热泪落下来,变成了一颗珠子,闪耀着七彩光芒。安琪儿捡起这颗珠子,这是悲哀珠子中的最后一颗,只有通过它,才能显出其他珠子的光芒。从它身上可以看到彩虹的光辉,把天上和人间搭了一座桥。每一个死去的亲人都会在天上找到更多的朋友。看看这悲伤的珠子,里面藏着永恒幸福的翅膀。


 


 


——FIN——


 


 


 


现在看起来真是黑历史啊

评论
热度(34)
  1. Hunter是尼尔的鲁尼呀 转载了此文字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