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黄叶】恰好我也喜欢你

语罢寄无人:

-依旧是一发完


-充满爱的生贺系列


-怎么办,不凑够三条我难受


 






 @source 尽管你总是弧我,也没有提前告诉我生日,一种浓浓的你已经不爱我的感觉扑面而来。但是我还是不计前嫌,紧赶着码完字了。二十岁生日快乐(~o ̄▽ ̄)~o ~












叶修是在一家不起眼的便利店遇见黄少天的。


 


夏季苏黎世的大雨总是很急,叶修匆忙忙躲雨。


 


很俗套的剧情,叶修撞到黄少天的怀里。


 


很俗套的二人相识了。


 


在异国遇见故土人是一件很让人欣喜的事情。


 


叶修和黄少天一见如故。


 


叶修得知黄少天在便利店里勤工俭学,黄少天得知叶修在这里养家糊口。


 


叶修家的成员只有一只猫。


 


便利店离叶修家很近,所以叶修总是可以在不同时段看见黄少天。


 


清晨上班的时候,傍晚在下班的时候,晚上去公园溜猫的时候。叶修都是可以看见黄少天。


 


因为黄少天是清晨下班,傍晚上班,晚上去公园跑步,所以二人总是可以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相遇。


 


这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


 


在叶修和黄少天相识的两个月里,黄少天和叶修互加了微信,换了手机号码,得知了对方的住址。


 


叶修知道黄少天做饭好吃,黄少天知道叶修煮泡面好吃。


 


也是在叶修和黄少天相识的两个月里,立秋了。


 


这个季节的苏黎世和中国一样,满眼都是落叶。


 


叶修和黄少天看着满山的红叶,风一吹,摇摇欲坠的落叶就飘飘洒洒向远处奔去。


 


“老叶。”


 


“怎么了?”


 


黄少天张了张嘴,最后只是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没什么,我就是问问咱俩中午吃什么。”


 


时间过去的很快。


 


叶修已经在苏黎世呆了三年了,和黄少天认识一年了。


 


两个人搬到一个靠山靠水的地方。


 


只不过是左右两间隔壁。


 


叶修有时会去黄少天家蹭饭。黄少天有时也会去叶修家打游戏。


 


两个人从旧货市场淘回来一个黑白小电视。


 


按照叶修的话来讲。


 


这叫情怀。


 


黑白小电视还真的挺小,不拍两下都听不清声音,看不见画面。


 


但是黄少天和叶修每天都看的津津有味。


 


两人抱着爆米花,喝着可乐。


 


窝在沙发里,一遍一遍刷着为数不多的频道。


 


黄少天话挺多的。


 


但是叶修并不讨厌。


 


时间真的过去特别快。


 


叶修过完了他第二十五个生日。


 


是黄少天陪着的。


 


两个人在出租屋里,唱着老掉牙的生日快乐歌,看着听不清声音的小电视。


 


蛋糕很小,因为两人其实都不怎么喜欢吃甜的。


 


但是最后还是一点也没剩下。


 


叶修第二十五的生日,在异国,由黄少天陪着度过。


 


黄少天毕业后在附近找了个工作。


 


叶修也没有回国。


 


冬季的苏黎世还是挺冷的。


 


叶修和黄少天窝在家里几乎不出门。


 


叶修家的猫窝在窗台上,叶修和黄少天窝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聊着。


 


“诶,老叶,听说苏黎世最近要办一个世邀赛。”黄少天捅了捅正在赶稿子的叶修。


 


叶修头也不抬对着电脑说:“我在报纸上看见了。”


 


“说起来也不怕你笑话,我其实从小就想当一名职业选手,你不觉得特别帅吗!我从小就喜欢打游戏,诶,说实话哪个男孩不喜欢打游戏啊。但是我是特别喜欢。自从我知道游戏还能有职业选手的时候,我就特别想去试一试,就算最后失败了,最起码我不会后悔。”黄少天顿了一下,“但是我还是少一份勇气。”


 


屋内的咖啡机还在勤勤恳恳工作,窗台上的猫懒洋洋趴在一边,窗外还在飘着小雪,雪花刚刚落到地面上就开始缓慢地融化。


 


“老叶,你说,这个世界上会有平行世界吗?”


 


“在那个世界里,我们会是职业选手吗?”


 


“我们还会相遇吗?”


 


似乎是雪的消音作用,原本窗外时不时出现的鸣笛声消失了,所有的所有都很安静。


 


也不知过了多久叶修抬起头望着窗外说:“这种事情谁知道呢。”


 


叶修生病住院了。


 


平时越不生病的人一旦生病就来势汹汹。


 


黄少天算是彻底领悟这句话了。


 


叶修突然晕倒的时候自己还在工作,接到电话后吓得黄少天东西掉了都不知道。


 


黄少天急的团团转。


 


打车跟司机说要去医院,语无伦次的样子把司机都吓到了。


 


一到医院黄少天拉开车门就往外冲,司机找的钱都不要了。


 


叶修在医院还笑黄少天大惊小怪,只是一个小感冒而已。


 


恨得黄少天只想掐死叶修。


 


但是还舍不得。


 


黄少天承包了叶修的一日三餐。


 


尽管叶修表示医院也有饭,自己每天去打饭就行了,不用黄少天每天急忙忙两边跑。


 


被黄少天以我怕不干净的理由不容异议的拒绝了。


 


这是黄少天呆在苏黎世的第四年,和叶修相遇的第三年。


 


前几天的流星雨被报道的轰轰烈烈。


 


叶修去看了。


 


黄少天也去看了。


 


但是最后都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


 


叶修同志表示他很痛心。


 


不知道是叶修和黄少天相遇后的第几年。


 


黄少天回国了。


 


猫被留在苏黎世还是由叶修照看。


 


猫已经很老了。


 


叶修也不确定猫还能不能挺到黄少天回来,


 


“要是少天回来看见你死了,他大概会很伤心吧。”叶修抱起猫轻轻吻了一下猫的额头说道。


 


日子一天天过去,叶修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码字,一个人打游戏。


 


只是那台电视机他很少去碰。


 


电视机上面已经落灰了。


 


在猫死去的第二年,非常恶俗的剧情,叶修和黄少天相遇。


 


因为大雨,急忙忙躲雨。


 


非常俗套的,叶修又撞人一个人的怀抱里。


 


是黄少天。


 


“我会化作风雨陪在你身边。”


 


“但是现在都成海了你稍微克制一下?”


 


黄少天一脸震惊看着叶修:“老叶,你变了。”


 


叶修也微笑回望:“是啊,我变得更加爱你了吗?”


 


窗外的雨下的很大。


 


室内的电视还在播报着新闻,叶修记得自己在小时候新闻就是这样,这么多年过去了新闻还是这个样子。自己当初遇见黄少天的店铺也还在,这么多年还是记忆中的样子。


 


“叶修。”


 


“恩?”


 


“我喜欢你。”


 


“真巧,我也喜欢你。”


 


 


 


---END---



评论
热度(151)
  1. 三芮十人语罢寄无人 转载了此文字
  2. 雪落太行语罢寄无人 转载了此文字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