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All叶】五感全失的一天

语罢寄无人:

-有点黄,一发完


-我为什么不开车系列


-因为我是纯洁可爱的小透明啊


 


 




 @栀子 你的点文,其实是五感全失的好几天,文名打成一天总感觉会帅气一点。












叶修失去了所有感觉。


 


空气中从窗外飘荡的花香消失了。昨天不小心从楼梯上摔倒的左半边胳膊也完全不痛了。房间里静悄悄的。伸手去碰床头灯的开关,指尖就像触碰空气一样没有任何触感。


 


叶修张了张嘴,咳了一声。


 


还好,还可以发出声音。


 


叶修这样想着。


 


“你失去了所有感觉?”正在弄头发的楚云秀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叶修。


 


“也不算,最起码我还能听见一点,不过你要大声说话。”叶修转头看着楚云秀。


 


“老叶,那你失去了什么感觉?”方锐清了清嗓子用他最洪亮的声音说道。


 


“嗅觉,痛觉,触觉,听觉减弱了一点,然后还有味觉。”叶修面无表情吃着酒店提供的早餐。


 


“要不我们去医院吧。”苏沐橙一脸担忧地看着叶修。


 


“还是算了,这种事情还是太难以置信了,别最后把前辈抓进研究所里。”喻文州摸了摸下巴说道。


 


“行了行了,别围在这里了。你们今天的训练还没做呢。”


 


“老叶!这种时候你居然还想着训练!”


 


“五号队员黄少天同学,加训三遍。喻队长负责监督。”


 


“好的,前辈。”


 


“叶修你!!!”


 


“再说一句加训十遍。”


 


黄少天不说话了,叶修满意地点点头。张佳乐在远处的沙发上看着这一切,不自觉地鼓起了掌。


 


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黄某人表示,这一切他一定会讨回来,在床上的那种。


 


其实叶修倒没什么感觉,他还能继续打荣耀。


 


然而在今天第三次失误后叶修有些坐不住了,他第一次这么热切的希望自己的触感可以回来,当然也包括其他的感觉。


 


“你想找回触感?”喻文州刚刚洗完澡就看见守在他房间里的叶修。


 


于是叶修点点头。


 


这是喻文州第一次在苏黎世陷入思考中。


 


“要不我试试摸摸你不同地方看看?”喻文州沉吟许久缓缓开口。


 


叶修毫不迟疑地点头。


 


这种完全信任的模样让喻文州觉得很难办。


 


于是喻文州眼观鼻,鼻观心地左摸摸右摸摸。


 


叶修在喻文州身下,脸不红气不喘地看着喻文州对他左摸摸右摸摸。


 


叶修的皮肤很滑,而且很白,自己的手游走在这样的身体上让喻文州觉得非常色情。偏偏一抬眼就对上叶修波澜无惊的眼睛,完完全全没有丝毫在意的样子让喻文州觉得很难办。


 


空气中居然有一丝丝的尴尬。


 


叶修估计也察觉到了尴尬的气氛。


 


叶修抬头看着自己身上的喻文州:“那个...文州要不今天先这样吧。找个时间我们再...”


 


叶修还没说完就被进门而来的黄少天打断了:“队长队长,我今天的训练都... ...”


 


黄少天一进门就看见这样的画面:叶修被压在喻文州的身下,面色迷茫,喻文州耳朵通红转头看着自己,那种仿佛下一秒就会发生什么不可描述的感觉深深刺痛着他纯洁美好的心灵。


 


于是三个人大眼瞪小眼。


 


叶修在这尴尬的气氛中竟找回了一点点感觉。


 


他头疼。


 


尤其看着脸上的表情由茫然逐渐转变为气愤的黄少天,他的头更疼了。


 


“所以说我只是想让文州帮我找回触觉。”叶修苦口婆心对着众人解释。


 


王杰希点头表示理解。


 


随后王杰希表示其实他也可以帮叶修找回触觉。


 


但是被叶修毫不留情驳回了。


 


“那到底应该怎么办呢?”苏沐橙依旧担忧。


 


叶修摇头,喻文州摇头,黄少天摇头,张佳乐摇头,方锐摇头,孙翔虽然搞不懂他们在摇什么头但是还是跟着摇了摇头。张新杰在睡觉,楚云秀边看电视剧边摇头,王杰希还沉溺于思考中。


 


“其实听觉倒是好办,让黄少天对着你说一天估计你也就好了。”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王某人说道。


 


“靠,我们蓝雨和你们微草有仇啊。”黄少天不乐意了。


 


王杰希一脸认真地点头。


 


这次轮到黄少天陷入思考中。


 


第二天叶修一睁开眼睛就看见在自己床上睡的比他还美好的黄少天。


 


叶修面无表情掐了自己一下,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


 


叶修想了想掐了黄少天一下。


 


黄少天嗷的一声坐了起来。


 


随后黄少天表示,他觉得昨晚王杰希说道话非常具有建设意义,他决定尝试一下。所以他要泡在叶修身边一整天。


 


叶修的表情居然出现了些许动容。


 


这一刻他居然有一种想逃的想法。


 


黄少天显然察觉到叶修的想法,于是一把揽过叶修的肩膀个哥俩儿长,哥俩儿短了一会儿。


 


还没等黄少天哥俩儿完就被叫叶修起床的孙翔撞见了。


 


破门而入,一种抓奸的既视感。


 


孙翔先是愣了愣,然后满脸通红的‘你你你’个没完。


 


反应就像不小心看见纯洁爱情动作大片的未成年一样。


 


这是叶修第二次感到头疼。


 


叶修在吃早饭的时候黄少天在他左手边说个没完,叶修在洗漱的时候,黄少天在沙发上说个没完。叶修在放水的时候,黄少天在他隔壁放水说个没完。黄少天在训练的时候拉过路过监督的叶修说个没完。


 


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叶某人表示他今天一直在想抽死他和想砍死他的边缘上徘徊,但是想到毕竟是为自己想办法,就默默选择忍着了。


 


叶修一边这样思考着一边拍开黏在自己腰上的手。


 


一天过去,叶修奇迹般的发现自己的听觉恢复正常。


 


叶修一脸真诚对黄少天表示感谢,黄少天明显也很开心。两个人又哥俩儿长,哥俩儿短了一会儿。


 


“我仔细想了想,回复痛觉的方法除了身体之外的伤还有体内的。”叶修一大早就看见王杰希端着餐盘在自己面前坐下。


 


叶修眼神询问。


 


“体外伤我不赞同,因为伤身体,没有必要自残。”


 


“那体内伤是什么?”叶修提问。


 


王杰希沉默了一会儿:“不可描述。”


 


叶修花了好一会儿消化理解不可描述是什么意思,然后掏出叶秋强制性塞给他的手机准备报警。


 


被路过的方锐制止了。


 


叶修说王杰希打算耍流氓,他要大义灭亲灭了他。


 


方锐听完前因后果之后,一脸真诚地表示其实可以找他不可描述。


 


叶修沉默了几秒,端起餐盘走向了离两个人比较远的孙翔桌上。


 


孙翔被突然出现在视线里的餐盘吓了一跳,抬头发现是叶修后瞬间换上了一脸别扭的表情。


 


具体体现就是:孙翔把餐盘向远离叶修的方向挪了挪,然后过了一会又挪了回来。


 


 


 


 


叶修做了一个梦。


 


梦中有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看不清脸,但是叶修本能觉得他并没有恶意。


 


事实上那个人只是一动不动看着梦中的天空。


 


天空很美,星星一闪一闪的。


 


叶修坐在那个人的身边陪着他一起看星空。


 


过了好久那个人指着远方的一处问叶修:“那个是什么星?”


 


叶修抬头看了看:“北极星。”


 


“你怎么知道?”


 


“小时候我父亲和我说过。”


 


那个人不说话了,叶修也没说话。


 


过了一会儿那个人说:“我的爸爸很忙,非常忙。”


 


叶修也说:“我的爸爸也很忙,非常忙。”


 


那个人问叶修:“你怎么在这里?”


 


叶修说他是睡到这里的。


 


“我家里的都很忙,我有一个弟弟,他很好,小时候总是替我背锅。我和我弟弟的人生都被规划好了。我去继承父亲的事业,他继承母亲的产业。我其实不想去军队我其实想打游戏。”人那个人沉默了一会儿缓缓说道。


 


叶修沉默。


 


“你的消失的五感明早会全部回来的。”


 


然后那个人继续看星空,偶尔会指着某处问叶修,叶修一个一个耐心的回答。


 


在梦境消失的瞬间,那个人说他叫叶修。


 


 


 


 


 


叶修早上一睡醒就闻到窗外的花香。


 


国家队的宾馆外有一颗大大的树。


 


叶修不知道这是什么树,前几天一场雨过后树上冒出很多花苞。叶修当时还站在窗边看了花苞好久。心里还在想如果开花了,会不会有花香。


 


不似别的花那样热烈,是一种很清淡的香。


 


清晨的风吹过来的时候,正巧带着花香吹到叶修的脸上。


 


轻轻拂过。


 


喻文州推开门就看见这样的画面:窗帘卷卷着飞起,清淡的花香带着清冽的风吹到脸上,窗外的花瓣被吹起盘旋在房间,盘旋在叶修身边。叶修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


 


叶修转头,阳光刚好透过头顶的发旋折射出一种淡淡的属于阳光的颜色。


 


强大而温暖。






---END---





评论
热度(301)
  1. 三芮十人语罢寄无人 转载了此文字
  2. 雪落太行语罢寄无人 转载了此文字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