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
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卢叶】你是个啥子龙(cp生贺)

周尧-安默太太更新了吗:

安默默生日快乐么么哒(づ ̄ 3 ̄)づ


 


 


龙骑士卢瀚文x中国龙叶修


 


 


 


噫,怎么感觉我好重口啊


 


 


 


这学期真的……各种听不懂各种忙,所以连生贺都是压线完成的(哭晕)跪求默默不要嫌弃,我是爱你的呜呜呜……


 


 


 


0


 


 


我想成为一个龙骑士,我的伴生龙有最强壮的身躯,有最伟大的力量,还有至死不渝的忠诚。


 


 


他的脊背平坦而宽阔,利爪锋利并刚硬,当他张开双翼,我就坐在云上。


 


 


(摘自卢瀚文在课桌上刻下的一句话。)


 


 


 


 


 


 


 


 


1


 


 


不愿意成为教会的走狗又不愿意和精灵交易成为魔法师的小战士卢瀚文,在很小很小很小的时候,决定要成为一位龙骑士。


 


 


剑圣黄少天哈哈哈哈哈哈哈笑了一场,告诉他,


 


 


首先,你要有,一条龙。


 


 


 


 


 


 


 


 


2


 


 


龙族已经很久没有在这片大陆上出现了。


 


 


自从它们出现严重的繁衍问题,加上教会的围剿和精灵的排挤,这群傻大个儿就赌气似的不见了。


 


 


最近一个确切的有关于龙骑士的记载在上个神纪——


 


 


“将生命和灵魂与龙族共享,将获得神赐给龙族的神性。”


 


 


卢瀚文觉得这句话比起成为教会的走狗或高傲的魔法师简直是……燃爆了。


 


 


对于卢瀚文这样的想法——


 


 


卢爹说:“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卢妈说:“龙骑士是个啥?不愧是我儿子呀!”


 


 


年轻气盛的卢瀚文于是收拾了铺盖,拿上一把祖传的断剑,上路了。


 


 


 


 


 


 


 


 


3


 


 


据说龙是可以变成人形的。


 


 


所以卢瀚文到处去问人家:你是不是龙呀!


 


 


被他顺手从魔族手下救起的一个看起来很弱鸡的吟游诗人笑眯眯地举手说:我是我是。


 


 


卢瀚文说:“叶修前辈你不要捣乱。”


 


 


这个叫叶修的吟游诗人黏上了卢瀚文,张口闭口都是“以身相许”。


 


 


卢瀚文问他知不知道龙住在哪里。


 


 


叶修说知道,就住在龙岛上。


 


 


卢瀚文第一次得到一个明确的答复,眼睛都瞪圆了,乌溜溜看起来很可爱。


 


 


他问叶修:“你怎么知道?”


 


 


叶修眨巴了一下眼睛,启唇唱道:


 


 


“北海以北的海洋没有风浪,


 


 


落日的尽头全是金色的尾巴,


 


 


塞壬救起迷路的船员,


 


 


埃俄罗斯送他们回故乡,


 


 


固执的战士吻别了海妖,


 


 


将风神的礼物别在腰上,


 


 


这便来到神之忠仆所在的地方。”


 


 


卢瀚文开始有点佩服叶修了——这个吟游诗人会背很长很长的诗歌,除了不是一条龙以外,什么都好。


 


 


有了叶修口里的传说,卢瀚文准备动身前往龙岛。


 


 


叶修说:“何必舍近求远,我真的是龙,你信不信?”


 


 


卢瀚文摇头。


 


 


叶修捻着诀,念动咒语,摇身一变,就现出了原形。


 


 


卢瀚文虽然觉得这里文风有点奇怪,但还是忍不住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东西”——


 


 


“叶叶叶,叶修前辈,你怎么,你竟然是一条蛇!”


 


 


这条蛇一样的龙喷了一口龙息,又变回那个弱鸡似的吟游诗人:“现在信了吗?”


 


 


卢瀚文摇头。再摇头,惊吓过后又忍不住好奇地问:“叶修前辈,你到底是个啥?”


 


 


“我是个龙。”叶修点了点卢瀚文的鼻尖:“哪里不像?”


 


 


“哪里都不……”卢瀚文正待继续否定,忽然又觉得举个例子兴许更为生动形象,于是便道:“你没有肚子。龙有大肚子——你是一条的。你是蛇,大的那种,还长了足。”


 


 


叶修遗憾地摸了一把自己并不存在但是好像有还是有点料的小肚子:“我爱锻炼身体,我苗条。”


 


 


卢瀚文往后仰了仰头,一副无法接受但好像也并不是很想反驳的样子。


 


 


“你的腿太短了太细瘦,像爪子。”卢瀚文又说。


 


 


叶修想了想,依旧说道:“我比较苗条——手脚都是。而且我爱运动,走着走着腿就细了,它们整天蹲着,腿粗,不好看。”


 


 


“你没有翅膀!”卢瀚文突然大叫一声:“你没有翅膀,你飞不起来!”


 


 


叶修心说,小样儿,没见过龙,知道的还挺多。


 


 


他想了一下,决定用事实说话:“我能飞。你要不要来试试?”


 


 


卢瀚文想了想,脸突然莫名地红了。


 


 


叶修:“?”


 


 


不信他就抓着他飞一圈试试呗,这小孩脸红个什么劲儿?


 


 


——文化差异吗?


 


 


 


 


 


 


 


 


4


 


 


飞升这事儿有风险。叶修觉得自己是个虽然并不血淋淋但是确实活生生的例子。


 


 


他本以为天雷劈完大不了晕他个两三天,孰料一晕就晕来这么个鬼地方。


 


 


居然还被那群长得跟蜥蜴似的自称是“龙”的妖怪们嫌弃。


 


 


叶修也瞧不上它们——一群傻大个儿,也不修炼,也不学习,整天抱着堆亮晶晶的玩意儿醉生梦死。


 


 


长得还丑。


 


 


于是他自己溜出龙岛,想尽快找个什么办法回去,这随手掐指一算,居然算出个因果来。


 


 


他回去的因果就在这个叫卢瀚文的少年身上。


 


 


这少年身上还牵着一桩大功德。


 


 


具体啥因果啥功德也算不清,也不知道是他法力削弱了,还是这片大陆的天道信号不好的缘故。


 


 


也罢,先搭上线再说。


 


 


他跟踪少年几天,发现少年为了成为一个龙骑士,正在寻找现在已经在这片大陆上消失的龙族。


 


 


龙骑士是个什么玩意儿叶修不知道,但这人要找龙族倒是正合他意。


 


 


叶修赶紧跑出来认亲。


 


 


居然又被嫌弃。


 


 


小破孩年纪不大,固执得要命,柴米油盐不进,说是一定要找“正规”的龙族。


 


 


什么话!


 


 


要不是这片大陆压制着他这个“外来者”的法力,叶修都想直接变成那些长着翅膀的大蜥蜴哄哄他算了。


 


 


这儿的人都什么审美?


 


 


——辣眼睛的审美。


 


 


“亮晶晶的!”卢瀚文买了一套闪闪发光的盔甲,兴致高昂地喊:“我穿得亮晶晶的,龙就会来了!”


 


 


旁人窃笑,叶修侧头,拂袖掩了眼睛。


 


 


卢瀚文大步走来,叮铃哐啷,闪闪发光,似一个人形的太阳,周围人被刺得泪流满面。


 


 


他在叶修面前转了一圈,脸蛋在铠甲的映照下也闪闪发光:“叶修前辈,你喜欢吗?”


 


 


叶修以拇指、食指圈出一个圆,圆里正好放下卢瀚文小朋友兴高采烈的脸。


 


 


那双眼睛黑白分明,乌溜溜带笑,也是亮晶晶的。


 


 


年轻人啊。


 


 


叶修忽然觉得那群蠢蜥蜴的审美也不是完全没道理的。


 


 


 


 


 


 


 


 


5


 


 


带着一个弱鸡吟游诗人包了一艘船去寻找龙岛的小战士卢瀚文成了一个笑话。


 


 


整个港口上的人都从更多的吟游诗人那里听说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笨蛋:


 


 


“把船上装满财宝,


 


 


亮晶晶没有云帆。


 


 


宝船主人被缪斯欺骗,


 


 


要到海里去寻找龙岛。


 


 


到哪里才能找到龙族,


 


 


到哪里才能登上龙岛。


 


 


海上没有风浪和海盗,


 


 


更没有亡灵和海妖。


 


 


把桨垫在枕下,


 


 


做个梦就能到。”


 


 


叶修过目不忘,回来时给卢瀚文唱了一遍。


 


 


卢瀚文说,等我骑着龙回来,吓掉他们的眼睛。


 


 


叶修说,你都还没有出发,他们就已经笑掉了大牙。


 


 


卢瀚文撅着嘴不说话。


 


 


叶修说算啦,用我凑合一下不好吗?


 


 


摇头。


 


 


叶修陪着他躺在甲板上,星星也跟着摇摇晃晃。


 


 


“你为什么要做龙骑士?”他问这个即将踏上征途的小孩。


 


 


卢瀚文翻了个身,看着他:“将生命和灵魂与龙族共享,将获得神赐给龙族的神性。”


 


 


叶修偏了偏头:“你想获得神赐给龙族的神性?”


 


 


“精灵和龙族是神的忠仆,神将神性赐予它的每一个信徒。如果信仰神,就会成为神的使者;如果与精灵交易,就会获得魔法;如果与龙族共享生命和灵魂,就会成为龙骑士。”卢瀚文一字一句背书般念了一段话。


 


 


叶修:“唔。”


 


 


卢瀚文接着说道:“我不愿把信仰给神,那样显得我言不由衷。我不愿与精灵交易,那样我会失去自己。”


 


 


叶修听到这里,忍不住偏头去看他。


 


 


卢瀚文双目炯炯,倒映了漫天星光,幽深处又似是藏匿了深海漩涡:


 


 


“——我欲将生命与灵魂和他共享,与一位伟大的战士同生共死,直至此世终结。”


 


 


叶修沉默。


 


 


卢瀚文眨了眨眼,嘴角止不住地上翘。


 


 


叶修:“谁说的?”


 


 


卢瀚文:“我。”


 


 


“龙族最讨厌不真诚的人。”叶修说。


 


 


卢瀚文马上改口:“第一位龙骑士,莫里亚蒂。”


 


 


叶修点点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通过了我的考核,我同意你做我的龙骑士了。”


 


 


卢瀚文莫名地红了红脸,马上又翻身坐起:“我才不。你是不是龙都还两说。”


 


 


“那你还这么听话——让你改你就改,真是乖巧可爱。”叶修笑眯眯瞧他。


 


 


卢瀚文瞪大了眼睛:“你骗我!”


 


 


叶修道行非浅,闻言便也不慌不忙,上下嘴皮子一碰就开始掰扯:


 


 


“可以同生共死的人,自然不容许欺骗,龙骑士和伴生龙对彼此的忠诚,我以为不需明说你也该知道。”


 


 


卢瀚文一愣,默不作声思考了一会儿,抬起脸来认真道:“谢谢前辈,我以后一定注意!”


 


 


叶修趁热打铁:“那么我们就签订契约吧!”


 


 


卢瀚文脸色爆红:“不行不行。前辈你……你怎么总是这么……”


 


 


叶修也奇怪他一提起这事儿便红脸,于是也坐起来:“我总是如何?”


 


 


“这么……”卢瀚文咕哝了一句。


 


 


叶修莫名其妙:“什么?”


 


 


卢瀚文飞快地抬眸扫他一眼,自暴自弃般道:“反正不要!我要去龙岛找真正的龙!”


 


 


叶修哭笑不得:“好罢。我带你找到龙岛就是了。”


 


 


卢瀚文听罢,语速飞快地从唇间颤出一句“谢谢”,躺回甲板上,拉上睡袋,想了想,磨磨蹭蹭翻了个身,背对叶修睡着了。


 


 


NPC十分不配合啊。


 


 


任务有难度。


 


 


叶修看看卢瀚文微微起伏的脊背,有些惆怅地叹了口气。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一向乐观的叶修不知道为什么稍稍有些小遗憾——


 


 


大概因为这小屁孩还是不相信自己是个蜥蜴吧。


 


 


 


 


 


 


 


 


6


 


 


两人在想象中历经了九九八十一难,在叶修的指引下,卢瀚文不费吹灰之力见到了龙岛。


 


 


他们到的时候,一群龙围着一艘被海水冲到岸边的沉船捞宝石。


 


 


一只小红龙指着叶修说:“哎呀妈妈,你看那个怪物……”


 


 


那孩子的妈闻言扭头望了一眼,张开翅膀把她儿的目光挡起来:“宝贝别指人,不礼貌。”


 


 


龙群围着沉船闹了半晌,把该捞的都捞完,然后便呼啦啦四下散去了。


 


 


卢瀚文:……


 


 


“——龙!”卢瀚文这才回神。


 


 


“全都是龙!!!”卢瀚文撕心裂肺地喊。


 


 


“那!么!多!龙!!!”卢瀚文疯了。


 


 


叶修乜他一眼:“你方才怎么不叫唤?”


 


 


卢瀚文癫狂地往岸上跑。


 


 


叶修掐了个诀,想了想,又收了手,袖着手慢悠悠从船上下来。


 


 


整个岛都是龙。


 


 


岛上东西都大得出奇,树木参天,山石巍峨,远处一道山峦高耸入云——就连周围树上的果子,也大得像一辆马车。


 


 


卢瀚文站在岛上,觉得自己像一只蚂蚁一样渺小,胸中那腔热血却越燃越旺。


 


 


他看见天边因黑龙飞过炸亮的闪电,看见绿龙曲着尾巴伏卧在树顶,不远处传来一两声怒吼……


 


 


忽然,林涛卷动呼号,刹那间飞沙走石,一阵热浪轰然席卷而来。


 


 


火焰如同巨浪一般咆哮而至。


 


 


卢瀚文尚不及反应,便被一层薄薄的水雾牢牢护住。


 


 


一只红龙自高空俯冲而下,口中含焰,神情狰狞。


 


 


既而一张黄纸倏然自卢瀚文身后飞出,“啪叽”一声重重黏上红龙的面鼻。红龙僵直片刻,轰然栽倒在地。


 


 


后脑勺被轻拍了一下,卢瀚文“哎”一声扭头,瞧见叶修笑眯眯的脸:


 


 


“害怕不害怕?”


 


 


卢瀚文摇头,把抽出半截的断剑塞回牛皮套里,这才感觉到背上一层薄薄的冷汗。


 


 


叶修瞧见他的动作,又是一笑:“你倒是胆大。”


 


 


“前辈好厉害!”卢瀚文有些佩服地感叹。


 


 


“那我们签订契约吧。”叶修说。


 


 


卢瀚文听他又一次老调重弹,颇有些啼笑皆非地望过去:“前辈……”


 


 


“我说真的。”叶修并不改口。


 


 


“哎——呀——”卢瀚文拖长了声音,拿不准要不要与他分说清楚。


 


 


“你欠我两次啦!”叶修提醒他。


 


 


卢瀚文看着他,见他眉眼弯弯,口里虽然正大光明向人讨要“报酬”,语气却温和中带了两分调侃并玩笑,正似一个朝孩子讨要糖果来甜嘴的长辈。


 


 


卢瀚文却一字字认真回道:“所以真的谢谢前辈,以后一定会报答前辈的!”


 


 


叶修点点头:“所以我们签订契约吧。”


 


 


卢瀚文QAQ了一下:“前辈你好执着。”


 


 


叶修笑眯眯地:“彼此彼此。”


 


 


说来奇怪,除了那第一只主动对他们发起攻击的红龙,接下来两人在龙岛上晃荡数日,终没再见登岛时那般的情景。各种龙见了他们,不是转身飞走,就是远远避开。


 


 


卢瀚文觉得,虽则自己还没有足够的人格魅力叫龙一见钟情,但好歹也是一条生命啊!


 


 


那么大一坨肉顿在它们面前,这群傻大个儿愣是连看都不看一眼,反而一脸嫌弃——这都什么食欲?!


 


 


卢瀚文不明所以,又有些挫败。


 


 


“怎么回事……要怎么跟它们搭上话才好……”


 


 


叶修漫不经心道:“所以还是跟我签订比较方便啦!”


 


 


卢瀚文头也不回:“不——要。”


 


 


叶修:“来——嘛。”


 


 


卢瀚文:“不要不要。”


 


 


叶修:“来嘛来嘛。”


 


 


卢瀚文字正腔圆:“不——要——咦?”


 


 


“怎么?”叶修问他。


 


 


卢瀚文默不作声盯着四周看。


 


 


叶修耐心等他说话。


 


 


“……我们明明是往岛中走的,”卢瀚文挠了挠头,“虽然树林长的都差不多,但这里已经是第三次我们走到这里了。”


 


 


卢瀚文摸了摸树干:“我在这棵树上刻过一道。”他说着,又抚着树干转了一圈,更加惊奇地“咦”了一声:“没有了?”


 


 


叶修说道:“你记错了吧。”


 


 


“没有没有!”卢瀚文又看看周围:“前辈你看,如果我们再往那边走,大概就是回到船上了。”


 


 


叶修“唔”了一声,不甚在意道:“那我们往这边走好了。”


 


 


“那边是换个方向环岛吧……”卢瀚文拉住叶修的手往树林深处走:“走这边还比较靠谱。”


 


 


卢瀚文一路走,一路刻。


 


 


三天之后,两人停止了脚步。


 


 


树上的印记还在,但这也意味着他们又回到了原点。


 


 


卢瀚文回头看叶修。


 


 


叶修肃容道:“此中必有蹊跷。”


 


 


卢瀚文瞪他:“前辈!”


 


 


叶修还是袖着手笑呵呵的样子。


 


 


很多年以后,卢瀚文回顾往昔,痛心疾首地指责叶修:我们白白浪费这许多时间,就因为你那些个乱七八糟的小把戏。


 


 


叶修对这样的指责嗤之以鼻:


 


 


——某些人年轻气盛,倔强如牛,我好心好意,筹谋造境,成全他一个少年梦;他倒好,只顾着撒丫子跑路,教我一颗真心都喂了狗。


 


 


 


 


 


 


 


 


7


 


 


许多年后形容自己真心喂狗的叶修,此刻面对卢瀚文的怀疑,一派坦然:


 


 


“我错了。”


 


 


卢瀚文:……


 


 


——我不过诈你一诈,你竟然就这么果断地承认了!


 


 


莫名的憋屈。


 


 


——你错哪儿了?果然是你!你为什么这么做?


 


 


……


 


 


几句话在卢瀚文喉间翻来覆去,最后憋出一句:“怎么回事?”


 


 


叶修悠长地叹了口气:“此话,我也不知从何说起啊。”


 


 


卢瀚文凶巴巴:“从你开始暗搓搓盘算我开始。”


 


 


“噢,”叶修平静地道,“那便从我离开龙岛开始说起吧。”


 


 


卢瀚文:……?!?!?!


 


 


这样,就说来话长了。


 


 


叶修离开龙岛后不久,原本与龙族相连的印记便消失了。待他觉出不对,欲回去查探究竟时,却遭到了龙族的追捕,这才知道龙族族长带着全族投降了魔物。


 


 


好在偷跑出境的叶无论修对于龙族还是魔物而言,都不是什么重要龙物;叶修本人也非等闲之辈——又要四处找人,又要躲避追捕,索性化作一个潇洒自在的吟游诗人,走遍了整个大陆。


 


 


整个龙,无论龙子龙孙,都成为了魔物的走狗,比之教会中人,尚且不如。


 


 


“我遇到你就想告诉你啦!”叶修说道:“但看你那么热情,总不想当头给你浇冷水。”


 


 


“更何况我真的是龙啊,而且是现在世界上唯一一条正直的好龙,”叶修认真道,“只要你与我签订了契约,又能成全你的少男心,又不至于对龙族失望——多好的事,你偏不答应。”


 


 


卢瀚文呆怔半晌,这才缓缓问道:“那么,我们现在在哪里?”


 


 


“这是我的记忆,”叶修说着,伸手拈起一片树叶,“我只在岛上呆了一个月,所以只有一个月的记忆。一个月后,这里的一切就会归零,比如你刻在树干上的记号。”


 


 


“——我没进入过岛中,所以我们也不可能走进去,只能徘徊其外。”


 


 


叶修三言两语解释干净,朝卢瀚文额上轻轻一点:


 


 


“现在,睡罢,醒来你就回去了。”


 


 


卢瀚文睁开眼,满眼摇摇欲坠的星光,甲板咯吱作响。


 


 


他侧头,看见一条银白色的、长相怪异的长“蛇”盘在他身侧,尾巴回摆,尖上带一对薄而结实的透明鱼鳍,蒲扇似地轻拢过来,正好松松守住卢瀚文半身。


 


 


那“蛇”满身巨大的鳞片,却不是连结一体的蛇鳞,而是片片精致玲珑的鱼鳞;腹部柔软光洁,头顶一对钝而硕大的鹿角;头、面蜷在下面,只露出两根粗长的缎须,在海风中随着绵长的呼吸惬意地摆动着。


 


 


卢瀚文看得失了神,鬼使神差伸出手去,拽住其中一根,轻轻扯了一下。


 


 


这庞然大物身形微微一颤,然后“呼嗤”喷出一声。


 


 


声音听起来像放大许多倍的喷嚏。


 


 


于是蛇首往身体蜷缩的更深处藏了一藏,项中发出一连串沉闷的“叽里咕噜”,复酣然睡去。


 


 


卢瀚文只觉自己一侧的嘴角不自觉牵动了一下,然后便轻轻叹了口气。


 


 


“——我真的是龙,你信不信?”


 


 


恍惚间似乎有人这么问他。


 


 


信啦,怎么不信。


 


 


卢瀚文回忆起梦境中的景象——那只指着他们说怪物的幼年红龙、那些远远回避的同类,还有自始自终、不得寸进的窘境……这些情形其实针对的不是他,而是当初的前辈吧。


 


 


心里忽然泛上几分淡淡的心疼来。


 


 


这些被同类排挤、攻讦的回忆,前辈分毫不动地呈现在他面前——只为让他真实地看到那个向往已久的龙岛,那个所有向往成为龙骑士的人类一生追寻的圣地。


 


 


——愿意揭开自己的伤疤,只为成全一个少年的朝圣。


 


 


卢瀚文看着这条巨大的龙,不由自主地弯了弯嘴角。


 


 


——我不愿把信仰给神,那样显得我言不由衷。我不愿与精灵交易,那样我会失去自己。我欲将生命与灵魂和他共享,与一位伟大的战士同生共死,直至此世终结。


 


 


——要配得上这样的前辈,只敢做梦怎么够。


 


 


卢瀚文悄悄将盖在身上的龙尾掀起,蹑手蹑脚爬起来,朝舵头走去。


 


 


他望望天星,望望夜水,回忆着梦中的指引,缓慢而坚定地转动了沉重的船舵。


 


 


 


 


 


 


 


 


8


 


 


卢瀚文决定要去拯救龙族。


 


 


对于这个伟大的梦想,叶修不置可否。他自从醒来便懒洋洋的,也不再变回人形,顾自挺着肚皮翻在甲板上当尸体。


 


 


卢瀚文提着桶和毛巾走过来,给他擦澡。


 


 


叶修一身灰尘,四足踞地,以腹部磨蹭着甲板翻滚了一下,肚皮朝上,瘫在那里。


 


 


一长条龙,直直摆开,顿时就把整条船撑得拥挤起来。


 


 


卢瀚文一点点仔仔细细给他擦洗鳞片和腹部,擦到他颈间一片月牙形的白鳞时,叶修的尾巴不自觉弹起,重重拍了一下甲板。


 


 


卢瀚文也不躲,安抚似地摸了摸他的鼻顶。


 


 


叶修懒懒张开眼睛,一双眸子大约是睡太久的缘故,温温软软带些许水光,正是让卢瀚文心下发软的模样。


 


 


卢瀚文看着他就不自觉心里欢喜,于是便放下东西,半跪着凑过去看他:“前辈。”


 


 


叶修龙形极大,又呆呆的刚刚睡醒,卢瀚文这样忽然凑近,便叫他有些难以看清。


 


 


他仰了仰头,好将这颗突然凑近的脑袋放到宽大视野的正中,结果还是变成了斗鸡眼。


 


 


卢瀚文笑起来,又使坏凑近几分,几乎要贴到叶修鼻尖:“前辈!”


 


 


叶修又往后靠了靠,不幸被头顶鹿角抵住,没掌握好脑袋的平衡,晕晕乎乎侧朝一边去。


 


 


卢瀚文心里笑得打跌,口里安抚他道:“前辈继续休息,等我们到了再叫你。”


 


 


叶修似乎是“嗯”了一声。


 


 


他龙形时说话声极大,即使压低嗓门也像打雷一样,故这算是几日来他第一次回应卢瀚文的一系列碎碎念。


 


 


卢瀚文很高兴,擦完便收了东西趴到一边,杵着下巴看叶修睡觉。


 


 


叶修道行再深也耐不住他这样看,睡了一会儿实在觉得古怪,默默又睁开眼睛看他。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都不说话。


 


 


卢瀚文笑吟吟地望着叶修。


 


 


叶修面无表情地望回去。


 


 


卢瀚文看着看着,又似是随口念叨一般叫了一句:


 


 


“前辈。”


 


 


叶修:……


 


 


这孩子什么毛病?


 


 


本来以为被戳穿了那些幻境要给这孩子摆事实、讲道理,然而睁开眼后,仿佛就换了个世界。


 


 


少年叫他时声音清脆响亮,却比先前多了许多难解的热意;次数也变得频繁——前辈长,前辈短,前辈你不要趴在那里脏,前辈我给你遮个伞,前辈擦完啦你翻个身……


 


 


还有就是现在这样,什么也不说,似乎就单纯只是为了叫而叫,有事没事想起来便叫两声。那双眼睛乌突突、亮晶晶,一眨不眨徘徊在他身上。


 


 


叶修觉得自己都要不认识“前辈”这个词儿了。


 


 


“前辈,睡吧。”


 


 


叶修回神时又听见他这么说。


 


 


这回还动手动脚。


 


 


那只温热的手轻巧地凑上来,极其温柔地抚向自己的逆鳞。


 


 


叶修觉得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了不得,忍了又忍,才没有暴力反抗。


 


 


逆鳞敏感至极,叶修第一次被摸到时,尽管知道必须尽力克制,颈上的鳞片还是尽数炸了起来,利爪“呲啦”几声在甲板上掏了个窟窿,龙尾一摆,直接把桅杆断作烂木。


 


 


而今居然忍忍便忍下了。


 


 


唉。


 


 


摸吧摸吧,摸着摸着就习惯了。


 


 


叶修破罐子破摔,只觉眼皮又沉重起来。


 


 


“睡吧,前辈。”


 


 


那声音又说。


 


 


叶修依言合上眼,隐约间感觉身旁躺下一个温热的身体。


 


 


那身体紧贴着自己的腹部——最靠近心脏的地方,一只手安慰似地抚过他的逆鳞和鼻顶。一颗年轻而热情的心脏一下下跳动着,与自己的心脏跳动声音渐渐融合在一起。


 


 


他在黑暗中仿佛看见一双黑亮亮的眸子。


 


 


“前辈,我们签订契约吧。”


 


 


他听见少年的声音。


 


 


“我们签订契约吧。”少年的声音大了一些。


 


 


这剧情反转得委实有趣。


 


 


叶修饶有兴致地听着,就是不出声回应。


 


 


“前辈,我想做你的龙骑士。”


 


 


那双黑亮亮的眼睛看着他,那双手伸过来,温暖一如紧靠在自己身侧的那个身体,掌心里尽是热汗,依然不管不顾,紧紧拉住自己的手:


 


 


“想和前辈,同生共死。”


 


 


叶修终于笑了笑,却在心里轻轻回答:


 


 


不行呀,我老啦。


 


 


 


 


 


 


9


 


 


叶修想,他大概真的老了。


 


 


老到只是造一个幻境,便惊动了天劫。


 


 


这贼老天,要它算因果算不清,要它算功德算不清,找起该劈不该劈的人来,倒是不遗余力。


 


 


在幻境中看到龙岛的那一刻,他就觉察到曾经在渡劫之前感受到的那种隐隐的不安和似有若无的警告,却在看到少年惊喜万分的表现时,按下了“偷工减料”的念头。


 


 


至少全他一个梦也好。


 


 


这个梦全了一半。另一半梦,实是所料不及,力有不逮。


 


 


叶修到现在也想不通,不过一个幻境而已,如何就惊动了天道。思来想去,终究是因为自己没摸清这里的法则。


 


 


天衍大道,他不请自来,实为异数。


 


 


等到他把卢瀚文全须全尾地带出幻境,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连化形也不能够了。


 


 


不能化形,不是因为天道的压制,反倒是因为他自己心中无法自释的惴惴。毕竟原形对于他而言,才是潜意识里最安全的形态。


 


 


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叶修在昏昏沉沉间,除了感觉到这个世界对他隐隐的压制和削弱,终于察觉了那一点点隐蔽的排斥。


 


 


不该是你的,终究不是你的。叶修在这世界呆了这么些年,这才意识到,自己终究是个局外人。


 


 


这使他忽然有了一种极大的危机感——他想回去,原先是因为飞升飞错了地方,现在则是因为变数太大。


 


 


这里的法则与原来的世界全然不同——叶修不知道他要怎样才能回去,不知道要怎样就会触犯天道,更不知道这一次天劫是大是小。


 


 


“契约”一物,既然能使两人生死与共,大约与朝天道赌誓相类,自己身为异数,更是万不可轻忽大意,随性而为。


 


 


老了老了,反倒心急轻率了。


 


 


叶修昏昏沉沉睡了几日,心下那一点惴然和不妥丁点儿没消,几次醒来只有那双黑亮亮的眸子和那一声迭一声的“前辈”。


 


 


又一次醒来,多了一只骷髅架子模样的大蜥蜴,大蜥蜴头顶一块骨头呈现出一种青灰,像一顶灰扑扑的皇冠。


 


 


卢瀚文管他叫骨龙塞亚克。


 


 


塞亚克在龙族语言里是“神的儿子”的意思——他是龙族老族长的儿子。


 


 


——“父亲带我们投降了魔族,魔族担忧无法掌控我们,把我们献给了巫妖。”


 


 


卢瀚文问他:“为什么要把你们自己出卖给魔物?”


 


 


——“他们说会交给我们传承的方法。”


 


 


卢瀚文皱了皱眉,怀疑地抿了抿嘴唇。叶修满脸茫然。


 


 


塞亚克看他,一脸古怪:“你是个什么龙?”


 


 


“我是另一个品种。”叶修淡定答道。


 


 


卢瀚文笑着,有些心疼地将脸贴到叶修快要合上的一边眼皮上。


 


 


叶修闭上眼睛任他蹭着,睁开另一只眼睛,有点茫然地发呆。


 


 


塞亚克看着他们,若有所思。


 


 


叶修被卢瀚文蹭着,温温热热的,又开始想睡觉了。卢瀚文坐在他头侧,与那只骨龙交谈,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叽叽喳喳。


 


 


那只骨龙讲话时声音很虚弱,伴随着“咯咯哒哒”的骨骼咬合声,头上那块青灰色皇冠模样的骨头一颤一颤,听得叶修牙酸。他觉得这只骨龙应该少说两句话,这样絮絮叨叨地诉苦,咯咯哒哒,很可能造成骨节脱落。


 


 


他听见卢瀚文问塞亚克:“那你为什么能逃出来?”


 


 


“我是族长,是自愿给巫妖王炼化的。”塞亚克咯咯哒哒说着,指了指自己头顶那块青灰色的骨头。


 


 


“你是族长?你父亲呢?”


 


 


“……”


 


 


“其他龙呢?”


 


 


塞亚克不再咯咯哒哒了。他用那双窟窿眼睛,忧郁地望着波光粼粼的水面。


 


 


“我要出来找一个龙骑士,回去救他们。”良久,塞亚克开口。他说话时,又将那双窟窿眼睛对向卢瀚文:


 


 


“很早以前,传承里记载过,如果把生命和灵魂共享给别人,就会获得更强大的力量,也能够消灭双方身上一切的诅咒——即使我被巫妖炼化,只要与你签订了契约,我就不再属于巫妖王,也可以获得重生。”


 


 


卢瀚文愣了一愣。


 


 


叶修饶有兴致地将尾巴勾了勾,在半空中绕了个圈。


 


 


这条骨龙咯咯哒哒说完,犹豫片刻,朝卢瀚文低下他硕大的头颅,青灰色的皇冠正对着这个少年,仿佛一次庄严的献祭:


 


 


“如果你愿意,我想向你献上我的忠诚,绝不背叛——至此世终结。”


 


 


……


 


 


——等我骑着龙回来,吓掉他们的眼睛。


 


 


——我要去龙岛找真正的龙!


 


 


——我想成为一个龙骑士,我的伴生龙有最强壮的身躯,有最伟大的力量,还有至死不渝的忠诚。他的脊背平坦而宽阔,利爪锋利并刚硬,当他张开双翼,我就坐在云上。


 


 


……


 


 


眼前的这条骨龙,就是传说中真正的龙,也曾经是龙族中最尊贵的银龙,甚至即便是现在这般丑陋的样貌,也还是可以号令全族的族长。


 


 


只要签订了契约,他身上将重新生长出血肉和漂亮的银色皮鳞。他们将一起回到龙岛,拯救所有被折磨的族人,他们会一起被载入史册,被无数的诗人诵唱。


 


 


卢瀚文被这样的恳求震撼了。回神的瞬间,他下意识扭头去看叶修的神情。


 


 


叶修还是趴在甲板上,百无聊赖的模样,一双漂亮的黑色眼睛一动不动,温和地看着他——目光里还带着几分孩子气的狡黠和兴味。


 


 


“不行,”卢瀚文断然答道,“我已经答应前辈了!”


 


 


叶修:“???”


 


 


塞亚克:“?!!”


 


 


两条龙皆是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卢瀚文有些挫败地看着叶修:“前辈。”


 


 


又来。


 


 


叶修被那双乌溜溜的眼睛巴巴地望着,开始有点茫然了。


 


 


卢瀚文抿了抿嘴唇:“想和前辈在一起。”


 


 


叶修眨了眨眼睛。


 


 


少年看上去有些紧张,却还是直视叶修的眼睛,一字一句认真说道:


 


 


“我去救龙族,是想要做点什么,才可以配得上前辈,才可以让前辈被龙岛接纳。”


 


 


“因为在乎,很在乎前辈有没有被接纳,有没有被尊重,有没有——得到最好的。”


 


 


他的眼睛亮晶晶的,像龙族最爱不释手的宝石,又像两团炽热的焰火。


 


 


叶修觉得心脏被烫得胀起来,忽悠悠飘浮着,无措地悬在半空,只等着什么东西来将它倏然戳破,或稳稳当当拥在怀中。


 


 


“——喜欢叶修前辈。”


 


 


糟糕啦。


 


 


叶修心想。


 


 


这一下,怕是要晚节不保啦。


 


 


 


 


 


 


 


 


10


 


 


叶修自小没驮过人。


 


 


卢瀚文自小没骑过龙。


 


 


两个人都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飞起来时颇有几分手忙脚乱。


 


 


从大陆背面远道而来的魔族,把龙岛作为根据地发展生产,短短几年的时间,周围海域已是乌云惨淡,腐血凝霜。


 


 


入目皆是傀儡般呆滞沉默的骨龙。


 


 


塞亚克静静地看着。


 


 


那边一人一龙还在你一句我一句地对话:


 


 


“前辈答应嘛。”


 


 


“不要。”


 


 


“为什么呀?”


 


 


“唉。”


 


 


“唉~~~”


 


 


“……”


 


 


“好——啦——前辈跟我签订契约嘛。”


 


 


“……你看,龙岛。”


 


 


叶修浮停空中,微微低头,让卢瀚文看见下方漂浮在一片暗红色海水中的龙岛。


 


 


天边乌云渐渐拢过来,闪电翻滚在云层里,照得海面黑压压一片。


 


 


卢瀚文一下也止住了声音,抓稳龙角探身朝下望去。


 


 


“大陆背面不久前出了内乱,魔族都回去了,现在岛上只有巫妖和亡灵,正是反攻的的好机会。”


 


 


塞亚克说着,看着卢瀚文,欲言又止。


 


 


卢瀚文埋怨叶修:“你看,你还不答应,你再不和我签订契约,大好的时机就要溜走了!”


 


 


叶修:……


 


 


塞亚克:……


 


 


叶修心想,小同志你可长点儿心吧,你看看人家族长,人家是这个意思吗?


 


 


塞亚克沉默了一下,巨大的窟窿中黑黝黝看不出眼神,可他再次开口时,声音里已经带上了一丝恳求:


 


 


“我们出卖灵魂,只是想要获得繁衍传承的方法,现在已经受到了惩罚。我好容易逃出来,想找一个龙骑士,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如果你们可以帮龙族摆脱这一次困境,龙族所有族人都会感激不尽。”


 


 


“感激有什么用,”叶修收回看向云层的目光,十分冷静地打断他,“你给我们小卢找一条好龙吧。”


 


 


卢瀚文对叶修把他推来送去的行为非常不满:“我不要别的龙,我就要你!”


 


 


“好好说话,别晃来晃去。”叶修说着,调整了一下姿势。


 


 


卢瀚文用脚攀着龙角,趴下去亲了亲叶修的额骨:“前辈前辈,你答应啦好不好?”


 


 


叶修呲了呲牙,不说话。


 


 


塞亚克默默看着他们,又默默低头去看如今一片阴森鬼气的龙岛。此时云层已经渐渐压重压低,血腥气也凝聚起来,其浓烈甚至使人只嗅一嗅便会呛咳出声。


 


 


“为什么龙骑士和他的龙签订了契约就会获得更强大的力量?”卢瀚文突然问。


 


 


塞亚克愣了一下。


 


 


叶修也收回关注云层的目光,有些好奇地看着塞亚克。


 


 


“……因为神性会平分给他们,”塞亚克说,“传说里就是这么写的。”


 


 


“为什么把神性平分给人类,半生龙反而会更强大呢?”卢瀚文不依不饶地问。


 


 


塞亚克沉默。


 


 


“是骄傲吧。”


 


 


卢瀚文忽然说道:


 


 


“龙族是最接近神的种族了,所以不屑于交往平凡的人类。”


 


 


塞亚克立刻张口反驳:“那只是……”


 


 


“可是再强大的东西,如果什么也不在乎的话,也就不会努力去做了。”


 


 


卢瀚文认真地说:“如果有在乎的伙伴、不得不去保护的人,无论是人是龙,因为生死相连,都会为了彼此背水一战,殊死而战的吧。”


 


 


塞亚克怔住了,半晌后,却又古怪地笑了一下:“那么人类呢?你们除了能用契约逼迫我们为你们拼尽全力,又能做些什么呢?”


 


 


“我会保护前辈啊。”卢瀚文笑得眉眼弯弯,从腰间拔出那把从家里带出来的断剑挥了一下:“而且那不是逼迫,是发自内心的守护。就像前辈无论跟不跟我签订契约,都会和我在一起一样。”


 


 


龙脸红看得出来吗?


 


 


叶修这一秒还真的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


 


 


塞亚克哑然失声,很久以后才又发出一声笑来。


 


 


他笑起来透风,声音古怪,语气听上去却比刚才温和了许多:“你说得对。”


 


 


“所以我们签订契约吧前辈。”卢瀚文顺口又说了一次。


 


 


叶修没有回答他,而是又看了看天空,若有所思,终于开口说道:


 


 


“我有办法了。”


 


 


卢瀚文和塞亚克都疑问似地望过来。


 


 


“我会召唤雷电哦。”叶修笑着说道。


 


 


 


 


 


 


 


 


11


 


 


这一句话刚一说完,天空中猛然炸开一道电光。


 


 


那电光轰然照亮半边天空,使整个空间在数秒之内亮如白昼。


 


 


塞亚克目瞪口呆。


 


 


卢瀚文皱起眉来,手指暗暗收紧了。


 


 


“那是什么?”他问道。


 


 


“超级无敌全方位多角度托马斯回旋大霹雳。”叶修说:“专门治这些邪门歪道。”


 


 


他一边说,一边靠向塞亚克侧了侧头:“小卢下来。”


 


 


天空又渐渐暗沉下来,只余云层上翻滚的雷鸣和电噪声噼里啪啦连成一片,就连空气中也凝上几分不安定的躁动。


 


 


卢瀚文心中忽然一沉:“我不。”


 


 


“听话,”叶修不为所动,“快下来。”


 


 


天空中乌云滚滚,暗无天日。


 


 


卢瀚文觉得心跳得越来越快,某种不安的感觉也一步步逼近。


 


 


叶修往塞亚克的方向晃了下脑袋。


 


 


卢瀚文半身悬空,另一手牢牢抓住叶修的龙角。


 


 


云层上方传来一声闷响。


 


 


叶修迅速一个摆尾。


 


 


卢瀚文没能抓稳,大叫一声跌到塞亚克身上。


 


 


一道紫光没有丝毫预兆,朝他们的方向悍然劈下。


 


 


卢瀚文听见一声长长的龙吟。


 


 


只见那条银白长龙长尾横扫,撞开塞亚克,继而调转身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龙岛俯冲下去。


 


 


“前辈!”


 


 


卢瀚文话音未落,又一道天雷带着不可撼动的绝对威势,朝那条白龙猛劈下去。雷声悍然震破九霄,仿佛有上万天兵同一时刻轰然呵斥出声,怒捶天鼓。白光骤然大亮,照见狰狞云层上翻滚的可怖紫色乾坤和苍茫天色下血气翻涌的海面。


 


 


在这样危急的时刻,白龙却仿佛背上生眼,盘旋一绕,生生躲开这道天雷,继续不管不顾朝龙岛疾速飞去。


 


 


龙岛上忽然响起一片此起彼伏的号叫。黑气缭绕起来,缓缓弥漫罩住整个岛屿。


 


 


下一秒,雷光破空,以雷霆万钧之势狠狠劈入厚实的黑气。


 


 


数万声尖啸。


 


 


风号鬼泣。


 


 


黑气被天雷破开时,卢瀚文瞪大双目,看见曾经在幻境中看到的那道山峦,如卧龙般盘桓在龙岛之上,其上密密麻麻布满亡灵和鬼影,被天雷一斩便倏忽间消逝得无影无踪。


 


 


“要去吗?”塞亚克出声。


 


 


卢瀚文无意识抿紧嘴唇,目光紧紧跟随着那道白影,一语不发,只至见那白影速度极快地躲开电光的波及,这才猛喘几口气,发现自己的嘴唇竟然生生被抿出血来。


 


 


他抖着手握紧剑柄,回头再看了一眼龙岛,咬牙说道:


 


 


“去找其他龙,走!”


 


 


塞亚克不再犹豫,带着他俯身冲入黑暗。


 


 


第三道雷落下时,卢瀚文与塞亚克赶到被炼化的骨龙群守卫的海域。


 


 


雷声震得他的心脏猛跳起来,悬在嗓子眼处,迟迟不肯落下。


 


 


他听见遥远处,叶修一声怒吼。


 


 


大雨突然倾盆而下。


 


 


海水翻搅起数个巨大漩涡,水底暗潮冲涌,掀起一道道滔天巨浪,朝龙岛铺天盖地压去。


 


 


卢瀚文抖着嘴唇,拔出断剑,以掌贴锋,自上而下狠狠一划。


 


 


鲜红的血液挂上剑锋,飒然雪亮剑光。


 


 


塞亚克惊诧出声:“你是……”


 


 


卢瀚文抽剑起势,自塞亚克头顶一跃而起——


 


 


第四道与第五道天雷相继照透铺天盖地的雨幕,剑光映出卢瀚文满脸的血水和漆黑的瞳孔。


 


 


龙吟穿透夜色,震彻天地。


 


 


卢瀚文大吼一声,一剑贯穿龙群。


 


 


群龙悚然,腾空而起。


 


 


龙尾骨节处现出无数根黑雾缭绕的铁链,在剑光中被一斩而断!


 


 


断剑狠狠扎入深海,卢瀚文也无法自控地被漩涡汹涌卷入。


 


 


数只骨龙猛然顿住腾空之势,迅速冲向漩涡深处。


 


 


数息死寂。


 


 


漆黑一片的夜空中,倏忽间,一条白龙蹿向高空,腾云驾雾,身下浮万丈洪流。他张开龙口,衔一道银光,朝翻墨天云引天长啸。


 


 


刹那间,天崩地裂般的巨响。


 


 


第六道天雷不期然落下,撞碎银水白光,在半空中掀开一片炫目紫电,天罗地网扣向龙岛。


 


 


与此同时,卢瀚文一手提剑,一手抓着一只骨龙破海而出,飞至半空中,松手,落向塞亚克脊骨。


 


 


塞亚克迅速盘旋过来,将他稳稳接住,朝其余骨龙长声大吼。


 


 


群龙响应。


 


 


上百只骨龙齐齐飞起,朝龙岛飞去。


 


 


 


 


 


 


 


 


12


 


 


天雷落了几次后,龙岛上一片死寂,亡灵已经全不见了,只零落看得见几个被劈得焦糊的巫妖的法器。


 


 


雨水砸在身上石子般难受,流进眼里更是梗得生疼。


 


 


卢瀚文觉得耳膜大概已经被之前的巨响震裂了,朦朦胧胧间听得见几声隐隐约约的雷声,却都不似之前可怖。


 


 


他不知道现在落下了几道雷,只稳稳坐在塞亚克身上,目光飞快地逡巡着身下飞掠的岛面。


 


 


指节扣在骨龙生硬的长骨上,寒风侵肌,透骨寒凉。


 


 


前辈呢?


 


 


雨幕疯狂地越织越密,视野越发不清晰。


 


 


雷层还聚在头顶,却只是阴沉翻滚着,迟迟不肯降下,仿佛在积蓄着下一番的落击。


 


 


“前辈——”卢瀚文大声喊道。


 


 


声音在雨中仿佛也被凝滞了,卢瀚文喊完就被浇了一口雨水,险些呛出眼泪。


 


 


远远有龙高吟了一声,卢瀚文却敏感地听出并不是叶修的声音。


 


 


“找到了吗?”卢瀚文问塞亚克。


 


 


塞亚克谛听了一会儿:“不是,东边没有。”


 


 


头顶雷声忽然大了起来。


 


 


卢瀚文骤然瞳孔微缩,失声道:“在那里!!!”


 


 


那道白影灰扑扑斜挂在山崖边上,失了骨头般被谷风吹得像一条破落的白线。


 


 


卢瀚文目龇欲裂,只觉得心都疼得皱缩起来,一迭声颤道:“快……快点……”


 


 


惊雷炸响。


 


 


卢瀚文蓦然惊醒,恐惧地回头,望向云层。


 


 


时间仿佛流得慢了。卢瀚文眼睁睁看着一道紫光自云层间一点点露出,劈开厚如罩裹的云层,光线一道缓缓划向海面,摩西分海一般长长照出一条光带。


 


 


那光带最宽的地方,正正落在崖边那条白龙的身上。


 


 


“前辈!!”卢瀚文听见自己声音撕裂似的破开雨幕。


 


 


白龙无知无觉,静静躺着。


 


 


一息未尽,雷声轰然炸响。


 


 


卢瀚文崩溃大吼,脱手坠下,扑向叶修。


 


 


一声极尖锐的声音刺穿他的耳膜,扎入他的脑海,刺得他头晕目眩,再听不到任何声音。


 


 


他感到后颈发麻,雷光好似就在他身后一寸之处,不依不饶,嘶咬过来。


 


 


耳膜生疼中,隐约有一声轻响。


 


 


卢瀚文坠地,砸得五脏俱裂,呛咳出一口血来,跌跌撞撞朝叶修爬去。


 


 


叶修闭着眼,一动不动。


 


 


卢瀚文一手深深浅浅的磨伤,缓缓爬过去,抚上他断裂的龙角和鳞片驳落、血痕交错的龙身:“前辈……”


 


 


一句话未完,又是一口血从口中涌出来。


 


 


“前辈、前辈……”卢瀚文忍着剧痛,泪眼模糊中,抖着手去摸叶修的眼睛。


 


 


——温温热热的,一如那人的眼神。


 


 


——“你欠我两次啦。”


 


 


他好像听见叶修这样说。


 


 


白光大亮,刺得卢瀚文泪流满面,下一秒坠入黑暗。


 


 


他看不见了。


 


 


他吃力地爬起来,摸索着,一点点,小心翼翼环住叶修的颈侧。


 


 


怀中的躯体忽然一颤,化为人形。


 


 


卢瀚文将他小心抱紧,一手抖抖索索摸到那人湿漉漉的头发和冰凉的脸颊。他的手指抖得太厉害,在那人脸上不断点着,终于触到那双薄薄的,沁凉如水的嘴唇。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哭,但是整个身体都在剧烈地颤抖着,然而心脏却狠狠地皱缩起来,僵冷如铁。


 


 


他把他抱在怀中,然后低下头去,将自己的嘴唇和他的贴在一处。


 


 


——“前辈,我们签订契约吧!”


 


 


——“想和前辈,同生共死。”


 


 


 


 


 


 


 


 


 


13


 


 


——“好。”


 


 


 


 


 


 


 


 


 


 


 


14


 


 


乌云散尽,满地白骨,在阳光的照耀下,焕发出温暖的颜色。


 


 


卢瀚文模模糊糊中,看见有数段白骨从半空落下,有几段砸在他身旁的断剑上,发出清越一声脆响。


 


 


卢瀚文看过去,是一块青灰色的皇冠似的龙骨。


 


 


叶修的眼睫动了动,卢瀚文立刻屏住呼吸看着他。


 


 


叶修的眼珠在眼皮下动来动去,很久以后,才轻轻叹了一声:


 


 


“盯着我干什么?”


 


 


卢瀚文笑起来,笑得血气翻涌,又咳出几口血来,腹腔里的脏腑却涌上一阵暖流。


 


 


叶修伸手一抹,摸了一手血,往卢瀚文身上一擦:“我休息一会儿,累死啦。”


 


 


卢瀚文哑着声音道:


 


 


“好。你好好休息,到家了我再喊你。”


 


 


叶修闭着眼睛,轻轻牵起嘴角:“低头。”


 


 


卢瀚文依言俯身。


 


 


“再低一点。”叶修说道。


 


 


卢瀚文又低了低头。


 


 


叶修突然睁眼,目中含笑,准确地吻上卢瀚文的嘴唇。


 


 


卢瀚文僵住,片刻没敢动弹。


 


 


“好啦,”叶修又闭上眼,冷静道,“我要睡了。”


 


 


卢瀚文哭笑不得,却没有再亲上去。他将他往怀中抱得紧了些,轻声哄道:


 


 


“睡吧。”


 


 


 


 


 


 


 


 


 


 


 


 


 


 


 


 


 


 


 


 


 


 


 


 


 


 


 


 


 


 


 


 


 


 


 


 


 


 


 


 


 


 


 


 


 


 


 


 


番外 No.1


 


 


书上说,龙本性淫。


 


 


所以卢瀚文认为,前辈在某些事情上应该积极一点,不要每一次都一副娇羞禁欲的样子。


 


 


叶修认为,这根本是无稽之谈。


 


 


连丁丁的数量都不能决定攻受,还有什么是一定的?


 


 


——这个世界真是太荒谬了。


 


 


 


 


 


 


番外 No.2


 


 


以前没有什么感觉,直到感同身受,身有体会——


 


 


叶修感叹:龙骑士,龙骑士,这是一个多么黄暴的职业啊!


 


 


 


 


 


 


番外 No.3


 


 


很多年后,卢瀚文和叶修破开虚空,已经去了许多许多地方。


 


 


卢瀚文依然有一个疑问没有得到解答。


 


 


卢瀚文:“前辈,为什么你当初又不肯跟我签订契约了嘛!”


 


 


叶修懒洋洋:“一见钟情,再而衰,三而竭。你总不答应我,我不喜欢你了。”


 


 


卢瀚文笑嘻嘻:“彼竭我盈,故克之。么么哒!”


 


 


然后他凑上去,亲了他一下。


 


 


 


【没啦】


 


 


 


 


 


 


 


 


这是,给 @安默-周尧太太更新了吗的生贺,我cp天下第一可爱。


 


 


 


安默默生日快乐!!一定要每一天都开心啊!


 


 


这学期真的各种忙各种乱各种上课听不懂。。。所以lofter都几乎没怎么上,写得断断续续的QQQAQQQ加上好久没写了QQQAQQQ


 


 


!!!!ooc了诡异了奇怪了你就假装看不到吧吧吧吧吧。。。。(重点)






希望是你喜欢的小卢和老叶


 


 


终于投喂了我cp一篇她一直想吃的cp 我整个人写完已经瘫掉了。


 


 


感谢天感谢地感谢神的旨意


 


 


 


所以星辰大海可能假期才会更了QQQAQQQ对不起大家(跪下)


 


 


 



评论
热度(504)
  1. 哦?否!周尧-安默太太更新了吗 转载了此文字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