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随手】关于“太太”和“小透明”

共勉(ง •̀_•́)ง

蝉声正噪:

①这周突发奇想要写点什么,看看就好


②大概是我与女神之间的真实写照......?在女神看不到的地方给她表个白








小透明和太太都是圈里的人。


他们混同一个圈,太太产粮,文笔美,故事写得也很好。自然地,有很多人喜欢她,给她点小红心小蓝手,在她的文底下花式表白。


每次太太一出新文,底下无一例外是


【啊啊啊啊啊女神写得太棒了我爱你!】


【给你笔芯呜呜呜我要嫁给你啊怎么写得这么好】


【你笔下的A和B都太可爱了啊啊啊我要原地死亡一会儿】


【啥也不说了太太你娶我吧】


【你的粮实在太甜了呜呜呜呜】


小透明也是其中之一。


回回如此。太太的回复也总是礼貌又毫无区别的一句“谢谢姑娘,你喜欢就好。”


小透明有点不满足,“也想被她注意到呀,也想留下点属于我自己的痕迹啊”这样的想法开始冒了出来。


于是她后来开始写长评了。文笔当然不能和太太的比,很粗糙,可她花了心思,一篇文翻来覆去读好几遍,揣摩人物性格作出自己的分析,绞尽脑汁想出些别出心裁的赞美语句。太太后来在她身上停留的目光也多了些,回复也长了,语气也亲昵了。小透明心里美滋滋的。


有天小透明给太太新出的一篇短篇底下留了评论,太太戳她:


“诶,你说好给我那个长篇的长评呢?”


语气里是带着笑的,小透明把手机按在心口,眼里闪着光。


真好诶,被她记住了。




后来太太变得忙了,不怎么写文了,发的日常多了起来。


有时候只是发几张照片,有时候是一些不顺心的事儿,小透明有点不知所措,随意评价他人生活总是不对的,于是她沉默了起来。看到太太开心就给留个小红心,看到太太不开心就从屏幕上滑过去。


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了。




再后来呢?


小透明入了新圈,小透明也开始写文了。


她又一次开始字斟句酌,但不再是为了赞美太太,而是叙写自己笔下的故事。看到热度低迷的时候也会烦恼,看到有人留评也会有开心到要尖叫的冲动。


渐渐地,也开始有人赞美她的文字,也开始有人叫她太太了。


“啊啊啊啊啊太太你写得好好让我原地爆炸”。


“呜呜呜呜大口吃糖!”


“给太太表白啊啊啊啊我原地三百六十五度旋转升空”


小透明看着手机。也淡淡地笑了起来。


似乎有点理解当初太太的心情了呢。


人总归是要成长的,既要学会面对他人的不喜欢,也要学会面对他人的喜欢。


这是必经之路。






再后来,小透明又一次刷文的时候,意外地看到太太更新了。


文笔还是那么美,故事还是那么好看。


小透明第一时间点了赞,又打开评论栏习惯性地给她留评。不久太太私戳她:“哎,过这么久了,你还在啊。”


小透明敲下一行字:“嗯,我还在啊。”




以前看到过一个如何勾搭太太的指南:“只会在太太的文底下尖叫表白撒花的话,太太多半不会注意到你。因为给她表白的人多得是,不缺你一个。”


“最好的办法,就是也成为太太,和她比肩”。


小透明在太太的眼里依然是小透明,同样地,在太太看不到的角落里,她也是别人眼中的太太。


她们终究还是没有比肩。


尘埃落定,最后兜兜转转,终止于一句“你还在啊?”“对啊,我还在”。


这样就很好了。





评论
热度(19)
  1. Hunter蝉声正噪 转载了此文字
    共勉(ง •̀_•́)ง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