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阴阳师/黑白】甜甜甜

陈理萝:

  


深夜产粮www小白碎片还差两个√


纯黑白向,甜


-----------------------------------


鬼使黑爱吃甜食。


这一点谁都不知道,包括鬼使白。


啊,也许,月白他是知道的。


总之,鬼使黑对甜食有着一种莫名的执念,就像他对他弟弟一样。他甚至整理了一本笔记本,专门记录平安京各家的甜食店,还有特色甜品及一两句的点评。一本小本子上密密麻麻地写下了许多,可谓详细至极。


在每次出完任务后鬼使黑总会跑到上述的店中吃上些甜食,有时心情好还会带些给地府的众人。当然,鬼使黑每次都会为鬼使白多带一份,只是鬼使白似对甜食不怎么感冒,向来只是吃上一两块后便丢在一旁。这时鬼使黑便负责把它们吃完。


不过时间久了,鬼使黑也渐渐尝遍了京中所有的甜食。好吃的固然有,却没一款能让他真正满足。于是他决定,在妖界寻找到那份能满足自己的完美甜食。


他曾在浪漫的春季到访过那一片樱花树下,见到了正在用樱花和桃花制作和果子的樱花妖和桃花妖。两人很亲切地给了他一块刚做好的和果子。和果子粉粉嫩嫩的,一口咬下软糯无比。鬼使黑不由赞叹比起人类,果然还是妖怪的手艺更胜一筹。不过在感慨之余,他又觉得这和果子的花香实在太浓郁,吃多了想必是会发腻。


鬼使黑也曾在深秋时踏入那片染红的枫叶林,见到了那名绝色女鬼红叶。鬼女红叶听完他的来意,满面笑容地捧出一碟枫叶糕来。她这样说道:“这本来是要给晴明大人的,你既然是他的式神,那么在尝完后不妨告诉他,随时可以来这里找我,我已经变得,更加美丽了呢。啊~晴明……”


金黄色的枫叶糕外松里嫩,火候刚刚好,淋上了上好的枫叶糖浆。却不知是否是因为制作者用情太深,竟让人有一种难以承受的压迫感。


还有一次,他在京中遇到了翘班出来找山兔玩的孟婆。为了封口,孟婆抓了一大把糖塞进鬼使黑手中。鬼使黑见是一种从未见过的糖,便饶有兴致地吃了一颗。出人意料的是,这颗糖竟带了一股淡淡的药香,与他之前所品尝过的所有甜食都不同,但味道又着实不错。他好奇地去问孟婆制作的过程,孟婆却支支吾吾地不肯回答。鬼使黑突地想起了什么,瞪大眼睛问道:“孟婆,你该不会在糖里加了你的汤吧……”


最后在鬼使黑的镰刀威逼下,孟婆终于告诉他这只是用了孟婆汤的配方制成的糖罢了,并没有孟婆汤的效果。


鬼使黑还品尝过很多式神做的甜点,比如妖刀姬做的巧克力,莹草做的香草冰淇淋,雪女做的冰沙什么的。甚至是男性式神,什么妖琴师做的抹茶蛋糕啦,荒川之主做的蓝莓派,还有妖狐做的草莓奶昔之类的。


虽说妖怪的手艺比起人类又是高了一大截,但鬼使黑还是觉得,那份真正能让他满足的甜点依然没有出现。


 


鬼使白最近有些心不在焉。


鬼使黑最近老是不在,这让以前每天都能听到某个人声音的鬼使白有些不习惯。以前鬼使黑不在时,多半是跟晴明大人打斗技去了,回到寮里后也总会带着一堆甜品第一个跑来看他。只是当时自己牙疼,不好吃太多的甜食。但是第二天早上起来后就发现甜食已经不见了,鬼使黑也不见了。


莫非是自己的态度惹他生气了么?鬼使白看着空空荡荡的床铺,心下盘问着自己。那个人说自己是他的弟弟,但自己从来不记得这回事,自然每次都会忽略这个称呼,任凭他“弟弟弟弟”地叫着,贴上来,然后再被自己一把推开。


鬼使黑不在的前两天,鬼使白也没在意,只当他又和晴明大人打斗技去了。但一连一星期没有见着鬼使黑,晴明大人也表示并不知情,鬼使白一向冷静的头脑终于有些慌乱,各处寻找着鬼使黑。


毕竟鬼使黑,是一个对他很好的人,也是一个好哥哥呢。


一次,他在前往地府的途中恰巧遇到了不知为何满头是包的孟婆。出于对同事的关心,鬼使白问候了一声什么情况,孟婆瘪瘪嘴,叹道:“还不是你哥哥鬼使黑,人家不过是跟他开了个玩笑嘛!”


鬼使黑?!


听到这个名字,鬼使白的目光一下子盯住了孟婆:“他现在在哪儿?他还好吗!”孟婆被盯得打了个寒战,犹豫地说道:“那个,你哥哥没跟你说吗?他为了寻找到能令他满足的甜食去拜访众妖了,大概再过两三天就要回来了。”


鬼使白依稀记起来鬼使黑消失之前的确说过这样的话,顿时后悔为什么自己没有认真听他说。


孟婆临走前又丢下一句:“你哥哥这次还是没有找到他所满意的甜食呢,还真是可惜了我那一把‘孟婆糖’……”


能令他满足的甜食……么?鬼使白站在原地,默默想着什么。


 


结果还不到三天的时间,鬼使黑就回到了寮中。


他回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奔到了屋内,想给自家弟弟一个久违的拥抱。说实话,在他离开的这一段时间里,每天每夜都在想着弟弟。如今回来了,他现在只想好好地把月白拥进怀里。


“月白,月白!我回来啦!”鬼使黑推开房门,意外地一阵浓厚的奶香扑面而来。


屋内,鬼使白正穿着便服,系着围裙,在为一个蛋糕裱花。见鬼使黑推门进来,急急忙忙地想把东西掩在身后,却已经被鬼使黑看了个清。


“月白……这是?”鬼使黑带上房门,疑惑地走到鬼使白身边。


“你,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鬼使白脸有些发红,“你不是去寻找能令你满足的甜食了吗,我听说你没找到,就像也试着做做看……”


鬼使黑望向被他遮挡在身后的那一块小蛋糕,因为是第一次做的缘故,模样不怎么样,奶油也没有裱好,光是看外观就是远不如他之前见到的那些甜点。


“你尝尝看,哥哥……”鬼使白见鬼使黑没有反应,怕他嫌弃,让过身子,伸手想去拿蛋糕。


“等等月白,你叫我……什么?”鬼使黑一把抓住鬼使白的手腕,颤声问道。


“……哥哥,我第一次做甜点,你尝尝甜不甜……唔!”


话还未说完,鬼使黑便亲上了鬼使白的嘴唇,舌头撬开牙关进入。不知是否是因为鬼使白做蛋糕时自己试尝过,鬼使黑只觉的身下之人口中带着淡淡的甜味,伴着鬼使白的一声“哥哥”,一时间把这段时间内积压的感情全都释放了出来。鬼使白被吻得有些晕乎乎的,只听到鬼使黑凑在他耳边低低地笑了。


“甜,当然甜,怎么不甜?”


 


 


鬼使黑的小笔记本上终于不用再记各处的甜点了,因为他已找到了令他满足的一款甜品。在他的笔记本上这样记道:


“月白,地点:我身边,备注:我最爱的弟弟”


---end---

评论
热度(173)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