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
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酒茨】命定之人

Glo:

第一次写……ooc是必然的


私设:式神觉醒前是没有记忆的,他们只知道自己被召唤为晴明的式神,以后要和晴明一起战斗。至于自己以前的身世,传记以及设定,都是觉醒后才知道。


 


【命定之人】


 


“像挚友这样强大的妖怪,觉醒是有特殊仪式的。”


“哈?”


 


酒吞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但看茨木振振有词,便问他:“什么仪式?”


“不能有人围观,只能你一个人,慢慢吸收这些材料的精髓。”茨木认真地说,“所以我到门外去等你。”


酒吞皱着眉把茨木带来的满满一箩筐材料推向远处,抱起双臂:“你在蒙我吧。你觉醒的时候可是本大爷一直盯着的。”


“但是挚友更强大呀,我怎么能跟你比。”茨木笑眯眯的。


酒吞将信将疑,但是为了堵住茨木即将出口的五千字溢美之词,就还是同意了:“行吧,那等我完事儿了,穿好觉醒后的新衣服去找你。”


“好。”茨木还是笑眯眯的。


 


觉醒后的衣服很好看呐,前几天才刚买回来。


不过你大概就不会再来找我了。茨木关上门时这样想。大鬼爪在门把手上停留了好长时间。


 


 


最开始的时候,鬼爪还没现在这么大。


茨木和他的挚友酒吞是同一天被晴明召唤为式神的,茨木也就比酒吞早来了大概五秒钟。据说召唤时晴明使用了玄学,在某个特定时间点连续召唤,于是一举得到了两个大妖怪。晴明自然是很高兴,但作为一个忙于工作没空肝游戏的新手,晴明很快就陷入了迷茫:“抽完了干啥啊?”


“养狗粮,斗大蛇,战麒麟,抢材料,把崽子养得牛逼闪闪!狂气叠满,一拳超人!”隔壁的另一个级别更高的阴阳师对他说。


“……哦……”晴明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那要做到这个程度,大概要花多长时间啊?”


隔壁的阴阳师语重心长地对他说:“不要问。问了你会心碎。”


 


不过即使晴明再不解,也知道结界是快速吸取经验的好办法。于是茨木和酒吞的第一晚是在结界里度过的。那时候大家都是新来的,除了自己的名字和能力以外啥也不记得,谁也不认识谁,结界里还有其他几个妖怪,以及一个冷冰冰的女人,穿着一身诡异的蓝皮肤,似乎是唯一一个觉醒了的。


茨木只感受到她一直盯着自己和那个红发鬼看,然后悄悄对其他妖怪说了些什么,接着其他妖怪就纷纷退到一边去,在中间留了好大个地盘给他和红发鬼。


 


一连几天都是如此。晴明只有晚上才会过来把他们从结界带走,去打打小怪。然而由于晴明等级太低,他面对的小怪也很弱,茨木实在没什么兴致。每天回到结界之后,除了红发鬼,其他人都躲得远远的,而且红发鬼也不跟他说话。再这样下去的话妖怪也是会患上幽闭症的啊!


真讨厌,茨木坐在结界里攥着拳头想,这种每天都不知道自己在干嘛,每天都很无聊的日子。虽然初来乍到,而且没有记忆,他也依稀能感觉到自己脾气大概不怎么样。不知道是天生如此还是被这个环境烦成这样的。


而且说真的,他为什么只有一只手啊?


 


“你为什么只有一只手啊?”旁边背着酒葫芦的红发鬼问他。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是红发鬼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因为你大爷。”茨木积攒了好几天的一腔怒火无处发泄,于是跟红发鬼打了一架。


 


谁知道红发鬼也叠了好几天怒气,而且他还有被动技能。


这还是茨木第一次战败,他有点目瞪口呆。


“大爷这词是你能用的吗?!”红发鬼怒瞪他,“你以为你也是金框就可以跟本大爷叫板了吗?!”


茨木被一种熟悉的感觉击中,即使还没觉醒,啥都想不起来,他也能感受到自己一直就很喜欢这样的画面。啊,这昂扬的斗志。啊,这被支配的感觉。


 


“我们再打几次吧!”


“本大爷满足你。”


 


茨木觉得这是他进寮以来最开心的一天。


虽然第二天晴明来的时候一直在大惊小怪,以为是别人闯了他的结界打了他的宝宝。


 


 


从那天以后,红发鬼发现自己的酒严重不够喝了。


大多数日子依然是在结界里度过的。晴明那家伙,身为阴阳师,实在是不合格。每天只带他们出去打那么一两个小时,完成个每日任务就算是交差。其他时候他都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似乎他也被一个叫老板的神秘人物支配着。


然而说起支配。


 


白毛鬼又来了,占他的时间,蹭他的酒,嚷嚷着要被他支配。从他第一次被自己打败开始就一直这样。


“说真的,”酒吞实在是忍不住,“你真的知道支配是什么意思吗。”


茨木摇头:“不知道。挚友比我懂得多。”啊对,以及这莫名其妙的称呼。


“我也不知道。”酒吞把葫芦一扔,“感觉还有好多事情不知道。”


“那我们就去探索吧!”茨木握紧了他唯一的拳头,看上去很兴奋。


“探索个毛。晴明不在,怎么出去。”


“就因为他不在,所以我们干什么他也不会知道。就算是偷跑出去又怎样?”


 


酒吞喜欢探索副本,因为那地图上风景好。像他这样实力强大又风流倜傥的大妖怪,就应该去一个类似枫叶林般诗情画意的地方对酒当歌。


只不过那个地方好像还锁着。晴明那家伙,现在都没够级别把它打开。


“不要去那里。”茨木说,看上去突然有点严肃。


“为什么。”酒吞耸耸肩,“我看挺不错的。”


“……不知道。就是这样觉得。”


 


于是开始了大段大段的,在地图上闲逛的日子。


黑夜山的傍晚很凉爽,鲤鱼池的美酒很不错,凤凰林自从请走了比丘尼,也成了谈天论地的好去处。不过毕竟是两个连三星都没升上去的妖怪,又能谈些什么呢,无非是一堆七大姑八大姨之流的破事。例如今天终于换上了个二号位速度的破势(虽然只有两星),终于抽到了七大姑,终于把雪姨的三技能又升了一次之类的。


 


“我一直特别羡慕雪姨。”茨木捧着酒说,“因为现在她还是这寮里唯一一个觉醒了的式神。总觉得她知道很多,有很多事想问她。”


“问她做什么,不如把自己觉醒,就都知道了。”酒吞把他的葫芦抢了回来,“你的材料快凑齐了吧?晴明那家伙,虽然每天只有那么点时间来打,也好歹打了这么多天了,还开过buff了。”


“……为什么是我先?”茨木发现自己从来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以至于突然谈起的时候有点转不过来。


“我那天听晴明说了,你比我早来五秒钟,就先给你觉醒。皮肤也先给你买。”酒吞翻着他的鬼王式白眼,“那家伙,就用这么简单粗暴的逻辑。”


 


“哎,你说,”红发鬼又喝了一大口,然后把葫芦一扔,用一只手勾住了白毛鬼的肩,凑近对方的尖耳朵,“咱俩的传记什么的,会有关联吗?”


“肯定有。”茨木斩钉截铁地说。这个问题他倒是考虑过很多次了,以至于回答的时候简直是不假思索。


“你怎么能肯定?你也没见过自己的设定和传记。”


“但是我能感觉到。”茨木转过头来看着酒吞的眼睛说,“你一定是我命里特别重要的人。甚至是唯一重要的人。可以说是命定之人。”


“……所以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有些话天生就会说。比如吾友你君临天下啦,你妖族巅峰啦,你实力超群头脑聪明冷静谨慎地令人害怕……”


“你打住!”酒吞冲着他后脑勺来了一下,“如果这都是你传记里的话,那你的传记岂不是全都关于我。”


“那有什么不好?吾友这样优秀的妖怪,就值得……唔唔唔。”


酒吞忍无可忍地捂了白毛鬼的嘴,然后又把身子收了回来,两只胳膊搭在膝盖上。


 


“可是本大爷好像没什么感觉啊。”他努力地想了想,“没有什么天生就会说的话。”


茨木瞥了他一眼:“除了你的自称。”


“那倒是。”酒吞又得意起来,“啊,原来是这么一种感觉。有趣。”


 


“别有趣了,”背后突然传来雪姨冷冰冰的声音,“晴明要来了,快回结界去,不要被他发现你们私奔。”


“啊啊啊那家伙今天这么早就来了!”红发鬼一下站起来,拎起白毛鬼就往回跑。他们今晚在黑夜山,离结界远得很,一路上茨木被拎得七荤八素,还被酒吞背后的葫芦打了好几下。但是他欢喜异常。因为,啊,挚友的腹肌不仅健硕,温度还很火热。挚友的奔跑速度之快无妖能及。挚友一着起急来,那铺天盖地的瘴气能活吞了这个世界。挚友每天都拎着他私奔,绝对不会丢下他一个人。


然后他冒出些奇怪的念头来:


哪怕没有之前的记忆,就现在这样也很好。他很满足。


 


 


晴明今天是来打麒麟的。


红发鬼看着自己对面的敌人,掐指算了算,只要再从麒麟手上拿到两个高级材料,茨木那家伙就能觉醒了。


算的时候都没想过自己为什么会记得这么清楚。


白毛鬼也掐指算了算,还得再拿到18个高级材料,他挚友才能觉醒。


于是两只鬼都格外拼命。晴明见了此景不禁热泪盈眶。


 


热泪盈眶的同时,晴明也把茨木的新皮肤买好了。只要觉醒就立刻穿上。


“快,觉醒了给本大爷瞧瞧。”酒吞把最后一个材料甩到茨木面前,“另外,传记里的事情也都要告诉我。”


 


但茨木好像有点犹豫。他看了他挚友一眼,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期待的光芒。他知道酒吞是一直很希望觉醒的,并且认为所有的鬼都像他一样期待觉醒。因为他认为没有完整记忆的鬼生不是完整的鬼生。不管以前的事情好或坏,他都一定要知道。


不过茨木对觉醒这件事就没有那么期待,因为他觉得自己目前的鬼生已经很完整了。他认识了挚友,一起战斗,一起谈天论地胡吃海塞。他不觉得觉醒能给他带来什么新的而且是更好的变化,相反,他有点担心过去的记忆会徒增烦恼。


 


但如果是挚友期待的事情,他就一定还是要做。这样才能更强大,配得上挚友的光芒。


 


 


红发鬼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熟悉的白毛鬼吸取材料后也变成了一个红发大妖,那颜色似乎比自己的还要深一点,显得更狰狞,更有大妖的架势了。这样想着酒吞稍微把身体往后退了退,但很快他发现,那近乎面目全非的大妖睁开眼睛之后,就还是原来的那样子。


也许样子变了,但心境跟以前如出一辙。一双眼睛里装满了真诚和死心塌地。


 


“……怎么样?”过去的红发鬼问新的红发鬼,不知道为什么稍微有些紧张的吞了吞口水。


“……”茨木一时语塞,看上去有点迷茫。


 


“信息量好大啊。”


“没劲。”酒吞冲他翻白眼,“传记一共三篇,不超过300个字,哪有那么难形容?”


……形容起来确实很简单,但那种苦涩你怎么能了解呢。


 


茨木顿了顿才张开嘴:“……其实,没什么区别。”


“嗯?”


“写的是,吾友你君临天下你妖族巅峰你实力超群头脑聪明冷静谨慎地令人害怕……”


“行行行行行,”酒吞把葫芦一背踹门走了,“知道就好啦!真没劲!”


 


 


晚上茨木没睡着,跑到黑夜山一个妖思考妖生去了。


他算是欺骗了挚友吗?传记里关于他自己的那部分确实没什么区别。他的真实设定果然就像他对自己一直以来的认知一样,酒吞童子是他唯一的挚友,是他唯一关心和爱的人。


但是关于挚友的那部分却有大不同,不同到他不愿意接受。


 


晚上酒吞也没睡着,躺在床上傻乐。


对于觉醒这件事他是很纠结的。面对那白毛的时候他总会以一副头脑聪明冷静谨慎的样子说:不管好坏一定要觉醒,不然怎么变强。然后就看那白毛死命地点头,目光中露出崇拜,然后发表五千字溢美之词作为感想。


酒吞知道茨木喜欢的就是他那头脑聪明冷静谨慎的样子,所以他要表现出那样子。但如果觉醒后这一切被打破了呢,其实茨木的真实设定并不是那么依赖他,甚至不喜欢他那样子呢,那以后那样子要装给谁看?哎呀但即使心里担心也不能表现出异样因为茨木喜欢的就是他那样子……打住别说了,酒还没醒绕不过来。


 


然而今天茨木真的觉醒了,谜底终于揭晓了。


从今以后酒吞再也不用担心茨木觉醒之后就不愿意再和他在一起。


那他能不高兴么。高兴着高兴着就想冲出去找那白毛。啊不,现在已经是红毛了。


 


但是茨木没在他的屋子里。他甚至不是半夜起床出去的,他的床铺就没被动过。


 


 


茨木感到自己新染的头发被一只大爪抓住。


“脑子有泡,风这么大跑来黑夜山作甚。”大江山鬼王抓着他的毛,“就跟每一个刚觉醒的妖怪一样伤春悲秋感叹妖生,能不能拿出点ssr的尊严!”


然而酒吞嘴上数落他,却暗自在背后为他束起了发。真特么长啊,酒吞羡慕地想,比本大爷的毛还长还红还好看。


但其实有些错愕,因为以往这样数落茨木的时候他一定会频频点头并且表示吾友你说得真对你头脑聪明冷静谨慎然后五千字溢美之词,但今天他啥也没说。


 


“你有事瞒着我了。”酒吞的声音低沉下来,“这可是第一回。”


“是。”


“你传记里到底写了啥。”


“你头脑聪明冷静谨慎……”


“谨慎你大爷!你再套话信不信我全给你扯了。”酒吞就势扯了一把那红毛,换来茨木哎哟一声。


 


这一声之后他又不说话了。过了半晌,等酒吞已经把那猩红的头发绑好了,他才慢慢说:


“我也想有个秘密。”


“行。”酒吞回答得不假思索。


 


然后他偷偷留了两搓刚刚扯下来的红毛在掌心里,拎起茨木回去了。


鬼王心里并不在意。也许茨木的传记里提了些别的事令他烦心,但只要茨木不排斥他,还觉得他头脑聪明冷静谨慎,那其他事儿就都不是事儿。


 


日子继续这样过。晴明不在的时候便是私奔的好时间,然而那枫叶林酒吞至今一次也没去过。


他总觉得那像是个命定之地,就像茨木觉得那些溢美之词是命中之词一样。每每路过的时候都好奇想去看一眼,一开始茨木会制止他,但觉醒后再路过那里,茨木就不说话了。


但那不说话的威慑力似乎比开口制止还更强。每每酒吞见他那样,就会咽咽口水说:“要不还是下回再来吧。”


 


下回再来,那也总是要来的。


茨木自觉醒之后就知道,早晚会有那么一天。


 


也许他什么也做不了,但是晴明可以。


他依然是那个被神秘老板支配,每天只完成每日任务的小阴阳师晴明。不过即使肝得再少,酒吞童子的觉醒材料也快凑齐了。每天茨木都会算一算,他和挚友在一起的日子还能剩几天。还有几天,他的命定之人就会离开他,去找自己的命定之人,枫叶林里的女人。


有时候茨木也会想做些什么来挽救。想法最强烈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庭院外。里面就是晴明,这个寮的缔造者,能够主宰一切的男人。如果他开口求晴明不要觉醒酒吞,那么挚友就不会想起那女人,不会离开他。黑夜山鲤鱼池凤凰林,那些边喝酒边谈论七大姑八大姨的日子就能永远维持。


 


不过茨木听见晴明对隔壁大阴阳师说:“唉,什么东西都越来越难打,我需要更强力的式神啊。”


“你都俩ssr了还嫌不够强力。”隔壁大阴阳师不屑一顾,“如果打不过,那不是他们的问题,是你的问题。你家吞崽现在还没觉醒,拿去跟人组队都会以为是来蹭经验的。你好意思看他这么丢人吗?”


 


晴明好意思我也不好意思啊。茨木想。


为了一己之私耽误挚友的愿望和能力,他万万做不到这种事。


他能力再强,一拳秒天秒地又有什么用呢,他只不过是一个有着人设的虚拟人物。他们都逃不过设定这该死的东西。一切都已经被安排好了,甚至在他们还未降临之前,就被设定了自己的能力,自己是什么性格,自己喜欢什么人,自己喜欢的人喜欢什么人。


 


 


“哎,你家茨木来了。”隔壁大阴阳师看见了茨木。


“宝啊,啥事?”晴明那家伙,都把他升三星了,还是会这样叫他。


“晴明大人,”茨木叹了口气,“趁你没被老板支配,我们打觉醒去吧。”


 


长痛不如短痛。茨木这样想。


在准备战斗的时候他看到了挚友兴奋的眼神,他知道挚友一直很期待觉醒。而他也马上就能如愿了。


 


酒吞实在是想知道自己和茨木会有什么过往,自己的传记是怎样描写茨木。


但他问不得那家伙。当初大江山鬼王爽快地允许茨木把这事作为秘密,那么他就一定不能反悔,即使再想知道也不行,不然头脑聪明冷静谨慎的形象如何维持。所以如果要知道,就只能自己觉醒,这样就能想起来了。


他们配合得很好。酒吞先给茨木留个血皮,然后那家伙就开始秒天秒地。而且看上去好像还格外卖力,每一招都暴击,给自己打材料的时候都没这么用力。台词喊得振聋发聩如入无我之境,看着倒是头脑聪明冷静谨慎。像是压力终于释放了一样,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了。


 


然而终于攒够材料的时候,茨木收起那秒天秒地的架势,笑眯眯地说,挚友你一个人觉醒吧。


酒吞很希望茨木能在场,就像当初自己看着茨木觉醒的时候一样。他一直没有对茨木说,你觉醒的过程是本大爷见过最美的画面。他记得茨木的头发一点点变红的样子,他也想让对方看见自己的头发一点点变白,互相欣赏这样重要的时刻,把那副样子永远印在彼此的记忆里。


 


不过茨木走了也好。酒吞见他真的走远,便在吞下材料之前拔了自己最后的红发,和他一直收着的,茨木觉醒前的白发系在一起。那根白发大抵还是在对方喝醉的时候偷来的吧。


这是觉醒前的,象征着那些在黑夜山鲤鱼池凤凰林边喝酒边谈论七大姑八大姨的日子。


 


然后酒吞吸取了那些材料。吸取前的那一刻,他还在想着觉醒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拔下自己的第一根白发,和茨木的红发系在一起,象征他们觉醒后未知的未来。


 


……


 


茨木坐在黑夜山顶,和那个晚上相同的位置。不过这次他不指望酒吞再来陪他,为他束发了。今后的日子,大概要一个妖自己过。


“脑子又有泡了,风这么大又跑来这黑夜山作甚。”


 


茨木惊讶地回头,看见满头白发的挚友向他走来。


酒吞在他身边坐下,就像以前那些谈论七大姑八大姨的夜晚一样,然后打开酒葫芦,往嘴里一通猛灌。


“我都想起来了,传记也看到了。”他擦了把嘴,动作格外中二。


“……”茨木不知道该怎么接。


“你想知道那都写了什么吗?”


茨木习惯性地点头,但其实心里想的是不。


“写了堆狗屁!”酒吞翻着他的鬼王式白眼,“什么文笔,烂死了。扯了一堆本大爷不熟的人。”然后他又开始拿葫芦猛灌。


“……”茨木觉得这跟他想象的不一样,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就这样沉默了挺长时间,茨木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那,枫叶林……你还要去找她吗。”


“哈?你怎么知道枫叶林的事,本大爷还没跟你说过呢。”


“因为我的传记里写的都是你。”茨木看着酒吞,近乎一字一句地答道。


“就为了这么点破事,你就选择隐瞒我,特意当成秘密不告诉我?”酒吞又赏了个白眼给他,“你还真是缺破势,下周我给你打御魂去吧。”


“那是命定之人,不是破事。”茨木说得认真。


“本大爷喜欢的才能叫命定之人。”满头白发的大妖怪揽过他挚友的肩膀,对着对方的尖耳朵吹酒气,“所以你才是。”


 


第一个吻混合了酒气和呼啸而过的夜风。闭上眼睛的时候茨木还在纳闷儿,但很快就不想那么多了。仅剩的一只鬼爪略激动地抓住了他挚友裸露在外的火热腹肌,结果一个力道没控制好,酒吞嗷的一声跳开了。


“疼死了!”


“啊,挚友对不起!”茨木赶紧拿过那葫芦,“快给你自己狂啸一口。”


 


“哎,你还记得,”酒吞玩弄着匍匐在他身上为他疗伤的大妖的红发,“我们还小的时候,你对我说过什么话。”


“挚友你君临天下你妖族巅峰你实力超群头脑聪明冷静谨慎地令人害怕……”


“停!”酒吞又揪了一把那红毛,“不是这句!”


“我们说过好多话啊。”茨木想了想,“我也不知道你指哪句。”


“是我们第一天从结界私奔的时候,你说,”酒吞伸手抬起红发大妖的脸,让他看着自己,“就算是偷跑出去又怎样?”


红发大妖想了想,好像没懂什么意思。


 


“就算是不按设定来又怎样?本大爷才不在乎那玩意儿。本大爷现在也25级了,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喜欢的人,凭什么设定说什么就要做什么啊?该是本大爷日他们,不是他们日本大爷。”


茨木想,挚友这日天日地的样子真是太符合设定了即使他在干完全不符合设定的事!


但难得他这次没发表五千字溢美之词,直接用下一个吻代替了。红发和白发被夜风卷得漫天飞舞,缱绻纠缠仿佛再也不会被分离。


 


再后来,大江山鬼王把那四缕头发都系在了一起。


日天日地的人生不分什么觉醒前和觉醒后,只有他爱的和爱他的。


 


 


【END】


 


 


 


希望吃得开心!


苍天啊!玄学啊!请显灵吧!给我一对酒茨吧!!!!!!



评论
热度(813)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