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黄叶]叶修在撸的时候黄少到底在想什么

声烦:

@慕瑾 的点文


我不管我就是写完了!崩坏剧情不搭都不怪我(滚)


ooc








大家好,我是李轩,也可以叫我狗子。当然希望你们不要这么叫我,毕竟是叶神给我取的。


现在是世邀赛集训期间,我们在上海。第一天分房时一群gaygay的男队员(不包括我)因为和谁住的问题吵了起来,和叶神长得一模一样的叶神弟弟也在,大手一挥给国家队准备了单人间。


我觉得很好,不用因为室友的怪癖不习惯,但那些gay子们看起来挺失落的。作为一个直男不是很懂他们。


训练一开始叶神就把我们的手机平板之类的全没收了,堆在他房里,说是为了让我们好好训练不分心。可他却在我们训练时自己躺在沙发上玩平板,我看了眼,是消消乐。


哦对了,其实刚来的时候训练室里是没有沙发的,后来叶神说天天转来转去的太累,叶秋就马上买了一个沙发搬过来。


每天的训练是早上八点到下午五点,晚上一次5v5训练,其余时间可以自由支配,但是没有电子产品,叶神也不准我们去网吧,大排档也不准。


要知道我只是个除了打游戏和玩平板就只剩下喜欢吃的狗子,现在的我真的好无聊。


gaygay的男队员们倒是没怎么闲着,有事没事缠着叶神。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爱好。


今天吃完晚饭后黄少天突然找到我,问我愿不愿意跟他去叶神房间。


我问他想干什么,他说偷手机。


哎呀终于找到一个不是那么gay有正常爱好的队员了。于是我很高兴地答应了。


后来我觉得,当时一定是瞎了眼。











508房,露天阳台的几盆吊兰后。


“黄少……”李轩戳了戳黄少天,“你就不能回房间玩吗?”


“不行。”黄少天头也不抬,飞快的回了句。手下游戏光影明明灭灭,看的人眼花缭乱。


“万一叶神这时候回来怎么办,被抓个现行我能说你是主犯我只是拿卡的吗?”李轩说。


“不行当然不行!你拿了卡就是把我放进我。也就是说你开启了我的这次行为,不怪你怪谁?”


“是你提出的。”


“我提出的你就一定要听吗?我有强迫你吗?有吗有吗有吗?你明明是自愿的!”黄少天说得理直气壮。


“滚。”


李轩点开节奏大师,心不在焉地玩了几盘。


“喂我说真的,先走吧。”


“走什么走什么,”黄少天点开love live十连抽,“老叶要是回来还数手机数发现少了明天问我们呢!他那个老猥琐肯定干得出来!”


咔嚓——


木门毫无征兆地被打开,黄少天下意识收起两人手机同时把李轩脑袋按到地上。


“我靠黄少天你干什么!”李轩压低声音喊道。


“老叶回来了!你小声点!”黄少天警告他说。


“叫你走你不走,现在叶神回来了走不掉了,明天不会上新闻吧?”李轩念叨。


“再说话就把你扔出去。”


李轩心里苦,他只是个宝宝,还被话唠说叫他闭嘴。


叶修没有开灯,径直坐到床上。


“老叶干嘛呢?”黄少天问。


“打坐?”李轩说。


过了一会儿,叶修解开衬衫脱下,露出光洁的脊背,皮带被抽出金属碰撞的声音在静谧的环境中格外明显。


随后一声压抑的喘息响起,带着黏腻的鼻音,尾音微颤。听起来颇为情色。


光线太暗,看得不清晰,但叶修的身上似乎是染上一层粉色。他蜷起身体,低低地呻吟。


细小的摩擦声和逐渐浓郁的特殊气味让黄少天和李轩面面相觑。


作为男性都懂的事。


“叶神……在撸?”


“小孩子别看。”黄少天捂住李轩的眼睛。


“滚没比你小多少!”


“那就别听。”黄少天从善如流地改捂李轩耳朵。










咕叽咕叽的水声越来越大,叶修大概是到了情难奈处,细细的、颤抖的,叫了一声:“少天……”


甜得发腻。


黄少天从未听过叶修用这样的声音叫他。他愣了愣。


——少天?叫我?叶修在撸的时候叫我?


他撸的时候叫一个男人?是基佬吗?平时没看出来啊。


黄少天脑袋里走马灯似的放过一系列场景,从第一次见到一叶之秋,踏入青训营,看到叶修本人,到第六赛季冠军,有年冬天帮叶修打副本,再到兴欣夺冠,世邀赛开始,直至此时。


似乎没有什么。


只有他一个人,像在花尖上跳舞的大象般小心翼翼地喜欢着。


那么多的片段放过,连夺冠那天也是模模糊糊,偏偏只有叶修是清晰得不可思议。


他喜欢我吗?


黄少天想起来,叶修很久没抽烟了,自从他抱怨过一句抽烟对身体不好啊。



他是不是喜欢我啊。


叶修发出满足的叹息,准备去浴室清理。


正推反推,黄少天把不可能硬是变成了绝对。


“喂,这是我房间钥匙。你从那边翻过去。”黄少天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雾气逐渐升起的毛玻璃。


“你干嘛?”李轩接过钥匙,“我靠你不怕我摔死!”


“你要是觉得你能从那缝隙里掉下去我就喊你声爷爷。”黄少天不耐烦又带着兴奋地说,“我要和叶修结婚了!你快滚!”


“???”










大家好我是李轩,国家队里唯一的直男。


和黄少天一起偷手机的过程中撞到领队在撸。黄少天全程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并且最后把我赶走了。


我一点也不想知道他想了什么,也不想知道他们最后干了什么。


                                        from:一条废狗





end.

评论
热度(785)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