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
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权逊/周瑜】谈讌

鸲鹆:



没什么中心的赶作业产物


----------------








后来孙权和陆逊聊起周瑜,下意识地往背后瞄了一眼,才心有余悸地评价道:“公瑾雄烈,胆略兼人。”




陆逊诧异地看了他一眼:“至尊你瞅啥?”




周瑜已经死了好多年了。




“咳,想起了一些旧事。”孙权说,“幼时寄居周家,时常跟在兄长和公瑾身后,看他们闹腾。”




陆逊猜测道:“像两团火一样?”




“像两团火一样。”




两个红衣少年在舒城的桃花林里打马而过,笑起来整个林子都要震动。一个人是一柄利剑,两个人就是热烈的骄阳,散发的光芒明亮耀眼,既叫人几乎灼伤,又忍不住被吸引。在那座小而安宁的城里,他们握住对方的手,向彼此许诺一个天下。




“至尊那时在做什么呢?”陆逊微笑着观察孙权陷入回忆的模样。这十分罕见,雄踞一方的吴主卸下了往日的沉稳与威严,碧色的眼眸里露出孩子般的神气。




“自然追在后面跑。”孙权大笑,“那时还未学会骑马,怎样追都追不上……后来也是如此。”




追不上扬刀立马气吞山河的雄烈风姿。




追不上生与死。




陆逊及时岔开了话题:“建安十三年,逊曾有幸得见偏将军。”




“哦,是了,伯言你见过他。”孙权问他,“如何呢?”




“英姿夺目。”陆逊道。




雄姿英发,那是当年江东最常用于孙策与周瑜的评价。周瑜从来不是什么温雅如玉小少爷。他眉峰如剑,走路带风,声音朗朗若洪钟。音律天下闻名,抚琴时却不像一般的翩翩佳公子。《长河吟》既出,三分风流七分风骨,滔滔浪潮里暗藏百万兵戈声,倒是折服了一大片铁血好男儿。他和孙策太相似,杀伐决断不扬眉。说抗曹贼,便能抗曹贼,说要取荆州,便倾尽性命打荆州,说要与孙策一同打天下,孙策死了,便马不停蹄地奔回来辅佐孙权。说一不二,从眉眼到心志,都刚毅决绝得使人心折。这是孙权幼年崇拜他的原因,也是孙权长大后敬畏他的原因。




可陆逊说的,不是他第一眼看见的周瑜。




他第一眼看见的周瑜,正背对着觥筹交错的酒席,仰头看江上的明月。




他大概有点疲惫。陆逊想。




那是赤壁之战的庆功宴。宴席的主角穿着孙权送的百来件衣服里的一件,没有沾上那夜漫天火光里的一点灰烬。周瑜转过身来,打量着彼时还是年轻人的陆逊。他背负了几十万条人命,可眼神仍然很清亮。




他们似乎交流了一些关于“仁”的问题,又似乎没有。末了周瑜对他笑笑:“为将一道,经历了才会明白。”




今夜他披浴着一身星火,从夷陵的战场回来。仍然是一把火,以又一场惊天动地的胜利,将东吴从危亡边缘拉回。他的身上也披着孙权亲赠的袍子,他的眼神也十分清澈,即便背负几十万人命。




可周瑜侵略性的张扬美,陆逊没有。他曾是一介温文读书人,不说话时眉眼柔和,很给人与世无争的错觉。他曾给关羽示过弱,曾向诸将自称书生。吴人会将他们的功勋作比对,但相熟者从不觉得这两人有什么相似之处。
可孙权不一样。




认识这么多年,孤还不了解你吗?他暗笑,顺着最初的评价一本正经说下去:“公瑾雄烈,胆略兼人,遂破孟德,开拓荆州,邈焉难继……君今继之。”




他对陆逊愕然的反应十分满意。




“伯言这里像公瑾。”孙权指指陆逊的心口,“可藏万甲兵,可为王佐才。认定之事死不旋踵,这一点有过之无不及。”




这曾是他很喜欢陆逊的一点,后来多少有点不同。




陆逊伏地而拜:“敢竭股肱之力。”




孙权亲自将他扶起,笑道:“伯言何须客气,你我许久未长谈,今夜在这里用餐如何?尝尝新酿的桂花酒。”




花影轻曳,一院芬芳。




此时是黄武年间,距建安十三年的赤壁之战,已过去了十四年。距赤乌八年,还有二十三年。









评论
热度(41)
  1. Hunter往不还 转载了此文字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