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
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all叶】以你为名

初叁那棵树:



★ 给@安默-周尧太太更新了吗 的生贺,虽然不知所云,但我依旧爱你♡


***


       阳光在近似透明的玻璃顶上流转着翡翠色的光芒,叶影斑驳,细数不清。飞机场内的气温十分适宜,几个人正焦急地东张西望,行动间自有小心翼翼的感觉。


       “老板娘,我们就这么干站在这里啊?这样不太好吧,”戴墨镜的方锐猫着腰迅速跑到那面色略微紧张的俏丽女子身旁,鬼鬼祟祟地压低声音,“我看到旁边那姑娘都偷瞄我好多眼了,只怕是我真爱粉,这要是被发现了就不得了了…”


       “方锐你就吹吧。”一旁正因为无法抽烟而略显烦躁的魏琛毫不留情地嘲讽道,“就你这猥琐样,哪有年轻小姑娘愿意当你真爱粉啊,黑粉还差不多。”


       “怎么不可能了?你还别不信…”方锐这下不乐意了,哼了两声,刚想反驳,就被魏琛一句话再堵着了。


       “有本事你别要死要活差点跪在地上缠着老板娘带你来啊。”魏琛冷笑。


       方锐一下哑口无言。


       陈果一直有些心不在焉,难得没理他们的垃圾话互喷,只是在此刻忽然顿住了。


       “来了。”她的声音好像有点颤抖,又好像有点强自隐忍的镇定。从渺远记忆里穿梭而来,带着时光洪流呼啸而过的潮汛。


       不远处的清瘦男子拖着一个行李箱慢吞吞向他们走来,对比普通人稍显苍白的皮肤,简单的运动衫牛仔裤,肩膀软软地塌着,瞧着特别没精神的样子。


       他好像看见了他们,打了个呵欠,眼睛睁开一点,唇角慢慢弯起一个弧度,露出了一个绝对称不上灿烂的笑容。


       整个世界的光都聚集在了他的身上。


       “怎么,都是来接我的啊?”


***


       以前叶修在兴欣的时候酷爱吃泡面。


       他曾经带着工会熬夜打野图BOSS,眼睛眨都不眨,双手不离键盘,嘴里却吆喝着来碗泡面来碗泡面。


       陈果自然是不想理他,其他人也都聚精会神地跟着叶修行动,唯独乔一帆会默默上前,递一碗热气腾腾的泡面。


       “一帆就是贴心哈。”叶修吸溜吸溜嗦着泡面,道谢过后嘴里还含糊不清地夸奖道,“还知道我最喜欢红烧牛肉味。”


       乔一帆通常会腼腆地笑笑,然后转身回去继续做训练。


       后来兴欣打入联盟,彻底出名了。新人中,除去锋芒毕露的唐柔,乔一帆几乎是最为惹人注目的。


       勤恳踏实,稳重安静,胸有大局。


       一个少年慢慢地成长,慢慢地蜕变,慢慢地变化成一个也能独挑大梁的耀眼选手。有很多战队或明或暗地抛出橄榄枝,然而这少年都不曾犹豫,虽然有些抱歉地微笑着,却态度坚定地拒绝。


       “一帆,为什么会选择兴欣?”身为他好友的高英杰有一次也忍不住提出疑问。


       “前辈对我有知遇之恩。”乔一帆沉默了一会,说道。


       知我之所求,为我之所愿的恩情。


       还有,遇见你的幸运。


***


       叶修去苏黎世前一天,什么也没说,回了兴欣一趟,和大家一起说说笑笑聚了顿餐。


       包荣兴扯着他硬是要喝酒,嘴里还嚷嚷着“今朝有酒今朝醉”“老大我们来一醉方休”,惹得叶修哭笑不得,最终还是陪着一桌子兴欣的人一举酒杯。


       琥珀色的酒液里摇曳着他微醺的黑眸。


       一杯便倒下身形。


       一桌的人醉得一塌糊涂,一贯冷静自持的安文逸也不免有几分晕眩,勉力将几人搬回房间,最后把叶修送上楼时,却像是受了什么蛊惑一样用手轻轻抚上叶修的眼睛。


       长长的睫毛,柔软,微湿。


       心脏跳动得那么狂野,一下下像是要震破胸腔。他听到自己的呼吸声,黑暗中如此惹人驻足。


       这时候倒是恨起自己的理智。


       他有如孤狼般敏锐的直觉,甘愿陪你一醉到死祝你从此坦荡;而我只有满腔冷静与思考,最后一杯酒喝得隐忍,举杯假意不知将会发生什么。


       大抵后会无期。


       安文逸顿了顿,轻轻合上门。


***


       “老板娘,今年圣诞礼物不如我再多送点我的签名?”梦里的男人好像很认真地思考着。


       “去去去,字那么丑,”陈果佯装不在意地摆手,好像嫌弃到不行,“多给我几张沐沐的还差不多。”


       然后梦就醒了。


       陈果睁开眼睛,愣愣盯着空荡荡的天花板,反应过来时,一道泪痕正待干涸。


       大概她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那一天。


       “你们这还招网管吗?”披着料峭寒霜而来的青年,好像疲倦不堪,可是眼里却有光。


       感谢你在那一天,走进兴欣。


       “带出了个国家冠军,”陈果看了眼电脑屏幕上还未暗下去的国家队夺冠新闻,笑得带着点自豪的意味,“还挺了不起的啊。”


       你最了不起。


***


       兴欣搬家了。


       因为训练营要开始了,搬去了个更大,设备更优良的地方。可是陈果舍不得拆这边,就干脆弄成了分店。


       兴欣众人都在忙着搬东西,莫凡还沉默着抱着个箱子往外走,结果从箱子里忽然掉出个东西。


       一枚徽章。


       据说是叶修送给他的生日礼物,在哪里看到了觉得适合就带回来了,图纹有些幼稚,莫凡脸上嫌弃,却一直留到了现在。


       他蹲下来,看着那枚徽章。


       好像能感受到那个人的体温,还有在耳边调侃一般的笑意,全都认真地问他,要不要和我一起去联盟闯闯?


       “莫凡,莫凡?”直到陈果在前面叫着要走了,莫凡这才如梦初醒,伸手拿起那徽章,紧了紧,又捏在掌心。


       没有后悔过。


***


       “他说他要回来了。”餐桌上,苏沐橙忽然放出了个深水炸弹。


       筷子落在桌上,此起彼伏得响。


       罗辑的情绪外露最明显,一瞬间已经傻了。


       唐柔也禁不住有些激动:“叶修?”


       陈果捂住嘴,呜咽一般的声音伴随着水雾一下蒙住双瞳。


       原来商量着魏琛和陈果来接机,结果方锐也软磨硬泡来到了机场,陪着一起等待。


       看那人,一步一步,走出时光。


***


       “还走吗?”苏沐橙问。


       “不走了。”男子揉了揉微红的鼻尖,难得露出一点有些顽皮的笑容,“怎么着,哥也是职业选手啊。”
















---------------题外话---------------


安默默生快!!


感觉写得十分零散_(:_」∠)_不知道怎么说…


但还是爱你!

评论
热度(859)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