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
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all叶】你之于我

初叁那棵树:



★送给账号卡们和叶修的奇遇,主君叶和一叶叶。手动@花开荼靡/小天使。


***


       有点冷。


       叶修迷糊着醒来的时候,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纷纷扬扬落在脸颊上。转瞬即逝,只留下一摊冰凉的水,让他嘴唇都冻得发白。


       郁郁葱葱的森林里,盘虬的枝干落满了晶莹剔透的冰花,掩不住的生机混合着严寒,一重重地席卷而来。


       这个地方…好熟悉。


       叶修慢慢站起身来,抖落了身上的雪花,正想四处走走看看,却忽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靠近。


       它好像想轻巧地接近,但还是制造了不少声响。那显然不是个普通人,体积应该很庞大,连走起路来都感觉到地面的雪花在微微颤抖。


       叶修的头皮有点发麻,深吸一口气。出乎意料的感知力令他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很危险。他凝滞在原地,背影保持平静,双腿却慢慢绷紧了。


       然而就在一道疾风飞速刮来,叶修几乎准备拔腿就跑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金戈碰撞的声音。


       清脆又快速。


       叶修松了口气,慢慢转身。


       来人红色的战袍飒飒飞扬,身着英气逼人却搭配奇怪的铠甲,手持一把巨大而诡异的伞,与对面那个看上去有些可怖的怪物厮打缠斗着。


       叶修呆在了原地。


***


       洞穴里的火温暖明亮,叶修紧紧贴着那燃烧的地方,借此为自己冻僵的身体取暖。


       这里的一切,都超乎了他平常的认识。


       “Master,你怎么会忽然来这啊。”坐在他对面的男人有一张非常俊美的面容,正上下翻烤着一个兔腿,忍不住皱眉,后怕道,“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了,那个哥布林商人早就把你给吃了。”


       “…我也不知道。”叶修苍白的脸色终于变得红润了一些,有些惊奇地打量着君莫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原来荣耀真的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荣耀是一个独立的世界。”君莫笑的眼神有些悠扬深邃,“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精神体,都有着自己的意识,只是你们不知道。”


       他就这么简短地一句概括,含括了那么多他不愿意诉说的过往和回忆。那些东西都被包裹在他的心里,在看见叶修的那一刻酿成比什么都甜蜜的琼浆。


       有很多东西你不知道,我也不想说。


       比如。


       我的Master真的很棒哦。


       Master在生活里是什么样子的呢?


       好喜欢Master啊。


       好想见你。


       ……


       但是我现在已经看到你了。


       “刚刚系统发来了消息,”君莫笑若有所思,“是私信,告诉了我你在冰霜森林,我就赶过去了。”


       如果是私信的话,那么那个家伙…应该也收到了吧。


       那个自从Master走后就开始颓废,平常宛如行尸走肉被新的Master控制,没出息的人。


       君莫笑忍不住嗤笑了一声。


       一叶之秋。


***


       这次叶修睡得挺安稳。


       身上披着君莫笑的披风,旁边烧着篝火,山洞里又没有风。总而言之,温暖又安静。


       只是他刚一醒来,就看见洞穴外又是两个人在混战,武器舞动间动作都看不清楚,只听得到“乒乒乓乓”的清脆响声,还有不时闪过的剑光以及各种只有在电视里才看得到的光影特效。


       只是等叶修一出来,那两个人就都自动收手了。


       叶修一看,一个是君莫笑,而另一个…另一个?


       另一个人身上的每一件装备都透着内敛而深邃的光华,手上紧握一杆长矛,剑眉星目,俊朗逼人,浑身都透着飒爽而利落的英气。


       只是他现在的神情有些忐忑,想说什么,又不知该说什么的样子。


       “一叶之秋?”叶修问道。


       “…嗯。”一叶之秋的面上有着单纯的欢喜和不安,就这么一动不动地看着叶修,“Master…”


       我终于见到你了。


***


       一叶之秋回去了。


       他本就只想看叶修一眼,只是被君莫笑拦下,一时情急就爆发了,君莫笑莫名其妙也不想退让,刚好心里也有点火气,就这么理所当然地打起来了。


       叶修像是在想着什么,忽然开口问君莫笑:“你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还好…吧。”君莫笑正一遍一遍擦着千机伞,听到这个问题后顿了一下,然后笑了笑。


       就像我被封存在黑暗里那么多年都不曾寂寞,是因为我一直都在想着你。从光明中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那个认真而专注的你,心脏砰砰直跳又喜悦难言。


       我知道你那个时候失去了你几乎算是最重要的一个人,而我的记忆里也少了那么一个活跃又爱笑的“秋木苏”。


       我会叹惋,我会难过,但让我最难受的是看到你那么伤心。


       我处在黑暗里与你分离的那几年每天的每时每刻都在想你,想你会不会开心一点,想你有没有长高一点。


       我最亲爱的Master,你永远不会知道,我有多爱你。


       就像你永远不知道,你将我带入光明,让我捡起千机伞的时候,我有多开心。


       你终于放下了过去,而我,也终于又站到了你身边。


       “Master,我最喜欢与你并肩作战了。”君莫笑深深地看着叶修,侧过了脸,“我们之后也会一直在一起吧。”


       “在我还打荣耀的日子里。”叶修愣了一下,然后笑了,“我保证。”


       “你去找一叶之秋吧。”君莫笑忽然又轻轻地开口。


       “我知道,Master很想见他。”


***


       在一叶之秋寥寥的十年记忆里,陪伴他的,一直都只有他的Master。


       那个认真又专注,或许有时不修边幅,但笑起来嘴角有两个酒窝,在一叶之秋眼里简直可爱到不行的叶修。


       可是后来他们分开了。


       一叶之秋一个人坐在冰霜森林的地上慢慢地擦拭过自己的却邪,动作温柔而耐心,像是对待他记忆里的某个人那样。


       他性格向来率直霸道,唯有面对叶修,就会变得优柔寡断,缠绵悱恻,像是一叶之秋以前最讨厌的言情文主角那样。


       他坐着发呆 面上是一个淡到极致的笑容。


       在这里,好像能感受到Master呼吸过的气息。


       “咳。”


       忽然传来一个熟悉到骨子里去的声音,夹杂着微不可查的笑意和懒散。


       一叶之秋慢慢抬头望了过去。


       Master。


       他有些局促又惊喜地站起来,嘴唇哆嗦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就这么一动不动地看着叶修。


       “傻站着干什么?”叶修有些啼笑皆非,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陪我走走吧。”


       “好。”毫不迟疑的回答。


       他对叶修,向来是舍不得拒绝的。


       “怎么也不多说几句话就走了?”两人踩在松软的雪地上,看银装素裹的世界,正沉默间,叶修忽然开口问道。


       “我…”一叶之秋愣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最后只能低下头,声音闷闷的,“我已经没有资格了。”


       我已经到了别人的手里,认别人做主人。就像我还是固执着叫你Master,可我们其实都清楚,你早就已经不是我的Master了。


       “怎么会。”叶修笑了笑,忽然轻轻握住了一叶之秋的手,侧头看着他,“我一直都很想见见你。”


       “想看看,那个陪了我十年的一叶之秋是什么样子。至少知道,我朝夕为伴的朋友,过得好不好。”


       一叶之秋听着听着,忽然紧紧牵住了叶修的手。


       “Master,我不想离开你的。”他有些孩子气一样固执地看着叶修,眼睛里是雾蒙蒙的一片,像是来不及叙述的情深。


       “我知道。”叶修没有挣脱,十分平静地看着一叶之秋,然后继续牵着一叶之秋往前走去。


       “孙翔是个挺好的操纵者。”前进的路上,叶修又开了口。


       “你要慢慢学会,在他手里变得更加耀眼。”


       “不可能。”一叶之秋毫不犹豫反驳了回去,“没有谁能比Master更好,让我发挥得那么出色。”


       “不是这个问题啊,一叶。”叶修从嘴里呵出一口热气,认真地一字一句地说,“我知道,你可以更好的。”


       “你也知道,对吗?”


       一叶之秋没有回答。


       “我很舍不得你,你永远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叶修又停了下来,慢慢拂去了一叶之秋头上的雪花,“但是我希望能看到你一直开心下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患得患失。”


       一叶之秋就这么站着,一直看着叶修的眼睛。


       像是那个曾经的少年携着他从未忘记的回忆滔滔而来,他在时光的彼岸对自己笑,说,要一直并肩。而现在,他来到了时光的尽头,对自己说,我希望你一直开心。


       我陪你走了这一路崎岖,像是漫过了时间的洪流,最终得到一个“重要”的答案。应该满足,应该不舍,可是一叶之秋最终只是看着叶修头上的雪花,轻轻地拂了下去。


       是谁告诉他那句话的呢。


       霜雪落满鬓,也算是白头。


       一叶之秋觉得有滚烫的液体在眼眶中流动,可他的声音却十分的平稳,还带着一些释然。


       “叶修。”他唤叶修的名字。


       “你要一直幸福。”


       叶修顿了顿,然后更深更深地笑了。


       “当然。”






**


       “我想了想,叶修虽然不是我的主人了,但还可以当我的情人啊。”一叶之秋带着无辜的神色,爽朗地说。


       “一叶,你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咬着牙看着大包小包很明显要移居的一叶之秋,君莫笑的黑化值飞快上升:“但这并不是你破坏我和Master二人世界的理由。”


       刚刚来到主城一个客栈放好东西出来打算叫君莫笑进去的叶修:“?”


       为什么这两个又打起来了?











*


你之于我,是春雪初融,是风光霁月。


是我永远触碰不到的山巅,是盛开在悬崖峭壁上的繁花,是那年暮秋,落在你发梢的霜花。


是我隔着一堵墙,无法触碰的Master。


是我隔着一堵打不破的墙,最爱的人。



--------------------题外话--------------------


最近的初叁真是好勤奋呀。


有没有想要亲亲那么可爱的初叁///////?


(mdzz)


首先时间线为叶神退役后。


然后其实叶神和笑笑他们一开始要住在山洞里是为了情趣【划掉】是因为笑笑怕叶神的身体承受不住飞来飞去,打算等叶神休息好了步行回去。


而叶神最后有没有回去呢?



这是一个好问题!问得好!(好想搞死这个人哦)


我决定一三五就要叶神回荣耀,二四六就要叶神留在现实世界,然后星期天就让叶神经历账号卡与真人的修罗场(你出去)


我的设想好棒哦(。


另外点文的小天使真的不太好意思_(:_」∠)_最近画风有点奇妙,可能没写到你想要的样子…


不如我给你亲一口做补偿?(滚!)


最近的题外话画风越发清奇了…好忧郁。


都怪那个不按套路出题的数学!!对!就怪它![被数学折磨得哇一声哭出来]


【请继续当作没有这个题外话吧】


【瘫】

评论
热度(731)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