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all叶]论一个omega在普通世界存活的可能性-21

声烦:



ABO


omega老叶穿越到没有抑制剂和其他abo的普通世界


ooc










“有啊。”王杰希轻快地说道。


“是吗?”


叶修倒是并未如王杰希所想再深入问下去。 他重新坐回去,抱着奶黄色抱枕点开电视, 正在放当下烂大街的小言剧,他随手乱点了 几个台发没什么好看的,最后还是回到最初 的那个台。


王杰希嗅着鼻尖下残留的若有若无的香气, 心道有些可惜。不过他心情很好,情绪高涨 到能令他不假思索、盲目做出判断的地步。


屏幕上的男主跟女主黏黏腻腻,一直追求的 暖心男二被女主发了好人卡——过于无聊的 剧情让叶修忍不住捂嘴打了个小小的哈欠, 再正常不过的动作落在王杰希眼里却被他自 动加了滤镜,怎么看怎么顺眼怎么看怎么可 爱,像只圆滚滚的花栗鼠。


“真好啊,”叶修说得慢条斯理,带点慵懒的 小尾音,“被你喜欢的人一定会很幸福。”


“嗯。”王杰希满心腔都是兴奋,他迫不及待 地问出自己的问题,“那你呢?”


“我?”叶修愣了愣,犹豫片刻,似乎是做了 什么心理斗争一般,他偏过头看向花架上的 虎尾兰,轻轻地说道,“有的。”


他接着补充道:“我有喜欢的人。”


又是一个意料之外的回答。


他说这话时嘴角微微上翘,黑白分明的眼睛 印满星辰,纤长睫毛下垂,眼神是前所未有 的柔软。恐怕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自己是 在笑,笑得格外软格外甜,仿佛吹化封冻冰 面的十里春风。叶修似乎是有些害臊,双手 在衣角上摩擦几下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


他的目光没始终落在王杰希身上,而是盯着 深绿的植物出神,似是在想那个人。


王杰希的血液冷了,滚烫的液体冻成冰渣。


——这样的回答?这样的回答?


几乎在一瞬间王杰希便知道叶修喜欢的人不
是他了。但他还是下意识问道: “谁啊?”


“黄少天,”叶修顿了顿,不太确定地说,“…… 和喻文州?”


听到这两个名字,王杰希的心才慢一拍的咯 噔一下,酸意痒意涌上来——大概是刚刚太 过惊讶,以至于他都忘记了心跳,此刻被狠 狠捏了一下才感受到湿漉漉的疼痛。


隔了好久,王杰希才艰难地开口,上嘴唇和 下嘴唇的碰撞如此难过。他的表情没有任何 变化,语调毫无起伏地说:“是他们啊。”


“嗯……”叶修挠挠脑袋,他觉得王杰希的表情 有些奇怪,但仔细看又和平时别无二致。他 苦笑道,“很奇怪是不是?喜欢的是男人,还 是两个人。你……”


“没有,我没这么想。”王杰希错开叶修的视 线说道,“既然是你喜欢的,那自然就是好的 。”


他还想再挣扎一下,如果是叶修单方面的话 ,他也是可以稍微那么争取的吧。于是他问 道:“他们喜欢你吗?”


王杰希的听觉霎时间敏锐起来,但他真希望 现在他是个聋子。


“嗯,”叶修抿抿唇,笑容甜甜,“他们向我表 白了。”


叶修就坐在离他不到一尺的地方,可王杰希 觉得他和叶修之间隔了万千瀚海亿万光年。


“你喜欢的人又是谁啊?”叶修忽然问道,这 个迟了的问题。


“不用说了,”王杰希还是如未发生这场对话 前一样对待着叶修的柔和的动作,他抬手想 摸摸叶修的头,想到什么伸出去的手又僵在 半空。他硬生生地转了一个方向,抓起苹果 咔嚓咔嚓地吃起来。王杰希咬了几口,囫囵 咽下后含糊不清地说道,“反正他不喜欢我。 ”


“你不是试试怎么知道?”叶修锤了王杰希一 下。


因为我已经知道了。


“不可能的。”


“唔……”叶修见状,知趣地不再询问。


傻白甜的电视剧结束,换上了傻兮兮的综艺 节目,嘉宾和主持人的笑声尴尬地在客厅里 回荡。


“你们在一起了吗?”王杰希问。


他承认他这是自虐。但越是疼他也越是想知 道,想知道他们和叶修的点滴,让这些东西 一遍遍地碾压被剖开的心。


“没有。”叶修回答得很简洁。


“为什么?”


“我很喜欢黄少天,非常喜欢他。但他还年轻 ,不知道他是不是一时冲动什么的。现在和 我谈的话,也会影响到他吧。”叶修有些语无 伦次。


“喻文州呢?”


“文州……”叶修忽然垂下头,略长的刘海挡住 了眼睛让王杰希看不到他的表情,“算是初恋 吧。一直一直在喜欢,时间太长了,长到有 时候我都以为我已经对他没有感觉了……算了我们不聊 他吧。”


叶修耷拉着眉毛冲王杰希笑了笑。


喻文州对于叶修来说,或许就像是白月光的 存在,不可亵渎不可触碰。他连与喻文州稀疏平常的对视都做不到,无意中的碰面能躲的也都躲过去。而摩天轮上的那次意外,喻文州那样情深地望着他,狭长的眼眸似乎要把他吸进去——他不敢答应,无法答应。


说到底是他太害怕承受不了这份爱意。


“互相喜欢就在一起啊。”


“谁呢?黄少天?还是喻文州?”叶修重重地 叹了一口气,“我爸妈那边又会怎么想?”


“你不可能永远维持这种状态,早晚要说出来 。”王杰希像是一根被不断拉伸延长的橡皮筋 ,用快要断掉的声音,笑着说,“这样畏手畏 脚,真不像你。”


此时茶几上的手机震动起来,王杰希接过, 对叶修说,“我下去取外卖。”


他换好鞋子,拿上钥匙串,按下把手走出这 间房子。在门关上的一刻,王杰希脱力般的 靠到墙上。


狗屁互相喜欢就在一起啊。








拿了外卖,王杰希没有直接回去,而是去便 利店买了一包烟。


他蹲在花坛旁,动作熟练地一根一根地抽着 ——他偶尔也抽烟,当队长压力大的时候找 个没人的地方抽一根,熬夜挨不住的时候抽 一根,起初是为了得到烟草的辛辣刺激,到 了后来味儿也就淡了,只是念着这种气味, 念着叶修身上的气味。他以后可能要变成一 个烟枪了。


他抽得快,几口一根便没了,鼻腔里火辣辣 的让他难受——一定是烟的牌子太烂了,质 量太差了,才搞得他这样。


黄少天和喻文州。真是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 。叶修要是有喜欢的人,挑来挑去也会是他 们俩吧。他们的关系那么好,亲密到让他羡 慕不已的地步。


王杰希有些恨自己了。


他要是,要是早些下这个决心该多好,要是 主动一点该多好,要是一开始就说出口该多 好。放下那些本就不该有的迟疑。


「这么畏手畏脚,真不像你啊。


这么畏手畏脚,这么无能的他。


事情发生了,他已经知道了事实。


如果能回到五分钟前他能做什么呢?干脆好好地带上孙哲平吃一顿早餐,继续他又怂又贱的暗恋,偶尔吃点小豆腐也能甜许久。维持着这种关系真的不错。


如果往往就代表着不可能。他回不去了。


王杰希连同剩余的烟一起与纸烟盒揉成团。


他借着战队的由头在外面呆了一下午。 晚上回去时,叶修对他说,他想通了,他想 回家先和他爸妈说了再告诉黄少天。他的脸 上满是坚定和温柔。


“嗯,好啊。”


他帮着叶修收拾了行李,替他准备了睡前牛 奶,说你今晚跟我睡吧。


已经这样了,让我稍稍地占有你几小时,稍 稍地贪心一下。


“今晚的月色真好。”临睡前,王杰希对叶修 说。


“嗯?”叶修撩起窗帘,看了一眼夜空说道,“ 今晚没有月亮啊。”


“随口说说。睡吧。”


向着你的那句喜欢,已经说不出口了。


晚安。









王杰希做了一个奇怪冗长的梦。


他梦到自己是一个渔夫。有一天在海边捕鱼 ,捕到一条人鱼。


人鱼很漂亮,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他对人鱼说,你留下陪我吧,和我在一起。


人鱼摇摇头,说不行,我生活在海底,而你 在陆地。


王杰希问了很多遍,人鱼也重复了很多遍。


最后人鱼说,你放我走吧。


于是王杰希放他走了。


梦就此结束。


叶修也走了。


王杰希独自在房间里摩挲一个破旧的打地鼠 机。那是叶修的东西,他私自留了下来。


他把地鼠机放进一个小木盒。小木盒里有很 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比如叶修送他的眼罩, 叶修落在微草的钥匙链,世邀赛时叶修给他 买的明信片,初版的一叶之秋软陶……这是他 与叶修两人的光阴了。


王杰希无比怀念那段岁月,后来他发现,他怀念的从来只是那个人,无论他是不是变了 ,他爱的都只是那个人。


没有他,那段岁月有什么可怀念的。


那是以后的王杰希。


而现在的王杰希,正慢慢关上抽屉,试图将所有的回忆与爱恋锁进去。不再想不再怀念。


他是爱他的,只要叶修一句话,他一定会赶到他的面前。


但此时,只有说,



“祝你幸福。”






tbc.


终于写到主线了





评论
热度(466)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