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大天狗X青行灯】羽翼与烛火(2)

海带儿大凌未寒尚温:

说好的点赞到50我就飞起来写,结果并没有写完对不起我是罪人(。


这个大狗超OOC,大家请做好准备,私设似乎太多了一些,总之召唤出来的大天狗和跟着黑晴明干活的那位不是同一个,因为被召出来得非常早所以是个毫无泡妹经验的正直好青年,在心仪的姑娘面前简直有点腼腆(。当然啦在怼其他妖怪的时候还是很拽很酷很日天的。


第一篇走这里


羽翼与烛火(2)


4.


人们都听说过青行灯,却仅仅停留在知道她的存在这个层面上,从未有人见过她。毕竟这是一个虚无缥缈、没有具体形象记载在册的妖物,出现的条件又过于苛刻,何况现在好像也没有特别不要命的家伙能耐着性子足足讲够100鬼故事吹熄100根蜡烛,平安京正被四处扩散的阴界裂缝搅得天翻地覆,百姓们对横行的魑魅魍魉避之不及唯除之而后快,哪里还有心思自己召一个出来。


因此在大天狗的想象中,青行灯可能会是一盏普通的竹笼纸灯,有着青蓝色的灯面和冻结的焰心;要不就是一根简单的烛台,外面拢着冷色调的扇纸;最好看不过一盏河灯,可以顺着人们讲的故事从天空中落下来,装满了灵魂再飘悠悠飞走;他甚至做过青行灯会长得像一个圆滚滚的大火炉、或是反色的灯笼鬼的准备,他把所有的照明用具都猜了一遍,独独没考虑过“簪花美人”的可能性:坐在骨灯挑上的女性五官清秀端正,有着月光一样闪耀的长发和磷火那般明亮的眼睛,皮肤苍白到泛出隐隐的青色,像是随时可以溶化在池水中的冰。


这可有点冲击啊。大天狗翅膀上的羽毛全都蓬了起来,团扇头一次出现从手中滑脱的趋势,像受到惊吓的鸫鸟,甚至能从飞羽的缝隙里看到毛茸茸的白色绒羽。青灯行一定是太擅长吸取魂魄了,连带着让妖的视线也无法从她那里挪开半分。尚未参加过百鬼夜行就被晴明召唤的式神紧张又仔细地注视着尚未从召唤圆环里步出的女子,不知所措地自乱了阵脚。该用什么姿势和表情?要冲上去自我介绍吗?还是就这么待在角落里显得沉稳可靠一些?要不然呃啊不好咬到舌头了。


为了不让自己看起来太蠢,大天狗抿紧嘴手忙脚乱地抚平修验服下摆的褶皱,然后清清嗓子挺直脊背,拍打翅膀悬浮起来试图给新同僚留下一个好印象。


 


5.


“我是谁我在哪,我怎么死的。”神乐捧着自己的金鱼小挎包眼神飘忽,一副随时可以晕倒的娇弱样子:“我好像真的看到阎魔姐姐在向我招手,啊,第三个SSR我来了。”她摇摇晃晃拉住青行灯的手,眼泪晶亮亮在眼眶里打转:“快,快来我们寮里四处看看,然后我就给你喂几个10级的红达摩带你出去打御魂。”


“这里还有和我同级别的式神?”怪谈小姐安抚性地摸了摸声泪俱下的小姑娘的头,开口询问道,她的声音可真好听。


“唔,嗯,是的,是我们第二个召出来的式神,大天狗。”终于回过神来的晴明捂着肋骨站起身,抬手招呼还飘在屋角的战斗主力:“来打个招呼啊,愣着干什么?”


被叫到了就没办法了,青行灯很快顺着阴阳师转头的方向望过来,眼睛里像是盛着蝴蝶翅膀上的鳞粉。大天狗下意识地飞到新式神几步开外,朝她颔首致意:“我是——”他想说正义的伙伴来着,可又担心这么说会不会太幼稚了,他们寮最近正在为外面那只风暴自带沉默概率的同类头疼不已,他并不想把自己和那家伙混为一谈。所以最后他只是干巴巴地说:“我是大天狗,初次见面久仰大名。”然后为这太过普通的开场白在心里扇了自己好几翅膀刮子。


“请多指教。”骨灯明灭着上下浮动了一下,这应该是一个点头的动作,女性以袖掩面笑得眉眼弯弯:“今后就麻烦您带着我去收集更多的怪谈了。”


大天狗一时忘记拍打翅膀,险些从半空失态地掉下来。青行灯的笑容会让他想起深山里早开堇菜的花瓣、紫藤柔软的蕊芯、早春树木的嫩芽里藏着的薄而透明的汁液,还有初秋的红叶酿成的芬芳醉人的酒以及高空中扑在脸颊上的风。


全寮等级最高的式神连停顿的时间都没有预留就脱口而出:“好啊。”


 


6.


“大狗砸,今天你是不是有点心不在焉啊?”在羽刃风暴第三次没有触发任何暴击之后,神乐终于忍无可忍地把伞插在地上,召唤了地狱一波带走所有残血小怪:“有什么心事吗?”


“——也没什么……没什么。”大天狗有些心虚地收起翅膀,假装很自然地转移了话题:“不是说要带青行灯一起的吗,为什么还是只有我、莹草和姑获鸟?”


“青灯灯在结界里吃经验啦,我和晴明决定至少等她升到三星再带出来,难道你想看到她没几回合就被打下来吗?”


“不是的,只是觉得有点奇怪。”他一反常态地没有做胜利动作:“大概还要多久?”


“嗯让我想想,大概——”神乐弯腰把宝箱捡起来,收好勾玉掰着指头数道:“很快啦,明天应该就可以了?最近达摩也养好了,升个级分分钟的事。”


“好的。”刚刚还有点萎靡的式神立刻来了精神,“那要不要待会儿去打个雷麒麟?要给超稀有的式神觉醒很辛苦吧。”


“有种你突然长大了懂事了的感觉,果然是有什么心事吧?”


“我一直很勤奋好吗神乐大人。”


大天狗还在尽力劝神乐去刷觉醒材料,被抛下的剩下两个式神凑到一起嘀嘀咕咕:“没见过那位会飞的爷这个样子啊?明明平常怼人一本正经不苟言笑的。”


“只有一个可能吧,”带着斗笠的女剑客语调欢快,“我觉得我就快要有宝宝养了!肯定会是个特别可爱的孩子。”


“你也这么想?”莹草和姑获鸟对视了一眼,立刻心有灵犀了什么,全寮最强奶故意高声道:“如果能够过了那只归于黑清明麾下的坏天狗的话,想必青行灯出阵之后再来打经验升级会轻松很多吧?”


“——神乐大人我现在状态很好咱们去救跳跳一家吧。”


“诶?现在?不是打麒麟吗?好吧如果你这么要求的话,不过这个阵容不一定能打得过,三尾姐姐还在院子里呢。”


“没问题的,请交给我。”


总之之前怎么肝都肝不赢的本一把过了,神乐头一遭见识到了风暴四段次次暴击回回针女的盛况。


 


7.


八百比丘尼喜欢无所事事地坐在院子里看花,她活过的日子有些太久了,久到看过沧海干涸为桑田,星座位置变换,相识的人成为枯骨化作浮尘,新面孔诞生又老去,樱树下的红色身影来了去去了回,那个矮矮的坟包几乎要消失在泥土里。她活得确实太久了,久得见识过足够多的美好与足够多的恶,世间循环往复已毫无新意可言,死亡是唯一值得渴求的事物。


但当大天狗趁晴明和神乐进屋召新式神的当口凑过来,说是有想请教的事情的时候,她还是困惑地眨了下眼睛,这可没有出现在她的预言内:“想问些什么呢?如果我知道答案的话,一定尽心为你解答。”


“就是——”式神支支吾吾,翅膀在身后紧张地摩擦着。


 


“就是爱和恋……什么的。”小伙子红了耳朵尖,声音小得几乎盖不过鸟雀振翅的响动:“您见多识广,可以帮我一下吗?”


 


哦哟,这可挺新鲜的。当年三尾和巫女的感情被硬生生截断,这次说不定能有个好运气。长生不老的女性来了兴致,爽快地应允下来。


 


8.


试着约青行灯出去怎么样?带她到街上逛逛,或者去山里看花海和枫林。


好策。


但是怎么约又是个问题了,比丘尼以“太久没谈过恋爱都忘光了”为借口委婉地拒绝提供更多细节,只是让他自己思考。大天狗回想了一遍自己的妖生,悲惨地发现他没有任何可以用在约女孩子上的经验,大把时光都浪费在了吹笛子和到处怼人执行正义上,他甚至不知道女性除了花还会喜欢些什么。


“实在想不出的话,何不找一些有经验的妖去问一问呢?”比丘尼最后还是怜悯地为干着急却毫无头绪的式神指明了道路,并贴心地给了他单独外出的许可。


于是大天狗把以前揍趴下过的妖按着名单排列了一下,先后去问了酒吞童子、瓷器青蛙、河童和判官“怎么约心仪的姑娘出去”这个问题,得到的答案从“不好意思是红叶先约我一起喝酒的”、“你是专程来打击我的吗吃我一岭上开花啦gerogerogero”、“找我真的没问题吗你不觉得我其实是被发了卡吗”到“啊啊啊啊说什么呢我怎么能对阎魔大人抱有那种感情我有罪我不配当公务员啊啊啊啊啊”不一而足,没一个有用的,到头来还是妖狐拍了他的肩膀,问明情况后主动表示可以用“跳跳妹妹喜欢的东西”这个情报作为交换来传授大天狗人生(zhā)经验,好不容易终结了平安京外围妖物们的恐慌(“那个之前用羽刃风暴把大家扇得妈都不认得的家伙来挨个敲门问怎么泡妹了?!”“我的娘亲哟现在跳槽来得及吗我要弃暗投明”)。


不愧是修习媚术的一族,即使性格和性别都不太对,妖狐也依旧给出了中肯的建议:


“要记住,女孩子不论是热情的还是内敛的,总会喜欢别人夸她漂亮,在不清楚对方喜好的情况下先狠夸一通总没错。夸她小鹿一样灵动的眼睛,夸她绸缎一样顺滑的头发,这个应该不用我教吧。


“下一步是要尽量把约会地点的好处天花乱坠吹一通,引起约会对象的兴趣,比如说‘不知美人是否听说过小生居所这里的野山楂?一到入秋,山楂林就像烧起来一样红得灼眼,红色和你茶晶一样的眼睛非常配’。


“然后就可以自然而然地提出邀约啦!像‘美丽的小姐,不知小生是否有这个荣幸邀请你一同去山中品尝新结的山楂果呢’这样,很容易的,而且山楂林可以替换成任意你想带她去的地方,山楂果就改成那里最有特色的东西。祝你成功,没别的事的话我去给跳跳妹妹买小奶猫了。”


大天狗看着手札上被划掉一大片的笔记和仅剩的八九行话术,小心地把轻薄的纸片收入怀中抬手放行。


 


9.


“青行灯殿!”大天狗叫住了首次出阵归来的式神,女子轻飘飘停在半路,微笑着回应道:“是。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嗯,就是,想告诉你你的眼睛像小鹿一样灵动,头发像绸缎一样顺滑。”


这下不仅是青行灯,连带着打八歧大蛇的整个队伍都停下回寮的脚步,用像看六号位暴击针女一样的眼神盯着他不放,莹草和姑获鸟满眼星星点点就差抱在一起双手比心,雪女三尾狐则一副受到严重惊吓的表情飞出去5米开外。


“是吗?谢谢,”当事妖倒是心安理得接受了赞美,声音里居然还带着点微弱的受宠若惊的成分,“承蒙夸奖。”


很好,开头非常顺利,行得通。“不知美人是否听说过街市附近的野山楂?一到入秋,山楂林就像烧起来一样红得灼眼,红色和你茶晶一样的眼睛非常配。”


其他式神:“???”


青行灯:“街市附近会有野山楂?听起来简直像怪谈一样,再多告诉我一些吧。”


其他式神:“??????”


“美丽的小姐,不知我是否有这个荣幸邀请你一同去街市中——”大天狗保证,他一开始把妖狐教的东西背得很熟的,这句话本来该接“品尝新结的山楂果”,可他突然福至心灵,意识到街市附近根本没有野山楂,都是贩卖用的养殖品,便想改口,可意料之外的更词换句让一个个简单的替代用字死在了他的口腔里,他情急之下慌不择言:“——邀请你一同去街市中执行正义?”


 


10.


其他式神:“?!?”


青行灯:“虽然没弄清二者之间的关系,但是好啊,最近平安京阴气颇重,一定可以收集到新的怪谈。”


其他式神:已经没有反应了,像一个小纸人。


——TBC——

评论
热度(100)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