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那边的脸T,听说过忘爱症候群吗?

苏唯末:

*哎哟,您瞧我这暴脾气!


 


国家队第一次在帝都聚齐,正围着个会议桌讨论着谁能来做领队呢,某个二度退役的老人家从外面推开门走了进来。


会议室立刻升级为菜市场。


其中某个话唠更是一蹦三丈高。


“还能不能靠点谱?”


“谁逼的,谁,站出来!”




【然后全职高手就完结了。】


【然后这个故事才开始。】




离开会议室,黄少天凑在喻文州身边,小小声地问:“文州,刚才那人是谁?”


“你问谁?”喻文州没能跟上思路。


“就是我们那个领队啊!”黄少天拉着人站在走廊上,看着旁边没人就把音量恢复了正常,“看起来都一把年纪了,怎么会跑来当我们领队的?难道他以前是什么高手吗?那我怎么都没见过?还是联盟私藏的秘密武器?或者像小说里写的,军队系统里的——”


“打住。”喻文州及时制止了自家副队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先挑了个重点迟疑着问,“少天,你不认识他?”


“哎?我以前认识他?”黄少天愣了,“我怎么没印象?”


喻文州仔细观察了黄少天的表情,再考虑了一下自己最近没得罪他也应该不是什么恶作剧,那么,这个事情就有点意思了。


“你都不认识他刚才跟着凑什么热闹?”搞得他都没看出来自家副队出了状况。


“呃,这不是气氛正好嘛,我就跟着吆喝几句。”黄少天笑嘻嘻,“不过看样子,好像大家都跟他挺熟的?”


“嗯,是都挺熟的。”喻文州也在笑,“不过都没你跟他熟。”


黄少天张口结舌,傻掉了。




然而喻文州真心没把这件事情当成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黄少天把叶修忘掉了,不管真的假的,暂时的还是永久的,那都必须普天同庆一下!


要知道蓝雨的经理每天都要对着叶修的照片扎小人,蓝雨上下都看那个脸T不顺眼,这回好不容易自家剑圣弃暗投明迷途知返,必须立刻打个电话回去让大家开心开心。


喻文州笑眯眯地拿出电话给蓝雨的大家报喜。


黄少天在旁边看得一愣一愣的。


虽然看样子自己可能真认识刚才那个人,不过看文州现在这幅镇定的样子,估计忘了也算不上什么大事儿?


那就不纠结了,先去打探一下食堂饭菜质量比较重要一些。


可是要在这里住上一个月呢!




这边叶修完全没有感觉到半分异常。


刚才见面黄少天跟他没怎么说话,但是自己二度退役也没跟人打过招呼不是?看小话唠还有心情跟着大家起哄,好像也没气太狠,一会找个没人的时候偷着哄哄,只要不被文州拖后腿,应该就没什么大问题。


信心满满地叶大领队在走廊上堵住了落单的黄少天,正想开口说话,被对面一句话给堵回去了。


“你是?”黄少天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个人,最后视线定格在对方外套胸口的数字上,“哦,你是新来的领队吧?”


叶修愣住了。“少天?”


“啊,领队有什么事?”黄少天笑呵呵地看着对面的人,感觉这个领队还挺平易近人的?


“少天,别闹。”叶修微微皱起眉头,觉得事情有点不太对。


黄少天微微挑起眉毛,看着语气,难道这个人真和自己挺熟的?


喻文州这个时候突然冒出来挡在两个人中间,冲着黄少天挥挥手。


“李轩他们打牌三缺一,正满世界找你呢,快过去吧!”


黄少天双眼放光,兴高采烈地跑开。


叶修沉着脸看着人跑走,然后把目光挪回喻文州的身上。


“给个解释?”


喻文州笑的云淡风轻。


“少天好像是把你给忘了。”


“今天不是愚人节。”


“我知道。”


叶修揉了揉额角,放软了语气。


“我知道我这次退役没跟他打招呼不对,可是我这边也是事出有因,文州你就不要陪着少天一起闹了吧。”


“我没陪他闹。”喻文州其实也觉得事情有点怪,“我也是今天才发现的。你退役这段时间,少天很反常的一次都没提起你,我本来以为是因为你跟他打过招呼所以他才那么安静。不过现在看来,好像事情有点不对?我刚才已经试探过一次,他是真的把你忘得一干二净,不是在开玩笑。”


叶修觉得这下麻烦大了。


“怎么会这样?”


喻文州笑地很温和。


“不清楚,不过我觉得也没什么,反正也不耽误打比赛是不是?”


叶修觉得胸口有点闷。


被气的。


“至于这个情况是暂时的还是永久的,我还没确定。”喻文州意思意思拍拍叶修的肩膀,“不过还希望领队能克制一下自己的情绪,不要给队员带来太多困扰,影响到队员发挥可就不好了,你说是不是?”


叶修想吐血。


还是被气的。


喻文州欣赏了一下叶修脸上精彩的表情,心满意足地走开。


叶修深呼吸,再深呼吸。


不管是真忘还是假忘,他总有办法让黄少天把自己给想起来!


等着瞧。




通过多方试探,叶修首先确认了蓝雨的正副队并没有合伙耍着他玩,黄少天是真的把他给忘了。


这样一来,叶修自然就开始想办法怎么让黄少天把他重新想起来。如果实在想不起来,重新再刷一遍好感度也不是不可以。


反正这方面的经验叶修很丰富。


然而,事情并没有叶大领队想的那么简单。


不提喻文州是怎么在旁边拖后腿,也不提其它人是怎么在旁边看热闹,光是黄少天突然得的这个怪病——姑且称之为病——的症状就很让人烦恼。


无论叶修怎么想方设法,黄少天就是记不住他这个人。


要不就是记得住脸说不出名字,要不就是能说出名字却认不出脸。三分钟之前刚刚才做过自我介绍,结果剑圣大大被自家队长叫过去晃了一圈,回来之后又站在领队面前一脸茫然。


“请问你也是来参加集训的吗?我怎么以前都没见过你?”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刚好路过,叶修就会被随便安排一个身份——厨师保安清洁工,无论什么身份,黄少天都会信以为真。


没办法,抛弃了同情心之后,这两个人现在的互动方式看起来实在是挺好玩的。


时间长了,叶修渐渐摸索出来了一些规律:


如果他不主动刷存在感,那么黄少天能记住他的时间就会长一些;


如果他在黄少天面前做了什么能吸引对方注意力的事情,那么对方记住他的时间就会大幅缩短;


做的事情越能得到对方好感,剑圣大大忘的就越快。


最高纪录是,叶修陪黄少天PK,打一局忘一次。




“我投降了。”叶修趴在桌子上,旁边坐着喻文州王杰希肖时钦和张新杰。国家队里的智力担当全体出席,讨论怎么处理现在这个奇怪的状况。


“我原本以为不会影响到少天的状态,就没怎么放在心上。”喻文州有些烦恼敲敲额角,“可是现在看来,这个情况对于少天还是有影响。”


黄少天只是记不住叶修,其它事情上的记忆力并没有问题。


每天都有一个人穿着国家队队服在你面前晃,可是你就是不认识那张脸,然后除了你之外的每个人都认识那个人,这还不算大问题吗?


好好的开着会,猛然抬头发现投影仪前面站着一个陌生人,然后大家都没发现有问题,简直跟惊悚片一样,难道还不够可怕吗?


而且最重要的是,黄少天总觉得自己应该认识他。


黄少天烦恼了好几天之后,带着两个黑眼圈找到喻文州,问他那个奇怪的陌生人还要在队上待多久?再这么折腾下去,他都快要精神衰弱了。


“还是先把他们隔离吧。”王杰希冷静地建议,“每天在一起也没能缓解少天的症状,反而还让他增加了心里压力,继续现在这个状态没有什么好处。”


张新杰打开行事历翻看了一下上面的记录,缓缓地说:“按照原本计划,接下来这段时间我们每天都有安排模拟对抗和复盘,叶神也好少天也好,都是不能缺席的重要人物。我个人建议让叶神改为远程操作,减少出现在少天面前的次数,可能会对少天目前的状态有所缓解。”


“但是少天还是会怀疑。”喻文州和叶修相视叹息,“多出来一个人,他怎么可能注意不到。”


“只要我还在国家队,少天总能注意到我的存在。于是一切就会又回到起点,并没有改善。”叶修觉得自己好命苦,“谁能知道他这到底是什么毛病啊!!!”简直让人抓狂。


肖时钦放下手机,有些迟疑地看着其他几个人,轻声开口:“小戴给了链接,我看过了,可能跟黄少现在这个状态有点关系。”


其他四位同时看向他。


肖时钦把手机递给最近的王杰希,自己开始复述刚才看到的信息。


“小戴说,现在网上有个梗,叫’忘爱症候群’,由于某种原因忘记了最爱的人。一直在拒绝对方是此病的特征。不论回忆起多少次都还是会再度遗忘。 能够治愈此病的方法只有一个,那便是,所爱之人的——”


“死亡。”王杰希把手机递给喻文州,看向叶修的眼神里带上了同情。


喻文州接过手机几眼看完页面,把手机传给身边的叶修,然后就盯着他若有所思。


叶修把那短短的几行字反复看了好几遍,木然地把手机递给最后一个还没看过网页的张新杰。


直到张新杰看完,手机重新回到肖时钦手中,四个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叶修身上。


肖时钦犹犹豫豫地说:“要不然……”


王杰希一本正经地说:“要不然……”


张新杰平平淡淡地说:“要不然……”


喻文州温文尔雅地说:“要不然……”


叶修看看这四位,垮着肩膀把他们没说完的给补全了。


“我去死死看?”




死不难,难得是要选个死法。


“不能死的太难看。”喻文州拿出手机开始翻自杀的一百种方式,“太难看万一吓到少天就不好了。”


“不能死的太简单。”王杰希手指敲打着桌面,陷入思考模式,“如果死法太简单,就不会留下深刻印象,那么少天意识不到你的死亡,病还是不会好。”


“不能死的太麻烦。”张新杰还在翻看着行事历,“离集训结束也没有多少时间,我们之前安排的计划是不可以随便打乱的,留给我们做这件事情的时间并不多。”


“不能死的太夸张。”肖时钦补提醒了大家一下,“别忘了我们现在这里还有随队的记者在,事情闹大了万一被当成头条报道出去,我们就麻烦了。”


叶修沉默了很久,突然抬头看着他们问:“你们说,少天为什么会得这么奇怪的病?”


四个人互相看看对方,最后集体摇头。


叶修一声长叹。


“真是神奇的二次元啊!”


“叶神,跑题了哟!”




毕竟是联盟智慧担当,用了一个下午时间,五人组确定了死亡的方法和执行细节,接下来就是要让计划能被完美执行。


国家队里除了黄少天都被通知到,明天下午四点,要执行叶大领队的死亡预演,正式死亡时间被安排在后天的下午三点。到时所有成员都要按照喻文州发给他们的手册上面写好的计划行动,如果有人觉得自己无法胜任组织安排的工作,务必提前跟五人组联系,好抓紧时间调整剧本。


整个国家队都热闹了起来。


大家合伙neng死叶修,听着就大快人心好不好?


有人提议,可不可以叫其它队上的人来旁观,被张新杰以“可能会干扰计划进行以及时间配合不上”为理由拒绝了。


但是喻文州批准了大家自由拍摄的申请,只是强调了只限预演。为了保证正式死亡那天不出岔子,现场拍摄是要被完全禁止的。


苏沐橙翻完了手册,找上了叶修。


“怎么会选这么麻烦的死法?”


“啊?”叶修手上也拿着一本小册子在研究,闻言抬头看着眼前的女孩,“你觉得哪里不够好吗?”


“没,你们的计划挺不错的。”苏沐橙走到叶修身边坐下来,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不过,你们没有安排我的戏份啊,怎么,把我给忘了?”


叶修笑着揉揉女孩的头发。“没忘,你是负责在事情结束后帮我确认少天有没有复原的重要人物。万一那个家伙到时候还是想不起来我,你可要帮我狠狠在他脑袋上呼上一巴掌,记得吗?”


“嗯,我会记得的。”苏沐橙闭着眼睛低声应着。


叶修由着女孩靠在他肩头,低垂的眼底闪过一抹光。


希望计划能一切顺利,不然自己也死的太冤枉了点。




预演的那天,黄少天被苏沐橙和楚云秀拉去逛街。


喻文州对外宣布今天下午是临时集训,挡住了随队记者和联盟的官员。


国家队的成员在训练营里,按照手册把整个死亡流程演习了一遍。


有记得录像。


张新杰拿着李轩的手机认真地看过里面每一段视频之后,冲着李轩淡淡地说:“下次再有需要拍摄的场合,最好还是准备个三脚架。”然后就走去旁边找方锐要手机继续研究视频。


李轩拿着自己的手机一头雾水,随口问着路过的肖时钦:“张新杰什么意思?”


肖时钦凑过去看了几眼李轩拍的视频,了然地点头:“他是觉得你手抖,拍糊了。”


李轩撇撇嘴,收起手机去唐昊那边看热闹去了。


王杰希看过周泽楷拍的视频之后,跟张新杰一起讨论预演中的各种问题,肖时钦在给孙翔解释他那个角色明天正式上场的时候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喻文州左右看看,走到了坐在角落的叶修身边。


“在想什么?”把手里拿着的矿泉水递上去,喻文州也在叶修身边坐了下来。


“在想明天会不会一切顺利。”叶修轻轻叹了口气,“这年头啊,想死都不容易,哎呦我这老胳膊老腿儿,可是禁不起折腾了。”


“会顺利的。”喻文州低头喝了一口水,“少天肯定会好起来的。”


“嗯。”


“就算好不起来也没关系,反正蓝雨养得起,再给他找个比你好的也不怎么难。”


“喂!”




当天晚上,除了黄少天,其他的国家队成员都莫名地产生了明天即将拯救世界的使命感。


于是第二天,十四个国宝诞生了。


“喂?你们这是怎么了?集体失眠?”黄少天从左到右看了一圈,最后把目光停留在身边隔了一个座位的叶修身上,“你是谁?我以前见过吗?”


“没,我是新来的。”叶修淡定地打了个呵欠,“今天早上刚到。”


“哦!”黄少天恍然大悟,“你好啊,我叫黄少天,蓝雨的。”


“嗯。”叶修看着黄少天微微一笑,“我叫叶修。”


“行了,开始总结会,然后就是早上的训练。”坐在两人中间的喻文州打断了他们每天不止一次的寒暄,顺便拉走了黄少天,“少天跟我去单独训练,大家下午见。”


黄少天一头雾水被拉走,人都离开会议室了还能听到他在问个不停。


“啊哎?文州我们什么时候说了要单独训练了?”


“今天早上都是单独训练吗?”


“总结会呢?总结会不听了吗?”


“哎,文州你走慢点,我问你个事儿,今天新来那个,你认识吗?”


“我怎么觉得他有点眼熟?”


会议室里的人听着黄少天的声音渐行渐远,目光忍不住都投向了叶修。


叶修冲着大家笑了笑。


“那么今天下午,就拜托大家了。”




黄少天觉得老天跟他开了一个玩笑。


就在刚刚,他目睹了一个人的死亡。


和国家队其他人一起,目睹了一个人的死亡。


他记得那个人是今天早上新来的,叫叶修,然后自己看他有点眼熟,但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下午的时候,他又在训练营见到那个人,那个叫叶修的人站在一棵树下冲着他笑,他忍不住就回了一个笑。


黄少天正想走过去问问叶修他们之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然后他就听到了方锐的尖叫,嗯,有点娘。


黄少天只是回头去看了一眼叫的很娘的方锐,听到身后的声音再回过头的时候,发现刚才叶修站在下面的那棵树居然倒了。


好好的,就那么倒了。


而且下面似乎还压着一个人。


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其他人已经都围了过去,大呼小叫地似乎是想把树底下的人给救出来。


等到黄少天也凑上去的时候,刚好看到他们七手八脚从树底下抬出来一个头上沾满血的人。


可能是见的少,黄少天看着那人满头的血,觉得头有点晕。


张新杰抬手摸了摸那个叫做叶修的人的脖子,又把手指放在他鼻子前面停了一会,再开口的时候语气是难得一见的惊慌:“没呼吸了,心跳也停了。”


“叶修死了吗?”


“叶修被树砸死了?”


“叶修真的死了吗?”


“叶修那个家伙怎么就死了?”


每个人的语气都是惊慌中带着难以置信。


“他,死了?”黄少天猛地抓着喻文州的手,“叶修,死了?”


喻文州担忧地看着黄少天,默默地点点头。


黄少天有些迟疑地又凑近了一点,看着地上那个没有生命迹象的人,心脏突然猛地跳了一下。


然后,就像一个被戳破的泡泡,遮在他记忆上的那层纱消失了。


躺在地上的那个人不再是早上刚出现的陌生人,而是他的敌人,他的朋友,他此生的最爱。


可是那个家伙居然就这么死了?


被棵树给砸死了?


“你们……在……跟我……开玩笑吧……”黄少天身子一软,昏过去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黄少天看到了苏沐橙。


“哟,醒了?”苏沐橙放下手机转过身,笑眯眯地打量着黄少天,“我刚回来就被他们赶过来这里照顾你,听说你晕了?怎么搞的?”


黄少天愣愣地看着他,迟疑着问:“你还不知道?”


“嗯?”苏沐橙不明所以,“我该知道什么?”


黄少天张张嘴,什么都没能说出来。


要怎么说?告诉这个女孩她的哥哥又一次离她而去吗?


他开不了这个口。


“少天?”苏沐橙凑近了一些,担心地摸摸他的脸,“你怎么哭了?”


黄少天只是默默地哭,却不肯再说话。


苏沐橙有些无奈地看着他,柔声问:“要不,你再睡一会?”说着,她抬手盖住了黄少天的脸。


黄少天的眼前一片黑暗,只能听到苏沐橙温柔的声音在他耳边低语。


“睡吧,好好睡上一觉,醒来之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黄少天反手抓住了苏沐橙的手,沙哑着声音低声说:“你别走,在这里陪我一会好不好?”


苏沐橙愣了一下,随即笑着点点头。


“好,我陪着你,不走。”


黄少天抓着苏沐橙的手没松开。


再等一会,再给我一点时间。


等我能够面对一切,然后,我会陪着你一起接受这个事实。




然而黄少天最后也没能做好准备面对一切。


因为才三分钟不到,他手里握着的苏沐橙的手就被人抽走了,然后换成了另外一只更大一些的手。


刚好可以把黄少天的手包住。


“老叶!”黄少天猛地睁开眼,面前的人果然换成了叶修。


叶修有些迟疑地看着他,试探着叫了一声:“烦烦。”


黄少天瞪了眼前的人半天,最后慢慢地吐出一个字:“滚。”


叶修笑得很开心,把人抱起来搂住不肯放。


“你终于想起我来了,烦烦。”


“你才烦,你全家都烦。”


“嗯,我家那个的确很烦。”




“可是啊,我就是爱死了他的烦。”




(end)




*彩蛋




黄少天觉得这些天过得象做梦一样,他记得每一件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记不得叶修。


“肖时钦说你得了忘爱症候群,越是喜欢就越要忘。”叶修搂着人一起坐在床上,这么多天都没搂到,他要搂个够本。


“这是什么奇怪的病?”黄少天忍不住吐槽,“然后呢?怎么就好了?”


“治疗方案是要看到最爱的人的死亡,所以我就死给你 看了看,你就好了。”叶修凑过去亲亲他的侧脸,又在上面蹭了蹭。


“死——给——我——看?”黄少天闻言狠狠地给了叶修一个肘击。


叶修苦笑着揉揉肋骨,低声下气地哄人。


“我这也是没办法,之前折腾那么久你都记不起来,而且越忘越快,没办法,我只能找大家一起帮个忙,假死了一会。至少还挺有用的,你总算是把我想起来了。”


黄少天闷闷不乐。


“我不喜欢这个怪病。”虽然是假的,但是叶修装死的样子他想起来都觉得心里刺痛,估计这辈子都忘不掉。


“我也不喜欢这个怪病。”叶修把头搭在人瘦削的肩头轻轻叹气。那阵子黄少天每天看着他的目光都写着陌生和警惕,他的心差点被戳成筛子。


不过,还好一切都过去了。


“过去就不提了,把不开心的事情都忘掉,好不好?”


黄少天点点头,同意叶修的建议。


不过在此之前,还有一个问题。


“为什么你最后要被树砸死?太奇葩了吧!”


叶修嘿嘿笑着,翻身把人压在了床上。


“你被树压过,我自然也要被树压一次。”




夫唱夫随也挺不错的。




(true end)


 

评论(2)
热度(377)
  1. Hunter苏唯末 转载了此文字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