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酒茨也许】我怀疑这个游戏根本没有ssr

醉后相知:

学院Paro,只是讲笑话不要当真。


出场cp应该有白黑兄弟和酒茨。


依旧酒吞单箭头茨木设定。


————————————


最近学校里开始流行‘阴阳师’这一款游戏,据说是以阴阳师和妖怪为主题做的抽卡回合制游戏。这所学校里也有相当多的人看起来似乎和游戏里的设定重合了。


比如……


“大家就不能友好和善地在结界里放五个灯笼鬼了吗?最看不起你们这些不能独当一面的阴阳师了!”一个学生抱怨着,他蹲在学校的角落里。旁边一个身上缠着绷带,脸上还贴着纱布看起来就面色不善的人拿着手机,以一个非常舒服的姿势靠在墙边晒太阳。“酒吞老大,你的结界里放的是什么?”


不良少年的头头,酒吞童子,一瞬间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但又马上收敛,维持着老大该有的慵懒高傲的样子,回答:“五个红叶。”


手下的不良少年露出惊愕的表情,支支吾吾地说:“没想到老大你真的很喜欢红叶学姐……”


“技能满,全觉醒,四星等级满。”


结界突破毒瘤!


虽然在心里哀嚎着,但是不良少年并没有敢喊出口。他沉默了很久,终于找到了话题:“老大你喜欢红叶学姐喜欢得太痴狂了吧,去告白吧。”


去你妈的。酒吞在心里想,但还是没有骂出来。他觉得自己继续这么抽下去大概全世界都会觉得他喜欢红叶了。红叶是他同级的女生,貌美如花成绩优异,能歌善舞品德高尚,甚至能驯服酒吞这个全校不良少年的头头,一度被老师们捧在手心里。


不过现在她似乎沉迷于高一的新生安倍晴明的美貌里无法自拔就是了。


而且她能驯服酒吞也不是因为酒吞喜欢他,她只是不小心撞破了酒吞童子的秘密而已。


酒吞喜欢的人是……


“酒吞!”穿着低一年级校服的男孩子抱着两瓶饮料从教学楼的方向跑过来,他一头长发随手束了一下,笑得特别开心,“我刚刚又抽到一张你!啊不是!我又抽到一张酒吞!不对这么说也好奇怪……”


“闭嘴。”


“哦……”说话的人带着情不自禁的委屈,几乎都要撅起嘴了。


明明知道对方其实没这么委屈,这只不过是他自己说话的习惯,酒吞还是在从他怀里拿水的时候迟疑了一下,顺手拿过了他的手机,勉强接上一句:“我看看。”


看到酒吞拿走了他的手机要看他刚刚抽的卡,他的眼睛马上就亮起来,兴奋地把头凑到旁边。


酒吞在心里叹气,一边赞叹自己的脑补能力,一边恨不得咬旁边这个人一口。


咬在脸上吧,脖子上也可以,嗯,锁骨也挺不错的,还是咬嘴上。


他酒吞童子喜欢的人,就是眼前这个高二的学生,他的手下之一,同样是不良少年的茨木童子。在那个垃圾游戏里是一张ssr。


哦,酒吞童子也是ssr。


然而酒吞童子他自己至今为止氪了两个648,除了把r抽全了之外就是50个鬼女红叶,sr没几个,ssr只有他自己。


而他旁边的茨木童子抽全了ssr和sr,随手翻五张灰票就三个r,全绘卷外加三个酒吞童子。


同样是顶着ssr的名字,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就能这么大。


和酒吞童子不同的是,茨木童子只氪了31……


酒吞童子其实对这个游戏也没有那么大的兴趣,只是看大家都在玩,尤其是茨木童子似乎非常喜欢里面的酒吞才勉为其难地下了一个。可他至今为止也没有抽到他想要的卡。


是的,他只是想要一张茨木童子而已。


好巧啊,我也是。


他喜欢茨木童子这件事情,只有红叶和他自己知道。茨木虽然对他抱有崇拜之心,却没有非分之想。酒吞每次想到这里就恨得牙痒痒,只撩不负责,渣男。


然后忽略了自己似乎从没有告过白这种事情。


不不不,他告白过的,只不过茨木没有听到而已。


那是一个深秋的放学后,茨木放学后坐在教室里等酒吞,戴着耳机听歌。酒吞走路没有什么声音,于是即使他走到了教室后门,茨木也没有发现他的到来。


看着那个又把长发束起来的人的侧影,一抹枫叶的红色缓缓从窗户外面划过。


不知道怎么的,酒吞突然就开口了,把埋藏在心里很久的那句话说出来了。


“茨木,我喜欢你。”


但他知道的,茨木童子听歌的时候耳机声音会开很大,隔绝整个外界。他知道的,所以说话的声音也很小,只是说给了自己听。


然后就被一巴掌狠狠地拍在了背上。


“嘿嘿嘿,我听到了哟。”不知何时出现在酒吞身后的红叶,向教室里一探头,看到正在听歌而且对这边的动静完全没反应的茨木立刻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微笑着,搭上了酒吞童子的肩膀,“酒吞同学原来这么害羞啊,没事没事,我来帮你一把。”


还没等红叶往教室的方向转身,酒吞就直接捂住了她的嘴拖到了角落里。


“酒吞你这么对待女性会孤独终老的!”在角落里终于被松开的红叶怒道。


“闭嘴,吵死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这算不算是知道了酒吞同学的一个秘密啊,那么我们来做个交易吧。”


之后老师们就惊讶地看到了一个不逃课不打架天天都老老实实坐在教室里上课,没事还帮红叶做事的酒吞童子。围观群众包括一起和酒吞抱着资料的茨木都要吓傻了。


思来想去之后,茨木想到了最有可能的那种理由。


他悄悄问酒吞:“你是喜欢红叶学姐吗?”


酒吞瞪了他一眼,转头怒道:“不是!”


然后就彻底误会了。


然后全校都知道他喜欢红叶了。


去你妈的。酒吞想骂人,但是传自己谣言的偏偏是茨木,还不能打,心烦意乱。


为什么我抽不到ssr!


而红叶最近也在肝这个游戏,热衷于给安倍晴明升级。然后她带给酒吞一个玄学。


高二的鬼使黑。阴阳师大佬,和茨木一样一个徒手抽ssr的存在。然而和茨木徒手抽新卡不同的是,他徒手抽茨木。据说有很多个心诚找他抽卡的,都被随手一点抽出了茨木。


欧洲人随手一点就是ssr,非洲人画个清明上河图也是r。


于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不良少年酒吞童子站在了二年级鬼使黑班级的门口,沉着脸,兜里鼓鼓囊囊地装着什么。班上看到酒吞的同学都僵在了原地。


“鬼使黑……是吧,你跟我出来一下。”


本来被女生围着各种画符的鬼使黑也没了笑容,跟着酒吞走了出去。就在他们走出去没多久,才有人跳起来大喊:“快去找鬼使白啊!要打架啦!”


人群这才骚动起来。


正是社团活动热闹的时候,操场上全是人,酒吞把鬼使黑带到了器材室的后面,那里相比之下冷清了很多。鬼使黑自然知道对面的人称霸了整个学校,虽然自己也擅长打架,但是还是有点心虚。不过既然应战了,自当全力以赴。


左脚退开一点距离,压低了重心,鬼使黑握紧了拳。对面酒吞依旧是懒散地样子,但抬头看他的眼神认真极了,几乎要发出凶恶的光。


然后他掏出手机,双手递给鬼使黑,鞠了个躬。


“请帮我抽个茨木!”


“……诶?不是要打架吗?”鬼使黑有些迷茫地接过了手机,看到那个ID叫‘酒茨催生办’的账号,打开,习惯性地想点蓝票票,却被酒吞按住手。


“用勾玉。”他说。


鬼使黑看着旁边的上千勾玉,觉得自己食指都在抽筋。


他规规矩矩地在上面画了个五角星,手机抖了抖。


酒吞咽了口唾沫说:“你再抽一张。”


他写了个2,手机又抖了抖。


酒吞觉得自己已经开始出汗了,还没等他开口,鬼使黑又点开了,画了个圈。


手机再次震了震。


然后鬼使黑把他勾玉抽光了。


酒吞已经愣在了当场。


直到鬼使黑把他的手机还给他,他双手接过手机,觉得自己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撼都要打上马赛克了。


“呼……”他冷静地深呼吸,点开自己的式神录。


一排整整齐齐的新字下面,不多不少,九个茨木。虽然鬼使黑中间还手滑出了一个判官一个孟婆。


鬼使黑掏出了自己的手机,递给他,说:“这上面的卡应该都是你抽的吧,我刚刚看到三个小白了,你来试一下。”


“你抽不出来吗?”


“所有式神只差小白了。”


酒吞不是很相信自己,毕竟他也只是个欧洲大陆边缘的人,然后他画的时候手抖了。点了个点,出了鬼使白。


鬼使黑扑上去夺过手机直接把酒吞紧紧抱住。


“谢谢!”


酒吞没想到他看着瘦,力气却大得不得了,被勒得几乎窒息。


然而在暗处观察情况的两个人憋不住了。


“鬼使黑你给我松手!”鬼使白从他身后冒出来,扯住鬼使黑的手。


“鬼使黑你给我松手!”茨木从酒吞身后冒出来,掰开鬼使黑的手。


“你们做什么!”


“你在和酒吞做什么py交易!”


“去你妈的!”


啊,真开心。酒吞想,终于有人把这句话骂出来了。


END?

评论
热度(619)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