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all叶】孤独的鲸 一发完

二十四桥明月夜:

繁花血景:



——突然的灵感,源自“世界上最孤独的鲸”




以上




不知你是否听说过世界上最孤独的鲸鱼的故事?




如果没有,




请让我再给你讲述一遍:




她叫Alice,1989年被发现,从1992年开始被追踪录音。在其他鲸鱼眼里,Alice就像是个哑巴。她这么多年来没有一个亲属或朋友,唱歌的时候没有人听见,难过的时候也没有人理睬。原因是这只孤独鲸的频率有52赫兹,而正常鲸的频率只有10~40赫兹,她的频率一直是与众不同的。




追踪记录显示,几十年的时间里,Alice一直在孤独歌唱着,从加州中部的温暖到北太平洋的刺骨洋流,一路迁徙一路寻找,却从来没有得到过任何回应。




最后一次听到Alice 的歌声是在2014年,因为那一年,已经追踪了这头鲸鱼12年的Bill Watkins去世了。Bill生前是一名海洋哺乳动物研究员,在去世前的几个月,他把12年的记录总结成文:“这头声音为52赫兹的鲸鱼不仅是不寻常的,更是独一无二的。”




此后的时间,人们再也没有听到过52赫兹的声音,不知道它是否安好。但是很多人还记得它:英国乐队Dalmatian Rex and the Eigentones为它写下歌曲《世界上最孤独的鲸鱼》,台湾女歌手陈绮贞创作《52赫兹》




直到2013年,英国The Express报纸宣称,“这头鲸鱼已经停止了它寻找爱情的脚步。”




孤独的鲸的故事暂时就到这里,究竟她是否安好请暂且放到一边。毕竟要讲的,不是Alice。




我要说的,是一个很普通的人。




他不是什么国家领导,也不是明星,更不要谈是什么名人。他很普通,普通的犹如千千万万个你我,与我们一样的一日三餐,与我们一样的生活。




他的职业很普通,甚至有人认为这不是正经职业,他是电竞选手。




有人骂过他,有人爱过他,当他离开战队,有不解有骂声,有不屑也有幸灾乐祸。




当他组建新队,几乎没有人认为他会带着一堆新人拿到冠军,有嘲笑有数落,有很多很多。




他什么都不在乎,只是一直,一直向前走。有谩骂,当做旁风,有嘲笑,忽略不看。




他不论外人如何说,都昂首挺胸,坚定的向前走。




他没有退路,不能回头。




后辈敬慕他爱慕他,他们看到了他的强大,他的耀眼,但是,谁又真正了解过他呢?




站在最高处,这是许多人的梦想,但是你有没有想过,站在高处的孤独。




就像那52率的鲸鱼,永远得不到同类的回应……




独立高楼,无人相伴。




古诗有云,高处不胜寒。




他就像那52赫兹的鲸,高于他人,同时也不被他人所理解。




他独自一人,似那高岭之花,可望而不可得。




他是成功的,可是,也是孤独的。




“努力呼唤却得不到回应,这是人类最害怕的事。我们是群居动物,鲸鱼也是。我们理应被爱所包围,想象一下Alice永远孤独的寻找,那是怎样一种感觉啊...'




或许我们无法体会到,但是,他一直都是这样的,和Alice一样,孤独,寂寞。




一个著名的禅门僧人曾问道:“一只手的掌声是怎样的呢?”答案无法得知。




但是,就像人们说的,这头鲸鱼的顺应力同时也鼓舞着每一颗孤独的心。尽管他唱响的二十年无应答的呐喊只是在冰冷的北大西洋里回荡着,他也将一直唱下去。




没错,尽管他孤独,被人不看好,被嘲笑“你老了,早就该退役了!”但是他依旧不会忘记自己的初衷——荣耀。不管他人是否理解,他都将一直一直走下去,永不回头。




他是孤独的。




同时也许会有些不同。




他不是一直孤独的,




有一个口是心非一直关心他的双胞胎弟弟在每天盼他回家。




有一个游戏打的特别好的少年曾经陪伴着他和他度过最好的年华。




有一个长得很凶的人只把温柔和关心给他一人十年以来一如既往。




有一个温文尔雅的青年关爱他总是宠着他那句“小队长”让他回味了多少年。




有一个猥琐的大叔满嘴粗话却在关键时候不掉链子多年之后与他并肩作战。




有一个天生异象的大小眼和他十分相似都为了同样的事情而努力。




还有很多很多,比如一个手残的术士,一个话痨的剑客,一个腼腆的神枪,一个强势的女队长,一个永不服输的弹药专家……




他也不算是孤独的,因为有人在为了使他不孤独而不停的去靠近他。




他是被爱着的。




但是爱着他的人,没有一个告诉他。




他仍是孤独的。




你还记得孤独的鲸的故事里有这样一句话吗?




“这头鲸鱼已经停止了它寻找爱情的脚步。”




他和那头鲸一样,孤独了太久,寂寞了很久,已经疲惫了。




他退役了。




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过得如何。他销声匿迹了。




所以,有些时候,你不知道,哪个人一转身,即是永别。




他去了哪里呢?现在生活的好吗?




谁也不知道。




你之于我,是春雪初融,是风光霁月。




是我永远触碰不到的山颠,是悬崖峭壁上的繁花,是那年暮秋,落在你头上的霜花。










end






PS
最后两段有参考。
换了一种方法写文,希望喜欢。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如果能引起你们的共鸣是我的荣幸。
喜欢的话请不要大意的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吧。
谢谢。












评论
热度(181)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