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
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all叶】是谁目光锁定你!

啊猹猹.:

       *小学生文笔十分ooc。一发完 充满各种私欲x


  *放飞自我 自爽产物 国庆快来←  可以把每一part当成单cp结尾 也可以把最后当成结局OHO


     *怀揣着写爆5000字的宏图大志 结果只写出了4200+字的废鱼orz 总之不要带着脑子看这篇文


  




  叶修最近总能感觉到一股视线。


  


  灼热的,一直紧紧地盯着他的目光,但他却没有在其中发现一丝恶意。因为叶修能清楚感受到视线中掩不住的爱慕,即使深深地隐藏在眼底也无法使人忽视他的存在的爱意。


  


  这更使叶修感到困惑。


  


  他自认自己是个对感情反应迟钝的人,他也不记得有谁会对自己产生感情。


  


  “谁会喜欢我这种人啊?”叶修失笑道。


  


  但这股目光这么明显赤裸,他不能不对此正视起来。这一切超乎了他的预计,好像打破了以往一直忽略着的什么。


  


  那么,会是谁呢?






    


  +01




  叶修托着腮盯着喻文州专注的侧脸,后者正低头在分析a国的战术。




  “怎么了,前辈有什么话要说吗?”喻文州突然偏过头,与叶修的眼神对视个正着。




  叶修下意识“啊”的一声,一点也没有被抓包后的窘迫。


  


  “文州,”他突然出声,“你对我有什么想法?”


  


  叶修那时没想太多,他只是渐渐察觉到了其他人对自己貌似有不一般的感情,以前习以为常的举动回想起来突然显得无比暧昧。比如说喻文州常常会若有若无地摸下他的腰,或者有时再用指腹蹭过他的嘴唇。




  这不管怎么说好像都已经超出了朋友之间开玩笑的范畴了。叶修对同性恋不会感到恶心,但他从不认为喻文州会对自己有意思。他单纯想确认下。




  于是这放在这时不管怎样都显得怪异的问句好像是顺理成章地就从口中说出来了。


  


  当他反应过来,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他的耳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瞬间红了,语无伦次地辩解道:“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嗯...”




  可能是脑子里哪根筋搭错了吧。叶修自暴自弃。




  喻文州也对叶修这番突如其来的话始料不及。




  喻文州眼底的诧异一闪而过,接着神色又恢复如常。他不动声色地看着叶修的反应,脸上依旧维持着如同以往的微笑。




  喻文州略微抬起头,思索了一下:“嗯,确实对你有点想法呢。”




  叶修有点懵,“什么?”




  喻文州笑了笑,说道:“你也是在关注着我的吧?不然平白无故地怎么会认为我对你有想法呢?”他顿了顿,“虽然我对你有好感是事实。”


  


  “前辈呢?对我有好感吗?”喻文州认真地注视着叶修的眼睛,说着。


  


  喻文州在试探叶修对自己有没有一点动摇的感觉。但他没把话说太明白,这样还可能有一点迂回的原地。


  


  他最近终于有些察觉到我们对他的感情了,真是迟钝呢。叶修总是一副看起来毫不在意的样子,其实防备心很强,不能一下子把他吓跑。




  倒是叶修被这直球打了个满怀,他吞吞吐吐地回复着:“嗯...说不上来......有点吧...”




  叶修纠结地捂着脸,“......是啦是啦,对了我想起房间里水烧开了还没关,我先回去了!”他夺门而逃,全然不管刚才的借口是有多蹩脚。


  


  喻文州望着叶修匆忙走出房间随手带上房门的方向,手指摩挲了一下下巴。




  一点一点来,不能冲动。


  


  喻文州脸上仍然挂着温和的笑容,眼神里却是暗潮汹涌。


  


  叶修回到房间,脸上仍然不可抑制地一阵阵发烫。内心被各种以前所未有的情绪塞满轰炸,涨得他头嗡嗡地不能思考。真奇怪,我居然没有感到厌恶。叶修想着自己对喻文州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觉,靠着墙慢慢滑下身子。




  完了。我可能要陷进去了。


  




  


  喻文州的爱隐藏在他看不清情绪的眼底之下,表面平静的大海下却是暗流涌动。他习惯一步一步地将猎物引进自己所设下的网中,等当再发觉时已挣脱不开。




  深陷其中。


  




    


  +02




  喻文州对这场逐心游戏的每一步都运筹帷幄。




  不过叶修能清楚感觉出那股目光不是喻文州的,他想先弄清那是谁。因为那目光没有像喻文州那般的深沉与洞察。




  叶修提着一个塑料袋,踱步走在苏黎世的街道上。夜晚的这座城市仍是醒着的,他偷偷叼着一根烟,在离酒店不远的一个广场里的长椅上坐下吞云吐雾。




  他口袋里的手机嗡嗡震动两下,接着响起门前游过一群鸭的来电铃声。这手机是几天前叶修在苏沐橙的强烈要求下勉强带上的,通讯录号码存得还不多。




  “谁啊。”叶修嘟囔几声,掏出了手机,亮着光的屏幕上是两个大大的老韩。




  “喂。”电话接通,传来了韩文清一贯沉稳的声音。




  “老韩?怎么有心情打电话给我啊?”叶修欠扁地笑着。




  “嗯,没事,问问你们在苏黎世的情况。”




  “哦,好着呢,小组赛刚赢了一场。你只是问这些的话就上qq,国际长途可贵了。”




  最后韩文清还是没好气地挂断电话,登陆了qq。于是他俩折中了一下,用qq电话聊天。




  “叶修。”那端的声音有些失真。




  “诶,在呢。”




  “......"突然一阵沉默,但两人都知道对方还在听着。




  “...没什么,只是单纯想听你说下话。”有点想你。




  “...哦。”叶修呵了呵气,夜晚的气温还是有点冷。“老韩你这么说,感觉就像对恋人说情话一样呢。”叶修自顾自笑起来。




  “也许就是呢?”说完这句话,韩文清就单方面挂断了。 




  叶修愣住了,他下意识又点起一根烟。




  他心情十分复杂,他的烟已经抽完了,空气中萦绕着淡淡的烟味。这么晚了,该回去了。他想着,决定回去睡一觉,醒来时就能忘记这一切。




  现在是九点零五分。




  他站起身,腿有些发麻。背后突然传来一声呼喊,好像是在叫我?叶修想着,转过头。




  ——接着就被一双手紧紧地抱在怀里,好像要把他揉碎般用力,又好像怕他离开般不舍。




  叶修瞳孔睁大。他先不想为什么韩文清会出现在苏黎世,又或者是因为他要来所以今晚才打了这通电话?




  韩文清本来是想给叶修一个惊喜的。只不过那番脱口而出的话一不小心把一切都提前了,事情往原来设好的方向偏离。不过还好,叶修还没有推开他。




  十年宿敌之间的感情,太深了。




  夜灯下,两个人相拥的影子被无限拉长。




  叶修莫名一阵心悸,他们之间什么话都没说。他闭上眼。心脏猛烈搏动,可能是病了。


    


  他还没来得及看到韩文清发过来的回讯。


  


  嗡。


  


  “你知道了吗?我对你的感情。”19:45:02


  


  嗡。


  


  “我喜欢你。”19:45:05


  


  嗡。


  


  “我是认真的,不管你怎样想的,先回复我。”20:13:45




  嗡。




  “我现在在苏黎世,你的坐标显示的是xx广场吧,我去找你,别走。”20:55:36




  




  +03




  两人分开时,韩文清无比认真地说了一句,我会一直等着你的。




  嗯。叶修应声,他现在也不太清楚自己的感情。




  




  只能朋友,只限朋友。




  黄少天突然间想起这句不知来源哪里的话,嘴角有些苦涩。




  他总是以一副哥们的样子出现在叶修身边,在距离上,他比别的竞争者有着更大的优势,但这也是最致命的地方。




  他能使叶修在网吧时需要刷副本第一个想起的就是他,他与叶修的关系也比别人更加地亲密。但这关系就维持在好哥们这层,然后定格。




  叶修很迟钝,黄少天只好一再压抑着自己的感情,纵使心底情绪无限疯长。当叶修刚洗完澡只穿一件上衣大咧咧地坐在他面前,露出光滑并因久不见光而白得过分的腿时,他差点就想把叶修掀翻在床上然后把叶修撞击到屁股泛红就算他哭着求饶也不停下。




  但他还是忍住了。即使喉咙发紧眼神晦暗,阴暗的情绪无限蔓延,脸上还是一如往常阳光的笑容。




  


  叶修一个人理不清,他决定去找别人倾述一下,听听别人的意见。所以他去找了黄少天。




  “你说有人喜欢你?哎哟谁啊谁啊居然会喜欢你这个嘲讽脸。”黄少天嘴上开玩笑般说着,心里却在思索着。叶修终于发现了什么,可他发现对他有感情的第一个人竟然不是我。黄少天突然之间有些失落。




  叶修看起来很苦恼,“我是认真地来问你这个问题的,对方还是个男人。”




  “你讨厌同性恋吗?”这个问题很重要,黄少天却故作漫不经心。




  “不算讨厌吧。”叶修想想。“对方还是我很熟悉的人,感觉...怎么说呢...完全想不到?”




  “那你是怎么想的呢?喜欢他吗?”黄少天攥紧了手,突然有点焦躁。




  叶修沉默着,黄少天在一秒一秒过去时终于忍不住了。




  “叶修,”他叫着,“我也要告诉你一件你完全想不到的事。”




  “我也是个同性恋。还是个只喜欢你这个嘲讽脸的同性恋。”




  机会主义者善于捕捉每一个机会,一击必杀是黄少天一贯的风格。




  但当合适的机会出现之前,需要的则是漫长的等待与隐忍,等待着一个出手的时机。




  比如现在。




  “你掰弯了我,要对我负责。”




  




  +04




  全部说出来后黄少天有些脱力。不管最后回复怎样,他已经尽力了。




  去他的吧,再憋下去叶修就可能被别人抢走了。黄少天想着,心里却充斥着悲伤。押上所有,孤掷一注。




  叶修没说话,只是凑上去,撩开他的刘海印上一吻。黄少天迷茫的脸仍愣愣地盯着他。




  叶修看着这样的黄少天,有点好笑,又有点酸涩,“让我好好想想。”他轻声说。




  黄少天对自己的感情他一直都没发觉,说出来他自己都不信。也许自己对黄少天也是有感情的?他想着,真复杂啊。  




  




  周泽楷不善言辞。小时候他常常会对无法正确地表达出自己的感情而烦恼。但后来,他想明白了,口头上说不出的话就用行动来弥补吧。




  周泽楷还有个没跟任何人提起的小秘密,他一直暗恋着叶修。




  最开始只是对于偶像的崇拜,可后来感情却不知道怎么变质了。周泽楷也知道自己的情敌有点多,但他不会把前辈让给其他人。




  平常腼腆的枪王在感情上意外地无比强势。




  就像他现在正强吻着叶修的这件事一样。




  叶修被按在卫生间墙壁时表情还是懵逼的。获得冠军后大家在酒店开派对庆祝,周泽楷好心帮自己挡酒,结果一不小心喝趴了。他本来是要带周泽楷去洗把脸醒酒的,但事情怎么就发展成这样了呢?




  叶修尝试推了推周泽楷,周泽楷停了下来,酒气喷在他的脸庞。




  “...别拒绝我。”喝醉的周泽楷的眼神像小动物般,可怜兮兮地低声说着,然后继续低下头贪婪地啃咬着叶修的唇瓣。




  深藏着的感情现在一股脑地全部倾泻出来,就像河蚌露出了自己最柔软的一面,里面的珍珠闪着光,柔声述说着自己的爱意。




  从头彻尾周泽楷没说一句我爱你,但叶修知道了周泽楷全部的感情。小心翼翼,局促不安。




  当周泽楷把那颗湿漉漉的心毫无保留地呈现在叶修面前时,叶修说不出任何话来拒绝他的感情。




  




  +05




  “...我是个混蛋。”叶修倒在床上,双手捂住脸。他已经不知道怎么做决定了,一下子接受这么多人的喜欢让他惶恐不安。




  这些天来,他在意到了许多人对自己倾注了无限的爱的眼神。王杰希每天早晨给自己买的牛奶,孙翔口是心非对自己默默的关注,张佳乐每次吃饭都特意坐在自己身旁......




  他不知道怎么回复这些感情,他也不想一一去细数。




  他很纠结。那一开始的眼神不是他们四人之中的任何一人,那目光没有喻文州的暗涌,没有韩文清的深沉,没有黄少天的隐忍,没有周泽楷的腼腆。




  “阿修。”有人微叹,“你就不能想想我吗。”




  房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的,苏沐秋站在那里。一切都像做梦一样。




  但这不是梦。




  苏沐秋抚上叶修的脸。“这些天我发现身体从之前的幽灵状态渐渐具象起来,今天终于能出现在你面前的了。”




  他看着叶修呆愣的脸,笑着,“我知道这一切很难以置信,但我真的是回来了。”他才不会说他在地府做重生任务做了几年呢。




  反正他现在回来了,让那些情敌都一边去吧。苏沐秋心里暗暗想,这些天他可是把其他人对叶修的举动看得一清二楚。




  其实我并没有一刻离开过你,我一直在你背后默默看着你所缔造属于你的荣耀。




   




  -00




  或许,那不只是一个人默默关注着叶修的视线。那是每个人对他的爱慕,交织混杂在一起。




  被宠爱着而不自知的人。




  叶修最近总能感觉到一股视线。






      END。







评论
热度(182)
  1. 【哔——】啊猹猹. 转载了此文字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