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all叶】这一路走来

白朗:

@阿惠那安 的点文,叶修少年离家时到慢慢成熟的心理路程。


*预警:这大概是一篇很长的流水账,无聊程度可见一斑……这篇文里的叶修会遇见很多不好的事,会脆弱,也会坚定起来,笔拙只能写出叶修所遭受黑暗的很小一部分,感谢叶修坚定地一路走来,让我们遇见这么好的你。如果能看完这篇没啥意义的文,真的非常感激






>>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01


 


月黑风高,正是做坏事的好时机。


叶修拖着一个沉甸甸的行李箱,气喘吁吁地走在路上。


 


叶秋毕竟才十五岁,少爷脾性,想到这是第一次离家,什么东西都往箱子里塞。叶修白天看他收拾东西,居然连小点的狗咬胶都舍不得,胡乱塞进了箱子里,简直要笑死。没想到白天嘲笑弟弟的份现在全部报应在自个儿身上。


 


叶修叹口气,继续吭哧吭哧地上坡。


 


周围一片黑暗与静默,唯有间距不短的路灯陪伴着叶修。夜间的风一吹,叶修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脑袋却很清醒。


与叶秋发泄式的冲动不同,叶修一直都很清醒。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知道该怎样去拿到想要的东西,这些是留在家里得不到的。


至于以后的路怎么走,叶大少爷乐观地想,走一步算一步吧。


 


看到不远处,叶修眼睛倏忽一亮。


一家灯火通明的网吧。


就从这里开始吧。


 


 


 


 


02


 


“第十局……”


“卧槽,又连胜了……”


“还有谁能赢他啊……”


围观的人乌压压的一片,不少人窃窃私语,就是没人再上去挑战了。


开玩笑,就算只是网游,在这么多人面前输掉也是很丢脸的好不好?


“没人了?”叶修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笑道,“没人我就去吃饭了,饿着呢。”


他没在意周围还未散去的人,站起身喊,“崔哥,我泡面好了没啊!”


“哎,来了!”崔哥应了一声,端着一碗康师傅从嘈杂的人群里挤过来,递给叶修,忍不住抱怨两句,“少爷,我真不是服务生,每次给你管饭我也很尴尬的。”


“你多久管过我饭?不都是泡面嘛。”叶修端起碗就吃,看上去是真饿了。


“你慢点。”崔哥忍不住又有点心疼这小子,他也不是真抱怨,“饿成这样才吃饭,少打两局会死啊。”


“会啊,我要是没钱买饭不就饿死了么。”叶修说。


崔哥怒了:“说得好像你在我这吃泡面付过钱一样啊!”


隔了一会儿,崔哥又说,“叶秋,你不去上学啊?”


叶修腮帮子鼓鼓的,看着他摇了摇头。


家里有弟弟妹妹的崔哥一瞬间觉得被萌到了,他对叶修一直有照顾弟弟的感情,讲真心话,叶修只要不嘲讽,是很容易讨人喜欢的。


“那你以后打算干什么?”


叶修泡面还没吃完,含糊不清地说,“打游戏啊。”


“哟,打一辈子游戏啊?”崔哥笑。


“那当然,我可是个高手啊。”叶修得意。


 


 


“高手?敢不敢跟我比一场啊?”


有人突然叫了一声。


“嗯?”


叶修转头去看。


那人大概也是十五六岁的年纪,个子比叶修略高一点,五官俊秀。才脱离学校不久的叶修想了想,这么形容这个人:嗯,一副好学生的样子。


“你要跟我比游戏?”


“来。”那人跃跃欲试的样子。


“还是不要了吧,”叶修嘀咕,“要是你哭鼻子我不会哄的。”


“靠!好嚣张啊你!”那人瞪眼睛,“要是输了,我苏沐秋这三个字倒过来写!”


“秋沐苏,听起来挺好的。”叶修说。


苏沐秋气得翻了个白眼,直接打开了电脑。


崔哥在一旁看得乐呵,劝了一句:“苏沐秋在我们这也名气大着呢!”


“是吗,”叶修这才发现周围聚拢过来的人比刚才更多了,他笑了笑“到今天为止了。”


 


 


 


 


苏沐橙照常去网吧送饭的时候,发现哥哥今天有点不对劲儿。


“毕竟改了个名字,不适应也在所难免的,慢慢来就好了。”旁边一个陌生的男生探头说道。


苏沐秋有气无力地锤了那人一拳:“滚。”


“秋沐苏大大,你还欠我五顿饭呢。”叶修提醒他。


“喂,我明明赢了你三回!”


“可是你输了八回啊。”叶修用一种“你数学是不是化学老师教的”表情看他。


“……”苏沐秋不想说话了。


“你是……?”苏沐橙好奇地看叶修。


“哦,我是叶修,刚刚跟你哥PK不小心多赢了几回,不好意思啊。”叶修友好地冲她一笑。


“你怎么知道他是我哥哥呀?”苏沐橙觉得叶修有趣,可爱地露出了小虎牙。


“沐橙,别和陌生人说话。”苏沐秋不忿地哼了一声。


“你俩长那么像。”叶修先回答了沐橙再转头嘲笑苏沐秋,“打输了就陌生人啦?我说过你哭鼻子我都不会哄你的。”


“谁要哭鼻子?”苏沐秋哗地站起来,脸色阴沉,“我就不信还打不赢你了。”


 


 


 


 


……结果就把这人带回家了。


苏沐秋愣愣地看着叶修从行李箱一件件往外拿东西,还有点反应不过来:“喂,你这是打算落地生根了?”


“不是你叫我留下的吗。”叶修无辜地瞅他一眼。


苏沐秋居然觉得叶修这一眼有点可爱,吓得他啪啪拍了拍胸口,“哦,好吧。”


“你怎么了?”叶修撩眼皮问了一句。


还没等苏沐秋想好说辞叶修又说,“老年人心肺功能不好就要去治啊……你该不会是被我打败有心理阴影了吧。”


觉得他可爱,我真的有病。苏沐秋面无表情地想。


他没想到的是,这病在以后的日子里会愈来愈烈,演变成一种“啊我家叶修怎么看都好可爱这人是我的来抱抱亲亲”的大病,而且无药可医。


 


 


 


 


 


 


自从叶修和苏家兄妹住在一起之后。


游戏区灌水的帖子就从“818那个纵横网游的高玩”变成了“卧槽我一定要来818那对虐菜的狗男男”。


叶修和苏沐秋两人,实力雄厚,经验丰富,一个能顶十个人。


以前这俩人还能互相制衡一下,现在……


“叶修。”苏沐秋叫了一声,叶修立即操作角色一个闪身跑到左边支援他。


叶修没有什么介意地把自己的真名告诉了苏沐秋和苏沐橙,或许真是应了那句不打不相识,他们的关系可谓一日千里。


“哎,苏沐秋,这边也注意一下。”叶修说。


“没问题。”苏沐秋两三下就着叶修的配合把一群小怪打跑了。


高手与高手之间的交流往往没那么多话,何况是打出默契的苏沐秋和叶修。


其他和他们打了几次配合的队友一脸麻木地听着这俩人的语音。


“叶修。”


“嗯知道。”


“哎这边这边。”


“Bingo”


“我老婆真棒!”


“呵呵,滚。”


……


你们,为什么,不去,领证。


队友们一脸狗的彷徨。


 


 


 


 


 


然后,事情的发生如同一场猝不及防的噩梦,挡无可挡,避无可避。


接到医院来的电话之前,叶修正一脸不习惯地喝着苏沐秋给他泡的奶茶。


“咖啡要少喝,不许熬夜听见没?”苏沐秋严肃地跟他说。


看到叶修一脸别扭,苏沐秋撇了撇嘴,转身亲手给少爷做了杯奶茶:“喏,尝尝这个,味道差不多,慢慢习惯哈。”


浓浓的奶茶盛在小巧的杯子里,原料不知是苏沐秋多久买回来的,上次喝还是在沐橙生日的时候。这东西贵,平时苏沐秋自己一口都不碰。


“我不喜欢甜的东西。”苏沐秋这样说,撑着下巴很满足地看叶修捧着杯子小猫一样一口一口喝下去。


 


 


那天,杯子很可惜地碎掉了,奶茶泼洒了一地。


 


叶修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赶到医院的。苏沐橙在哭,他慢慢走过去,血管里江河奔腾咆哮,表面上却是很冷静的样子。


他没有劝苏沐橙,也没有哭,只是轻轻地、慢慢地把手放在苏沐橙的头顶上,揉了揉她柔顺的长发,像苏沐橙以前睡不着的时候,她哥哥哄她入睡那样。


 


 


 


 


 


 


03


 


时间的巨轮飞快地碾过崎岖不平的道路,有的情感被埋葬,有的则被搁置在心底。


叶修没有异议地进入了嘉世,以前在游戏里认识的“气冲云水”,吴雪峰,也一同进入嘉世,成为了战队的副队长。


“之前听说我们的队长是个小孩子,我还觉得不靠谱来着;看见是你,一下子觉得胜率都高了三分。”吴雪峰笑。


“我们会赢的,雪峰。”叶修声音很轻。柔中带钢,最是坚韧。


 


吴雪峰从那天开始就摇身一变,变成战队里面最操心的人。


小队长只用操心队员的操作、配合、训练,他还得操心小队长。


“叶秋,你才十八岁,不能抽这么多烟的。”又一次逮到叶修躲在训练室外面抽烟之后,吴雪峰皱眉把烟给他掐了,又把没精打采的叶修拎到自己跟前,面对面地说,“以后你别跟小郭睡了,跟我睡。”


“诶,没这必要吧……”叶修软软地抗议一声,被吴雪峰斩钉截铁地挡了回去,“没说的,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吴雪峰就差没骂人了,瞧瞧小孩眼眶下的浓厚黑眼圈,他能不管吗?


 


 


叶修抗议无效,当天晚上就换进了吴雪峰的宿舍。


“你不愿意跟我住一块儿啊?”吴雪峰忍不住问,小队长一脸不情愿呢!


“还好……就是我这队长都听副队长的,我面子往哪搁啊……”叶修嘀咕。


吴雪峰看着百年难得一遇的小队长闹脾气,心里顿时柔软了一下,哭笑不得地说,“我这不是为了队长的身体着想吗?副队长更没面子,都快变成老妈子了!”


“你就是!”叶修吐了吐舌头,迅速滚上床裹上了被子。


“你……”吴雪峰瞪眼,拿装睡着的叶修没辙,无奈地笑笑,熄了灯。


 


 


 


叶修跟吴雪峰住之后作息明显规律了许多。


就是抽烟多,陶轩都劝过几句,但吴雪峰都管不住的陶轩劝哪会有用呢,叶修嗯嗯应着,结果要抽的一根没落下。


有一天晚上吴雪峰从睡梦中醒来,居然看见叶修直愣愣地坐在被子堆里,明显不是刚醒来的样子。


“……”


吴雪峰刚要说话,叶修一句话打消了他所有的火气。


“雪峰,你也睡不着啊。”


小孩声音哑哑的。


吴雪峰沉默一会儿,“叶秋,可以告诉我你怎么了吗?”


“没事……就是睡不着。”


“多久了?”


“挺长一段时间了……诶雪峰,这又不关你的事,你别……”


吴雪峰沉默不语,他不喜欢叶修说这不关他的事,更自责于自己的迟钝。


“是有关你那个朋友的?”


吴雪峰从陶轩那里听说过一些,那个原本准备和叶修一起进入嘉世却半路遭遇不幸的少年。


“可能是吧,我也不知道……雪峰?”


 


叶修喃喃,话还没说完就感到床边下沉了一下,他被圈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跟我讲讲吧。”


吴雪峰突然有点庆幸叶修没有抬头看他,不然他很有可能遮掩不住自己眼中的心疼。


一脸寥落的叶修,他再也不想见到第二次了。


 


 


 


 


 


叶修自认为是个自愈能力强大的人,所以第二天早上,他又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嘲讽力满满地出现在训练室。


吴雪峰照样管他烟管他作息,除此之外的一切事情更加随着叶修来,简直要宠上天了。


嘉世队员们在见证过吴雪峰给叶修做手操、吴雪峰给叶修揉肩膀、吴雪峰给叶修揉太阳穴之后,纷纷表示想脱单,要求不高咱们副队那样的就好。


“呵呵,那你们大概只能注孤生了。”叶修无意间说出了大实话。


……好讨厌的感觉啊!


嘉世队员泪流满面。


 


第一次嘉世捧得联盟的冠军奖杯后,有人是这么跟记者说的:
“我们的动力呢,主要来自于队长和副队长的刺激。”


记者激动:“是正副队的以身作则刺激到了你们吗?”


嘉世队员迷之微笑:“从某种角度来说,是的。”


是的,呢。呵呵。


 


 


 


 


 


 


尽管嘉世内部有一些因为太过和谐而产生的不和谐(?),但嘉世的锐气依旧无人能挡。“叶秋”“一叶之秋”“嘉世”这几个名字,在整个嘉世王朝的三年中简单粗暴地进行着霸屏模式。


吴雪峰有时默默看着叶修凝神操作的侧脸,想:他们真的赢了,叶秋三年前这么说,他也这么做了。


 


吴雪峰偶尔会想叶秋这个人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他年纪不大,不太高,不强壮,懒懒散散的,还会大放嘲讽,虽然说的都是大实话,可叶秋总有办法让人想揍他。


就是这样一个人,眼睛明亮到灼人,说,我们赢吧,然后就真的赢了。


一句话的背后省略了多少东西,吴雪峰也不清楚,只有叶修清楚,可是他什么也不说。


 


这么想来,吴雪峰甚至有些庆幸,叶修曾经对他流露过柔软的那一面,也带领他领略巅峰的荣耀。这些,让他脱离原本计划的三年人生弥足骄傲。


 


 


 


 


 


“哎,你也要走了。”


叶修双手插兜,歪头看着吴雪峰站在登机检票的入口。


“舍不得?”


吴雪峰调侃了一句。


叶修没有回答。


 


吴雪峰不期待叶修的答案,他认真地看着叶修的眉眼,一遍遍看,用力地在记下这个人的模样。


最后他抱了抱叶修。


少年青涩的骨骼,终于渐渐张开成大人的模样。


吴雪峰想说你别太辛苦,少抽烟,别熬夜,不要一个人撑着……后面又把话吞了回去。


“雪峰,”在他迈出脚步的一瞬间,叶修突然说,“我突然觉得自己老了啊。你看,我总是在一个个地送你们离开。”


吴雪峰脚步一顿。


不过叶修很快轻松地笑了起来:“我开玩笑的。我的意思是,下次你再回来的时候,你就不能再叫我小队长了。我肯定已经变成大队长或者老队长了。”


 


“再见啊,吴雪峰。”


“再见,叶秋。”


不管以后将会怎样,告别要好好地做啊。


 


 


 


 


 


04


 


陶轩最近很烦躁。


从第一赛季开始,他就明里暗里地跟叶修说代言广告的事情,这种名利双收的事,只是要你露脸而已嘛,又不是从你脸上抠一块下来,怎么会有人不愿意做?


没想到叶修一口就回绝了,而且软硬不吃,就是不做,倔强得很。


电视里还在不停地念叨着广告:“吹啊吹啊我的骄傲放纵~~”


陶老板气得肝疼,一把摁灭了电视机。


妈的,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特别不痛快!


 


下午的训练结束以后,陶轩把叶修叫了出来。


“什么事啊陶老板?”叶修有些累的样子,耷拉着眼皮站着。


陶轩没来由地就是一阵心烦。


他本来想平心静气地跟叶修好好谈谈,却忍不住想说些冲动的话。


让他专心训练,让他纯粹地爱着荣耀,这不是你希望的吗,陶轩?


陶轩扪心自问过。


但有一个声音,越来越无法忽视地同样叫嚣着:这是商业时代!醒醒吧陶轩,你已经过了小孩子过家家的年纪了!


 


陶轩深吸一口气:“我想再跟你谈谈代言的事情。”


叶修顿时皱眉:“这不是已经谈过的事吗?我不做。”


被如此干脆的拒绝,陶轩脸色不好看了:“理由呢?”


“私人原因。”叶修耸耸肩,他没这份力气再和陶轩吵一架,利落地结束了谈话。


 


“是因为苏沐秋吗?还是吴雪峰?”陶轩突然问。


“什么?”


“我说,你是放不开苏沐秋,还是吴雪峰?”陶轩一字一句地重复,“是他们哪个让你一直耿耿于怀?”


“陶老板,你喝醉了吧。”叶修淡淡地说。


陶轩不甘心地讥讽道:“呵呵……不过是一起走过一段路,何必把回忆弄得比过程还长?*”


 


“你错了。”叶修认真地说,“过程已经死了,回忆还活着。”


“有回忆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叶修笑,“不过陶老板想必是没有吧。”


他转头,毫不犹豫地与陶轩背道而驰。


 


怎么可能没有呢……


陶轩闭上眼睛,回想起他还单纯地爱着荣耀的时候,那时苏沐秋和叶修是他最好的朋友,他们埋头研究荣耀的每一个细节,神采飞扬地讨论着有关荣耀的每一件事。


然而……


他的指甲掐进手心里,终是狠狠下定了决心。


 


 


 


 


 


05


 


当后来陈果问起苏沐橙,第四赛季到第九赛季这六年间,关于叶修的事情时,联盟女神缓缓露出一个迷惘的表情,然后摇了摇头。


“我记不得了。”


 


“啊?怎么会?”陈果茫然。


 


因为那段时间很难过,很疼,所以下意识地忘记掉。


苏沐橙微笑着转移了话题。


 


 


 


 


 


要说第四赛季到第九赛季间叶修有多难过,好像也没有。


这货还是每天没心没肺地训练,管别人训练,开两句嘲讽,吃着泡面,偶尔抽抽烟。


有一天叶修去训练营转了一圈,回来很兴奋地跟苏沐橙说,哎,有个叫邱非的是个好苗子。


苏沐橙一向为他的开心而开心,追问道:“他玩的什么职业呀?”


“战斗法师。”叶修笑吟吟的。


“正好,以后他可以接我的班。”


苏沐橙下意识地觉得不对,“喂,这话不该十年后再说吗?”


叶修看着她,没有隐瞒:“可能等不到十年了。”


 


那时苏沐橙才知道,叶修看得有多深多远。


队内的不和气氛从陶轩的态度改变开始就一直有,并且只增不减。


而叶修被孤立,被自己的队员不屑,这些都是发生在暗处,苏沐橙以前不那么清楚的事。


陶轩还要留着苏沐橙赚钱。


 


叶修没难过,苏沐橙眼圈儿红了。


“哎,这多大点事儿!别哭啊。”叶修有点慌,一副不知道怎么哄的无措模样。


苏沐橙噗嗤笑了,长睫毛上还挂着点泪珠。


她突然想起以前叶修一本正经地说苏沐秋你要是哭鼻子我不会哄的,然后哥哥气得跳脚的样子。


原来是真的啊。


 


 


 


 


 


嘉世这样下去,会倒的。


叶修严肃地说过。


除了邱非和苏沐橙,陶轩等人都嗤之以鼻孔。


你还是先顾顾你自己吧。


 


 


是的,那段时间叶修看上去才真的是要倒的那个。


他抽烟抽得很凶,熬夜和泡面已经是常态,房间里经常亮灯彻夜到天明。


乱世出英雄,联盟人才辈出。嘉世王朝一倒,冠军之争越来越激烈,经常是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百花的张佳乐、孙哲平,蓝雨的喻文州、黄少天,微草的王杰希,轮回的周泽楷,霸图的韩文清、张新杰……等等很多人,都以不同的战斗风格撑起联盟的一片天地。


真是不容小觑的对手们。叶修一边整理着资料一边微笑着。其实荣耀的发展欣欣向荣,没有谁比他更高兴。


 


但他一个人,终究是要撑不起这个战队的。


 


叶修想起吴雪峰管他作息的那几年,无奈地啧了一声。


镜子里面这个黑眼圈虚胖胡茬宅男是谁啊,他自己都快认不出来了。


 


当天晚上,叶修做了个断断续续的梦。


很多张面孔在梦里笑着跟他打招呼,叶修叼着烟说都好都好。


然后一只手伸过来毫不留情地把烟掐了。


梦醒了。


 


 


 


 


 


06


 


苏沐橙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叶哥,你该退休了。”


“是啊叶哥,差不多让位给年轻人吧。”


“如果叶哥状态好点,说不定我们还能拿冠军……”


“不过这几年看来,好像是不行了呀?哈哈……”


……


来自队友的嘲笑,比敌人更加可怕。


 


信任与爱护被诈传,审判者披上圣洁的外衣,内里却张开淬满毒液的利齿。


叶修始终神色坦然地走在蜂拥而至的奚落声中,苏沐橙紧紧跟在他身后,愤怒却无能为力。


 


嘉世内部的矛盾已经到了一个爆发点,外部的舆论比起内在的压力倒更像是一滴水融入大海掀起惊涛骇浪,如果说以前陶轩心中还会为了荣耀与利益犹豫不决,那么现在现实的那一方已经取得了根本性的胜利。


 


叶修没有责怪他。


人在世间有千万种活法,他们曾经意气相投,那也要容忍如今道不同不相为谋。


 


最终还是把账号卡交了出去,然后他离开了嘉世。


“我还会回来的。”


他温柔地揉了揉苏沐橙的头发。


叶修没有回头。


他来的时候孤身一人,只有一张账号卡随身,离开的时候把账号卡留下,一个人干干净净地走。


这是叶修的无奈,也是叶修的骄傲。


 


 


 


下雪了。


 


 


月黑风高,叶修双手插在兜里走在街上,恍然时间倒流,与十五岁的自己重合。


 


嘉世三载王朝风光,独木难支七年有余,那些白驹过隙里与叶修的生命轨迹不期然交汇的事与人,像是镌刻在花岗石上的不朽印记,任凭洪流冲击洗刷,清晰如故。


 


 


 


 


他二十七八岁,带着未被磨平的锐气,和沉淀下来的宽广的包容,是男人最好的年纪。*


苏沐橙问他以后打算怎么办,叶修笑了笑,那笑容便是答案。坚定,明朗,一如往昔。


 


 


 




 


Fin.








*不过是一起走过一段路,何必把回忆弄得比过程还长?——来自网络


*二十七八岁,是男人最好的年纪——来自恋爱脑与乌托邦太太的楼诚文,写得太好了,文笔膜拜








应该不虐吧……保险起见放个小剧场:




乱世出英雄,联盟人才辈出。……百花的张佳乐、孙哲平,蓝雨的喻文州、黄少天,微草的王杰希,轮回的周泽楷,霸图的韩文清、张新杰……


“他们都会成为你的老公。”


“啊??”叶修嘴里叼的烟掉了。






-End-

评论
热度(496)
  1. 苏沐秋白朗 转载了此文字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