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all叶】非正常罪犯

病客:

*非正常越狱番外(前传)


 


*老板除了H什么请都来一份谢谢!


 


*老叶专场


 


 


非正常罪犯


 


01.


 


在叶家两兄弟还小的时候,父母为了不让他们因为家庭而骄纵,总是教育他们。


 


一个人,他的能力和道德素质是最重要的,丑小鸭变成天鹅也会受人尊敬和喜爱。


 


兄弟俩对这个道理深信不疑,并以此为准则。


 


人,重要的是他的价值,而不是外貌以及其它。


 


02.


 


父亲的朋友里有几个家庭是非正常人组成的家庭,叶修叶秋小时候的玩伴有一部分是非正常人。


 


叶修很喜欢和他们玩,因为其他家的孩子都规规矩矩的,只有这些非正常人家的孩子,他们有各种各样仿佛童话书里才有的能力,有一个小孩的能力是悬浮,他们经常在客厅里坐上地毯让它变成飞毯载着他们玩,这时候那个小孩儿的母亲会笑着从厨房里端出一盘饼干,并且对他们说要是撞倒花瓶就要打他们屁股。


 


但是等他们再大一些后,他们和这些有超能力的小孩儿再也没有一起玩耍的机会了。


 


因为别的人类小孩儿和家长都开始排挤他们,而他们不想叶修叶秋也受他们牵连,没有再联系兄弟俩,叶秋打电话过去问他们,收到的回答总是“对不起,最近没时间,有补课,不能出来玩了”。那边的声音抽抽噎噎的,叶秋只能挂断了电话。


 


“爸爸。”


 


“嗯?”


 


叶爸爸摘下眼镜看向趴在他办公桌上的两个儿子。


 


“为什么大家都不喜欢非正常人呢?”


 


叶修抱着枕头闷闷不乐地说。


 


“对啊,你看他们明明可以帮助我们做很多事啊。”


 


叶秋忿忿不平地补了句。


 


“傻孩子。”叶爸爸揉着双胞胎的头发,叹了口气。


 


“因为他们跟我们是不同的啊。”


 


03.


 


那个时候,叶修就明白了。


 


丑小鸭变天鹅受人们喜爱。


 


是因为人们喜欢优雅美丽的天鹅。


 


04.


 


初一那会儿,叶修在学校里就被同学们议论为一个怪人。


 


怎么个怪呢?


 


他不怎么和普通同学玩,他喜欢和非正常人玩,只要他的普通人朋友表达出半点对非正常人的厌弃,他马上就跟人翻脸。


 


这使叶秋不得不偶尔装作叶修的样子去跟人道歉。


 


他们读的学校多是贵族子弟,有些人得罪了总是不太好。


 


叶修尽力去帮助受歧视的非正常人,然后他发现这也是不对的。


 


因为他的帮助与同情,他的非正常人朋友反而被欺负得更厉害了。


 


叶修愣愣地听着他的朋友恳求他不要再帮他们了,那一刻除了被指责的委屈,只剩下满满的迷茫。


 


05.


 


发现自己是非正常人的那一天,是初三的时候。


 


他惊异地看着眼前静静看着他的骷髅——那会儿君莫笑还只有一个小孩子高,黑黝黝的大眼窝看着有些呆,他试探地向叶修走近两步,又胆怯地停下。


 


叶修回过神,他抿了抿嘴唇,最后,伸手握住了他的君莫笑的手。


 


06.


 


那一天,他不再是人类。


 


07.


 


家里人对这事没有大反应。


 


父亲拍着他的肩——他是叶家最骄傲的大儿子,这一点永远不会变。


 


母亲亲吻着他的额头——他们没什么了不起,护自己的儿子一辈子这个能力还是有的。


 


他的弟弟抱着他,喊他:“哥。”


 


叶修突然觉得难过。


 


他们要保护我一辈子。


 


而我至多只能还给他们短短几十年。


 


这太不公平了,叶修抽了抽鼻子,没出息地在弟弟怀里哭得稀里哗啦。


 


08.


 


叶修安稳地度过了高中时光,在高中还认识了不少优秀的朋友,有些是普通人,有些是非正常人。


 


班主任和科任老师对他们这一类人照顾了很多,教导主任却一直喜欢给非正常人使绊子,然而最后他们取得的高考成绩却让教导主任笑得合不拢嘴。


 


在毕业典礼上,他们笑着向同样笑得开心的教导主任走去,就在大家以为他们要来一个冰释前嫌的拥抱的时候,他们摁着教导主任的头就要往墙上来一下。


 


当然最后并没有成功。


 


要让非正常人被大家认可不只是需要少数人的优秀,但是他要见识到更多,也许就能找到正确的方法。


 


君莫笑戳了戳他的腰。


 


哦,是他们。


 


09.


 


叶修和叶秋读的同一所大学,叶秋想着毕业后也许他们还会读研,然后接管家族的企业,他的哥哥会告诉别人,即使是非正常人也能如此优秀。


 


可是他发现,自己的哥哥也许并不想要这些。


 


初中的孩子直白地表达他们的厌恶,高中的孩子开始接纳各种不同,而大学。


 


他们已经是成年人了。


 


开始学会大人的成熟处事,也有人开始学会大人的虚伪。


 


叶修能游刃有余地回击别人暗中或是明里的针对和讽刺,但他一点也不觉得得意和快乐。


 


非正常人和他们是不同的,叶秋头一回如此明确地明白这个道理。


 


我可以把我的一辈子都给你。


 


我想给你很多很多,只要是我有的东西我都想给你。


 


却给不了你最想要的东西。


 


叶秋没有那么无私,但相比起自己的利益,他更喜欢对叶修的付出有所回报,至少,叶修不该是一副无精打采对一切都感到无趣的样子。


 


他,父母,都给了叶修很多很多,但如果叶修如同社会的囚徒一般活着的话,他们这样做又有什么意义呢?


 


叶秋曾做过一个梦。


 


最后的最后,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


 


他窒息在他的怀抱里。


 


叶秋被这个梦惊醒,半夜跑到下铺去跟叶修挤了一晚上。


 


大三实习后的一个白天,叶修背着包带着他的君莫笑离开了。


 


他留了封信,很简单的说明,他要努力去找到一个没有歧视的地方。


 


家里人似乎对此都没有太多的惊讶,也许在他成为非正常人的那一天,就隐隐约约预见了这一天的到来。


 


叶秋把信收好,然后更努力地学习。


 


10.


 


叶修在出远门后遇到了很多很多人。


 


他遇到了一对兄妹,长年混迹社会的哥哥骗了母亲送给他的护身符拿去研究,最后被他家君莫笑找到摁着他和他的绷带怪人打了一顿。


 


“妈蛋啊!”


 


苏沐秋趴在地上骂了句。


 


结果他跟这对兄妹住了一段时间,期间他们一直在研究两人的武器,在试射绷带怪人的高射炮的时候打掉了不知道是飞机还是什么的东西。


 


不是我干的。


 


不是我干的。


 


两人迅速把高射炮藏起来。


 


跟两兄妹离别后,他又遇到了一个大小眼的家伙,他被父亲要求用一艘小船环游世界,来证明他确实有能力脱离家庭的保护。


 


在每一条藤蔓都有一棵大树那么粗的巨大密林里,他把小船变出了螳螂的四肢,就在小船载着他们在密林里穿梭的时候,一只巨鸟飞过来捉走了他们。


 


叶修:“……”


 


王杰希很淡定地喊出王不留行:“没事,更糟糕的事我都遇到过,有一次我把船变出翅膀在天上飞被炮弹打下来了都没事。”


 


这事听着有点耳熟?


 


呃……


 


不是我干的。


 


他跟王杰希在大海前分别,王杰希送给他另一个护身符,告诉他有事就找他帮忙别客气。


 


他遇到了跟他性格不搭的韩文清,他俩抓强盗把强盗打了个半残,结果被强盗的家人告了,叶家帮他逃了出来,临走前他叫韩文清跟他一起走,韩文清冷哼了一声,把他踹了出去。


 


在逃跑的路上,他遇到了跟他一起在井里呆了七天差点挂掉的黄少天。


 


帮一个年轻的非正常人解决了能力暴走的问题。


 


还被一个帅小伙子表了白。


 


他走过很多很多地方。


 


而最后,他再次回到了监狱这个地方。


 


11.


 


“叶修,你可要想清楚了。”监狱的总负责人冯局看着被人押住跪在地上的叶修,神色复杂。


 


“改革可不是那么轻松的事,你真的,要进来吗?你也知道,凭叶家那边的势力,我们这边也是不好动你的。”


 


“我想清楚了,”叶修抬起头,“老冯啊,你也觉得需要改变了吧,这事,总得有人做的,不如,让我试试。”


 


冯宪君叹了口气。


 


身后披着白袍的巨大黑猫起身,黑猫的眼睛被毛发遮住,爪中紧紧握着一个锤子。


 


“叶修。”


 


黑猫的声音低沉,庄重而威严。


 


叶修和冯宪君同时闭上了双眼。


 


黑猫落下了重锤,宣判。


 


“你有罪!”


 


12.


 


“不回来了吗?”


 


叶秋看着被押送到监狱门口的叶修。


 


“不回来了。”


 


叶修摇摇头。


 


“是吗。”


 


叶修凑过去用额头轻轻碰了碰叶秋的额头。


 


就像小时候叶秋怕鬼睡不着时那样。


 


“放心,没事的。”


 


13.


 


秘书站在车边等叶秋过来。


 


她是叶秋叶修的老同学了,之后跟着叶秋在公司工作。


 


对于这俩兄弟,她一直更愿意相信他们之间是爱情,女人嘛,总是更感性一点。


 


“真爱啊。”秘书笑着调侃了叶秋一句,试图让他心情好点。


 


“爱?”叶秋转头看她。


 


“可不是,放言情小说里,你这可是饱尝爱情的苦果啊~”秘书笑嘻嘻地说着。


 


叶秋也笑了,打开车门坐上后座。


 


14.


 


饱尝爱情的苦果?


 


不,我只是吞下了一整只刺猬。


 


END

评论
热度(193)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