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all叶】谁是叶修的小甜心

慕瑾:







-魔性!




-ooc!




- 迟了这么久才祝 @寒岁天 生日快乐。




谢谢你的出生,让我遇到这么好的你。












“我好像听到有人喊老叶的名字。”抱着两包麦片在怀里昂首阔步走在一行人最前头的黄少天突然转过头来,一脸不解地说了句。




“扯吧你就,”张佳乐和叶修一人拎着大购物袋的一边,袋子沉甸甸,两个宅男拿显然有点吃力,但他也能分心来吐槽黄少天,“这可是苏黎世的商场,人说的英文你都听不懂,还听到老叶的名字。”




“张佳乐我必须提醒你一点,我的名字在外国一样念叶修。”叶修的回答显然应该是义正言辞的,可这会儿的他提袋子提得手酸,气都没喘顺就开口说话一点气势都没有。




“那又如何,在外国谁还知道你的名字?”张佳乐不甘示弱,反击道。




叶修把手稍稍放低了些,以此缓解一下酸痛。闻言他笑了笑,举例道:“那就多了,比如说张佳乐、黄少天、喻文州、王杰希……”




被点名和即将被点名的中国队队员们无语地望着叶修,一句日你就快要挣脱喉咙的束缚甩到叶修脸上,就被急促的广播声给塞了回去。




“Mr.Ye Xiu ,please come to the store entrance,your sweet heart is waiting for you.”




广播员想必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女生,不然声音也不会像这样甜美得让人心醉……唔,各种意义上的醉。




“听清楚了吧,我都说了有人在喊老叶名字的……”黄少天没太听清那句话 但他正想得意的时候就发现周围几个人全都神色肃穆,害得他只能收敛而委屈地碎碎念起来。




喻文州的表情很有些玩味,明明是微笑着,但总觉得带了点好笑的意味,又沾染了一丝冷意,“你们刚刚听清了吗?”




“听懂了叶修。”叶修很老实地暴露了自己的文化底蕴。




“只听到了让叶修去大门,后面没太听清。”楚云秀耸耸肩。




“噗嗤……”苏沐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捂着嘴笑了,“我倒是听清楚了,不过……嗯……”




“不过什么?”商场人来人往,难免会比较嘈杂,几个人都没太听清楚,这会儿看着苏沐橙的笑容总觉得阴森森,心生几分难耐又害怕的好奇。




苏沐橙咳了两声清嗓子,还没开口解惑呢又笑了,躲到楚云秀身后笑得让人着急。




好在中国队的男性们都是非常有绅士风度的,见苏沐橙不好意思开口,王杰希便走上前来,注视着叶修,字正腔圆:“广播里刚刚说的是,叶修先生,请到商场的出口,你的小甜心正在等你。”




如果奇迹具象化,那一定是王杰希。




叶修扯着购物袋,也是扯着张佳乐往旁边一起撤了几步,远离了这个说出这种羞羞话还能泰然自若的可怕男人。




“前面我就忍了……”孙翔的表情几乎狰狞,“但是小……小……”显然说出这个词需要有强大的心里素质,而他还太年轻,实在有些勉强,“小甜……心是什么!”




张新杰友好地促进了霸图与轮回的关系:“小甜心一般用作亲密爱人间的昵称,英语就是刚刚的sweet heart,相当于中文里的心肝宝贝儿。”




身为一个青岛人,张新杰还能把最后那个词的儿化音给拉得悠扬婉转余音绕梁,不禁让人为他的严谨印象更加深了几分,顺便把这个一本正经说着羞羞话的男人给拉黑,和王杰希做伴儿。




“我知道……”孙翔无力反驳,满心只想着以后千万不要让轮回和霸图有除了比赛外的任何一点牵扯。




这是一次堪比中日不知道为啥就签署一份双向不平等条约的失败外交,终究会成为张新杰此生除了暗恋叶修外最大的污点。




“我觉得现在的问题不是小甜心,而是这个广播通知意味着什么。”喻文州说,“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故意开玩笑,毕竟世邀赛结束后我们的人气还是有所提高的……”




“所以这种时候,我们就应该置之不理,最后的选择就是到前面的木椅……”觊觎前面那可以歇脚的木椅多时的叶修见缝插针,没想到阴谋还没得逞,一向以慢出名的喻文州就迅速敲碎了他的野心。




“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出去看看。”喻文州说。




“……”叶修满脸黑线,“你这逻辑有问题吧,万一去到外面发现真的是粉丝或者只是单纯的重名呢?”




“你觉得叶修这个名字在苏黎世很常见?”王杰希问。




“如果名字不常见,那么就是粉丝在呼唤我了,毕竟我在苏黎世也就认识你们几个。”叶修说的头头是道,“而这种粉丝应该是比较狂热的,所以我们最后不要轻易出去。你看那边那张木椅……”




“你觉得你一个只出过一次场的人会在苏黎世有很多粉丝吗?”王杰希接着问。




叶修深以为然:“这是个好问题,我不排除有真心喜欢我的粉丝从中国跑到苏黎世来的可能。”




“那真是恭喜你,”黄少天把购物袋从叶修和张佳乐手里扒了下来,正当所有人以为他要以一人之力承千斤重时,他把购物袋塞给了老实的周泽楷和被韩文清打败之后对前辈尊重了许多的唐昊,自己拉着叶修的手就往出口走,“但无论如何也要去看看,别辜负别人的一派好心是吧!”




一行人连忙跟上他们俩,一边走一边鄙视黄少天。




黄少天朝后面的人做了个写满得瑟的鬼脸。




废话,好死不如赖活着,有手不牵白爱了。




苏沐橙绕过黄少天,拍拍表情很是无奈的叶修肩膀,笑着说:“就去看看你的小甜心长什么样呗。”




“去吧去吧……”叶修也没什么好说了。








一行人满怀着好奇(以及某部分人对未知情敌的警惕)来到了商场门口。




天气很好,阳光照得一群常年趴在电脑前的宅男们都有些睁不开眼,可惜愣是找不出小甜心的一个影子来。




“人呢?”叶修想要走回能被冷空气包裹的商场的欲望已经快要把他的身体操纵,但欲望战胜不了蓝雨正副队一起抓着他的手劲,所以他决定要怀着战胜困难,勇往直前的冲劲诅咒蓝雨继续没有姑娘。




“奇怪了,难道真的是有人在开玩笑吗?”张佳乐说着,围着商场后门溜达几圈,而后突然愣了愣,弯腰捡了个什么就跑了回来。




“这是……”不习惯和他人分担一个购物袋的周泽楷虽然万般推脱,但唐昊依旧坚持要么一起拿,要么他自己拿的原则,所以现在周泽楷是无事一身轻,看见叶修以一个极其风骚的走位挣脱了蓝雨二人的桎梏后凑到张佳乐身边打量那玩意时,他也忍不住笑着凑了过去,看了看那个东西,随即就感到了疑惑。




那是一个蓝色的小卡片,歪歪扭扭的五角星形,上面用铅笔写着很不自然的字。




“这个……”叶修一怔。




为什么会说不自然呢,因为这个字看起来虽如鳖爬,但某些笔画的力度和笔锋都能展现出这个人的书法功底,想必是一个能写出一手好字的人,但不知道为什么非要把字写得跟三四年级的小朋友似的。




卡片上没有太多东西,就几行字。




“之前逛超市听到了外国的大姐姐叫男朋友sweet heart,问了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说是要对心爱的人才能这么叫的。我最心爱的就是你啊,所以我也这样叫你,但不知道为什么你要笑我,好生气。”




字与字之间排列很整齐,看起来也是一个很乖的小朋友才能写出来的,遗憾地就是错字太多,唯二两个英语也错了一个。




“呵呵。”叶修把卡片塞进口袋,笑了笑,“这是给我的,我大概知道是哪个人闲得慌来玩这种游戏了。”




“什么游戏?”王杰希问。




叶修张望着四周,回答道:“拥有共同回忆的两个人其中一个人在一起走过的路上放一些线索,另一个人沿途寻找,最后会在这条路上找到很多很多,并且抵达安排的那个人想让你前往的那个地方。”




一行人显然不太信任这样的解释,七嘴八舌议论了几句话后便询问叶修道:“那这么说你知道这个人是谁了?而且也知道所谓的线索藏在哪里了吧?”




“当然。”叶修笑,“不过我可不能告诉你们,不然会把你们吓着。”




叶修说话从来不会无的放矢,一行人都了解他,听他这么说后也没什么异议,只是提出了必须要和他一起前去寻找线索最后看看小甜心的真容。




叶修没有拒绝,他的张望也望出了结果,手往前方一指,白皙指缝间漏出细碎的阳光,指甲修剪得圆润的指尖指正了公交站。




“如果没有记错,下一站是那里。”叶修说。






叶修当然知道这是个怎么样的游戏,因为这就是他当年设计出来蒙骗他弟弟的小把戏。




把以前和叶秋一个逛过的街道都安置线索,让叶秋去找,而自己就趁机遛回家去偷了叶秋的行囊跑路。




他可没有想到自家弟弟真的记了这么多年仇,小时候在帝都玩的游戏他给搬来了苏黎世几乎原原本本地还给他。




叶修依稀记得第一个线索他也安插在商场外,一样的蓝色歪扭五角星,上面写的是同一件事,不过是以他的角度来讲诉,多少有些嘲讽,估计他弟弟看到时也气了个半死。




“你为什么会想到学人家叫男朋友叫小甜心那样来叫我,好害怕,我要离你远点。”




当年的叶修是这样写的。




可以,太可以了。








“和你一起偷偷坐过好几次公交车了,可我就是不记得路,你在的时候还不怕,你不在了我就再也不敢不记路,因为已经没有人能带我回家了。”




第二个线索是一块悄悄塞在公交站座椅下的小木板,上面写着这么一段话,看得大家一头雾水。




叶修懒得解答,直接恐吓:“知道越多,失去越多。”




大家对这种字里行间都透出来一种“爷我和叶修可熟了”的拽劲感到非常不愉快,纷纷吐槽起了小甜心。




黄少天严肃正经:“看样子这个小甜心是gay。”




喻文州附和:“是gay。”




王杰希排队:“gay。”




周泽楷紧跟:“……gay。”




虽然干尽了欺负弟弟之事,但凭着这么多年都能记得弟弟爱吃的菜色也能肯定叶修是个不太称职,但也把弟弟放在心上的人。眼见这些家伙不了解实情就误解了叶秋,叶修还有点替叶秋委屈,于是说了句:“你们这样会让我想起一句老话。”




“基基复基基……?”张佳乐下意识想到这句,于是也问了出来,毫无疑问地收到了叶修一个鄙夷的眼神。




叶修叹了口气,说:“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




他深沉的表情和文绉绉的语言都感染了给叶秋下了gay定论的几个人,有两个已经迅速反应过来了,望着叶修一个笑得危险一个面无表情。而另外两个显然还有些困惑。




“就是说,你们说这个不知道是谁的小甜心是个gay,证明你们才是真的gay。”苏沐橙笑嘻嘻地说。




……哦。




被看穿的几个人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








公交站叶修和叶秋小时候不常去。




学校离家不远,但通常爸爸都会开车送他们去,一是为了保证他们的安全,二是也能看着他们不在路上闲玩浪费时间。




明天他们两个并肩坐在车上时,车后就会传来或熟悉或陌生的男孩们的嬉笑打闹声。




那些无拘无束的孩子们跟在不方便开快的汽车后面踢石头,还很稚嫩的少年嗓音交织成了一派欢声笑语,尘土飞扬间白鞋成了黑鞋,但少年们的笑声却让人觉得值。




起码已经很多次在这种时候悄悄攥紧叶修的手的叶秋觉得很值。




因为出生的道路已经被铺就得完美,所以他们的白鞋一尘不染。




可是他们尚还稚嫩的心灵布满了蛛网和尘埃,视线被遮挡无遗,心中有着大人们灌输的未来风光无限,可眼睛却看不到实实在在的光,这种人生如果过上一辈子,想必会无聊至极。




初一的盛夏叶修紧紧握着叶秋的手成功溜到了离家最近的一个公交站,叶秋还毫无心理准备,所以紧张得回握叶修手的掌心浸满汗水。




“我们去哪里?”叶秋问。




“哪里都行,我记过路的,放心跟着我就好。”叶修说得云淡风轻,可叶秋愣是放了心。




其实不管是最早的叶秋,还是后来叶修的队友朋友,都对叶修信任至极。因为他平时垃圾话虽然一大堆,但只要认真地做出保证,便言出必行,次次如此。这样的人没办法不让人感到心安。




“那就出发!”叶秋笑着说。




那些他们希冀的自由,被紧紧地握在了汗湿的手心里。








而叶修离开时做这个游戏,给叶秋留下的线索与叶秋现在还给他的有异曲同工之妙。




“以后要好好记路,万一我不在了你可就回不了家了。”




十五岁的年纪干什么都不太算数,哪怕只是写了一句实话。




这句话叶修现在想起来,自己都觉得心脏隐隐作痛。




弟弟学会了自己回家的原因,是因为能带他走的哥哥离开了。这听起来又好气又好笑。










“接下来我们去哪里?”肖时钦问。




日近黄昏,到不至于太热,可从酒店走来商场又走到公交站,并且在阳光下站了快二十分钟的痛苦还是相当难耐的,好些人的额发都被汗水浸湿,湿漉漉的粘着额头。




“去离这里最近的广场。”叶修望着眼前的队友们,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王杰希点点头表示了解,大热天还不知道为什么要塞在口袋里的爪子不着痕迹地动了动。








双胞胎之间虽然不可能真正能够感受到对方的所思所想,但显然更加成熟的叶修能大致猜得到叶秋的想法。




“你其实也不是真的很讨厌老爸安排的路吧?”十五岁那年的开春时叶修对叶秋问了这句话。




叶秋正埋头于题海,初三压力可不小,叶秋也不像叶修这么放荡不羁,顶不住老爸的凶残,就只能任由作业蹂躏。




闻言叶秋很明显地顿了顿身子,却没有回答。




“你和我不一样。”叶修转着笔,他的手很灵活,黑色笔杆在指缝间游弋,鲜明对比很有些吸引人,“我是一心想着出去玩游戏的,但你根本就没有目标。”




“滚蛋!”叶秋拍桌。




“我是实话实说。”叶修无奈地摇头,“你就是胆小,你其实不太厌恶老爸以后为你安排的路,但你总是害怕自己做不好,所以想要逃离这里,对吧?”




用的问号,却说的言之凿凿。




叶秋气闷,也不知道是因为被戳穿了还是如何。




“可是你没有目标,你去外面也是四处漂泊,不够自信会让你做什么都心有余而力不足,你说,你把行李箱收拾得这么齐全有什么用?”叶修问,字字珠玑,他从小到大都不是一个会拐弯抹角的人。




叶秋猛地拽起叶修的衣领,气冲冲地诘问:“你偷看我的东西?”




叶修还颇为不解的反问一句:“难道你觉得自己藏得很严实吗?”




“……”日你。




叶秋默默放开了叶修的衣领。




“我挺佩服老爸的,可我怕我做不到。我也挺佩服你的,什么都敢做,我想我即使收拾好了行李也是不敢逃出去的。”叶秋闷闷地苦笑,“和你说的一样,我去了外面我也不知道这样子的我想做什么。”




“你就说你想不想出去吧。”叶修停下了手中哪怕被拽起来都还转得轻松自在的笔,直视叶秋。




“我……”




叶秋逃避叶修的目光,没有做出选择。








傍晚的布尔克利广场与白天相比,除了人流稍减了一些,也没有太多区别。




作为著名景点国家队一行人已经来过这里游玩了好几次,现在在回国前又来了一次,反而像是要道别,有些依依不舍的伤感。




“来这里干什么……”黄少天嘟囔了声,突然又举起手指向码头附近,讶异道:“老叶你看,那里有一扇门!”




“别演戏了。”叶修笑,“真当我看不出你们这一路的不对劲啊?”




“咳……”被当场揭穿的黄少天有些窘迫,但他也不是什么脸皮薄的人,很快就凑去叶修身边问长问短起来,“你怎么看出来的啊?你什么时候知道的?你知道是谁拜托我们做这些事的吗?”




“一开始就发现不对劲了。”一行人散步般向码头走去,码头后是皑皑雪山,夕阳把它抚摸成粉色,颇有几分可爱,“你说喻文州这么正常的一个人怎么会明知门口有不知道是谁的人在等我就硬要让我出去呢?”




喻文州笑笑。




“其次张佳乐的戏也非常不足,出去绕几圈就从那平时不会有人看的犄角旮旯里摸出个牌来,合理吗?”叶修分析得头头是道,“而且这一路你们都有意引导我往一个方向走,显然是有什么计划。我说大眼,你刚刚是不是给我弟发短信呢?”




“被发现了?”王杰希笑。




“废话,谁会大热天一直把手揣在裤裆里。”叶修说。想想好像有哪里不对劲,于是改口,“裤袋。”




“……”别说了,你和王杰希张新杰一起进黑名单吧。




“我弟他想干什么?”叶修问。




苏沐橙故意卖关子:“去到看看你就知道了。”








15岁的夏天叶秋一个人坐上了那辆一向都有叶修陪着坐的公交车,手里攥着叶修给的最后一个提示,一张写着某个广场的地址的厚卡纸,茫然而又清醒的去往终点。




他知道,他知道叶修也知道,他们两个人,必须有一个人离开。




离开这个家,独自去追求那些梦与自由,摸爬滚打弄个遍体鳞伤而荣誉满身,成为一个强大的人。




而留下的人享受已有的丰富物资和铺就好的道路,在不允许差错中走得小心翼翼,渐渐在这些比外界的磨砺少了几分粗糙却更加冷酷无情中成为一个强大的人。




而必须有人离开的原因归根到底源自叶秋的胆怯与对叶修的依赖。




父亲的严厉和期待早就给了兄弟俩极大的压力,而在之后还有叶修天生的自信强大,无论做什么都无所畏惧,哪怕前期丢人,最后也会做得比任何人都好,只要他愿意。




双重打击下,叶秋的懦弱比自信生长得还快。




作为哥哥,叶修从来都不会放任弟弟不管,所以他一直努力地让自己能有给弟弟信赖的勇气,可惜信赖过了头,等他反应过来,信赖已经成了依赖,叶秋成了一个只靠自己永远都不敢去尝试的人。




叶修很清楚,如果他一直在,那么叶秋就会一直胆怯。




顺着这个思路再想下去,如果让叶秋自己出去闯荡,外面的风雨又不是叶秋那稚嫩肩膀可以承受的得了的。




如此一来,既是为了去玩游戏的肤浅,也是因为想要弟弟成为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用心,叶修带着叶秋去了平时常去的商场,让他自己一路去找线索,而他则遛回家,特别无赖地扛起叶秋收拾好的行李箱,从二楼小窗越了下去。




越过了对一个家庭的责任,跳进了对更多人的责任里。




跳进了翻涌着巨浪企图湮灭他的无边大海。






彼时的叶秋怀揣着不安下了车,四处张望着寻找叶修的存在。




突然红了眼眶。










码头前果然放着一扇门。




门框漆成了红色,放在落日边融为了一体,只有门中不停变化的场景让人能勉强发现它。




接而便很容易可以发现,这门就相当于是一个投影屏,底下那个方状小物件就是投影仪,光线射出来在门上成了影像。




放的是一段小影片,大致就是一个一直跟在哥哥身后的小屁孩突然失去了哥哥,无助哭泣了很久,终于站起身,独自一人去面对那些他该面对的一切。




不是什么有趣的剧情,国家队一行人都兴趣缺缺,唯独叶修一人全程严肃正经,不禁让他们猜测起来这是不是就是他们兄弟俩的写照。




影片很快结束,最后一幕定格在了弟弟终于找到了离家多年的哥哥,对他伸出了手。




伸出手……




手……




……




“我怎么觉得……”楚云秀的声音颤抖着,“这手有点真过头了……”




那只破开了虚拟的影像,立体而真实地来到叶修面前,骨节分明,小臂结实。




叶修也征了片刻,随即反应过来,有些无语地握住了那只手。




那只手被握住后便使出了力道,青筋明显地暴起,带动着手的主人向前、向前,直到能把那个最喜欢的人给紧紧搂在怀里才罢休。




叶秋抱得很用力,像要把叶修镶进怀里,让他那颗和自己近乎一模一样的心脏跳动在他的另一边胸腔。








十五岁的夏天,北京的一个广场上,叶秋看到了翩然略过头顶的白鸽,在烈日下舒展开了那看似并不强壮的羽翼,成了一道他永远忘不了的剪影。




白鸽是被养鸽人在看到叶秋走来后才放飞的,飞过叶秋身边后突然扑棱了一下翅膀,爪上的小筒里掉出来一个小纸条。




这一切想必都是那个心宽而脸大的神奇哥哥的的节奏。




叶秋的眼泪啪嗒啪嗒落在地上,随即被灼热的大地给蒸发。




用一种残忍而有效的方法,抹去了叶秋的眼泪和懦弱。








“我的弟弟必须和我一样了不起,你一定会成为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强大的人。”
















拯救叶秋同志和他哥的兄弟情(14人群)






楚云秀:我靠,今天叶秋帅爆了好吗!




苏沐橙:从门里出来的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做过了时空门,那种我变得更加强大了,所以回来接你,回来拥抱你的感觉……啊……die……




楚云秀:对啊,而且那个拥抱到底是有多用力,看得我都疼。




苏沐橙:好想谈恋爱啊……




楚云秀:唉……




张佳乐:我说现在的画风不对啊!!




黄少天:叶秋不是说只是让我们把叶修带出去,然后按着提示一步步带到广场上去看一个能勾起他们回忆的视频吗!!!




孙翔:为什么突然就抱了起来!!!




喻文州:小舅子不太靠谱啊:D




王杰希:小舅子冷静一点:D




周泽楷:小舅子……?




周泽楷:小舅子会




周泽楷:钻进了叶修的被窝里吗?




周泽楷:[普通跪下.jpg]




叶秋:我哥已经睡着了。




叶秋:你们原来管我叫小舅子吗?




张佳乐:不然呢?




叶秋:管我叫叶修的小甜心啊:P




黄少天:滚滚滚滚滚滚滚滚!!!!!!












end



评论
热度(238)
  1. Akashi二十四桥明月夜 转载了此文字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