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all叶】台风来了怎么办

慕瑾:





-魔性!




-ooc!




-身处妖都,正在感受台风登陆的我突发奇想,和腿腿 @语罢寄无人 约好了一起写写这种文。


隐隐觉得很不科学,但是驴腿说得好,不科学,那就当作私设好了。










荣耀世界联赛期间,台风驴腿被预报即将登陆苏黎世。




“很严重的,12到13级的强风,能吹走十个叶修。”张佳乐将联盟发来的信息仔细浏览一遍后,就开始一本正经地说着胡话。




叶修也不是没有常识的人,但他对待张佳乐这种低级的黑那是手到擒来,不但不反驳,还顺着他的话接着胡说起来:“你不用拐着弯夸我瘦,呵呵。”




“哇靠,你脸呢?”一边的黄少天顺势捏了把叶修的脸,嗯,软软的,手感不错,“已经发布红色警报了,还是很危险的,联盟都宣布要停赛三天了。”




“嗯,终于可以放松三天了,爽!”来到国际舞台后就看清楚了人生的李轩瘫坐在椅子上,虚弱地感慨。




楚云秀乐于找别人茬,“你算了吧,玩?去吃台风吗?”




叶修掺了一脚,“提议不错,云秀大神是不是打算主动请缨,给我们示范一下怎么吃呢?”




楚云秀抬起手,轻轻地把叶修两边的面皮往外扯,皮笑肉不笑地回道:“我先吃了你!”




这句话太有歧义了,国家队的众人暗自羡慕。




果然是性别优势啊,异性之间开这种玩笑就不会被误会,同性之间的话可能就要被当成基佬了。哭哭。






……你们的观念是不是有点问题。










玩笑开过了,天灾也是要认真对待的。




国家队一行人认真讨论起了明后天的台风来临时他们该怎么办。




“讨论这个有意思吗?”叶修一开始就给大家泼冷水,“联盟给我们准备的宾馆这么牢固,乖乖待在这里不就好了?”




大家想想觉得非常有道理。




但是叶修的话谁随随便便赞同谁就怂。




孙翔率先呛声:“说得倒轻松,那你说我们这两天吃什么呀?”




叶修想了想,是哦,要真是刮大风下大雨,连外卖都不会有人送。




“呃……打开窗吃台风喝雨水,吸天地之精华?”叶修认真提议。




喻文州笑了笑:“呵呵,您老真是太可爱了,那你还不如吸我的精华。”




叶修假装听不懂喻文州的污言秽语,掏出烟来点着。




王杰希站出来说人话了,“台风天只要备好干粮,关好门窗,不随意出门就可以了。”




“后面两件事完成的条件,是我们有干粮。”肖时钦苦笑着,“但是我们哪里有买什么吃的?”




“现在去买不就好咯?”黄少天说。




“那找谁去呀?”苏沐橙问。




“这时候我们就需要一个勇气和智慧并重的人出场了。”叶修说。




大家齐齐盯着他。




……诶嘿。










夏天的天气就是小婊砸。




上一秒她还对男神低眉顺眼,下一秒就对着备胎呼呼喝喝。




国家队的大家无措地看着一下子就从阳光灿烂变得狂风骤雨的外界,心脏就像被狠狠捏着,又痛又怕。




“老叶出去十分钟了!”方锐把手机扔到了桌子上,脸上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焦躁。




黄少天听着雨点打在窗户上噼里啪啦,心跳也跟着噼里啪啦起来,“我靠靠靠,不行,我得出去找他,那货肯定被淋成傻逼了。”




“我也去!”张佳乐翻箱倒柜找出几把雨伞,给了黄少天,自个儿还拿三把,“老叶体积大,拿多一把。”




和叶修最亲的苏沐橙倒是没有显露出担心模样,掩着嘴笑了起来,“你们太夸张了,当年H市可是下大雪呢,叶修还不是照样跑出去吃吃喝喝。”




喻文州皱了皱眉,“然后他就感冒了?”




苏沐橙摸摸鼻子,总算是盖不住心里的担忧了,“……对呀。”




一道惊雷轰然而至。




闪电将黑压压的天空撕扯开了一道不详的光明,却又将室内的这些人的脸照得惨白惨白的。




王杰希站起了身子,从而张佳乐手上拿了把雨伞就要往外走,“刮风了,我得去找他。”




台风来临之前都是有预兆的。




虽然它还没有到来,但免不了先来一场狂风暴雨当下马威,恐吓那些还没有重视它的人们。




如若不是那楼下的梧桐树被风叼走了嫩叶,而后在空中与王杰希的目光短兵相接,王杰希都不会担心叶修一个大男人淋了雨会怎么样。




刮大风这种事可大可小的,谁也不知道平时安安分分待在街道旁的招牌会不会成为风的矛,刺向在雨中蹒跚的路人。




危机感激发了人的潜能,此时,此刻,王杰希只想迈着矫健的步伐骑上灭绝星辰,去把他的叶修找回来。




“那我也去。”喻文州也站起了身,跟上已经出门的几人,理智渐渐被思虑给消磨殆尽。




你爱一个人,你还有个屁的理智。




“没有伞了……”苏沐橙嘟囔。




“不用,我陪他淋。”喻文州跑了出去,被光影剪辑得虚幻的背影写满了义无反顾。




“但是有雨衣……”苏沐橙递雨衣的手停在了半空,僵硬得尴尬。




楚云秀泪流满面:“救命,我好羡慕叶修。”










浩浩汤汤的一群人停住了步伐。




宾馆门口闪进了一个慌忙的身影,湿漉漉的,看着很可怜。




“这雨下得太及时了……”叶修把护在怀里的大包小包放到了脚边,小声嘟囔着,丝毫没发现眼前站了风急火燎的一行人。




大家看着完璧归赵的叶修,一下子心脏归了位,血液能够正常流动,反倒让他们不适应,就这样僵在了原地。




叶修全程低着头。




把东西都放好后,他才一脸无奈地去拧湿得滴水的衣服。




没有比赛的时候大家都习惯穿自己的衣服 今天的叶修就赶巧穿了一件白衬衫,此刻被雨水打湿,全都黏糊糊地沾在身上,一大片一大片的肉色投了出来。




乳头的粉嫩被晕了开来,劲瘦的腰身也被勾勒得仔细。




太他妈诱人了……




大家依旧愣在原地,鼻子发热。




叶修抬起了头,头上脸上都是水渍,水滴从柔软的发上滑落,顺着鼻梁向下,最后停在叶修的唇珠上。




“你们……”一开口,水滴就调皮地溜进了那个看起来软热的口腔里,“有没有带毛巾,好冷。”




听他这么一说,大家才发现叶修的身子正轻轻发着抖,语气也有些轻颤。




“呃……”那会儿大家都急傻了,居然也没有考虑到叶修会已经回来了的这种情况,所以自然没有毛巾,连张纸巾都没有。




叶修叹了口气,“你们太不关心我了,我还是快点……唔?”




话被一个紧紧的拥抱给砍断了。




黄少天搂着叶修,双手环住他的腰,暖意从掌心渗入了叶修的身体。




相对的,叶修身上的寒冷也被黄少天给吸收了过去,但当事人毫不介意。




“考虑不周全,我的错,给你暖一暖。”黄少天闷闷地说,简单的话里不知道藏了多少愧疚。




喻文州和张佳乐也过来,从两个侧面轻轻抱住了叶修。




“你没事就好。”喻文州轻轻地笑了。




“下雨了还不知道躲,要你急着回来了吗?这种智商还当什么领队?”张佳乐凶巴巴地指责。




王杰希从叶修身后把他环住,惨遭黄少天阴森森的一记抓挠,但王杰希巍峨不动,就着把头埋在叶修颈侧的姿势,轻轻呼出了一口焦虑不安的气。




叶修愣了会儿神,这才被无孔不入的暖意唤醒过来。




他张了口,一声轻轻的笑声从喉头滚了出来,“呵呵。”




眼前是姗姗来迟的周泽楷,神色焦急,干燥的毛巾找不到准确的位置,只好就着毛茸茸的脑袋盖下去。




一片纯白色遮住了叶修的眼睛,可是叶修一点儿害怕的情绪都没有。




一双手——想想应该是周泽楷的手——温柔地环上他的脖颈,而后额头抵在了叶修的额头上。




周泽楷好听的嗓音带着安心的笑意。




“……还缺一件。”






台风来时要做的事,还缺一件。




备好干粮,关好门窗,不要出门,还有,把心爱的人紧紧抱在怀里。










西方媒体将这张照片刊登,标题为。




台风来临前,恐惧得抱在一起的土拔鼠们。










end





评论
热度(348)
  1. nhynyyAbyss 转载了此文字
  2. 叶抢boss嘲讽脸修缪缪萨 转载了此文字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