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all叶]后♂宫还是后♂攻 Ⅰ·5

初叁那棵树:

        够了。


       “唉,我知道你这孩子工作忙。”


       “所以也不麻烦你了,直接交给我们就好了。”


       那边假惺惺的对话仍旧在继续,叶修却觉得心口的跳动有些激烈,说不清道不明的苦涩自舌尖蔓延而上,像是什么无形的东西被触到了,陌生的情绪令他不由得有些茫然地皱眉。


       够了。


       “泽楷,我们的账号你应该还记得吧。”


       “就往那个卡里打钱就行了…至于多少,你看着办吧。”他们居高临下带着理所当然的微笑,如同那些自负又不可一世的神祇一般。


       而周泽楷依旧在对面一言不发,最后还是开了口,嗓音略微沙哑,低低的宛如鼻音:“嗯。”


       够了。


       这一瞬间涌起的难过要将人吞没。


       叶修记得以前也不是没有人写过同人小说,有的时候沐橙看得津津有味,致使他偶尔也会好奇地瞥一眼。


       在那些或喜或悲的小说里,他们这些打荣耀的大神被yy成各色模样,他更是各种肺癌肝癌车祸,怎么惨怎么来。但叶修一贯是不怎么在意这些虚幻的东西,总是一笑了之。


       直到他无意中看到一个粉丝的话。


       ——“我巴不得将全世界捧到他面前,你却打着爱的名义来伤害他。”


       不是指责,不是怨恨。


       只是这么淡淡的一句,包含着一些潜藏极深的心疼和无奈。


       叶修当时愣了很久。


       他不记得那个粉丝是谁,不记得当时看到是什么心情,只是在此刻忽然想起了这句话。


       那么多人巴不得将全世界送到他面前,你却这样狠得下心来打着爱的名义伤害他。


       手指猛地收紧。


-


       周泽楷觉得有点冷。


       他愣愣地看着面前那两个自己名义上的父母离开,背影渐行渐远。


       他终于微微张嘴,小声的,甚至可以说是嗫嚅着说:“爸…妈…”


       在那个孤儿院里他唯一的心愿是有个家。


       可是后来终于实现了,他曾经那么渴望的亲情,却好像被他丢掉了。


       ——是我、做错了吗?


       视界线一片空白,周泽楷微微蹲下搂紧了衣服,脸上没有表情,眼底却一片空茫。


       像是回归母体的姿势让他有一瞬的安全感,却全被寒冷驱散。被世界边缘化的孤独生生将人逼疯,然后在意识恍惚前,冰得刺骨的手忽然被覆上一片温热。


       叹息在耳畔响起,那个熟悉又陌生的男人单膝跪下轻轻搂住了他,有点笨拙地拍打着他的后背,像是哄孩子一般的动作让周泽楷却感觉到鼻尖一阵酸涩。


       叶修?


       没有纠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也没有开口去问或是解释什么。


       像是搁浅的小船遇到了港湾。


       ——他们肯定是在哪里见过吧。


       前辈。


       “前辈。”


       脑海一片空白,话语脱口而出。


       “…小周?”叶修试探性地问了一句,抬眼却撞见周泽楷没有焦距的朦胧双眸。


       “前辈。”


       “前辈。”


       他一句句轻声念道。


       着魔一般。


       心口的跳动越发强烈。


       “前辈。”


       我们肯定在哪见过。


       不然,怎么会见到你就心口悸动。


       不然,怎么会这么固执地想要抱住你。


       不然,怎么会想说,我喜欢你。


       周泽楷有些愣愣地听着那个人用生硬的口吻,貌似斟酌着用词,甚至不算安慰地对自己说。


       “小周啊,都说宅腐本一家,你是个宅男,你就当我是个腐男就好了。”


       温热瞬间涌上眼眶。


       周泽楷低低“嗯”了一声,缓缓抬手抱住了叶修,那股让人发疯的难受就平静了下来。


       只是抱得越发紧。


       简直像是拥住了世界。


-


       “如果我没记错,你这周已经是第三次来我这里了。”男子一贯温润雅致的面颊终于在此刻有些隐隐发黑,握着扇子摇啊摇。


       初春的天里这种类似于傻逼的行为让叶修看着都觉得冷,但还是面无表情异常冷酷逼格极高地吐出几个字:“来者是客。”


       尹如墨顿住了动作,深沉地看着叶修,欲言又止却又终于开口。


       ——“叶先生,其实你是来捣乱的吧!”


       “三天!只有三天!”尹如墨看上去很暴躁,瞪着眼睛拿扇柄敲打着吧台:“你居然要把我店里的三个头牌全都包养?!”


       “叶先生富二代也不是这么花钱的好吗!”他这边痛心疾首:“而且这是三个人啊!叶先生你看上去这么瘦弱,吃得消吗!你不怕他们打起来吗!这种骄奢淫逸的风气你需要杜绝啊!”


       叶修:哦,怪我咯?【法式懵逼.JPG】


       然而那边,周泽楷毫不犹豫地就触发了一个打脸技能。


       “…可以赚钱,养前辈。”青年脸上是有点局促的表情,但是笑容一点点荡开,漆黑的眼睛又是清澈坚定,本就俊美的脸越发光彩夺目。


       “三个人…也没关系。”他接着又补充道:“喜欢和前辈…在一起。”


       如果这还不算爱。


       而角落里早被打开新世界大门——“关于男孩纸之间羞羞的那些事”又称“耽美”的宁小晨眼睛亮得吓人,满脸“又get到了官方发糖”的痴汉微笑。


       而叶修看着明显被打脸打傻了满脸懵逼的尹如墨,很是沧桑地随意问道:“尹店主这是答应了吧。”


       “…你们自便。”世界观遭到一定打击的尹如墨沉浸在“单身狗被秀了一脸”的打击中无法自拔,最终只能这么说了一句。


       于是还提着一袋子菜的叶修就把周泽楷领回家了。


       ↑


       修罗场开端。


-


     叶修刚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陈叔面色惨淡面无表情地蹲在门口,颇有风烛残年的凄凉感。


       “陈叔?”


       难道家里进贼了被偷了?


       “少爷!”陈叔缓缓抬头,在看到叶修后,眼睛以几何倍数的速度亮了起来,那一瞬间宛如焕发新生,就差没老泪纵横:“少爷你终于回来了!你快进去看看吧!”


       “啊?”叶修有点懵逼,半晌后回头看着周泽楷有些抱歉地说:“小周啊,好像出了点事,要不你先在门外等等…”


       “和前辈一起进去。”周泽楷摇了摇头,打断了叶修的话:“保护,前辈。”他一字一句说得很慢,极力表达清晰。日光下一双眼睛透彻明朗,波光粼粼又写意温柔。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要被保护但还是觉得有些感动的叶修便不再说话,看着周泽楷微微弯了弯唇,用钥匙打开了门。


       而陈叔愣愣看着周泽楷,反应如下——


       诶哟喂这小伙子真帅→不过没我们家少爷好看就是了→他和少爷蛮般配的啊→不对他是个男人啊为什么要和少爷般配→话说孙少爷也和少爷挺配的→嗯那个新来的江少爷也很不错啊→少爷就是少爷跟谁站一起都那么美好→所以我为什么要考虑少爷和男人配不配啊→等等少爷为什么又领了个帅小伙回来→他们在说什么什么要一起进去→我好像忘记了什么事…→哦我想起来了…等等Σ(っ °Д °;)っ不少爷你们不能一起进去啊!!!


       陈叔目瞪口呆目眦欲裂。


       然后。


       客厅里没有叶修想象中被洗劫一空的场景,而是两个略显单薄的男人面对面站着,含情脉脉【?】地看着对方,可偏偏有种世界大战开端的错觉——


       听到了开门的声音,他们一起转头看向叶修。


       沉默三秒。


       “叶修你怎么又带了个男人回家!”看着周泽楷光彩照人分外英俊俨然和叶修一副郎才郎貌【…】的样子,孙翔当时就不乐意了,将目光移向叶修后差点怒发冲冠,只是眼睛里到底带了一点委屈:“我找了你一个晚上!结果一醒来家里就多了两个男人?!”


       叶修莫名其妙在那灼灼目光下有几分心虚。


       “遇到了点意外…呵呵,意外…”


       打着哈哈讪讪笑了笑,叶修眼神慢慢飘慢慢飘,就望到了一双似笑非笑的眸子。


       “小周,又见面了。”江波涛眯了眯眼,若无其事移开视线,和周泽楷打了个招呼。


       周泽楷看着两个人的反应皱了皱眉头,不动声色地往前一步,一双漆黑眼瞳暗含流光。


       对此陈叔表示不想说话。


       ——成功由二人撕逼变成三足鼎立了呢。


       ——真是历史性的进步。


       “孙翔。”叶修看着三个气氛不太对劲的人,顿感有点头疼,最后只好挑了貌似最好糊弄的孙翔进行顺毛大业:“我们一起去做饭吧。”


       孙翔愣了愣,然后宛如斗胜的公鸡一样神气地一扬下巴,重重“哼”了一声,带着“看到没叶修第一个叫我你们这群辣鸡还和我争”的不屑眼神就牵起叶修向厨房走去。


       “…前辈不是说好做饭为我洗尘的吗?”江波涛立马堆砌起热情的笑容,然后迅速抓住了叶修一只手并反手握起,动作之快神色之自然让人目瞪口呆。


       “前辈。”周泽楷抿了抿嘴,直接上前就把叶修抱在了怀里,眼睛锐利地盯着旁边两个人,活像被入侵领域的孤狼。


       被人拉拉扯扯最后干脆直接被搂进怀里揩油的叶修:???


       “小周,等等。”从身后慢慢把周泽楷推开的叶修就是再迟钝也发现了什么不对劲。


       他需要理清一下思路。


       或者是先解释一下情况。


       “首先——遇见孙翔是因为恰巧遇见他跟人起了争执所以帮了一下忙…你们也知道我之前比较浑所以想要改过自新就要孙翔教我做饭,所以他住在了我们家里。”叶修坐在沙发上,三堂会审一般面无表情叙述着,理智地屏蔽了“调戏孙翔不成反被调戏”这一无关紧要的过程。


       “然后,昨晚我母亲出差去了致使我对这次分别有点伤感…”略微咳嗽一下,饶是叶修也忍不住因为这个破理由红了一张老脸,妈妈走了伤心,这是小蝌蚪吗?


       “所以我就到‘夜盲症’去坐了会,又因为以前干过对不起小江的事情想要弥补,看到小江被人暗算所以才…动机十分单纯地迫不得已以包养的方式…把小江带了回来。”叶修极力塑造自己单纯高大而不是薄情负心郎的形象。


       “今天出门买菜遇到了小周。”叶修顿了顿,没有多说的想法,垂下眼就轻描淡写一句:“我想啊,正好三缺一,再来个人就可以凑桌麻将了——所以最后我就把小周带回来了。”


       叶修从不知道这些外表光鲜亮丽的年轻人们有一天会有这样的遭遇,所以明知道他们和现实生活中的人不一样,却还是在看到那些强自隐忍的悲哀面孔中忍不住心疼。


       将别人蜷缩起时极力埋葬的伤疤嬉笑怒骂间不在意提起,无异于再次一点点撕开那些本就不可能愈合的疼痛。


       他不会干这样的事。


       所以那些各自心照不宣的隐瞒,就姑且当作两个人的秘密。


       ——“阿修总是那么温柔。”


       无怪于那人无奈而放纵的一声叹息,满腹情深不自知。


       孙翔便将手放在唇边有些别扭地遮住挡不住的笑容。


       江波涛眼底的光芒越发绚烂,却也温柔缱绻敛去锋锐。


       而周泽楷只是愣愣地望着叶修。


       你曾恣意妄为横挑眉梢,轻言轻语却将一切不为人知的东西悉数庇佑。而我也曾不顾灼伤勇于直视,哪怕于你肩头泪水尽往心底淌。


       难怪我那么喜欢你。





【彩蛋】:


醒来后的孙翔和登堂入室的江波涛。


孙翔:“我看到他锁骨了!”


江波涛:“他把我看光了。”


孙翔:“他喂我吃了东西。”


江波涛:“他被我喂了东西。”


孙翔:“你当养傻逼啊!还喂东西!”


江波涛:“…那你被喂了,你是什么?”


……


孙翔:“我先来这的!”


江波涛:“哦。反正我不走,呵呵。”


……


陈叔:少爷你快回来这里气氛太惨烈我承受不起。


-


       “好吧——”叙述完毕后,叶修深吸了口气:“如果你们想要离开的话我也不不会强求…当然一切费用还是我出,就当你们借我的行吧?我…”


       “不走。”周泽楷以很坚定的语气这么说,看了看叶修,又垂下眼。


       “我当然不会离开。”江波涛笑笑。


       “哼,他们都不走,我为什么要走?”对于即将到来的四人生活虽然很不爽却依旧选择留在这里的孙翔双手抱胸,偏过脸有些别扭。


       他们默认了这个一点也不高明的解释。


       “你们…那我先去做饭好了。”叶修愣愣地听着,看着他们叹了口气,然后站起身来,又想起什么似的警告般瞪眼望着似乎有起身意向的三人:“都别跟来啊!哥一个人就够了!”


       其实叶修是会做饭的。


       当初离家出走那段时间,和苏沐秋在外跌跌撞撞打网游,他们两个大老爷们倒是天天吃泡面不要紧,可是沐橙可是个正在长身体的孩子,为此叶修还琢磨好久,最终练就一身好厨艺,兼之还会做些甜品。


       只是后来成为职业选手,要保护好手,就再没几次下过厨了。


       虽然前段时间和孙翔说要和他学做饭现在却又可以自己一个人做饭并且不让别人帮忙这件事情好像有点骗人的意味…但叶修相信,以孙翔的性格,分分钟忘记这件事妥妥的!


       就算发现了…他也总有办法糊弄过去的不是吗?


       这么想着的叶修毫无负担,却终归忘记了自己刚刚要思考的问题。


       ——为什么周泽楷他们要对他做那些很暧昧的举动@


-


       于是当菜端出来的时候陈叔看得眼都要直了。


       夭寿啦!他们少爷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贤惠啦!


       周泽楷在后面看着叶修系着围裙的样子有点呆。


       前辈的头发,眉眼,皮肤…每一处地方都在阳光下美得发颤。


       ——如果一直可以这样,该多好。


       周泽楷又安静地扬起一个弧度,像是想起了什么开心的事情。


       ——那么就让他努力,让他们可以一直这样吧。


孙翔想。


       叶修做菜的样子又安静又好看,有句俗话怎么说来着——


       “洗手作羹汤?”孙翔悄悄自言自语了一遍,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但还是很满意这难得的文艺时刻,给自己点了一个大大的赞。


       这就是,所谓的幸福吧?


       想到这个字眼,孙翔竟不由自主悄悄红了脸。


       虽然有点矫情…但还是觉得好温暖。


       江波涛想的是那晚叶修在他身旁一次次为他敷上冷毛巾的样子。


       分明之前那么不待见他,却又在之后莫名其妙地觉得,他应该本就是个温柔到极点的人。


       其实别的他都不用在意了吧。


       只要现在,能和你在一起,就好了。


       一瞬间柔和的眉目彰显了无可奈何的纵容,与平静满足的愉悦。


       叶修一出来就看到几人身旁满是粉色小花的背景,当下抽了抽唇角,不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


       那三个轮回的人也就算了——


       陈叔一副“吾家有男初长成”的感动模样是在闹什么?


       “好了。”看了看貌似还沉浸在自己幻想中的三个人 ,叶修清了清嗓子:“吃饭…”


       然而话还没落,他就被人突兀地吻住了。


       叶修眼睛瞬间睁得比铜铃还大,浑身僵硬脑袋空白。


       这什么情况?


-


       几乎所有职业选手都知道,枪王虽然少言寡语,却是个行动力超强的人。


       因为喜欢,所以想要在一起。


       因为想在一起,所以告白。


       因为想要接吻,所以…就吻了。


       ↑


       毫无逻辑关系好吗?!


       总而言之这个吻没进行多久,没经验又找不到窍门只好放弃的周泽楷就轻轻蹭上了叶修的脖颈,用一种很轻快很期待的语气说:“喜欢前辈。在…一起…吗?”


       叶修还傻站了那里,尚且还在懵逼之中的孙翔一下就爆发了,把叶修一扯就搂进怀里瞪眼看着周泽楷:“你干嘛啊!知道先来后到吗!我都没亲,你你你…”


       陈叔:哦,这是重点?


       “叶修,我也喜欢你!”孙翔狠狠瞪着周泽楷,结果没吓到他不说,自己反而被周泽楷貌似无辜的眼神点着了火气,瞬间就爆炸了:“这不公平!我…我也要亲你!”


       然后…他就真的亲了上去。


       陈叔:妈的智障。


       与周泽楷的轻吸舔吮不同,孙翔的吻就有侵略性多了。


       他的唇舌长驱直入,近乎有些野蛮地在叶修口里扫荡洗劫,一遍遍舔吻过去,最后因为忘了呼吸差点憋死这才恋恋不舍地移开嘴巴,顺便还挑衅地看着周泽楷。


       即使红透了的脸配上那牛逼哄哄的扬下巴动作毫无震慑力。


       “前辈不能厚此薄彼啊。”轻柔却不容置疑的力道又把叶修扯了过去,江波涛笑眯眯地说:“叶修,我也喜欢你,能不能也给我一个吻呢。”然后就深深吻了下去。


       这明明是疑问句。


       江波涛却愣是把它当作了感叹句。


       呵呵。


       面无表情的陈叔转身就走。


       看来这个家已经容不下他了…他还是去守门吧QAQ。


       与此同时。


       [嘀——]
       [恭喜宿主完成主线任务——]
       [获得奖励:孙翔好感max]
       [获得奖励:江波涛好感max]
       [获得奖励:周泽楷好感max]
       [获得奖励:永久美貌+5]
       [获得奖励:不知名碎片×5]
       [获得奖励:真爱值×8]
       ……
       [副本《朝九晚五》完成度100%]
       [离开副本倒计时——]
       [3、2、1——]
       [嘀——]


       白光湮灭了意识。


----------------------标签楼----------------------
第一个世界就此完结,下一个世界微草幼儿园走起√


这个结局不草率,真的!


我思考了很久,最后还是第一个世界先让叶神懵逼一会,第二个世界再做更详细交代。


另外其实…被攻略的人全部世界进行完毕后在现实生活中会莫名其妙多关于叶修攻略他们这一段的记忆。


所以…咳。


还有许多私设下一章会提到,比如攻略完的世界会怎么样之类的问题。


还有下一个世界我会换换排版…争取一章两千字。


好吧,如果没问题的话让我们继续?


(*/ω\*)谢谢喜欢哦,看到小天使们的评论我超级开心的。


【高亮】


另外…最近涨粉很快,很开心。


小透明受宠若惊然而又不好意思像别人一样占tagx粉点文之类的。


所以就在这里说一声,看到的就点文吧,没看到的就看文╮(╯▽╰)╭



第一次做这种事情有点羞耻啊。

评论
热度(896)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