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all叶]后♂宫还是后♂攻 Ⅰ·4

初叁那棵树:

        “系统,可以查到那个李哥的资料吗?”叶修躲在包厢转角处。


        [不是主线人物的话…可以。]


        [李平,今年四十三岁,人称李哥,在黑道白道上均有一定势力,基本可以算是这里一手遮天的人物,但绝对没有叶家厉害所以叶神放心吧(。・ω・。)ノ♡]


        “说重点。”叶修额角一跳。


        [他是这里最大的毒贩,掌握着庞大的关系网,是警方这两年一直在追捕的犯罪团伙老大。李平是个同性恋,喜欢亵/玩好看的少年,最擅长的手段是下药迷/奸看上的人,使其染上毒瘾并拍成短片以用来威胁他们替其办事,在床上的手段毒辣阴狠,曾经活活玩死过人。]


        他的手慢慢地,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叶神,李哥出来了!]


        “嗯,我知道。”叶修压低了服务生的帽子,在那个李哥出来后急匆匆走进了包厢。


        一进去,一股子糜烂不堪的味道令他抽了抽鼻子,入目处竟可以看到有人在交合,有人在往手臂上注射亮晶晶的东西…那场面要多混乱有多混乱。


        而江波涛靠在沙发上,双眼半眯似醒非醒,面色潮红得不太正常,而他身边一个人…正在准备向他胳膊上扎什么!


        “李哥叫我带他去房间,他准备好了东西。”叶修快步迈到了他身旁,低声说道。


        那个人好像被吓了一跳,然后也嘿嘿笑了两声慢慢收回了手:“怎么,李哥想要自己来?”


        “是的。”叶修低头又接了一句:“摄像机已经准备好了。”


        “那你走吧。”男子一扬手。


        低低应了一声,叶修架起了意识不太清醒的江波涛出了包厢,就直向刚刚那个房间走去。


        现在不能出去。


        这里太过偏僻,架着个江波涛也是负担,说不定还没到家就被一网打尽了。


        [叶神,如果没你出现的话现在宁小晨应该已经无意撞破这件事然后凭借她的善良与正义感化李哥并令他主动去自首…]然后系统恶趣味地补充。


        “哦,这样啊。”


        叶修步伐没有停顿,面无表情。


        【冷漠.jpg】


-


        包厢里,江波涛一直一杯一杯喝着酒,仰头,咽下,机械化的动作像是在急急接受着什么惩罚。


        那些色彩绚丽被特意调制出来的高度数鸡尾酒在口中苦涩无味,只是灼伤喉咙火辣辣得疼。


        一杯。


        两杯。


        三杯。


        ……


        九杯 。


        十杯。


        “李哥,十杯到了。”直到他喝到想吐,江波涛才头昏脑胀间勉强开口,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


        从此,就没有了束缚吧。


        “小江,你还不懂我的意思吗?”而李哥闻言微微俯过身来,那微张的吐着让人厌恶的气息。


        “抱歉,我想我们说的很清楚了,今晚喝完,所有东西一笔勾销。”江波涛勉强偏过头,只觉得一阵又一阵的热流涌入全身,让他浑身不自觉哆嗦间又感到莫名其妙的烦躁,不舒服极了:“李哥也应该也不是那种出尔反尔的人吧?”


        “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李哥脸色一沉,声音一下子就阴冷了下来:“一笔勾销?现在是一笔勾销了…可待会要是你求我我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好声好气了。”他冷哼着,然后直起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江波涛,像是愉悦一般慢慢笑了出来。


        “我要走了。”江波涛的心因为那阴鸷的目光而渐渐冷却下来,说着猛地站起身就要离开,却一下软倒在了沙发上,眼皮从未如此沉重,无法支架的黑暗扑面而来。


        糟糕。


        这是失去意识前的唯一念头。


        想要做一场永远也醒不来的梦,梦外没有那些苦楚与仇恨,也没有那些肮脏与觊觎。


        ——可是他还有许多舍不下的东西。


        再度清醒一点时他并没有想象中的身处绝境,而是被人架到了肩上。


        周围很安静,像是已经脱离了那个他厌恶的环境。


        那个人一步一步扶着他慢慢走着,身躯挺拔。他们靠得很近,江波涛甚至可以清晰地闻到一股很清新的洗衣粉味道,触手处是一片温凉的柔软肌肤。


        他费力地偏头,那个人的脸部轮廓被倾洒而下的月光勾勒得无比圣洁,一双眼睛沉静又美丽,灿若星辰。


        叶…修?


        不对…不是他。


        他醒来后就不是他了…是…


        “我说,你是不是换个地方之后脑袋的技能点都加到脸上了?”叶修把他架到了一个房间里,将他慢慢放到一张柔软的床上,就坐在床边一边给他盖被子一边没好气地嘲讽道:“脸上的笑容倒是没以前那么浮夸了,可却学会出门不带智商了——还一腔孤勇深入虎穴,你挺行的啊。”


        “真是多大仇啊,哥一个良民,居然有一天会介入这种有着毒品之类东西的警匪片情节?”


        生活果然是一部科幻小说——


        撇撇嘴,这么自言自语地嘟嚷完,叶修就站起身想去拿点水来。


        然后手腕覆上一片炙热。


        “前…辈?”江波涛在叶修离开之前及时地紧紧握住了叶修的一只手,然后含含糊糊着说:“别…别走。”


        意识已经有些涣散,还是晕晕沉沉的,却直觉不想放开他面前这个人。


        就好像他曾经放开过。


        却后悔了。


        前辈…


        前辈?


        前辈,是谁呢。


        零零散散的画面在面前重重破碎。


        ——前辈,别走。


        他心怀荣耀,他战无不胜。


        从前江波涛在底端仰望着高高在上的斗神,沉默无言独自努力;后来他终于成为了王者中的一员陪着伙伴并肩作战,那个人却缓步退下神坛。


        想要追上你的步伐。


        因为想与你并肩。


        无论是敌人抑或是同伴。


        他从默默无闻的少年走到所有人都敬佩崇拜的王座,他将队友挡在身后目光淡然迎敌不曾退让,他一腔热血汹涌数年只为荣耀,然后他巅峰咫尺无人可比拟,最后他在陨落的王朝间悄然离去,潇洒却又孤独。


        江波涛默默看着这一切。


        那是他心目中的斗神。


        永远的第一人。


        独属于“叶修”的专有名词。


        江波涛其实一直不太懂,他把这个人当作了什么。


        朋友,前辈,对手,偶像…


        直到他被逼退役。


        那一瞬间好像至今为止的努力失去了意义,即便他也深爱着荣耀。


        梦境也好,现实也罢。


        他只是希望那个人再次逆光而立,然后好像是被惊醒一般含笑看着他,阳光下他叼着的那根烟上雾气袅袅,而他模糊不清地说:“要加油啊。”


        那时他想做的事情,竟只是上前握住他的手。


        然而他没有,只是静静地看着。


        直到后来,他终于恍然大悟。


        原来,他喜欢这个人啊。


       像是有一场梦境缓缓淌过,有些无法言语的情感宣泄而出。江波涛的额头很烫,口中还含含糊糊吐着听不清的话语。


        叶修垂眸看被攥得死紧的手腕,微微叹了一口气,对着忽然进门的宁小晨有些歉意地微微招了一个手势,表示要一杯水。


        “嗯…”身旁青年睡得很不安稳,叶修将手放上去他的脸颊,那温度甚至有点烫手。


        不对啊。


        这不像是发烧。

评论
热度(804)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