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垂杨紫陌洛城东。总是当时携手处,游遍芳丛。
聚散苦匆匆,此恨无穷。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

[all叶]后♂宫还是后♂攻 Ⅰ·2

初叁那棵树:

       叶修所住的病房是医院的VIP单间,孙翔也被安排在了隔壁的VIP单间。


       之所以要强调这个“VIP”,是为了告诉你丧心病狂的作者就是这么任性就是要苏叶神到底√


       “嘭嘭。”表示礼貌地敲了两下隔壁的门,就在刚刚想通了什么还安慰自己是真的拯救孙翔脱离苦海的叶修微微提高了声线:“孙翔,你在吗?”


       “咔嗒。”然后门就被猛地拉开了。


       叶修在门口被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却看到孙翔那张贴得极近同样也被吓到了的脸。


       于是两个人同时后退一步。


       “你这是?”叶修摸摸鼻子扭过脸问道。


       “哦哦哦…我要去办理退院手续。”孙翔白净的脸有点红,但老老实实地回答了:“我觉得我没什么事啊,不用住院。”


       “那我也和你一起去办好了。”叶修再次自动性屏蔽了陈叔那句“少爷你要静养”的话,就这么跟着孙翔一起去私自办理了退院手续。


       但是一路上他忽然感到有点不对劲。


       “系统,以前的叶修和孙翔很熟吗?”


       叶修在心底问了句。


       [没有啊。]


       “…那现在是怎么回事啊?”


       这种莫名熟悉的朋友相处模式——


出现在他和孙翔身上好违和啊。


       [因为,因为虽然是现实延伸出的世界,里面的人物还是会受到现实世界自己的情绪影响的啊。]


       [就算那个人物被描写得再怎么ooc也会哦。]


       [这算是精神力量影响。]


       那就更诡异了好吗?


       叶修不再说话,只是偷偷瞥了眼孙翔安静下来就格外好看的侧脸,想着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孙翔不是应该遇见自己就没好气的吗?


       “孙翔,”叶修咳了两声,主动引起话题:“下午我陪你一起去找你那个店长吧,帮你解释一下。”


       “哦,好。”孙翔没怎么在意,随意答道。


       不,还是觉得好诡异。


       “其实我刚刚说的话是开玩笑的…你不用在意。”叶修想了想还是又开口道。


       果然,身边的脚步声停了。


       叶修一扭头,忽然就从那个后辈眼里看到了熟悉的,那种被耍了后要喷出火来的愤怒…还有一点点微不可察的愕然与黯淡。


       那一瞬间孙翔少年的心路历程已经无法考证,但是一定是曲折又漫长。


       叶修顿时感到了莫名的心虚,平生第一次后悔自己所说的垃圾话,于是只能绞尽脑汁乱说一通:“哦,其实我说的以身相许是想要聘请你,都怪我语言表达能力不好…据说你做饭做得特别好,能以后教教我吗?”


       不,这种烂理由谁听了都不会信吧!


       “包吃包喝包住包玩哦!”看到孙翔有些疑惑的失了愤怒的脸,叶修赶紧又补充了一句:“因为觉得自己以前太混了所以想要好好学点东西。”


       叶修表示第一次在别人面前费尽心力骂自己这种感觉真是好奇妙。


       “…好。”然后孙翔沉默了一会,竟然答应了。


       他竟然答应了!


       他这么好搞定?!


       叶修忽然觉得这个世界美好了起来。


       啊,这个世界的孙翔比以前的孙翔要可爱多了。


       不,少年你想多了。


       ——这只是暂时的。
       ↑
       出自作者的谜之音。


-


       虽然不知道直到出了医院全职管家陈叔都没有出现是为什么,但是早已习惯小说世界不科学的叶修已经自动屏蔽了这些糟心的事情。


       他们就在病房内将身上缠满的绷带全都扯掉了。


       叶修表示那群黑社会果然不走心。


       孙翔身上除了多了点淤青以外并没有什么事,当时那沾在脸上的血还是他的鼻血。


       所以到底为什么要搞得好像要出人命了一样——


       叶修绝对不承认他当时担心到骑车的时候手都在抖。


       太丢人了。


       但是他仍然不后悔那一瞬间将自己转到了孙翔身下当垫背的。


       人这一辈子要做很多选择,一个选择一个岔路口,一时不察,就走到了死胡同。


       所以他不愿做让自己后悔的选择。


       因为要付出的代价太大。


       大到他无法忘记,甚至半夜都会忽然想到那张温和清秀的脸,然后突兀地醒过来。


       生离死别,经历一次就够了。


       眼睁睁看着血在地上摊开成一朵妖冶的花,那种心脏跌到谷底的恐惧,叶修真的再也不想感受了。


       他彼一扭头,看见孙翔身姿挺拔站在一旁,鲜活的样子让人不自觉安心,于是就笑了笑。


       这样很好。


       医院外的空气很清新,阳光温和明丽,医院门口的树叶丰茂,被微风吹拂得窸窣作响。


       “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心情很好的叶修不自觉揉了揉肚子,提议道:“孙翔你知道附近有什么店子的东西好吃吗?”


       “哦,我知道有一家店子的馄饨很好吃。”孙翔也真的停了下来认真地想了想,然后像是回忆到什么开心的事情一样笑了笑:“那里的老板娘人也特别好,每次我去都会给我多加一勺。”


       “那就赶紧走呗。”叶修眼睛马上就亮了,步伐都不由自主轻快了一个档,但往后一看,孙翔正落在后面,于是他又拽着孙翔急冲冲地往前走。


       而此时正千里迢迢替叶修去高档酒店打包水晶虾饺以及人参鸡粥的陈叔抹了抹脸上的汗,有些期待少爷看到这些他亲自买来午餐的欣喜。


       肯定会很感动吧。


       想到这里陈叔脸上露出了和蔼的笑意,脸上细微的皱纹被堆积在一起,荡出一朵层层叠叠的菊花。


       完全不知道叶少爷已经被别人用一碗馄饨就拐走了。


       一碗馄饨。


       【蜡烛.jpg】


-


       孙翔带着叶修穿过大街小巷人潮汹涌…好吧也就一条马路,轻车熟路地走进一家看上去破旧朴素但十分干净的小店。


       在前面煮着馄饨的女人看上去五十岁左右,正低头忙活什么,她听到脚步声后下意识一抬头,在看到孙翔和叶修的那一刻绽开了笑容,慈祥地问道:“是小孙啊,好久没来了呢。今天带着朋友来吃馄饨?”


       “是啊!张姨,来一碗馄饨,要大碗的。”孙翔娴熟地这么说,然后转头看着叶修:“你要什么?”


       “那我也要馄饨,大碗的。”叶修敏锐地嗅到一股鲜香的骨汤香气,一瞬间眼睛都直了,巴巴地说。


       “好好,你们里面坐啊。”张姨笑眯眯地看着两个帅气小伙,招呼道。


       两人随意在一张桌子前坐了下来。


       再然后没过多久,馄饨就端上来了。


       大大的白瓷碗内白白嫩嫩的馄饨皮薄肉厚,翠绿的香菜叠放在一旁,令人食指大动。


       “叶修。”对面的人正在狼吞虎咽,袅袅升起的热气凝结成水雾蒙住那张苍白的脸,只在朦胧中知道叶修叼着馄饨茫然抬眼看他,一双眼睛黑亮剔透。


       孙翔喉咙有些干涩,筷子在馄饨上戳了戳,声音低低的有些听不清晰:“我们以前…是不是…”


       我们以前…是不是…


       这个诡异的句式。


       叶修看着有些不太对劲的孙翔,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问题。


       对了他之前还疯狂地暗恋孙翔的好伙伴江波涛来着,还下药未遂来着,还经常逛那家牛郎店来着。


       于是——


       孙翔不会是忽然想起。


       他曾经作为牛郎接待过自己?!


       叶修忽然想起这个叶修以前确实有一次点过孙翔陪他喝酒来着,就是在爱上江波涛却求而不得之后,心情郁闷之下就随意点了个头牌。


       结果两个人一起喝酒一起喝酒。


       然后就醉了。


       然后他就没了之后的记忆。


       这么一想冷汗就要冒出来,种种“我是不是在醉酒之后干了什么禽兽不如事情然后孙翔忽然记起来于是决定在这里揭发我”的猜测纷杂地占据头脑,叶修情急之下倾身,将自己的馄饨凑到了孙翔嘴里。


       ——用来阻止他说话。


       然后那个后辈眼睛瞪得大大的不解地望向他,口里“唔唔”地唤着,貌似是要说点什么。


       叶修装作看不懂的样子就着这个姿势喂了孙翔一个又一个馄饨,然后努力笑得和蔼一点:“我觉得我的这碗好吃一些,孙翔你尝尝。”  


     “哈?”其实孙翔真的很无辜,他只是想问问“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而已。


       这个孩子记性不太好,每天点他的人太多了他哪每个人都记得,再加上对于自己在牛郎店的事情他又一点都不愿意回忆,所以之前认为“在江波涛身边见过叶修”的观点也已经在今天消除得一干二净。


       很奇怪的,他根本就不认为叶修会去牛郎馆。


       或许也是潜意识里不愿相信。


       很快就把这些事抛在脑后,孙翔就这么被叶修的话骗过了,低头看向被塞入自己口里的那个馄饨。


       好吃一些吗?


       孙翔对着馄饨皱着眉一口咬了下去,感受到鲜美的汤汁涌入口腔,正打算抬眼告诉叶修他觉得没有什么不同的时候——孙翔忽然看见叶修前倾时白衬衫被光照得略微透明,精致的锁骨被勾勒得一览无余,甚至他可以清晰地看到…看到…


       愣了一下终于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的孙翔脸“砰”一下就红了,幸好叶修正在努力致力于堵住他的嘴所以什么都没注意到,孙翔赶紧做贼心虚一样低下头吃馄饨。


       然后就莫名其妙从被叶修用过的勺子边缘感受到一股清淡的甜味,他觉得有点不对劲于是多舔了一口。


       果然是甜的。


       于是偷偷舔了一口。


       又一口。


       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动作多么色♂气。


       隔壁的两个女生本来就因为颜值颇高的问题一直盯着两个人,现在看到这一幕差一点点就炸了。


       “卧槽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还说不要让我见到谁就意淫现在打脸了吧!虽然不是每两个路过的都是这种关系但是耐不住我运气好啊!”一个女生兴奋至极地小声嚷嚷。


       “嘘你小声点!”另一个女生也是一脸“我好幸福”的表情:“你快看刚刚那个攻舔勺子的姿势…我的天啊好色气!”


       “哦那个诱受好好好…好嘲讽的样子但是莫名其妙觉得特别萌\(//∇//)\!”


       “这种攻受分明的组合orz我要发说说!”


       于是叶修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定位成了“诱受”的形象,还在锲而不舍甚至开始认为颇为有趣地喂着孙翔吃馄饨。


       ——哈哈哈孙翔好乖啊一点都不像以前那么容易就炸毛哈哈哈要是他看到自己这么乖乖被我投喂反应一定很有趣哈哈哈。


       叶修笑得眉眼弯弯,专心致志于手上的动作。


       心里嗨得很。


-


       红灯酒绿。


       叶修看着掩映在绿树葱茏间,透过熹光流转着绚烂光华的“‖nyctalopia‖”水晶标志牌,突兀地想起了这个成语。


       “孙翔,其实我一直想问了。”叶修表情严肃。


       “什么?”看见叶修的表情,本来懒洋洋缩着身子的孙翔也不由自主地严肃了起来。


       “这个单词是什么意思?”叶修指了指招牌。


       于是沉默。


       还是沉默。


       依旧沉默。


       两人面面相觑的时间里,叶修从孙翔眼里看到了深沉的思考【不】。


       ——“夜盲症。”


       这是一个极其好听的声音,低低的却莫名很清朗,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温朗清雅,而是一种略带沙哑仿佛变声期的清澈嗓音,让人想起六月天的微风拂面。


       夜盲症?


       这种名字取成牛郎店名真的好吗。


       思考了几秒这才注意到这个好听的声音貌似很熟悉,于是叶修怔愣之下转身望去。


       身后不知何时到来的人身姿挺拔清俊,压得低低的黑色鸭舌帽下眼如点漆,流转着暗夜一般内敛的光华。


       鼻梁高挺,薄唇轻抿,五官的轮廓被轻笔勾勒,肤色白皙却毫不女气。


       那是一张帅到惨绝人寰的脸。


       惨——绝——人——寰——


       纵使叶修从前见过这张极具辨识度的俊脸多次,但现在看到他一身正装俊逸挺拔地站在自己面前,还是忍不住愣神。


       你说上帝怎么就这么不公平。


       套用黄少天的话——


       “这人脸好技术好身材好人气高简直是样样都行上帝出门是忘了戴眼镜吗你说是不是啊老叶…诶你别走啊诶诶我话还没说完呢!”


       脚步声声踏过,这个年轻人好似被重重洗礼之间仍未改变,脸上的表情换了一个世界依旧如此从容又腼腆,带着掩藏极深的未知情绪。


       一瞬间回忆起这个意气风发在荣耀上除了治疗几乎无所不能的新生代第一人,叶修其实偶尔在抽烟的空隙间也会颇为自嘲地一叹。


       但不是羡慕,而是一种经岁月流逝的无奈。


       红颜枯骨终成沙,时光总是不留情面的,它捶打着他们这些不肯服输的老将,将重担一步步压上那颗已然苍老却依旧向往巅峰的荣耀之心。


       于是他选择在昙花一现的胜利后悄然退出,洒脱地承担另一份属于他的责任。


       十年荣耀,终归不负你我。


       只是最后的最后,叶修忆起世联赛的时候,一向寡言的青年最后一击溅起的鲜红血花汇聚成“Glory”镀上金光的大字,压在心头沉甸甸的,让人想要落泪。


       然后那个年轻人就这么站在他身前,眸似寒星,浮动的情绪慢慢沉淀下来,化作月色一般的静谧:“前辈,我们赢了。”那一刻真真实实的感动,纷杂交错着他以为不会有的留恋不舍。


       当年一叶之秋鲜衣怒马一杆却邪挑敌无数,如今一枪穿云子弹所及之处即是他的规则。


       于是他们说。


       周泽楷——无解。


-


       “周泽楷?”孙翔愣了一瞬就惊声出口,侧头一瞥却无意中看到叶修好像望着他出神的脸,一种莫名其妙的焦躁像骄骄烈火一样猛然舔舐上胸口,惹得他直皱起眉头,语气也不怎么好:“你怎么在这里?”


       “店长叫我来的。”然而周泽楷完全不受孙翔莫名态度的影响,那声音还是低低的,不是很清晰却依旧清澈温柔,声线低雅而华丽。


       被勾起回忆的叶修忽然就清醒了。


       对了。


       周泽楷。


       现在也是。


       被他泡过的。


       牛郎头牌来着。


       某些算不上太好的记忆涌上脑海,叶修几乎是一瞬间就想到原身调戏周泽楷的事情。


       温热的呼吸喷吐在隐隐染上嫣红的耳垂上。


       琥珀色的酒液摇曳在对面人细长的瞳仁里,他调笑地举起那人的手,晶莹的琼浆在杯口晃开一圈,折射出清冷又旖旎的碎芒。


       微微前倾轻轻舔上高脚杯的杯沿,他斟着一口口饮下酒液,唇角滑下一道暧昧的水痕。


       红灯酒绿间眼波迷离,如点墨痕的眼荡漾着若隐若现的微光,挺拔的鼻梁上沁出细密的汗珠。


       “呐,包你一晚上如何?”


       这个记忆太过模糊,然而却十分真实。


       什么他在牛郎店又喝醉结果一把扯住路过的周泽楷然后不肯松开最后各种调戏这种事情…


       叶修僵在了原地。


       [嘀嘀嘀——]


       [叶神,你又有新任务了!]


       系统软萌的声音骤地响起,很有一分在叶修看来其实就是幸灾乐祸的兴高采烈意味。


       [新任务:阻止女主宁小晨和周泽楷进行接吻~]


       [相信叶神一定可以的!耶!]


       恭喜【系统】成功对【叶修】使用了【会心一击】技能,【叶修】受到伤害一万点。


       阻止接吻?


       这种事情会遭雷劈的啊!


       周泽楷静静盯着他半晌,然后好像有些不解地皱了皱眉,明澈墨黑的眼里明晃晃着疑惑与茫然,最后就迈着大长腿向他缓步走来。


       [嘀——]


       [请注意,一大波女主正在靠近!]


       ——“泽楷哥哥!”


       然后一道温柔清灵如同泉水激石泠泠作响足以让耳朵怀孕的声音就突如其来传了过来。


       周泽楷下意识望了过去。


       叶修下意识望了过去。


       孙翔…孙翔见两个人下意识望过去,也望了过去。


       [那个女孩子如同阳光下的精灵一般浴光而来,乌黑的发尾被撒上点点璀璨的星晕,她对他微微一弯眼,那精致的五官如同向日葵一般绽开,让周泽楷的心猛地颤动了一下,酥酥麻麻的触感涌了上来。]


       这次系统的声音很奇特地模拟成了类似“有声读物”那种抑扬顿挫的女声,无比智能化。


       实话讲撇开其他因素叶修觉得写得还蛮好的,遣词造句什么的反正他是学不来——


       但即便是这样也遮掩不住它朗读出来了一部惊悚小说的事实好吗!


       “系统,这是?”看着那个五官明艳动人笑容明媚灿烂而且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女孩向这边极速逼近着,叶修顿时有种要被主角光芒闪瞎的错觉。


       [这是小说情节啊叶神!]系统兴冲冲地说。


       [对了叶神需要我再念一段吗…]系统继续意犹未尽地说道。


       “不需要!”果断地回复道,叶修看了眼旁边有点茫然好像在回忆这个女生是谁的孙翔以及同样好像有几分怔忪的周泽楷,又有点不确定了。


       “等等,就这种陌生人的状态他们是怎么接吻的?”叶修狐疑地问,十分锐利地指出了中心要点:“系统你最好实话实说。”


       [啊叶神不要生气嘛,因为你的存在已经将这个世界时间轴打乱了呢——当时救下孙翔的应该是宁小晨,她凭借自己勇敢又坚强死死护住孙翔的表现感化了那群社会青年,而这一幕又被周泽楷看到,于是他们两个就对女主一见钟情…]


       就因为性别不同所以他只能驾着辆破单车孤苦伶仃活像三毛一样拼命蹬车最后还险些摔死,而女主就可以凭借圣光普照大地感化苍生?!


       叶修:呵呵。


       [不过这种事情是无法阻止剧情君的!接下来还是会发生接吻的啦不过是什么途径我也不知道啊( •̥́ ˍ •̀ू )]于是系统又卖了个并没有什么卵用的萌。


       叶修正要开启嘴炮模式来以示自己心中的愤懑不平,却眼尖地看见宁小晨的脚下平整的路面上忽然出现了一块石头?


       石头?


       等等——


       忽然在这一刻想到了以前偶然一瞥沐橙看过的电视剧里,女主一般都是因为这种原因摔倒…然后和男主亲吻上的?


       瞬间脑海中已经百转千回的叶修展现了他一代战术大师的风范,果断抬步上前,在果不其然听到一声惊呼后一只手扶住了宁小晨,似乎是想要在此刻优雅地一旋身稳定住两人身形,然而——


       因为体质问题他旋到一半明显就控制不住平衡感了,眼看两个人就要一起摔倒,叶修一一咬牙将宁小晨往上一扶然后自己再受到反作用力【不】重重跌下。


       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的叶修顿时有种自己是人民英雄舍己为人的错觉。


       然后下一秒,准备英勇就义的叶修——


       就扑到了身后人怀里。


       [宁小晨感觉到微风轻轻吹拂过她的碎发,她情不自禁地往下一看,一张焦急的脸就出现在了面前。那个青年肤色白皙,在阳光照射下近乎透明,他眉目如画,被描摹出精致的弧度,他温柔又决绝地看着自己,将自己向上一推,自己却向后倒去。宁小晨的眼泪就慢慢滑落了下来。你是谁,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为什么我们像是认识了很久?为什么…我好像心很痛…]


       系统拟人化的声音又绘声绘色地描述了起来,听起来声情并茂,很有感染力。


       于是刚刚还在懵着的叶修瞬间就入戏了。


       叶修:“呵呵,这也是原文情节?”


       [不是啊,这是本系统根据作者的习惯和读取女主角的脑电波自动生成的,这些新功能都是根据叶神所得的见义勇为勋章get到的哦!叶神我厉不厉害!]


       叶修面无表情地屏蔽了系统,然后就后知后觉发现自己正以后仰的姿势躺在别人怀里。


       满溢的清新气息是男性特有的阳刚,叶修茫然地往上一仰下巴,就看到了一双很沉静也很好看的墨黑眼眸。


       再然后。


       之后手腕被人猛地一扯,叶修瞬间天旋地转之间又到了另一个人身前。


       “靠!走路都能摔跤叶修你还能不能再笨一点啊!”像是有些气急败坏的话语彰显了孙翔骂人的最高水平,叶修就这么愣愣地看着青年一边搜寻他有没有受伤一边没好气地这么说,整个人沉浸在“我居然被孙翔骂做笨蛋我居然被他骂做笨蛋我居然被孙翔骂做笨蛋”的无限性脑刷屏中无法自拔。


       在检查完叶修确实完好无损之后,越来越向原来靠近的孙翔目光略带敌意地看着周泽楷,不知道哪来的不爽令他烦躁不已,只是看着这个昔日自己这个不怎么熟的同事抱着叶修就忍不住要上前把他们分开。


       ——两个大男人,抱什么抱!不恶心啊!


       ——哼!


       最终他给了反常的自己这样一个解释。


-


       周泽楷有些发愣。


       今天店长忽然叫他到店里来一趟,他把衣服一穿帽子一戴上就急匆匆赶了过来。


       然后就遇到了这么一个人。


       阳光下的白衬衫清爽又好看,青年瘦削却略微佝偻的身影透着懒洋洋的意味——


       没错周泽楷就是自动忽略了孙翔。


       怪他咯?


       周泽楷觉得面前这个人莫名的熟悉,熟悉到…不断有重影在眼前层叠铺展,心口开始灼热发烫。


       于是他出了声。


       ——“夜盲症。”


       然后就触及到那双灿若星辰美到不可思议的眼睛里,凝聚着一些惊讶和熟悉的亲近。


       果然是见过吧。


       尤其是下意识上前一步拥住他的时候,轻柔的呼吸喷吐在脖颈上带来一阵阵的酥麻,周泽楷听到血液在心房汨汨流淌的声音,“砰砰”直跳的心脏律动声不规律而又激烈,简直像是拥抱住了世界。


       所以直到他被人拥走的时候周泽楷也仍在出神,并没有什么反应。


       那么,是在哪里见过呢。


       他微微一歪头,乌黑的碎发扫过眼睑,遮掩住一瞬间的失神。


       此时。


       “那个,你没事吧!”宁小晨有些紧张地绞着衣角,眼角略微闪着泪光:“对不起,都是因为我的关系…如果我再小心一点,对不起!”


       虽然觉得有点不自在但到底还是不忍心让一个妹子泪眼汪汪对着自己道歉,所以叶修连忙摆了摆手:“没事没事,我真没事…就是不小心踉跄了一下,你看小周不接住我了吗。”


       “怎么知道。”周泽楷突兀地开口了,眼睛里仿佛镶嵌着碎钻一样明亮璀璨,但半晌他又垂下浓密得梳不开的长睫:“姓周。”


       前言不搭后语的话却表意清楚,让叶修一点一点僵硬下来。


       牛郎店自然不会向外透露客人和牛郎的真实信息,孙翔和周泽楷以及江波涛他们都有各自的代号——但孙翔精神大条压根就没在意这个问题,然而周泽楷不同。


       叶修一直想冷静地以旁观者的姿态对待这个世界,然而感情永远真过理智,在冷静之上更多的却是莫名的东西。


       他到底还是没办法把这些人当作陌生人。


       演戏也好,现实也罢。


       不过叶修毕竟是叶修。


       他只不过僵了一瞬,然后就漫不经心地侧过脸,语调微微上扬:“因为我关注小周你很久了啊,自然会不遗余力去想更多了解你。”懒散地笑着的样子偏偏在阳光下透明到像要消失,微风拂起几缕他额前细碎的黑发,倒映那清澈的眼底一片蓊蓊郁郁。


       其实叶修的意思是他是周泽楷的粉丝,然而这句话给人的暗示无非就是“我喜欢你很久了”。


       于是空气静止。


       “嘭”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掉了。


       “叶少爷不愧是叶少爷。”然后一个貌似温和有礼的声音响起,夹杂着微不可察的嘲讽与凉意:“这是又转移目标准备向小周下手了吗?”


       与此同时。


       “不对啊周泽楷,我刚刚说了你的名字叶修怎么可能不知道?”孙翔揣摩了半天一撇嘴,没好气地说:“叶修你跟着起什么哄啊,这种话一听就是骗人的好吗?谁会这么没脑子地相信啊?”


       于是几个人一起愣在了原地。


       发现自己犯了个低级错误的叶修先是有意识地屏蔽了不知什么时候到的江波涛的精神攻击,然后第一次如此感谢孙翔的粗线条,连忙故意摆出一副“没错我就是故意的”好像很心脏的样子。


       而被骂做“没脑子”的江波涛脸上好像很友善热情的微笑一下就龟裂了。


       周泽楷刚刚好像还有些开心的柔和样子一下就变成了垂眼抿嘴然后好像颇为委屈的样子。


       至于宁小晨,就算她性子再怎么傻白甜也终于意识到有些不对劲,担忧地瞥了一眼叶修然后成功接收到那戏谑的姿态后就怯生生地问了句:“波涛哥哥…你,你怎么也来了?”


       于是打破了平静。


       “你是谁啊?”孙翔看着这个女孩皱眉:“叫的这么亲热,是以前的客人吗?可是我没见过你…”


       不孙翔住手!


       你没看到妹子要哭了吗!


       喂那是妹子啊!


       你说话注意点啊!


       那是以前少得可怜的妹子啊!


       [恭喜叶神完成任务:阻止周泽楷和女主亲吻]


       [获得奖励:周泽楷好感度+10086]
       [获得奖励:宁小晨好感度+阿伏加德罗常数]
       [获得奖励:永久美貌+1]
       [获得奖励:不知名碎片×1]
       [获得奖励:真爱值+2]
       [获得成就:一见钟情]


       [宿主大人你简直太棒了hiahiahia\(//∇//)\]


       面对突如其来的奖励,已经淡然了的叶修表示:系统你的反射弧比香哔哔奶茶还厉害简直可以绕地球三圈了。


       “不是…我…”宁小晨有些无措地看着孙翔,眼睛里蒸腾着氤氲的水汽,泫然欲泣的样子很是惹人心疼。


       虽然对于原著有些无语,但这妹子到底还是干干净净的一个女生,内心善良温柔是没得跑的。


       于是叶修轻轻拍了拍她的肩,有些歉意又不知为何要帮孙翔澄清什么似的:“抱歉——孙翔他就那个性子,缺根筋你也别跟他计较。”


       为了避免被孙翔听见他的声音很小,而女孩子的头正好抵在他下巴处,叶修是在几步开外低声说的,却没看到已经帮助叶修达成成就“一见钟情”的宁小晨脸已经红了一半,微微抬眼看叶修的样子都透着一种含情似水的意味。


       “小晨是店里的调酒师。”江波涛还是忍不住将目光投向了从刚刚起就貌似和以前不一样的叶修:“孙翔这么说对女孩子太过分了哦。”


       “这种事情谁记得啊。”孙翔有些不耐地嘟嚷了句,然后揉了揉头发:“还有江波涛你别废话,你怎么知道叶修的?还叫他叶少爷?”


       周泽楷听言也扭过了脸,眼睛里透着无声的询问。


       “呵呵。”扯了扯嘴角,江波涛皮笑肉不笑地看了看叶修:“这个你们就要问叶少爷了。”


       ——“关于他以前做了什么。”


       他意味深长地这么说,唇角依旧是热情的弧度,眼底却毫无温度。


       “叶修?”孙翔皱眉看他,眼里是少有的认真和隐忍。


       这群人神神秘秘的样子让孙翔见了心底就跟那猫爪挠了似的,就像是别人都知道的事情他却偏偏被隐瞒了,若是平常,一向傲气十足的孙翔自然不会在意,可今天他就是不舒服,看到叶修和别人莫名其妙的亲热他就是烦躁,他就是觉得…他就是觉得…


       忽然意识到自己正往什么不对方向想的孙翔忽然反应了过来,然后一瞬间冷汗冒了出来,心情惊恐。


       ——卧槽这种女孩子争风吃醋的情绪我怎么会有啊!有就算了为什么是对叶修这个纯汉子啊!


       “叶修…前辈?”一个称呼就像是叫了很久一样从口中毫无违和地跳出,周泽楷怔怔地看着不远处神情云淡风轻的青年,一种名为悸动的情绪自胸腔一圈圈扩散,他茫然地将手握成拳放在心口。


       砰。


       砰。


       砰。


       略带急促的心跳。


-


       本来想随便含糊掉这个问题顺便鄙夷一下在这个世界像个女人一样拖拉的江波涛,结果叶修略微一扯唇角,那嘲讽的脸T还没摆出来,一抬眼却撞见周泽楷的眼睛。


       清澈,干净。


       就好像周泽楷在赛场上那样看似华丽张扬却永远只是忠于有效攻击,叶修仍记得寥寥几次见面里他静静看着自己,一双眼瞳如点漆之墨,似寒冬里最深沉的夜笼罩着泠泠月光,点缀着稀稀落落几颗明星,不言不语却足以扣动心弦。


       叶修一怔,赶紧装作若无其事又转了视线。


       然后就看见一双往日像是燃烧了灼灼烈焰的黑瞳此时却沉寂凝滞,安静得让人心疼。


       纵使他好像在神游,叶修却依旧读出了孙翔那份迟疑的认真和难见的隐忍。


       一份莫名其妙的心软让叶修鬼使神差般就开了口,也不知道在犯什么病:“其实也没什么…我当初叛逆了一阵子就爱来这些夜店之类的地方玩玩,而且那时精神又不太正常看上了小江——就是这位江波涛,干了很多不可启齿的糟心事,现在哥在一次重大事故之后迷途知返决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啊,事情就是这样。”


       他摆了摆手。


       ——原来是精神不太正常才看上江波涛的?


       来自找不到重点的孙翔和周泽楷。


       ——哦,我这是又被黑了?


       江波涛和煦笑着的脸渐渐僵硬直至石化。


       ——贵乱。


       来自目瞪口呆的宁小晨。


       “咳。”一个好听的男声忽然响起:“孙翔你们都到了啊,那还不快进来。”


       [嘀——]


       [深情男配出现,前方高能请注意!]


       [男人眉目如画,波光粼粼的乌黑眼瞳,秀气挺拔的高鼻,温润如朱的嘴唇,还有唇角翩翩有礼的弧度,都带着一种江南公子特有的气韵,他轻举折扇,整个人朦胧成一幅泼墨山水画,写意风流。]


        走路不疾不徐的男人就这么踱步而来,明明是春天手上却举着一把一看就是装逼用的扇子,但是长的是真的好看,玉面朱唇,偏偏一双眼睛明媚温柔,活像是从一片浓墨重彩中悄然走出的清雅无双。


       …这天下长成这样的男人会去开牛郎店?


       叶修看着眼前那个真的只能用“芝兰玉树”形容的俊雅青年,呵呵两声就笑笑不说话。


       ——果然天底下衣冠禽兽败类多啊。

评论
热度(882)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