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
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all叶】他的猫

R先生:

猫叶狗包和第一人称的痴汉主人


没车应该还是不会屏蔽吧




¥¥




凌晨两点,我从睡梦中惊醒。




客厅传来喘息摩擦声。




我愤怒又无可奈何地翻个身,拉高被子捂住脑袋。




——我家的狗,又在日我家的猫了。




最近我的上班时间改到下午四点到晚上十二点。按理说该睡个懒觉的,但是我家的活闹钟——叶修,并没有意识到我已经改了时间。




每天早上七点依然会被猫爪子拍醒。




还能怎样呢?我能怎样,还不是把它当爸爸一样原谅。




起来给陛下做猫饭。




叶修是中华田园狸花猫,性别公,眉清目秀,异常淡定。姓继承于它爸爸我,名是它自己用爪子踩纸团选出来的。




而它的基友狗,朋友送我的哈士奇,性别亦公,名叫包子。




包子刚来的时候两个多月,叶修已经两岁。




小奶狗对高贵的猫陛下极感兴趣,想尽办法聊骚。陛下一开始也很积极对待新来的幼崽,我亲眼目睹它领着包子来到猫厕所旁边,刨埋猫砂,教包子上厕所。




然而傻狗摇着尾巴看了半天,兴冲冲地跑进去,撒着欢儿要把叶修埋的便便挖出来吃掉。




幸好被我及时阻止。




叶修震惊得瞪圆了猫眼,许久没反应过来。




从此以后对包子不理不睬,视如空气。






两只一直维持着蜜汁嫌弃和蜜汁热情的相处模式。




到此为止还是正常的猫狗。




发生意外是在半年前,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




我的猫和狗,变成了人形。




为了加快节奏这个过程不再赘述。




雷电,陨石,随便什么,自己脑补,总之不是重点。






叶修作为猫的时候就是一只唇红齿白的美男猫,变成人也是不折不扣的英俊青年。




包子卖相也很不错,个头更是比叶修大了一圈。




当时它们只好奇地适应了半个小时,就嫌弃人形不方便,很快变了回来。看起来它们对自己的定位并没有像有些电影小说里一样,觉醒高等意识大呼“我是人我要平等和权力我要猫/狗统治世界”。




甚至我最担心的饭量也没有什么变化。




叶修倒是明显更容易了解我的意思了,它的自理能力变得更强,会自己把猫粮扒拉出来吃再放好,会给我开门,而且它开始帮我在附近遛包子。




至于包子,特么的,把叶修当成主人了,疯狂撒欢儿讨好。叶修蹲在窗户边看鸟,它就把大脑袋搁在窗台边看猫。




那深情的,我叫它都没反应。




虽然我没什么时间遛狗逗狗吧,但猫粮狗粮谁买的?房子谁的?疫苗谁给打的?无视我??再这样信不信我把你送去给绝育?




……算了,和畜生计较太掉价了。




还是叶修贴心。




它平时看起来那么疏离,晚上还是会进我的被窝,或者蜷在我肩膀上睡觉。




毛茸茸,暖呼呼。




吃完饭接到老同学的电话,说起明天的同学聚会,并强调一定要带家属。




我他妈哪来的家属。




但回复说是单身,又感觉好像输了。




这时候叶修踩着白手套爪子迈着猫步从我的键盘经过。




看着它婀娜远去的身影,我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我让叶修变成人,和我一起参加聚会,告诉他们这是我的小男友。




在场的一些女同学眼睛亮了。男的们纷纷大喊深藏不露,上学的时候是不是觊觎过咱们哪个哥们的菊花。




我说麻烦你们撒泡尿照照自己的脸,再睁大眼睛看看我的修修。




叶修坐在昏暗的包厢里,它不吃水果,对嘈杂的音乐有些不耐烦。如果还是猫的样子,一定早就向后折成飞机耳。




有人怂恿我亲一下叶修。




亲呗,我睡觉的时候它爪子不知道多少次踩进我嘴里了。




它的嘴唇很软。推拒时的手指像平时一样敷衍。




暧昧的灯光在它瞳孔里倒映出绚烂烟火。






这一刻我突然觉得,不应该再叫它,应该是他。




他完全像个沉默寡言的人类。




他的侧脸沉静秀致,眼神里始终带着猫科动物特有的锐利和嘲讽。




我一直觉得猫都像是雌性,狗都是雄性。猫无论公母,身上都有种特别的慵懒魅惑。它会躺倒在你面前,时而舔舔爪子,时而看着你,好像有千言万语无法开口,又好像只是专注地对视。




晚上回来拖地的时候,叶修蹲在墙壁的猫爬架上,居高临下地看我。




或者说看我手里的拖把。




他像位真正的大帝,逡巡自己的领地,掌控一切。




我从他身边路过,他伸出一只爪子勾了勾我的头发。




最近他有点活跃,好奇心比平时更重。和包子在屋子里互相追跑的频率更高了。




看到包子扑倒他之后弓着背试图磨蹭的猥琐姿势,我才意识到,春天到了,我还没给他们绝育——尤其是变成人形后更取消了这个打算。




所以他们快发情了。




但是这对基友的体型差距是不是太大了点,叶修也就包子一条腿那么大。




看到包子无数次试图将叶修按在自己下腹,无数次被挣脱,我简直爆笑。




我对这傻狗说:他那么小,你日得到吗?你们就不能变成人吗?体型还差不多点。




这句话似乎启发了他们。




那一晚……我的客厅上演了基佬大战的活春宫。




解放天性,完全听从本能欲望,真是爽歪歪的事。




对不对,包子同学?




日猫日得爽不爽?




真他妈气死我。




再一次看到叶修被包子压住,我脑子一热,愤怒地呵斥了一声:




包子,给我放开!




就好像以前怕狗玩闹时没轻重咬到猫一样。




他们被这声爆喝给吓得弹起来,迅速变成原型分开了。




我指着包子的狗脑门:不知羞耻!




又指向叶修:你!




……但是我好像突然词穷,看着坐在地上甩尾巴的叶修,圆圆的眼睛望着我。




我不知道该说他什么了。




他怎么就能对包子的肆意妄为那么纵容呢?还有没有身为猫陛下的尊严了?虽然他们青梅竹马,虽然是一起长大,虽然每天24小时相处玩闹亲密无间……




好吧。




没有但是。




他们的确是一对般配的基友。




我不知道自己心里隐约的不甘心是为什么。




晚上睡觉的时候,叶修又悄无声息地潜进来。他睡了一会儿,又玩了一会儿,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在我枕边踩奶。




我摸着他光滑柔软的毛,低声问他:宝贝修修,我给你找个女朋友吧,跟包子搞基是没有前途的。




叶修沉醉于踩奶,没有搭理我。






我的威胁只管用了那么一次。




某天深夜和几个伙计吃晚饭,回到家时,我看到叶修变成人形,趴在沙发后面的地板上。




他的脸颊和眼角都微微泛红,额发是湿的,听到开门声睁开眼睛看过来。




那个眼神朦胧而没有焦点。他只看了我一眼,很快又闭上了。




我听到自己的心跳有些莫名的加快。




走近他,才发现包子也在,犬的形态,一爪子搭在他腿上,兴致勃勃地舔他的腰臀。




我看到叶修赤裸的肩背腰间,明显有按捏的指痕。看来包子是刚变回来。




他浑身都被包子舔得湿漉漉的。






这对基佬猫狗是不是太会玩了。




平时他们也会这样互舔,但是变成人形……对我这种单身狗来说是不是太过分了?




揉了一团卫生纸扔进垃圾团。




我大概单身太久,疯魔了,现在满脑子一个想法:




既然包子都可以,我为什么不可以?




他从腰到臀的弧度那么漂亮,抬眼看我的眼神那样湿润温柔。




那是一种超越性别和物种的诱人。




他是我的猫,他现在可以变成人。




他可以接受和雄性交配。




那为什么不能是我。




叶修进来了。




雪白猫爪在床褥上踩出浅浅的坑。




我诱哄他变成人,将他抱在了怀里。




他的身材比例极好,腿长且白。而且猫无疑是非常懂得享受的动物,很快顺着我的动作摆出让自己舒服的姿势。




他或许以为我是像以前一样抱着给他顺顺毛。




他不知道我是想干他。




想得快要发疯了。



评论
热度(2787)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