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
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王叶】等(he,很快完结)

拣尽寒枝不肯栖:

一场酒后乱x引发的夕阳红恋爱。


(一)


 


王杰希在身边人咕哝着翻个身,又将自己的一条腿压到他身上的时候就醒来了。早晨刚醒来时脑子原本还不清楚,睁了两下眼,才将眼睛睁开,可一见身边人模样,却是感觉有一阵惊雷从他的天灵盖劈到脊椎骨,汗毛都立起来。原因无他,只是躺在他身边的人是叶修。


他在这电光石火的几秒里忽然想到,昨晚他是怎么在酒局上遇见叶修,怎么把喝多的人捞到自己家里来,喝的都有点多的两人怎么随便收拾收拾睡了一张床,然后在半夜忽然蹭的擦枪走火,又怎么互相用手解决了一下。


酒可真是个好东西。如果是前些年,王杰希从十八九到二十八九,浑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在迷恋叶修的那些年里让他遇见这事,他大约是要跪着感谢上苍怎么给了他这么一个机会,要像拿了奥斯卡一样感谢那瓶威士忌,从苏格兰娴熟的酿造工艺,感谢到威士忌在木桶里罐藏的那些年,从今天穿了哪件幸运外套,感谢到让他遇见叶修的那些酒局里的合作伙伴,然后这样感叹一句,感叹酒真是好东西。


可毕竟不是当年,毕竟已经时过境迁。


他今年三十六岁,距离他迷恋叶修的岁月,实在是已经过去很多年了。


 


王杰希是真的爱过叶修。他十八,见到叶修第一眼的时候,心里就模模糊糊知道,这个人是对于他来说是特别的,特别了约莫两年,才慢慢反应过来,哦,我大概是喜欢叶修。王杰希这人,处事太过于稳重妥帖,为人太过于深思慢热,以至于连一见钟情这样在少年人眼里开天辟地宇宙洪荒的大事,都让他耽误了两年才模模糊糊摸着个边。


那时候已经过了叶修最如日中天势不可挡的时候,霸图打破嘉世的三连冠,微草又拿了战队的第一个冠军,黄金一代已经渐渐崭露头角,整个联盟是百花齐放的时代,有那么多选手,那么多战队。


可在这些所有人里,叶修还是不一样的。王杰希从意识到他爱上叶修,就开始观察他。他想,叶修和一切都不一样。


离得远了你能看见叶修三连冠的光环,看见他荣耀教科书的名号,无论后来有什么样的人出现,他都是荣耀立的最高的那根标杆。


他是高高在上的神。


离得近了你能看见他拿着小号去公会里瞎混,看见他在比赛入场前会认真洗他细瘦纤长一双手,看见他在各种游戏活动里如何理直气壮的一边可爱一边气死人。


这时他又成了凡人。


他离你近的时候,像是你学生时代,回头就能看见的后桌。在阳光明媚的五月被分到了临窗的座位,周一早晨开班会时任班主任在前面讲事情的时候,他手肘抵住桌面,撑着腮昏昏欲睡。你回回头,就能看见阳光都被他长长的睫毛盛住,看见他白净的面颊被染成一点点暖色,看见他额前发丝偶尔拂过皮肤时他被痒的皱一皱眉。


你见到班主任注意到他睡着,就轻轻推一推他,他一惊醒时注意到老师的目光,于是立刻装乖的把手放下来坐好。他脸上还带着被弄出来的红印子,对着你感谢而调皮的一笑。


你看到那个笑,就有过那么几个浮光掠影的一时片刻,觉着自己真的拥有了他。


可大部分时候,他都离你很远。


王杰希觉着,叶修大部分时间都离他很远。有时候明明他们就隔着三两步,隔着一两米,他说话或者对你笑,可当他拿起烟来,一边抽烟一边望着窗外或者地面,你见烟雾渐起,见人渐模糊,就觉着他和你隔了一整个世界。


你想靠近他,可无论多努力地往前走,这三两米还是跨不过去,往前走了许多年,最后得了个徒劳无功。


你看不懂,也猜不透他。


叶修是个温柔的人。王杰希知道叶修是个温柔的人。他的温柔像是伸爪子要抓你的小猫,指甲尖锐满怀气势地逼近你,可爪子碰到你手臂的时候,他又将指甲缩回肉垫里,象征性地轻轻挠你两下,嘴上说着,算了,饶你一命。


甚至有时候他都懒得逼近你,对着你随便比划一下,说声算啦,就不再搭理你了。


他总是那么照顾后辈,从不吝惜地指点他们,王杰希也曾经是被照顾被指点的一员。他曾经亲身体验过叶修从来不嫌麻烦地和他们打比赛,分析技术,看到叶修关心所有人,只要找到他,只要他能帮上忙,他就都帮。不吝惜钱,也不吝惜时间。


但王杰希想,爱就是差别,关心所有人就是谁也不关心,爱所有人就是谁都不爱。


人要的都是偏爱。而叶修从来没有偏爱。


王杰希认识了他那么多年,在这个人身上倾注了那么多爱情与向往,那么多思考与关注,可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人有任何非常激动地情绪,他总是那样淡淡地,好像什么都是清风穿身过,走走散散,除了荣耀,什么也不往心里装,什么都不往心里放。


难以置信,这么多年来,王杰希见过的叶修最失态的一刻,就是第十赛季他拿了冠军时差点将奖杯给摔了,可那也不是因为心情激动,而是因为手指脱力。


 


暗恋总是这样,经受了最开始独自的甜蜜与期待,渐渐成为失望与折磨。


那年第八赛季,王杰希听到叶修退役的消息,给他发QQ消息问他在哪,叶修隔了一天才看见,答了兴欣网吧的名字后,王杰希立刻答了句等着我。他当时还在战队训练,回了消息以后立刻请了假飞到H市。到时已经是个傍晚,他全副武装准备进去,怀着担忧难过焦虑心痛不知所措的心情,他不知道想了很久还是没想好要对叶修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给他一个拥抱算不算过界。


他纠结了那么久,可在门口就看到叶修,看到这人在网吧里如鱼得水,一边打游戏一边和老板娘开了句玩笑,像是从来没发生过任何事一样,像是他没有经历过从神坛跌落,被污蔑被驱逐的事情一样,如往常一样,像是出门遛弯顺便进网吧玩,非常淡定,安然地打游戏和与旁人讲话。


那天王杰希在网吧门口站了很久,最后没有让叶修见到他,也什么都没说。他独自一人趁着落日余辉千里迢迢赶来,又独自一人顺着沉沉夜色千里迢迢回去。


他觉着他像是一位已经决定为旁人舍身赴死,无惧无畏的勇士,而旁人却轻描淡写推开他,说,不用,我有最坚固的铠甲,死不了,而且还能活的特好。


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像是一直荒诞的戈多,特别讽刺。


叶修是那么强大的一个人,他自己能消化所有痛苦,能承受所有不甘,能克制,能不放弃,特别好,真的,王杰希特别佩服他。他知道叶修天生就是伟大的人。叶修活得好,他特别高兴。可是他偶尔,他有时也会觉着,就算叶修还不知道他是那样爱着他,至少如今他也算是叶修很好很好的朋友了,在这种人生艰难的时刻,他想为叶修抛头颅洒热血,想为叶修上天入地刀山火海。他那时候甚至觉着,只要叶修一句话,他可以立即为他死。


他希望叶修可以和他倾诉,面对他时可以稍微不那么坚强。


可叶修根本不需要。


他在隔着网吧门口隔着几米看到叶修的模样时,就知道,这人根本不需要。他在像是将一颗滚烫的跳动的心捧上去想给叶修看,可那人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兜头泼了他一盆冷水,让这一颗心结成坚冰。


那一刻王杰希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失落绝望。他知道叶修没有任何错,他知道这人根本不知道他爱他这么多年,为他做了多少,他知道他做这一切都是心甘情愿的,叶修没有任何义务发现他和回馈他。可是那一刻,他还是难以承受的,感受到自己的失落,与绝望。


那天他离开,直到在机场候机的时候,他还在刷着QQ消息,他生怕漏掉叶修的任何一条留言,他期待这叶修问他到了没有,可是没有,一条也没有。


每来一条消息他就满怀希望地划开屏幕,可是每一次失望,每一次都是失望。


最后,在登机之前他还是克制不住的给叶修发了消息,说抱歉,临时有点事,走不开了。而叶修隔了一天似乎才看到消息,十分理解和宽容地答道,没事没事,我这也没什么大事,你忙你的,不用过来。


在这个一瞬间,王杰希觉着他最后一点勉强聚起来的尊严全部被消磨殆尽了。他无比冷静地对自己说,这件事应该结束了,可是这不是叶修的错,他没有错。


他只是不知情,只是不爱我。


王杰希用了一秒就爱上了叶修,然后又用了很多年学会放弃他。


而在这整个过程中,他有过的所有开心甜蜜愉悦梦想,所有的失落伤心难过痛苦,叶修通通不知道。


后来王杰希已经能想开这件事,他觉着叶修像是一片深海,他在年少时趁着夜偷偷将自己的心投入海里,他曾经期望激起一朵浪花,但那片海太深太广了,他的心像是一滴水,像是一粒尘埃,扔进去连个响都没能听见。


他总结,可能这就是暗恋。


tbc


对不起大家又扎心了


就扎一章,下章就开始甜


我还是个甜文写手……吧?

评论
热度(1405)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