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
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不甜则已,一甜惊人:

人这一生肉体凡胎,至多不过百十来年。



我从来不渴求无止境的生命。
作为人而言,太过漫长悠久的生命,其实是一种折磨。



可只要一想到他也是如此,也会生老病死,也会终究归于一抔尘土,葬于天地,却有些难过。



我希望他长长久久,一如少年一样耀眼而肆意的活着。
我把他放在心上最为安稳妥帖的一处,风霜不侵,苦难不遇。



他大概会笑着说我幼稚又天真。



可是没办法啊。




即使幼稚又天真,即使莽撞又无知,我只是爱着他,希望他一直、永远地像初见那天,在我的生命中,在我的心脏上,开出长长久久的、经年不谢的花朵。

评论
热度(424)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