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
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叶中心】非典型老友

哭了哭了

悠悠堇:

小点视角


瞎JB乱写


 


***


 


我闻到了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味道中掺杂着不太一样的东西,但是那都不重要。


我许久都没有那么兴奋过了,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撞进来人的怀里。


“哎呦,你可真沉啊。”


可不是,你没听过思念会使人暴饮暴食?


这人叫叶修。


是我的主人之一。


我们很久没见面了。


七年还是五年,抱歉我已经记不清了。


毕竟我有些上了年纪,记忆力远不如以前好了。


但是叶修身上的味道我倒是一直记得清楚,虽然这些年里他身上的味道也变了不少,却还是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


叶秋从叶修身后走了出来,提着不太大的行李箱。


说起来也挺奇怪的,这两小孩也是我看着长大的,小时候真的挺像,这会儿倒是能明显看出差别来了。


“你先把东西摆一下,我打电话给妈。”


叶秋这么对叶修说道。


叶修哦了一声,拎着行李箱上楼了。


他打开自己的卧室门,看到干净的室内有些惊讶,无奈又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


我得意地叫了一声。


毕竟每天都有人打扫这间房间嘛。


好吧,这不是我应该得意的事。


但我还是忍不住甩起尾巴。


叶修刚开始铺床单,处在这个家庭金字塔顶端的男人就回来了,他对叶修说了些什么,然后叶修一脸不情愿地提着还没打开的行李箱往外走去。


我超急。


叼着叶修的衣角不让他走。


我可等不了下一个七年五年了。


上次也是这样,叶修回来了,然后又离开了。


在一个类似今天的晴天。


大概是我喉咙口发出的低声咆哮有些能唬人,叶法老跟我说他不是赶叶修走,而是叶修还有工作没有做完,需要再离开一段时间。


我万分不乐意,叶修的衣角都是我的唾液,他半蹲下来,轻柔地抚摸我的头顶。


他的力道变了。


最开始的时候他总是习惯呼噜一下乱揉我的头,把我揉得晕头转向不知所云。


现在却用一种令人安心的温柔的力度轻轻地顺着我的毛。


真是。


你都这样了我还能闹吗。


讨厌。


叶修像一只偶尔会在院子里冒出头的野猫,短暂地出现后又消失了。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再往回想的话我可能忍不住老泪纵横。


不如来说说这个像法老一样在这个家里拥有绝对权力的男人。


总之他很两面派。


我看到过很多次他在自己的书房里偷偷看叶修的照片。


我有时候趴在他的脚边,他会随手摸我两下,他避着所有人唯独不避开我。


好吧,因为我不是人。


而且也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


我趴在院子里,开始等待叶修的归来。


从叶修第一次离开至今已经过去了十几年,具体几年我也想不清楚,总之就是好多年。


我还记得他离开的那天晚上,提着一个不大的行李箱,行色匆匆,状若做贼。


我睡在院子里,听到声音爬起来歪着头看他,他冲我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我仰躺在地上朝他露出肚皮,希望他能摸摸我。他用我最喜欢的手法把我摸得相当舒服,然后深深看我一眼,转身离开。


我呜咽了一声,朝他摇了摇尾巴。


那个时候的我尚未知晓他这次离开的意义。


还以为他很快就会回来。


然而他很久很久都没有回来。


我每天看着铁门的方向,望穿秋水大概就是这么个情况吧。


那个时候我想,我以后再也不会在家具上磨牙,也不会因为叶修不搭理我就咬坏他的网线。


我会超乖的。


所以叶修能不能回来啊。


可是叶修好像听不见我心里的声音呢。


再次见到的时候,他已经长大了不少,个子拔高,气味也有所改变,周遭环绕着一股凛冽的烟草香。


再往下说我也形容不出来了,但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叶修,我兴奋地朝他扑过去,而叶修和叶秋同时朝我比出了一个嘘的手势。


我看着他们两个一起做贼,偷偷摸摸不知道在干些什么,我有点忍不住想嚎上两声。


但又怕叶修像是那种会被声音惊动的小鸟,我一叫他就拍拍翅膀飞走了。


叶秋把某样东西交给了叶修,嘴中还在嘟嘟囔囔抱怨着什么,叶修回了他两句后走到我的面前。


我轻声呜咽了两下,


他轻轻亲吻了我的头顶。


“等我回来哦。”


他超小声地说道。


我郑重其事地超小声汪道。


当时的网上有个很流行的话题,说宠物看到已经不在了的主人的照片还是会凑上去呜呜咽咽地求抱抱。


叶秋在叶修离开后郑重其事地把叶修的照片放在我的面前,还让我表现得哀戚一点,这样放上网之后说不定能被叶修或者叶修的朋友看到,通过道德绑架达到让叶修回家的目的。


我鸟都不鸟他的。


毕竟我对叶修的感情才不需要这种东西证明啦。


而且这个话题是宠物看到已故主人的照片啦,很不吉利诶。


总之叶秋曾经做过的傻逼事不胜枚举,我也不一一诉说了。


稍微给他留点面子吧。


后来叶秋就长大了。


他去上大学。


很长时间才回家一次。


然后又是三两年,时间过得飞快。


我都快要习惯没有叶修的日子了。


而叶修就在这样一个不恰当的时机回来了,他又变化了一些。


然而这次他和这屋子的主人之间爆发了强烈的冲突,很快又离开了。


我一边叫一边朝他跑去,他回头看了我一眼,眼睛亮晶晶的,然后又笑了。


他以前从来不会这样笑。


我超大声地叫他,可他没有再回头了。


然后就到了现在。


我在暖乎乎的阳光里闭上眼睛,做了一个很好的梦。


那是我狗生中最幸福的时光。


起初我的世界一片黑暗,只能感到两团温暖的气息经常陪伴在我的左右,还有两双柔软的手。


后来我睁开了眼,撞进我眼中的第一个人就是叶修啦。


说起来有点心虚,这些年一直承蒙叶秋关照,但我心里始终还是记挂着叶修。


就跟网络上经常看到的段子那样,宠物的主人说明明是他劳心劳力,但是他家的猫只亲不怎么搭理它的爸爸。


这就是一种很奇妙的感情。


虽然这么说有点对不起叶秋。


但是男人就是这样,更何况是公狗。


希望他能够理解。


总之我刚出生到两岁的那段时间,我过得相当快乐。


叶秋喂我吃狗零食,叶修陪我玩小球球。


我不小心弄坏叶修的东西也不会挨骂,只要往地上一躺露出肚皮跟他撒娇,他就会无奈地乱摸一气,从来不跟我发火。


所以真的很对不起。


网线也好,电子宠物也好,还有那个游戏机,都是我故意弄坏的。


因为我怕你喜欢上它们之后就不喜欢我了。


我真的超坏的。


所以你才不要跟我玩了吧?


但是我一直记得,很久以前,叶修跨坐在老屋的围墙上,阳光把他照得特别闪亮,像是一只蓄势待发的小老虎,他特别会翻墙,这点和猫很像。


我有点嫉妒猫,有一个和叶修的共同点。


总之当时大院里有很多小孩,大部分又皮又熊,不像我们叶修和叶秋那样又有礼貌又好看。


我们家兄弟真的是超好看的小孩。


我在这样甜美的梦乡中倘佯,又想起了几年前发生的事。


叶家妈妈在看电视剧,有一个男人,离家十几年,原配妻子找他找了十几年,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再次结婚有了新的小孩。


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叶修是不是也有了新的小狗。


我惴惴不安,在家里转来转去。


结果看到这个男人不仅赌博而且酗酒,又贪财又好色,而且还喜欢伪装成正人君子。


我忍不住想甩自己两下。


真的是乱想。


叶修怎么可能和这种家伙一样。


虽然离家好几年,但是除了这点之外,叶修从头到脚都是优点。


以前也是我们大院里拿过最多奖状读书最好的小孩。


你一定很奇怪我一只狗为什么会懂这么多。


奇怪诶。


活了十几年的狗当然能懂很多了。


老狗成精没听过啊。


 


我醒来,忽然觉得精神百倍。


汪汪叫着从窝里拖出牵引绳,想要兜风。


叶秋奇道:


“你今天怎么突然跑得动了?”


叶秋这家伙真是不懂啊。


你们人类不有一个成语叫回光返照吗,你这都不知道?


过了几十天吧,具体我也记不住,总之叶修回来了。


他回来了。


据说不会走了。


我吐着舌头把头枕在他的大腿上。


嗯,这位朋友比以前胖了。


不过这是当然的啦,我已经十几年没享受过这个膝枕了。


叶修摸着我的脑袋,相当温柔地:“明天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我呜了一声,心想好啊好啊。


第二天叶秋开着车载着我们去了一处绿地特别广阔的公园。


我撒着欢跑来跑去,跑到叶修都跑不动了。


他想要休息了,我很乖,就靠在他的旁边。


他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圆环,有些得意地告诉我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东西。


我叫了一声。


以前卡牌游戏还流行的时候,叶修赢了稀有卡片也是这种表情。


真是从来都没有变过。


我感觉有些困了,眼前也有些模糊。


我想起最开始的时候,我刚接触到光明,看到的就是叶修的样子。


而现在,我好像要睡很长时间了。


但是从最开始到最后,都有他陪在我的身边。


真好。


我用爪子碰碰他。


帮我叫一下叶秋啦,都这种时候了叶秋这家伙还要买什么水啦。


然后不知过了多久,我看到叶秋跑回来的样子。


像是没有了任何牵挂一样,我闻着叶修的味道,闭上眼,开始做一个很长的梦。

评论
热度(7496)

© Hunter | Powered by LOFTER